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17本章字数:1632字

    第九章“难道蓄雨对我尽忠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么?”瑾萱听完后问道。

    “一开始或许是。那时候蓄雨的到来让你以为自己又多了一个玩伴,就像积云那样是个同吃同睡的朋友。但可惜,无论你怎么示好蓄雨都对你保持着敬畏之心不敢逾矩。直到有一次元宵节灯会,积云病了没法陪你出去逛灯会,于是便只有蓄雨一人跟着你。却不料人太多了,将你们冲散,再加上那时候突发大火你险些身遇不测还好她及时赶到将你救下。回去后她本已准备去暗房领罚了,谁知你却一言不发这才将她冰封的心融化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发脾气的时候她们都是那副表情。”瑾萱恍然大悟,但不一会又开口说:“有件事我有些好奇,你可以如实回答我么?”

    瑾萱死死盯着高梓谦,眼中满是怀疑又满是警惕但这些高梓谦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反问:“你是不是要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么私密的事?”

    瑾萱此时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配戳破的风筝,一点气势也没有了,只好呆呆的点头。

    看她的样子高梓谦忍不住大笑起来,但只一会儿就在瑾萱哀怨的眼神下止住了笑,在略微清嗓之后说道:“你看吧,我都说了我们从小一同长大,再加上你的心思我一看便知,你有什么事自然也就瞒不住我了!”

    “原来如此啊!好吧,看来我们的情分真的是不浅啊!”瑾萱笑道。

    “还有一件事情,关于积云和蓄雨的。你知道之后就会明白你对她们来说到底有多么重要了!”不知为何,再讲这话的时候高梓谦一改方才嬉笑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

    “是什么?”瑾萱被弄得有些紧张了。

    “是你十二岁那年,皇宫举行涉猎比赛。原来说好的是由渊,墨,瑾瑜,洺还有我各带一队人进行涉猎,你和先皇还有太妃观战。但是不知为何中途你带着侍女溜了出去,等我们反应过来时你已经坐在雪花上跑了。”

    “那又怎么样呢?难道我得了头筹了么?”瑾萱玩笑道。

    “并没有。”高梓谦瞥了她一眼,“事实上,你遇到了行刺。”

    说完后看见瑾萱露出来尴尬的表情,高梓谦暗笑了一会儿又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们都不是很了解,听积云和蓄雨说的大致是你因为猎兔没什么意思不刺激就嚷嚷着要去打黑熊。”

    “天啊!没人拦么?”

    “拦得住么?!”

    “。。。。。。”

    “后来熊倒是没有找到,也不知怎么的倒是把刺客给招来了。”

    “可是皇家猎苑不应该是戒备森严的么?此刻又是怎么混进来的呢?”

    “那天涉猎人太多了,哪能一一检查过来,混进来也实属情有可原。”高梓谦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别打岔呀!让我说完。”

    瑾萱耸了耸肩,又捂住了嘴巴止不住的点头表示自己再不插嘴。

    “那时候树林里就你们三人,刺客见机行刺,有六人之数。虽然你们都有功夫傍身,但是你因为偷懒只一心修习轻功号称逃命最有用,而积云则重蛊毒唯有蓄雨的功夫派的上用场,可惜双拳难敌四手。三人险些丧命,还好蓄雨那时候还算冷静知道他们的目标一定是你,就和积云二人死命拖住敌人让你有机会骑着雪花逃了出来,这才派人跟在雪花后面将积云蓄雨救了回来。”

    “她们伤得重么?”瑾萱关心道。

    “自然,众人赶到时她们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好在御医也及时查看,发现并未伤到命门只是流血过多罢了。”

    “那刺客呢?有没有抓到?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高梓谦摇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那些刺客轻功极佳,我们到的时候他们早已没了踪影。至于目的,我们也不得而知。”

    高梓谦叹了一口气,但随即伸手刮了下瑾萱的鼻子说道:“不过你这丫头命也真是大!那场刺杀你竟然只伤了左手胳臂,也没有伤到筋骨,仅仅休息了两天就又活蹦乱跳了。看来你修炼的轻功也还是很有用的,若不是身量快那抵得住他们的利剑啊!”

    瑾萱听见有人夸奖自己笑的很是得意。

    但是随即一想自己刚才的话对于和自己出生入死的积云蓄雨来说实在太过于绝情了,便立刻对高梓谦说道:“我要回去,去找她们道歉,再见啊!”

    说完就迈开步子跑了,但跑了几步又折了回来拍了拍高梓谦的肩膀笑着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果然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梓谦,有空到我的凤梧殿来玩啊!我一定好好招待你!走了走了!”

    高梓谦看着就像渐渐远去的背影伸手抚上刚刚瑾萱拍过的肩膀,仿佛那上面还有她的余温满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