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更新时间:2018-11-21 11:05:18本章字数:3938字

    心有灵犀的阴影其实早就在我的心底埋藏了已久,为什么说是阴影,因为第一次和林晓寒真正的接触,我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自从我跟林晓寒第一次见面后,只要林晓寒出现在我周围五十米以内,我必定感觉的到。确切的说,我还可以知道林晓寒的大概方位,这仿佛就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异灵问题了。好像在平凡无奇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异能人士,这位异类搅乱了平凡世界中的往复循环,颠覆了所有不曾相信异能存在的人的观念。

    在这种感觉初期我一直以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条件反射,没想到这种感觉越发顽固直至根深蒂固,所以我对此慢慢的就开始产生了好奇之心。

    仿佛好奇心一直是闯祸的煞星,在他的背后永远都不缺乏离奇耐人寻味的故事。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我尝试着慢慢靠近探明真相,那一切的孕育就在此刻萌生。

    时间可以抹平一切,哪怕是痛恶身心的仇恨,亦或者刻骨铭心的爱情。

    恋爱就是这么几个简单的步骤,有的清新幽默,有的温文尔雅,有的轰轰烈烈,而有的凄凄惨惨……

    这个过程是美妙的,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默默生成释放,然后让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吸纳融化,然后再悄悄附你耳畔轻声轻语道:你已被丘比特的箭刺穿了胸膛。

    不过,苍天又是不公平的,爱情有着诸多原因。单相思就是一种,悲催的我偏偏走进了这扇大门,林晓寒成了我遥不可及的梦,但是这梦就像宇宙的边际,走也走不到尽头。也许林晓寒心知肚明只是在等待,等某段时间的到来。不过有一点林晓寒还是非常明白的,我是她的第一任粉丝,这是亲自经过林晓寒官方认证的。

    林晓寒的第二任粉丝便是之前提到的那位许偌,许偌是林晓寒的邻家妹妹,典型的一个小萝莉。林晓寒和许偌的关系就是姐妹,但是有的时候又是师傅和徒弟。林晓寒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什么药了,竟然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了许偌,什么斧钺钩叉、刀枪剑棍、上天入地、七十二变、吃喝嫖赌、烧杀抢掠、坑蒙拐骗…额,呵呵…其实这些林晓寒都不会。

    许偌只不过在林晓寒的熏陶下学会了一些整人技巧罢了,不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没有状元师傅却有了一位状元徒弟。

    但是别忘了还有一位毒舌妇凌凡在一旁帮忙辅导熏陶着呢。有这么两位师傅罩着,可以想象许偌能学到什么优秀思想品德。

    上个月许偌拉着我和林晓寒去游乐城。要去游乐城很简单,只要坐很长时间的公交车便能到达目的地。而且公交车上的人都是很多很挤的那种(这是国情大家都明白),所以公交师傅都普遍的对刚上车的人说同一句话:‘往后走,往后走,后面空着呢。’

    这种出门随随便便都能遇到的狗屎运,当然我也不例外,并且又加深了一步。

    在车站前等到花儿谢了终于从远处晃晃悠悠驶来一辆看似崭新的公交车。司机师傅是一位年过四十的大叔,看上去很是凶神恶煞,如果不在公交车驾驶位置坐着,别人还以为他是那个帮派的带头大哥呢。

    按照正常的次序是上车,投币,然后找个位子坐下。可遗憾的是,应该说自从我坐公交车有史以来,次序都是这样的:上车,投币,找处还能勉强容下一个人的地方站着。

    我经常纳闷为什么自己交的是坐票的钱而偏偏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这难道是天经地义,直到后来某位专家说了:这个啊,公交车上每平米能站八个人。哦,我才恍然大悟,对自己之前的愚昧想法感到羞耻。

    于子靖对此的评价是:怪不得特么公交车上色狼多啊,这特么的如果在夏天,衣着单薄,还特么的每平米八个人,就算是特么的正常站着也能被别人误以为是色狼啊。

    还用说么,这肯定是咸猪手放出来的豪言壮语用来迷惑经常坐公交欺负的妹纸滴。林信这话说的貌似哪里不准确。

    于子靖突然明白了,吼道:你特么见过那个专家出门是坐公交车的。

    谁如果在坐公交车的时候没有购买私家车的意愿,那他肯定是资深咸猪手。可是三百六十度又转回来,有私家车开不起,这不还得回来被欺负么?真特么的是因果循环啊。让你活不起,再让你死不起。

    我揣着强烈买私家车的心愿走上了公交车,林晓寒和许偌紧跟其后。

    因为车上的人实在太多,我们也懒得挤,索性站在前面算了。这时开车的师傅不乐意了,大吼道:后面有空,后面没人,往后走,往后走。

    对于司机的这种态度,通常正常人应对的方法便是闭目养神爱答不理,你愿意咋整咋整。反正刚上车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站到下车为止,鸟你作甚。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像许偌这般怪异的侠士。

    许偌用眼瞥了瞥司机师傅,自言自语道:吼什么呀,没看到后面挤不动了么。许偌声音很小,司机师傅在这个嘈杂的车厢里根本听不见,又继续吼道:往后走走,后面空着呢。

    这时许偌受不了啦,用很惊恐的表情看着司机师傅弱弱的说道:“大…大叔,你…你别吓唬我。你…你真的…看不见他们吗?”

    我和林晓寒面面相觑,暗自在心里狂笑不止。

    我在心里暗自感叹,这许偌还真不亏受到了林晓寒的真传。

    我面带笑意的看着林晓寒的眼睛,传情道:许偌这小丫头鬼点子还真不少哈,你林大美女功不可没,要不要我奖赏你一个飞吻呀。

    林晓寒和我还真是心灵相通了,眨了眨眼睛,媚眼一笑,传情道:那当然,你也不看看许偌的师傅是何许人也。呵呵,你个死吉吉,少在这里假装咸猪手了,看你也没这个胆量。哼哼。

    我微微一笑,凑到林晓寒耳畔哈气道:“你真能读的懂我的眼神?”

    林晓寒被我这突入起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知所措,面红耳赤,温声柔语道:“死开,就你那点小伎俩,还能逃得过本小姐的法眼么。”

    相应的从我的脚下传来一阵微弱的疼痛,显然林晓寒并没有发挥正常。

    司机师傅坐在那里凌乱了好一阵子,等看到许偌嬉皮笑脸的样子这才明白,原来是这小丫头在故意戏谑自己,但是作为一位公交司机基本的道德修养还是有的。许偌又是一位长相可爱的小女孩,招人喜欢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必要生气,以德服人。

    每个人起初都是善良的,只不过因为那暴躁的脾气出卖了自己的本质,出卖了温柔的灵魂。

    想到这里,司机师傅嬉笑着说道:“小朋友,你鬼点子还真多哈。”

    “谢谢大叔夸奖,嘻嘻。”许偌嬉笑道。

    “哈哈,这小丫头……”司机师傅反而被许偌逗得大笑了起来,此人真是爽朗性格,幽默的黑帮带头大哥。

    人不可凭相而论。

    在公交车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突然觉得人们觉悟好高,绿色出行,响应号召,不开私家车。想到这里就明白为什么中高档自行车会受人们喜爱了,面子是国人最丢不掉的面子。

    在这个油价如此的年代,恐怕很多人也是望尘莫及。

    公交车一路颠簸不停摇摇晃晃倒是还算畅通的行驶到了下一站,车里面的人仍然如同标准的每平方八个人拥挤的站立着,忍受从别人体内发出的无法言语的气味。当然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如爱情专家所言的费洛蒙的几率还是蛮高的,但若是你忍无可忍亦或者顺其而动兽性大发的话,不可避免别人会拿你当做禽兽对待。

    美女,放开那个禽兽!有能耐冲我来!

    这是本能惹的祸,前提条件是每平米八个人。

    不过这次全车人都感到无比幸福,(你幸福吗?坐着幸福号公交,挤挤更健康。)因为在这个已经拥挤不堪的车里,没有在曾添一份拥挤。

    这个站点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位电子产品的忠实使用者。这位帅哥是一个电子书迷,因为上车时正全神贯注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生怕落下或者错过一段精彩内容不知结局是何。(这般认真,感动啊!)

    电子书迷帅哥上车时没有过多的言行举止,甚至连头也懒得抬一下,双眼始终舍不得离开屏幕半分,抬脚上车,准备投币。

    许偌玩心大涨,整人的着迷程度一点都不亚于那位帅哥对电子书的感情差。

    有过之而无不及。爱好是驱使一个人走向未来的一切动力。

    许偌灵光一闪计上心头,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尊敬的顾客您好,上车请您投币,投币后请您下车。”

    这时传说中非奇迹的奇迹出现了,只见那位电子书迷帅哥投完钱后转身走下了公交车,司机师傅看到这一幕那真是对许偌恶趣味佩服的五体投地,刚从凌乱中解脱出来又在次凌乱了,都不知怎么做是好,坐在那里手舞足蹈了好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支吾了半天,还是目送那位帅哥沉迷的消失在了十字街头。

    车上的其他乘客估计也神游天外没有回过神来,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哈哈……”终于第一声爽朗的笑声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我说,你这小丫头也太古灵精怪了点吧。唉…”司机师傅看着许偌无奈的说道。

    “嘻嘻,没想到那位哥哥还真听话。”许偌又是一阵嬉皮笑脸。

    “没治了,许偌这小丫头已经走火入魔了!”我自言自语道。

    “吉吉,许偌是不是好像有点玩过头了…”林晓寒此刻开始有点担心了,害怕唯恐天下不乱的许偌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会惹出什么事端。

    “唉…也只好等有时间你再训导一番就是了。”看着林晓寒有些担心的面容,我除了安慰也只能安慰道。

    ……

    游乐城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许偌拉着林晓寒和我玩过山车、摩天轮…折腾半天好不容易着地,不到片刻又转移到了下一个目标。

    许偌好似脱缰的野马,偶遇广袤草原,兴奋不已。

    我费劲全身气力硬是挤出一脸的疲惫无力面对林晓寒道:“晓寒,累死我了,你陪她玩吧。我去那边看看。”我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咖啡厅。

    此刻我在高估了自己的演技的同时又低估了林晓寒的眼力。林晓寒是一位演技卓绝的优秀非著名业余专业演员,怎可看不穿我的这点小伎俩。

    “这么快就举旗投降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吉吉,自称神勇无比的你不会连许偌的体力都不济吧?”林晓寒拍拍我的肩膀,语气中掺杂着些许嘲笑与可怜的味道。

    “神仙还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呢,何况我这位凡夫俗子。也不知道许偌哪来的这般精力,唉,要不我就舍命陪君子吧。”我不是向林晓寒妥协,而是不容看到林晓寒那般失望的眼神。

    游乐城的西南角有一个占地面积大概如同四个篮球场般大小的人工湖,湖里饲养着很多类型的观赏鱼,五颜六色的让游客们看的很是眼花缭乱,有种让人跳进湖里去捉几条的冲动。

    游乐城为了实现所有东西都商品化娱乐化经济利益最大化的伟大目标,特意在人工湖的旁边搭建了一座专门为游客提供垂钓工具的小木屋。木屋样式清新古朴,让人看着很是赏心悦目,木屋里面的各色垂钓渔具更加受到游客们的欢迎。

    在此休闲垂钓,使游客们忘却了游乐城的喧闹繁华,别有一番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