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17本章字数:1537字

    第八章瑾萱低头跑了许久,直到她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炸了才停了下来,就近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

    “瑾萱?”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低沉而又好听。

    瑾萱顺着声音回过头看去,远远的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穿着武将的朝服,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就见他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看向瑾萱的眼神中满是激动。

    “高梓谦?”瑾萱试探性的开口。

    谁知那男子听到后一下子抓住瑾萱的双肩,兴奋地问道:“你记得我?他们都说你失忆了,我却不相信。你知道我的名字,瑾萱你是不是还记得我?”

    瑾萱被抓的有些痛,立刻动了动肩膀挣扎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的的确确是失忆了。”瑾萱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高梓谦追问着。

    “因为你敢直呼我的名字,又穿着武官的朝服且品阶不低再加上你来的方向正是睿渊的勤政殿必定是刚刚商讨完政事。虽然我有个哥哥同样是武官,但是听说他最近一年来不问政事也很少进宫了就知道你一定不是我哥。这几日睿渊说了许多有关于我以前的事,猜了下就猜你是高梓谦。”

    瑾萱如实说着,说的时候头还一点一点的像个被老师检查作业的孩子,认真极了也可爱极了。

    “没错,我的瑾萱就算是失忆了那聪明的脑袋还是很灵的!”高梓谦伸手将瑾萱头上略有些歪的白玉簪扶了扶。

    “你能坐下来么?我仰着头脖子好酸啊!”瑾萱一手扶着脖子一手拍着身边的石头说道。

    高梓谦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点了点头也不多话就坐了下来。

    “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积云和蓄雨怎么也不跟着?”高梓谦看见这里就只有瑾萱一个人便开口问道。

    一说到积云蓄雨,瑾萱脸上的笑意就僵住了,随之笑容就被愤怒取代了。

    “别和我提她们!”

    “怎么了?”看瑾萱的情绪不对,高梓谦立刻追问。

    接下来瑾萱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高梓谦。

    “你说,她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一双眼睛一条命瞬间就这么没有了!”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汗巾挥着,好像真的是火冒三丈。

    “那李琬逼你下跪的时候你心中什么感觉?”高梓谦听完以后也不加以评论,反而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那还用说!当然是气死了!”瑾萱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那就是了,有人羞辱你你肯定生气,更可况是将你视作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积云和蓄雨呢?”高梓谦缓缓说道。

    “她们真的把我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么?”

    “是啊!积云和蓄雨从小就服侍你,积云是你五岁时从一个人贩子手下买回来的,那时人贩子因为她逃跑被抓了回来正在鞭打她,积云性格又倔强不肯求饶,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正巧楚伯父带你出去玩,被你瞧见买了回来,要不然积云早就死了。因此积云病好之后之死心塌地的对你好,你小时候调皮,楚伯父要打你也是积云拦着替你挨打为你求饶。”

    瑾萱傻眼了,她虽然知道积云对自己不错但失忆后自己都记不得了,再加上她们也从来不提,而她这个糊涂人也总想不起来要问。

    “那蓄雨呢?她也是我救回来的么?”瑾萱问道。

    “不是,蓄雨是你父亲买的。”高梓谦笑着回答,微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说了下去。

    “是你八岁那年,到了该选贴身侍卫的年纪。那时候你吵嚷着不要男子做侍卫,一定要找个女孩子。楚伯父被你闹得没办法,这才到阁子里找了个女孩子来专门负责你的安危。”

    “单是这样么?若只是侍卫又怎么保证她一定对我忠心不二呢?”瑾萱疑惑道。

    “那阁子不是一般的地方,它叫做影阁,是专门用来为达官贵人培养影卫用的。他们从小就被培养成死士,出阁后则与要尽忠的主子签订誓约种下苗疆特有的蛊虫,子蛊和母蛊进入主仆二人体内立刻会顺着血脉来到后肩,形成一个特别的图腾,那图腾举世间只有一对,只有签订誓约的主仆才会一模一样。”高梓谦娓娓道来。

    “那蛊虫有什么用?”

    “是用来约束影卫的行为的,母蛊活于主子的体内以寄居者的血液为生,若是主子死了那么其体内的母蛊一定会即刻死去那样一来影卫体内的子蛊也会立刻死去从而释放毒液影卫则会在一炷香内化为一滩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