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身残剑不残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25本章字数:2520字

    “锵!”巨大的金属碰撞声打碎了丛林的宁静,飞鸟被惊的四下飞起。“呸!”少年狠狠的吐出嘴中的泥土,用右手摸索着捡起了身旁锈迹斑斑的长剑,剑刃之上,一滴滴的鲜血滑落,被土地贪婪的吞噬。

    那是一张颇为清秀的面庞,虽然面部过于柔和使他看起来少了一丝阳刚之气,但也使他变得斯文起来,若不是那带血的剑,那沾满泥土的脸以及那空荡荡的左袖,想必绝大多数人都会以为眼前少年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

    少年用长剑撑着身体一步一晃的走向树下,那里是一具尸体,是一个中年男子,眼中尽是惊恐和愤怒。少年将中年男子腰间的布袋取下,从中摸出两粒药丸扔进嘴里,又从中拿出一块令牌,上书“百里”二字。

    少年看着令牌苦笑,他想过会有人来追杀他,但却并未想到,连自己的家族亦派出了人手。没错,这个独臂的少年也是百里家的人,他叫百里寒,百里寒,是百里家族数百年来最大的异数,天生独臂的他在以剑为生的百里家族地位低到了极致,而偏偏就是众人眼中的这个残废,却拥有着令人心寒的天赋,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从那百里家族人手一本堪称新手指南的基础剑法中悟到那传承断绝不知多少年的“逸剑”的人。

    而当百里寒在众人面前隔着十多米役使那把锈剑将族长的头发剃的一根不剩的时候,麻烦,也就来了。

    牛X的吓人的剑法自然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于是,百里寒在经历了以物易物,美人计,强抢,偷窃,决斗,暗杀等一系列事件后,毅然决然地消失在了夜色里。

    而那死在百里寒剑下的中年男子,正是追杀者中的一员,作为报答,在这位倒霉的追杀者挡开了百里寒手中的匕首后,被一把长剑诡异地变成了串烧,而他也是百里寒手下的第十二条人命。

    看着凌空悬浮摇摇欲坠的长剑,百里寒的嘴角不停地抽搐着,他是天才没错,但他也是个残疾的未成年人,这样费尽心机不停地袭杀这些比自己修为高的多的人,他也已经油尽灯枯了。

    “喂,我说,你大概要跟我一起挂在这了吧?”百里寒一边调息一边问,却见那长剑在空中突然欢快地抖了起来,一副你死老子也不死的模样。“我勒个去……你好歹也跟了我十几年了,怎么这样!”百里寒大怒。

    正胡闹间,百里寒敏锐地捕捉到了空气间的一丝异动,抓起长剑迅速的跃入了旁边的树丛,几乎是同时,四个身影从对面树丛中晃了出来。

    出现的五人打扮各不相同,两个一身黑,只剩下眼睛,腰间各有一对短兵。还有一个则身着祭礼服,长着大饼脸。而剩下的那一个则穿着古式的白色长袍,腰间和袖口皆有着蓝色的云纹。

    一个黑衣人直接走向树下的尸体,翻动起来,片刻,起身对着另几个人道:“正面挡住了一个人的攻击,却被另一个人从……捅死,怎么,是两个人?”离他较近的大饼脸接话道:“不可能,我们伟大帝国的侦察者说了,只有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哪来的两个人!”

    百里寒心中连续咯噔几下,心中暗自奇怪“这昼国人怎么和告离国人混到一块去了,难不成贱贱相吸?可是那个家伙……”想着眼睛瞥向那个身着白袍的人“百里家族弟子,怎么会和这些牲口抱团?”

    心中正自不解,却是那百里族弟子说话了:“几位先生,凭你们的实力,区区两个人也没什么,别耽误了时间坏了大事啊。”“怎么?这么急着想让你们的国家执政官死,比我们还急,放心,只需拿到那残废手中的剑,要达成这个目标有什么难的!”

    “哎?你小子这么大本事!“百里寒惊异地看着长剑,只见长剑上下颤动了一下,貌似很得意。惊讶过后,百里寒心中则是怒火汹汹,身为百里世家的弟子,却做出如此卖国行径,令人恶心,此人必死,而另几个人,也不能留!

    眼中寒芒闪过,百里寒扭动身躯,以一种极其怪异的身法隐入丛林,然后在黑暗中无声跃起,在力尽之时,长剑飞到脚下,轻轻借力,数秒之内百里寒已然爬上了树冠。

    百里寒从腰间拔出一柄长匕,同时闭眼倾听,只听见那四人向他所在的树走来,其中两人兀自骂着“该死的残废”之类的字眼。

    就当那咒骂声到达树下时,百里寒眼睛一睁,身旁的长剑迅速消失,下一秒,剑刃出现在了那百里弟子身后。“该死!”“快躲!”黑衣人和大饼脸连连暴喝,同时一名黑衣人腰间短兵出鞘,却是一把扭曲的短刀,狠狠地砍在锈剑中间,将其崩飞。见此,几人长出一口气,这百里弟子虽人品实力都差的可以,但在这树林里,没有他带路,自己几人只有死路一条。

    几人正暗自庆幸,却听“哧”一声,大惊回头,却见那百里弟子手捂咽喉,手指间鲜血涌出,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而在其身后,是一个手拿匕首的独臂少年。

    “八嘎!”一名黑衣人怒喝,同时双刃在手,向少年攻去,而另一个黑衣人却是从腰间掏出数枚暗器,狠狠甩出。

    百里寒不退反进,以长匕精准地拍回暗器,接着倒转身子,凌空砍向冲向他的黑衣人。

    三刃相接,巨响中百里寒借力飞退,黑衣人眼中狠色一闪,脚下一蹬,向半空中的百里寒追来。

    只见百里寒对追来的黑衣人不管不顾,双脚在树干上一踩,飞上树冠,同时右手一抖,手中匕首向大饼脸激射而去,带起一阵凉风。“找死!”大饼脸从袖中抽出一根木杖,凌空疾点,一丝气流将匕首带歪,匕首贴着大饼脸耳朵飞过。

    而此时,那追击百里寒的黑衣人见百里寒手中再无兵刃,不犹大喜,正欲追上他拿下一功,却听见脑后两声惨哼,回头却见那不知飞去何方的锈剑此时正诡异地贯穿了同伴的身体,而那被掷出去的匕首,正插在了大饼脸的脑后!

    几秒之内,四人竟死剩自己!黑衣人心中大寒,心知自己即便杀了这个小子,也难逃一死,仅凭自己,绝对会迷失在森林里。

    想到这里,不由得杀心暴起!一颗药丸塞入嘴中,咽下,几乎是同时,药效发作,黑衣人身形暴涨,黑衣寸寸撕裂,而眼中,早已没有一丝理智。黑衣人看着正在远离的百里寒,呆板地笑了起来,紧接着身形一闪,已然出现在百里寒身前,在百里寒的惊讶之中,一拳将其击飞!

    “这是什么!”百里寒从地上爬起,抹去嘴角鲜血,颤抖地扶着旁边的树木,他已经完全透支了,以如此状态强杀三人以是极限,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难缠,莫非昼国人都会变身!?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黑衣人,百里寒面露苦涩,随即似乎下定了决心,右手握拳,狠击自己心口,一口鲜血喷出,同时,周遭空气波动起来,那插在尸体上的锈剑“刷”地出现在身旁,狠狠地向前射去,在空中抖开朵朵剑莲。

    “老子身残,剑却不残!给我死!!!”

    ………………………………………………

    数日后,几名百里弟子到达此地,发现了四具被气流撕地支离破碎的尸体,再无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