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16本章字数:1453字

    第四章“瑾萱,你没事吧?”冷场了片刻之后,穿着龙袍的皇帝一脸关切的问着,甚至还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这次又轮到瑾萱傻眼了。她从他的口中可以肯定自己的名字叫瑾萱,但是身为皇帝的他怎么可以叫自己的名字呢?那岂不是逾矩了么?

    “回禀陛下,太后娘娘她失忆了。”无名上前一步回答道。

    皇帝点了点头,没有过于惊讶的表情可见他刚刚已经猜测到了。

    “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我需要和她聊一聊。”淡淡地开口,仿佛没有情绪上的波动。

    接到命令后,无名就和积云蓄雨退下了,等候在寝殿外。

    “无名神医,小姐怎么了?看上去有些奇怪,还有怎么会叫皇上‘我的儿’?”积云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的疑惑全部吐露了出来。

    “小姐她,失忆了。”

    干脆的回答,从蓄雨那里传来,简单明了,就像蓄雨给人的印象一样。

    “是的,太后她到底的时候撞到了后脑勺,二次撞击是她的脑中有大量的淤血,那恐怕就是太后失忆的真正原因了。”无名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猜测。

    “严重么?”蓄雨问道。

    “还不算严重。”

    “小姐都不记得积云了,这还不严。。。”蓄雨在积云爆发之前将她打断,要不然他们的对话就再也无法进行了。

    “太后至少很幸运,只是失去了记忆,我遇见过很多因为撞击而失明甚至是昏迷不醒的病人。”

    “治得了么?”

    “可以,我有许多成功医治的病例,但是需要时间。”无名整了整衣衫缓缓说道。

    大殿内,这个国家最大的男人和最尊贵的女人也正在说着话。

    “你是太后,叫楚瑾萱,是镇北将军楚绽的女儿,你还有一个哥哥,叫楚瑾瑜。”

    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是温柔,瑾萱不知不觉就陷了进去。

    接下来的几天,身为皇帝的睿渊几乎一下朝就往凤梧殿赶去,在那里用膳,告诉她有关瑾萱的点点滴滴。

    而积云蓄雨两人则悉心照料瑾萱的身活起居,并在瑾萱外出的时候寸步不离,里面她再闹出什么笑话来贻笑大方。

    通过五天的“教导”,瑾萱对自己的身份有了充分的认知。也在最短的时间记住了所有大臣的品阶和后宫女子的级别,以免再搞出什么笑料。

    基本上该知道的该学的都从积云蓄雨那里了解了,但是一旦瑾萱发问,想知道自己失忆的原因时就会发现平日里巧舌如簧的积云开始结巴,同样的稳妥利落的蓄雨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几番打探也没有结果,无奈之下就只好去问自己的“孝顺儿子”了。

    只可惜结果也不太理想,得到的信息少得可怜,就只知道自己在丞相淳于墨大婚的那天晚上被刺客袭击了,而刺客本想杀了她但却在积云拿回她将穿的宴会礼服时匆忙逃走了。

    由于那晚皇帝皇后和太后都将出席淳于丞相的婚礼因此几乎整座帝都的守卫都重点放在了丞相府周围,留守皇宫的也只有禁军统领高梓谦和他的下属了。

    结果很明了,刺客在大放烟火的时候行凶未遂有趁众人不备留下独自倒在血泊之中的瑾萱逃之夭夭了。

    得到这样的答案,不得不说瑾萱很失望,原本她还期待可以一举查出真相,可是无奈真相总是深藏在厚厚的迷雾之中难以辨别。

    说实话,睿渊说的话瑾萱是一个字也不相信,她总觉得积云蓄雨支支吾吾的原因不会这么简单,不可能只是刺客的混入,侍卫的失职,一定有着更为不可告人的真相。

    在宫中,积云蓄雨和睿渊都是她最亲近的人,不为别的,光凭数十年一起长大的情分瑾萱就选择相信他们,可是在这件事上瑾萱却迟疑了。他们暧昧的态度让人不得不怀疑。

    无奈之下,瑾萱只有找到她其次相信的人——无名,因为无名是宫外请来的,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参与其中。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希望可以从无名那里得到指点。

    只可惜,无名一向与世无争惯了,在瑾萱噼里啪啦讲了一大通之后他那得道高僧似的话简直让瑾萱感到崩溃。

    他竟然说得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种话,瑾萱不得不承认她被打败了,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