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17本章字数:1844字

    第二十章由于之前在纠结赴宴的服装上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瑾萱出门的时间也势必晚了一些,虽然来的路上紧赶慢赶,抬轿撵的奴才也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举办宴会的广场,但偷偷往里一看,差不多都已经落座了只是零星空着几个座位。

    看到这景象,瑾萱不免有一些尴尬,身形也略退了一步。

    看瑾萱的样子,蓄雨立刻就明了了,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抵住瑾萱的腰,不让她往后退,同时也上前了一小步,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主子别怕!记住,您是太后,整个瑞国最最尊贵的女子,既然最尊贵,那让人等个一时半刻又有何妨?”

    “可是我也晚了太久了。。。差不多要一刻钟了呢!别人要怎么看我啊!”

    “没关系,只要您是太后,身份比他们尊贵,他们都奈何不了你!”积云看着瑾萱有些担心的样子也忍不住开口。

    “当真?”瑾萱仍然有些迟疑。

    “是的,主子进去的时候只要保持微笑就好了,别人的眼光没有必要理会!”

    微微点头,又深吸了一口气,摆出那最无懈可击的样子示意侯在门口的太监通传。

    “太后驾到!”

    瑾萱一出现就听见了一大片抽气声,惊叹声。不怪宴会上的众人失仪,而是今天的瑾萱实在是美极了,简直惊为天人!

    只见她里面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衣裙,也不知是用什么布匹做成的,比锦更华贵,比缎更有光泽,比绸更柔软,比丝更轻薄。微风吹过的时候下摆会随着风轻轻飘起,许久也不坠下。外面罩了一件孔雀绿的华服,自小腿以下都铺满了一根根孔雀羽毛,外袍的长度适中,走路的时候摇曳生姿很是好看。

    再加上瑾萱梳着的朝天髻,在发髻的右侧簪着一支凤穿牡丹的金钗,凤尾上点翠的宝石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很是抢眼,再看脑后那长长坠下直到腰间的流苏上也由工匠细细地镶上了一颗颗米粒般大小的宝石,虽不可与凤尾上的比肩但也颗颗璀璨,闪闪发光,远远看去还以为她将天边的银河扯下一片为自己添彩了呢!

    远远看去,那个笼罩在月光中的女子散发着迷人的光彩,就好像从九天降临的孔雀仙子一样,嘴角的一丝笑意使她看上去更加高贵优雅,圣洁而又美丽。就好像这样的女子生来就是让人尊敬,让人膜拜的。

    在众人的注目与跪拜下瑾萱缓缓走向了那张华丽异常的凤椅,待坐定后这才扫过尚处在呆愣中的众人开口:“兴!”

    声音清脆婉转,犹如玉器碰撞时发出的一般,一下子就将大家的思绪拉了回来。

    “太后怎的姗姗来迟?”

    瑾萱侧头,发现说话的是一名长相妩媚的男子,长得本就雌雄莫辨,还骚包地穿着一件薄红色的衣服,真是搞不懂他是来选妻的还是来选美的。。。瑾萱因为不认识他,更怕说错话贻笑大方便只是冲他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了。

    “回王爷的话,我家小姐今日午后起身是略有不适,本来晚上是不准备来的,但是又不想扫大家的兴,所以来晚了一些。”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无名看过了没?”听到积云的回话,睿渊立刻放下手中一张嘴就是四个问题。

    “无碍,看过了,说是没事。”瑾萱摆了摆手笑道。

    “怎么身子还没有好全么?”那个被称为清肃王的人也追问道。

    “人吃五谷哪有人还没有个三灾八痛的?无名说没事就应该没有问题了。”

    瑾萱一边端着架势回答一边在心里暗叹头上的发饰戴久了似乎有些重,别到后面脖子抱恙就好!

    “说到无名,他倒是也应该来赴宴才对!”睿渊笑嘻嘻的说着。

    “我和他说过的,只是他推说不喜人多,好安静不愿意来,那我也就不强求了。”

    “无名?哼,想必就是那个民间神医吧!算他识相,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再说了,一介草民哪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这么高级的宴会!”清肃王不屑的说着。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见有人看低自己的朋友瑾萱忍不住大声反驳了起来,但是后面一看有些人吃惊的样子,就只好将声音放低,缓缓地说:“人本就无贵贱之分,话说回来,无名怎么说也是哀家的救命恩人,对哀家有恩,就凭这一点难道还不够资格么?”说完还瞥了他一眼,顿时不怒自威,天家风范彰显了出来。

    但是很快,这其实就没有了,因为瞥眼看清肃王的时候正看见黎鹫坐在他后侧方,正在挥舞着手和她打招呼,一边打招呼一边又怕淳于墨发现,因此手不敢太得太高亦不敢幅度太大,只好放在胸前侧身挡住小幅摆动着,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噗嗤!”瑾萱破功了。。。

    一直偷偷注意着瑾萱的淳于墨见瑾萱忍不住笑出声来又看看黎鹫抖动着的肩膀很快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去吧。”淡淡地开口。

    “啊?!”见淳于墨让自己去找瑾萱,黎鹫有些受宠若惊。

    “不去就算了。”

    “去去去!”捣头如蒜,“夫君啊~你对妾身真是太好了~”

    好家伙!声音嗲得简直要让人酥了半边,可惜淳于墨并不领情,甚至还一把打掉黎鹫伸过来拉他袖子的手。

    但是黎鹫只是伸手摸了摸打红的地方话不多说蹦跶着去找瑾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