•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7本章字数:3608字

    汪大军回来了,要请酒店总监以上人员和公司的几位老总一起喝酒吃饭,大家都明白这顿酒不是那么好喝的,不知道谁要倒霉了。酒过三巡,大家都盯住了汪大军的眼神儿,谁也不敢多说一句,汪大军狠狠的看了陈浩一眼,然后,端起酒杯开始点将了。“陈浩!来!敬你一杯!”“老板!这杯酒应该是我敬您啊”“不!今天我要敬大家,你先喝下这杯酒,我在跟你说为什么”陈浩一看汪大军那发凶的眼神儿,就知道他不是在敬酒,而是要借酒杀人了,陈浩把心一横,站起来一仰脖喝了下去,喝完后,没有坐下,而是直视着汪大军等他开刀。“陈浩!你有功啊,本事儿也大了,竟敢把我的大功臣,眼都不眨的就给开掉了,你事先有没有想过给我通个话,嗯!说啊你!”老板的电话,晕!谁敢打啊,再说,我也没有他的手机号啊,这分明是强加于人啊,但陈浩马上意识到,汪大军这是有所指,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他的手机号码。“酒店快开业了,要整肃纪律,这是酒店班子的集体决定”陈浩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说的好!酒店快开业了,就像当年解放大军要进北平,是得整肃纪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酒店如同军队,讲究垂直领导层级观念,你做酒店多年,就不知道你的直接上司是谁吗”陈浩看汪大军说这话时,把凶狠的眼神儿盯在了汪小军和卫建军身上,心想火候到了,不能再言语了,得让老板借题发挥下去。“你刚来不久,我不多说什么,以后做事儿,要动动脑子,哪个该是你做主的,哪个该是上报的,哪个该是协调的,还用我教你吗,你自罚三杯吧”汪大军说的这句话,让陈浩好感动,他没再说什么,一口气连喝三杯啤酒,然后,低下头笔直的罚站着。“别跟我这儿傻站着,好像我虐待你是的”老板温怒地挥手示意我坐下。陈浩刚坐下,侯金明很镇静自若的站了起来。“老板!我是小潘的上级,这事儿,我有直接的管理责任,我先自罚三杯,在下甘愿接受任何处罚”侯金明很是油滑,他不疼不痒的拿小潘说事儿,掩盖着自己实质性的问题,汪大军觉得侯总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不想过早的斩杀他,于是,站起来回敬了一杯。“侯总啊!这大军未到,粮草先行,你是管采购物资的,大道理比我更清楚,一定要确保酒店开业运行的需要”汪大军说这话也是嘴不对着心,管采购的没有实权,只是听听他的建议和意见,他的错就是不该跟着搅浑水。等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卫建军还是闷着不敢说话,汪大军最讨厌的就是他什么事儿都躲在后面,不敢担责任,而且还总使用心计琢磨上上下下,看风使舵,今天这种场合,汪大军是话里有话,卫建军感到对他很不利,心里打着鼓,琢磨着如何躲过这场风波。“小卫!”卫建军一听老板一改以前称呼他“卫总”,心里一惊,紧张的忙举起酒杯,汪大军一挥手让他放下。“我给过你多次机会,但你总是躲在我们家老二身后,你没看到我们家老二被你累得都什么摸样了吗,你心也够狠的。”汪大军说到这里又转向汪小军。“小军!从明天起,我放你长假,好好休息,什么时候上班,我自有安排,你的工作暂由汪建军负责”汪小军此时憋红了脸,没敢争辩什么,什么好好休息,这分明是杯酒释兵权。“陈浩!我给你一次斩大将的机会,明天一早,让卫建军到你那办离职手续,我不想在用人的问题上费什么心思,我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不想琢磨伙计,伙计也别琢磨老板,我要想琢磨伙计,比你们有的事儿时间。上面要求我们酒店提前开业,计划在开业当天,接待公安口的工作交流会,这次接待任务很重要,韩局过两天要亲自听我们工作进展情况汇报,汪建军你明天召集酒店经理以上人员开会布置一下,今天我也累了,你们接着喝”汪大军说完看了陈浩一眼就离开了。汪大军一走,大家都跟着散开了,陈浩心想,老板看我一眼肯定有话要说,便跟了过去。“老板!这些天我让您失望了”“陈浩!你是我的好哥哥,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处理小潘都是他们嘀咕好的,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想想,为了一个破瓷器,先除掉小潘,然后,他们四位高管放下那么重要的工作,一同去景德镇,正常吗,没事儿干了吧,我先拿掉小卫,让他们都给我老实点儿,别在这儿跟老板耍心眼儿。这事儿不说了,你推荐过来的那个市场销售经理,人怎么样?”“您说的是苏健鹏吧,我们一起工作过,人很稳重,有魄力,公关销售是把好手,长得也挺精神的,有气质”“我关心的是他的人品”“我敢保证,他的人品没问题,是难得的人才”“别把话说得那么满,我想提拔他做酒店的常务副总”陈浩一惊,这也太快了吧,再说苏健鹏也就二十七、八岁,能挑起这大梁吗。“老板!他还小,经验不足,能成吗”“有志不在年高,我说他成就成,能力不是一下就有的,你明天带他到我的办公室”看着汪大军如此坚定执着,陈浩没再说什么,同时,也为这个曾经共过患难的小兄弟而高兴自豪。韩局原是汪援朝的老部下,那时,随是公安局二把手,但在蓝海也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汪大军认韩局做干爹,有了这个靠山,企业的发展如日中天。那天,韩局要到酒店听工作汇报,汪大军特意打扮一番,陈浩到酒店还是头一次看老板着正装,笔直的西服裤子都快提到胸口窝儿了,挺着大肚子在酒店门口一站,颇有高官公子哥的派头儿,而酒店这些高管人员,是一水儿年轻英俊的少壮派,整齐的列队迎候着。一会儿,一辆豪华轿车驶进酒店的大门口,汪大军忙走上前去亲自开门迎接,韩局不愧是蓝海市有名的大人物,这出车门一站,就有压倒群雄的架势,1.78米的标准身材,乌黑发亮的暗分发型,笔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墨镜,显得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颊,更加的白净俊美,全然不像50多岁的样子。汪大军一声“干爹!”让人感到很不协调,叫他一声“大哥!”还差不多。“大军啊!一进园子,就看到酒店的气势了,干的不错!”韩局很亲热地拍着汪大军的肩头。“干爹!这都是您的杰作,小的哪有那么大本事啊,嘿嘿!我先跟您介绍一下酒店的高管人员吧”汪大军一手微搀着韩局的胳膊,一手介绍着,“这是酒店总经理汪建军,这是酒店常务副总苏健鹏、这是酒店副总侯金明…..”当汪大军一一介绍完毕,韩局高兴的伸出大拇指夸讲起来。“大军啊!酒店班子很年轻力壮,富有朝气和活力,就看你下一步如何施展了,呵呵!”酒店开业前一天,汪大军请来湛山寺的大师到园区做法式,他特意安排李副总陪同大师一起施法,那天,李副总着实炫耀一番,身穿一身黑西服,白衬衫,橘红色领带,戴着黑边眼镜,手端着的一本经书,那身装束和举止颇有神父的架势。他一边引导着大师前行,一边介绍着园区的布局和来历,他们首先来到了酒店的楼顶平台,为什么第一站先到这里,这有一段小故事。在开建园区时,汪大军请了一位风水先生,那位大仙拿着一个大罗盘,一边眯眼看着一边指划着,随即吟出了那首八卦诗,“日月星空多变幻,人有轮回鬼泣歌。五龙亭座镇大海,八卦神坛定乾坤”,并建议汪大军酒店主体要建成大海龟的形状,因为此地阴气太重,必有神龟来镇妖,但怕神龟跑了,就在龟的前面,弄了一个很大的八卦图形花坛,这还不行,在花坛的前面,又修了一个日月门,意思是说,你再跑也跑过天,乖乖在这儿给我看家守园吧。为祈求菩萨保佑,给各路神仙到此一游行个方便,依山修建了五个亭子,并以长廊相连,那小鬼儿见了大仙,岂不入地三尺溜之大吉。大师用一支嫩绿的柳条沾着青瓷碗里的圣水,轻轻地向酒店的正门洒去,然后,双手合一“阿弥陀佛陀佛!善哉!善哉!”默念着,并以此到园区几个重要景点进行施法。陈浩有幸与这位大师合影留念,并借此把在园区看到的佛光向大师请教一番,大师向陈浩微微一笑,“施主与佛有缘,佛光普照众生,是佛祖大爱于天下,不必刻意多想,心中有佛,万物皆空,善哉!善哉!”,陈浩也学着大师的样子,双手合一,“谢谢大师点悟,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师看陈浩那虔诚的样子,很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顶,并从布袋中取出一串黄色的小佛珠赠予了他,要说这串佛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用松油脂秘制而成,但一经开过光,其法力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陈浩自到了蓝海温泉酒店每周也就回家一次,为了全家人幸福安康,便把那串佛珠供奉在家中的小汉白玉观音菩萨面前。有一次陈浩在班上,老婆打电话过来,说那串佛珠是不是夜明的,陈浩说就是一般松油脂,哪来的夜明啊,老婆说,那天它发了一夜的光,感觉很新奇,没怎么睡好觉,陈浩便说,是谁到咱家了,老婆说,就是她姐的小女儿非要跟她睡一夜,陈浩一听温怒道,以后别让那孩子到咱家睡了,不是说孩子不好,是她身上带着邪气,一般只有邪气出现,那佛珠才会发光的。陈浩回家后,拿着那串佛珠看了好几遍,夜晚就是用被窝儿捂着,也没见它有一丁点儿的光亮,老婆看着陈浩那神兮兮的样子笑了,“别逗了,以后不让他们过来了,放心睡你的觉好了”。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陈浩把佛珠发光的事儿跟大师一说,大师双手合一“善哉!善哉!施主不必多想,佛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是佛祖告诫夫人要信佛”说的也是,陈浩原来一打坐默念着佛号,老婆就说他神经病,自那次佛光出现以后,再打坐烧香拜佛,她不再胡说什么了。这是一段小插曲,言归正传,还是看看酒店开业时的盛况和传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