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仙界溃败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5:23本章字数:3197字

    (一)

    南宫陌仟丢下剑瞳孔变成血色,流尘,是你逼我的。

    流尘看着南宫陌仟眯起了眼,魔帝总算是要出全力了吗。

    南宫陌仟双手化出黑色戾气,一阵黑气聚成一把剑,周身是黑色的屏障,结成结界,让人靠近不得。

    流尘拿着的剑发出白色的光芒,照亮南宫陌仟形成的黑色。

    一线天处,一黑一白两道剑光相持不下。

    南宫陌仟鲜红的眸子看着流尘放出黑色的光芒。

    流尘用剑指着南宫陌仟道:“这次,用你的全力。”

    南宫陌仟一翻身越到流尘身后准备出手,流尘转过身准备还手。

    看见流尘的脸,南宫陌仟愣住了,难道真的要杀了他吗?剑留在只距离一指的位置。

    流尘见状用剑挑开南宫陌仟的攻势,。

    南宫陌仟反应过来,手腕一转,剑从流尘的脸上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流尘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不关他的事,完全表现的像个局外人。

    南宫陌仟看着流尘,俊朗的外表下剑划过的血痕,赋予了流尘一种饱经风霜的沧桑感。

    舔了舔流尘在剑梢留下的血迹,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好像是血液都沸腾了,饥渴着尝试着他接下来的味道。

    南宫陌仟拿起剑向流尘飞过去,鲜红的衣服就像是天空被划开的一道血口。

    流尘退了两步,周身结成结界。

    南宫陌仟见流尘结起结界,便不忙着进攻,戾气所化的剑瞬间变成黑色烟雾,消失不见。

    流尘在结界内看着南宫陌仟,自己把她逼成这样,现在轮到她逼自己了。

    南宫陌仟便以结界对抗。

    周身形成结界,两个结界互相对抗,一白一黑,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仙魔两界的人无不眯上眼,这样的光芒会把眼睛刺瞎的。

    “流尘,你还不收起你的结界吗?”南宫陌仟饶有兴味的看着流尘,这是他第一次叫流尘的名字。

    流尘没有说话,现在谁收了结界,谁就会被对方的结界弹开,到时候就会受伤,所以谁先收了结界谁就输了。

    南宫陌仟看流尘没有收回结界的样子,继续僵持着。

    两界之首的决斗,没有人敢参与,那无非是自找死路。

    “陌仟。”

    一个熟悉的声音钻入两界人的耳朵内。

    南宫陌仟和流尘同时收了结界,竟然是同时!!丝毫不差,没有一个人受伤。

    南宫陌仟向远处看去,是墨??暨,他怎么会来。

    墨??暨看着南宫陌仟苦笑,他为什么不可以来?前一阵子魔界的人时不时的来人界抓人,闹得人界不得安宁,四处鸣冤。

    “你来做什么?”南宫陌仟看着墨??暨道。

    其实墨??暨来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想念南宫陌仟了,又或许是想为百姓讨个说法。

    现场十分的尴尬,三界之首站在一起。

    又不像是要打,安静的吓人,好像黑暗会吞噬每一个人。

    墨??暨道:“其实我来就是像问你,有没有。”

    墨??暨吞吞吐吐半天还没有说出来,但是内容大致可以猜到。

    南宫陌仟孤傲的看着远方:“没有。”

    墨??暨听完爽朗的笑笑,便没有说话。

    南宫陌仟回想到自己刚才何不是这样问流尘的呢。

    “没有事你就走了吧。”南宫陌仟的语气稍微的变化了。

    流尘看着南宫陌仟的脸,虽然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但是你还是善良的对吗?

    (二)

    墨??暨站在那里,没有动,天知道自己为什么说那样的话。

    “皇上。”旁边的侍卫道。

    墨??暨笑着看着旁边的侍卫,脸一下子沉下来:“要回去你自己回去。”

    墨??暨这次一来带了三十万大军,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不比仙界差多少。

    南宫陌仟又道:“流尘,我们的决斗还没有完。”

    流尘看着南宫陌仟,她就这么期待决斗吗?

    墨??暨被晾在一边,按理说人界应该帮着仙界,但是墨??暨对南宫陌仟的情感,众所周知了,人界又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南宫陌仟又化成一剑,拿在手中,停止的决斗开始了。

    流尘拿起手中的白色剑迎上去。

    两剑交锋,兵器的摩擦声萦绕在耳边,敲打着耳膜生疼。

    南宫陌仟刚要刺中流尘的身上,流尘察觉反手挑开。

    南宫陌仟只有重来,剑端变软成为长长的鞭子,鞭子属于软兵器,而流尘的剑属于硬兵器,刚好以柔克刚。

    南宫陌仟甩动鞭子,在空中划过——啪,的声音响彻云霄。

    转身向流尘挥动鞭子,流尘以剑抵挡,可惜鞭子是软的,缠上了流尘的剑,情非得已,流尘放开剑,双手亮起白色光,衬托着流尘越发的恍若天人。

    光注入指尖,向南宫陌仟冲过去,南宫陌仟双手也结起黑色的瘴气,与流尘对掌。

    在这一刻南宫陌仟又听见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就是和流尘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你到底是谁。”南宫陌仟和脑海里的那个人对话。

    “你不需要管我是谁,我问你,你真的舍得杀了他吗?”那个男人道。

    “没有什么舍不得,难道我还被伤的不够吗?”

    “你恨他?”

    “对,我恨他。”南宫陌仟看着眼前的流尘,力量和自己竟然不相上下,一时分不清胜负。

    “你恨他就证明你有多么爱他,因爱生恨而已。”

    “胡说。”南宫陌仟道。

    “相信我,你爱他。”男人的声音很是肯定。

    “不,不。”南宫陌仟大叫出声,力量大的瞬间黑色光芒笼罩六界。

    流尘被南宫陌仟的力量弹开退后几步。

    “好了,我该走了。”男人在南宫陌仟的脑海里道。

    “告诉我你是谁?”南宫陌仟和男人在身体里对话,不知为什么,总是觉得这个人很熟悉。

    “我就是天帝。”男人说完就不见声音,或许是走了吧。

    南宫陌仟愣在原地,天帝,他不是神形俱灭了吗,为什么还在?

    呵,自己还是看低了他的法力了,原来五千年的那场仙魔大战天帝是一直让着自己的,直到自己死去还是让着的,以他的法力足以在自己的手下留下一魂。

    流尘的嘴角渗出鲜血。

    “师弟!!”儒笙大叫。

    流尘招手示意儒笙不要过来。

    南宫陌仟现在心绪不宁,周围的魔气散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南宫陌仟的嘴里反复念着。

    “圣尊!!!!!!”只听见邪炙大叫着,南宫陌仟感觉肩部好疼,低头一看,一把剑插过自己的肩膀,向下滴着黑色的血,那是自己的魔血。

    邪炙来不及阻挡,只有看着剑穿过南宫陌仟的肩部,流尘大惊,刺南宫陌仟的人竟然是墨封,墨封触碰到了南宫陌仟的最后的底线。

    (三)

    南宫陌仟拿着剑,一用力将剑从伤口处整个拖出来,剑柄将伤口再次扩大。

    流尘想救下墨封,偷袭魔帝,墨封真是不想活了。

    南宫陌仟转过身,面对着墨封,笑了笑。

    墨封看着南宫陌仟发起抖来,自己只是想杀了魔帝,好为仙界出一份力,立个头功,没准骨离山的掌门就是自己了。

    流尘快速赶到南宫陌仟的面前,隔断南宫陌仟的视线。

    南宫陌仟将流尘一掌推开,现在的她已经将法力运用的恰到好处。

    南宫陌仟单手掐住墨封的脖子,将墨封提起来,仙界众人见此,赶紧上来支援,魔界众人为了保护圣尊,也迎了上去,两界的战争开始了。

    南宫陌仟把墨封提起来,很高兴看见他无助的样子,手脚乱动,好像在求饶。

    南宫陌仟笑着手腕一扭墨封的表情就停留在那一秒。

    到处是腥风血雨,南宫陌仟以一敌千,无人可挡,流尘在一旁看着成魔的南宫陌仟,身上有伤,又运不出功,眼睁睁的看着南宫陌仟杀了一个又一个。

    “皇上,我们现在帮那一边?”侍卫在墨??暨的耳边轻语。

    墨??暨看着杀红眼的南宫陌仟摇了摇头:“回去吧,她不需要我,不再需要人保护了。”

    侍卫点头,召唤着三十万大军回去。

    魔界很快的就获得胜利,群魔欢呼,五千年的血耻终于报了。

    魔界进驻仙界,从此仙魔两界归南宫陌仟一人统治。

    因盘古身体崩解而形成的神界,居于天,分为圣域四天,四梵天,无色界四天,色界十八天,欲界六天共三十六层。神生存于其间,拥有永恒的生命。所以又不存在神界,神是存于六界之间的。

    从仙界被魔界占领前的仙魔之战中,仙界中人就减少一大半,而幸运活下来的就被囚禁在银河天牢里。

    南宫陌仟特许,流尘.鎏清.独孤惑憬.兜兜居住在饶光殿。

    或许在她的心里这些人又是不同的。

    南宫陌仟所受的剑伤还没有好,她已经没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了,毕竟她的心已经不在了,像普通魔一样,要通过长时间的伤愈时间。

    “滚!!!!”南宫陌仟刚走进饶光殿就听见独孤惑憬骂自己。

    “你恨我?”南宫陌仟妖孽的笑着看着独孤惑憬。

    独孤惑憬没有说话,现在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流尘他们都隐居在后山,没有出来过。

    “你有什么资格恨我。”南宫陌仟看着独孤惑憬道。

    “我在饶光殿外面被群仙商议诛杀的时候你说了什么?我掏心的时候你可能还在旁边看笑话吧,我被师父赶走的时候你又在哪儿?”

    南宫陌仟说着说着情不自禁的哭了,现在自己是不人不魔的,又能怪谁。

    独孤惑憬想解释,但是想想又咽了下去,事已至此,解释再多也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