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7本章字数:3300字

    汪大军的朋友讲到这里时,陈浩被汪大军和史国庆之间的情感深深打动着,不由得眼眶有些潮湿了,也让他蓦地明白史国庆为什么在酒店开业的前一天,伤感的离店出走了。那天旁晚,史国庆请陈浩去喝酒,他们山南海北的扯了半天,当聊到人的缘分时,史国庆突地情绪激动起来,一下紧紧握着陈浩的手,并重重的拍了几下他的肩头,并竭力控制泪流的表情,陈浩也突地感到自己的喉咙里像塞进什么东西哽咽住了。“哥!我们今天能聊的这么深,真是相见恨晚啊”我动情地说着。“好兄弟!见到你的那一天,我就明白,老板为什么总念念不忘的提起你,从你的眼神儿里,能看到一种说不出的刚毅和果敢,老板有你在,我放心了,嘿嘿”史国庆含泪笑着,笑得那么让人伤感和酸痛。“哥!你言重了,小弟担当不起啊,我们不说了,还是喝酒吧,来!小弟敬大哥一杯”陈浩有意岔开过于伤感的话题。史国庆跟陈浩干了一杯后,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几口,并用手拭去欲流的眼泪。“兄弟!今天请你来喝酒,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需麻烦老弟承办啊”史国庆一边说着一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陈浩,以陈浩多年做人事的经验,再加上史国庆过于伤感的表情,已猜到这是一封不同寻常的辞呈信,但陈浩不明白跟随老板那么多年的老臣,怎么会在酒店开业前夕,选择离开那,老板要是知道绝对阻拦的,有可能还会大发雷霆的训斥一番。“哥!您这是?”陈浩有意揣着明白装糊度地看了一眼史国庆。史国庆“嘿嘿”苦笑地拍了拍陈浩的肩膀,紧抿着嘴唇点了一下头。“兄弟!这不管你的事儿,你就帮我直接递给老板吧”“要是老板问起,我怎么说啊”陈浩有些难为情的把信退给他。“兄弟!我跟老板没什么过节,有些事儿,你以后会知道的”“哥!您能不能等酒店开业后,再说这事儿啊”陈浩有些祈求起来,因为不他想在酒店开业的当口,给老板添堵,也不想这个好哥哥伤心地离开酒店。“兄弟!这就是宿命,该去的去,该来的来,不去不来,时不我待啊!”陈浩被史国庆那种之乎者也似的炫态,弄得有些糊度了,这是什么意思嘛,摸了一下后脑勺儿,看着有些神兮兮的史国庆,不禁苦笑一下。“哥!您这是说的什么呀,小弟糊度了”“好了,兄弟,我们有缘还会相见的,不过,我得提醒兄弟,在这家族式企业工作,办事一定小心谨慎,不能个性太强了,还有,和那些同僚相处,也得讲究策略和方法,不然,掉井里都不知道是谁挖的了”“哥,这个我知道,您不会因为家族人的歧视而选择离开吧”陈浩有些冒失的关问着,也是因为他在家族那里听到好多有关史国庆一些难听的话题,史国庆“嗨”的一声,沉思片刻,眼神儿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家族?我没放心上,我是冲着老板来的,现在,为老板事业的发展,我必须离开,那是天命,不过,这么一走,心里挺难受的,还好,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嘿嘿”“您执意要走,也得跟老板当面说开才是啊,终究您是老臣了啊,这么一走您考虑老板的感受了吗”陈浩有些心急的加重了语气。“兄弟!此言诧异,正因为我考虑了老板的感受,才痛下决心离开的啊”一说到这里,史国庆又有些动情的伤感起来。“哥!论您为老板所作的贡献,本应加功进爵,可老板对您没那么去做,肯定有他的苦衷啊,您可别学春秋战国时的介子推啊”陈浩只是拿介子推剜肉救晋文公的故事随便做个点悟,没想到史国庆更加的伤感起来。“兄弟!不是‘子推’剜肉救‘文公’,而是‘文公’剜心留‘子推’啊”这话怎讲,做了那么大的贡献,不给加功进爵,反倒是恩赐重赏了。史国庆看到陈浩大惑不解的样子,一手搭在他的肩上,摇摇头欲说即止。“哥!别再那么神秘好吗,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才是啊,哥!”陈浩也激动起来,双手晃动着史国庆的双肩。“兄弟!哥还是不说的好,我们今生能遇上这么好的老板,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日后,你就替哥好好侍候老板吧,天不早了,你明天还有大事要做,把信递给老板,他自然会明白一切的”他们没再说什么,而是用情地紧紧拥抱一下,才眷眷不舍的抱拳依别。再说,汪大军那天在开业的酒宴上,一反常态的大声训斥家族成员,是与史国庆的悄然出走有些关连。汪大军没有给史国庆加功进爵,是在有意破解史国庆抽的签“成事有望,功去名在,桃李满天”,我不给他功名,何去桃李满天,就是盛世玄幻,也要与我共同享受那一刻的灯红酒绿,不枉兄弟一场。但家族成员哪知这里的玄机,一看老板没有给史国庆什么官位名份,以为失宠,便借此机,肆意诋毁诽谤史国庆,来个落井下石。而史国庆的出走,不是因为家族成员的冷落讥讽,而是为那“一来一去,盛世玄幻,夕下情缘”的签迷,而舍身护驾,以此实现汪大军的庄园梦想。那天,汪大军在陈浩执意的护驾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重重地倚在了他的肩头,那架势就像刚刚爬过雪山草地,一下筋疲力尽的瘫软下来。回到房间,汪大军拿出史国庆写给他的信,看了又看,仿佛史国庆就在他身旁深切地叙说着。兄弟!我在酒店开业前悄然离你而去,心里很矛盾,也很痛苦。也曾想过誓死跟定你,因为你是我一生中最难得的好兄弟,过去的一切就像一部感人的史篇,在我眼前不断的掠过。我们在那荒野沙滩上的奇遇,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和悲壮。我们在那荒野沙滩上的创业,又是那么的艰辛和辉煌。我们亲如手足,肩并肩,手挽手,有难同当,有泪同淌。我们一路打拼,一路开创,终于迎来了希望的曙光。白色庄园是你的梦幻,也是我的理想。我们实现的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以后的路还很漫长。国家兴旺有志士们的前仆后继,企业的发展也得一浪高过一浪。我只能助推你到希望的彼岸,新生的力量才是你发展的栋梁。家族的讥讽同僚的中伤,我无所顾忌未放心上。你有意破签挽留,我却更加通断心肠。我忍痛割爱出走,只为兄弟不再为我而尽纲常。只要你盛世通达,才不枉兄弟缘分一场。………..汪大军看着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涌上心头,哥!我们一路生死打拼,为的就是今天的庄园,我本想和你好好畅饮,你却忍心的离我而去,以后兄弟的委屈和苦楚向谁去说啊,哥!那么大的场面,那么多的亲朋,在我眼里全都是空的,而只有你在我心中最重要。哥!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孤独野惯了,很少得到家人的疼爱,而你,却用全部的心血甚至用生命来呵护着我,让我感动,让我奋起,让我图强。那句‘我爱你’始终没有机会表达,就想等到今天这个时候,向大家隆重推出,你是我一生最要好的哥哥。而此时,你在哪,我真的好想你啊,哥!汪大军越想越伤感,心碎的握紧拳头不断捶打着床头。而在酒店不远的山坡上,史国庆依坐在一棵小树旁,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拿张和汪大军的合影,含泪凝望着刚刚建起的白色庄园。当第一颗礼花弹腾空而起时,史国庆激动地举起酒瓶高呼“兄弟!你成功了,我为你干杯,为你自豪”紧接着不断腾空而起的礼花,五光十色,争风斗艳,姹紫嫣红,霎时,殷红了整个庄园的上空,也殷红了史国庆的脸庞,那欲出的泪水,也在耀眼的烟花映衬下,泛着七色光芒,显得他那守望的眼神儿,更加的凄美和刚强。那天的开业典礼、酒宴和烟花晚会,让陈浩有幸接触了汪大军那些亲朋好友和各界人士,也让他结识了几位曾经跟着汪大军开创事业的元老,他们的离开,尽管有些凄凉和伤痛,那也是当时私企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不过他们的后来发展,虽然没有像汪大军那样红红火火,但也不失小康家境。在他们心中,汪大军就是沧海横流中的勇士,只要说起汪大军,他们感慨着,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就拿那个画画的来说吧,他没想到在那次激战打拼中,结识了汪大军,后来真成了汪大军的画舫大师,这个人就是汪大军念念不忘的好朋友,名叫王瀚洲,要说这画画还有一段趣闻。当时,王瀚洲把自己的好多作品,放在工美商店展卖,因为自愧不如名家大作,所以,在标价上很低,一幅画也就是二三十元的,可那些老外,特别是日本游客,一看画的写意工笔不错,但一看标价,扫兴地摇摇头离店而去。哎!这画好又便宜,怎么就没人买了呐,汪大军心里嘀咕着,不行,得看看人家卖画的有什么灵丹妙药。汪大军走进几家画店,一看那悬挂的字画,还不如王瀚洲画的好呐,可那些老外纷纷抢着购买,难道人家的价位比我们还要便宜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一张像鸡爪画弄的水墨画,标价竟高出他们那里的十倍,有点像样的字画也得千八百块的,晕,真敢玩啊,汪大军惊得一拍脑门儿,兴奋之极地跑回自己的工美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