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喜欢夏季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3本章字数:6518字

    夏天的夜晚要短许多,仿佛刚闭上眼就天亮了似的。

    白千雨猛得坐了起来,今天哥哥要走,她迅速整理好就去哥哥的房间,看到门还是紧闭的,心想哥哥还真贪睡。

    白千雨站在门外叫了几声都没反映,暗叫不好,果真,房间已经被收拾好了。

    哥哥的行李也不在了。白千雨顿时哭了起来。给白野打电话去时他都已经在车上了。因为事情紧急,所以他一大早就和同学走了。

    这时铃铛打电话,电话那边急促的声音,“千雨丫头,我一会儿就到你家了,我勤奋吧!”

    白千雨抹了一把泪,说:“看来你只能来接我了,我哥一大早就走了。”

    然后电话那边的铃铛直接从自行车上滚了下来,接着就没声音了。

    看看时间都七点半了,她才明白要上课呢。路的对面有个熟悉的身影,怎么看都有些狼狈,一手端着个盒子,一手托着辆自行车,白千雨以为自己看错了,对面一声狮子吼她才知道原来没看错,还真是铃铛啊!

    跑到她面前问“怎么?你遭劫了啊?”

    铃铛鼓着腮帮子,然后哇的一下就大哭起来了。

    白千雨见这仗势吓了一跳,“你真遇到抢劫的了啊?”

    “要是被劫了我还不难过呢。”

    白千雨嘀咕:“也是,铁定的公鸡般的愤怒。”

    铃铛抽泣了几声,千雨赶紧摸出纸巾递给她,此时的铃铛真的有够衰样的。

    铃铛不停的埋怨:“白千雨,你们家的人是什么人啊?哦,说走就走啦!面也不用见了拍拍屁股就走了。有想过人家的感受吗?”

    原来是为这事儿啊!白千雨也挺过意不去的,但是自己也没给哥哥告别啊!这怨不了谁。白千雨想说:铃铛,你没必要这样的,我哥不喜欢你。可是又害怕伤了她,她都这样了。于是还是闭嘴不言。

    “行了,别哭了,多难看啊!”白千雨干脆把手里那包纸都给了铃铛,拉过自行车,打量了一番问:“你摔拉?”

    铃铛把擦过的纸直接扔路上,也不知道环保。“还说呢,喏…”

    她把手里的盒子递过来,爱心便当。而且做的好精致,看起来就好好吃。

    铃铛委屈极了,“就为了保护它,花了我多少心思啊,怕它摔着了就不好给白野了,他呢?”

    白千雨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问:“你做的?”

    铃铛把盒子盖好,“是保姆阿姨做的。不过是我装进去的。”头顶几只乌鸦飞过。

    “本来是打算给白野的,既然他没那个口福还是留给自己了吧!”

    白千雨吞了吞口水,然后很不要脸的说:“铃铛,我可以代替我哥吗?我替他吃吧!”

    “去你的,快推车,去那边修,上课要迟到了。”

    无奈,白千雨只好很不舍的把视线放到前方去了。白千雨高兴得一蹦一跳的往教室楼跑去,因为铃铛最终还是把这原本属于哥哥的爱心便当给了自己,想到中午有好吃的心里就乐开了花。

    饭桌上放着丰富的早餐。白千雨惊讶的一张嘴张得装得下一个蛋了,她看了看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啊!还是她受什么刺激了。

    白丹青招呼:“愣在那儿干嘛啊?过来吃了啊!”

    白千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除了哥哥在家,白丹青绝对不会亲自下厨,更别说是起早弄早餐了。

    “昨天你哥给你打电话了?”

    白千雨点点头。

    “以后别常打扰你哥,你哥的时间没有你那么充裕。”白丹青说这话的时候特冷,这是一个母亲应该说的话吗?

    白千雨也是点点头。

    白丹青笑着给白千雨夹菜:“多吃些,高二了也会辛苦的。”

    白千雨扒完几口就想走了。对于这样的场景她真的是适应不过来。白丹青知道她什么时候累什么时候辛苦吗?她不知道。

    “就吃这么点儿?”

    “饱了。”

    “饱了?就这么…”

    白千雨打断的她的话“上学去了。”

    “你这孩子,对妈就这态度。”白千雨懒得听这些唠叨,索性跑了出去。她不希望白丹青对她好,因为她怕自己不小心就原谅了她,她从没有尽到过母亲的职责,是不可原谅的。

    出了家门就放慢了脚步,心里挺压抑的,想不明白,是为了改变哥哥对她的态度好些才对自己好的吗?想想都好笑。

    叫上铃铛一起上学去,俩人手牵手的,就差一人背个米老鼠的小书包了,然后一起唱着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铁定笑死一堆路人。

    白千雨不禁笑起来。

    铃铛诡异的看着她:“你干嘛啊?发春啊?”

    “你才发春呢!”

    铃铛叹了叹气,“我懂,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啊!”

    “去你的,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不过说真的,你也知道我哥,你和他没希望,不说没希望吧,那希望啊渺小。”千雨也是实话实说,白野也表明了立场了。铃铛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铃铛会意的点点头:“我都知道。”

    也对吧!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看着满江红的数学考卷白千雨就头疼,数学怎么就这么难呢?为什么就要学数学呢?

    老师在上面讲试卷,白千雨在下面要死不活的样子,于是乎抱着反正都听不懂就不听的态度。

    拿出一个新的草稿本,想着应该画点儿什么。突然两个字出现在眼前。于是开始在本子上写苏叶的名字,苏叶,苏叶是一种中药药材,性味:辛,温。对啊!苏叶的性格也就是如此,做事儿的时候严肃,平时却是那么温柔,平易近人。

    老师看了白千雨几次了,一会儿望着本子发呆,一会儿傻笑。

    “白千雨。”突然被点到名的白千雨不知所措,嘴里念着:“中药药材,性味属辛,温。”苏叶就是这么一味药材。

    同学们一脸茫然,然后哄堂大笑。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老师又有些迷糊,数学上并没有讲什么药物之类的啊!

    “老师,我…”白千雨也知道自己犯错了,一时语塞。

    老师倒是没有发怒,只是淡淡的说:“要是不舒服就去医务室看看吧!”

    “是”

    下课的时候,顾西凡走到白千雨桌前问:“你病了啊?”

    “没有。”

    “那你刚刚发什么病。”

    “要你管。”想到刚刚,白千雨就有些心虚,还好没有念出苏叶的名字。

    教学楼这边不是授课老师的声音就是同学朗读的声音,听着都不舒服,索性往艺术楼走去。体育课也是那么的无聊。天空无云,阳光倾泻在艺术楼上,刺眼的光芒在白色的瓷砖上反射出炫目的银辉,多看几眼就要让人晕厥。没有风的世界,一切画面仿佛被时间暂停。白千雨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始闭目养神。白千雨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躺草上开始闭目养神。

    “哪个班的?”锋利得像把刀直接撮中了你的心脏。

    白千雨睁开惺松的眼睛,仰视着少年,突然就懵了。

    谁不认识他啊!他就是本校个个老师引以为傲的学生林冽,学生会会长,人如其名。

    “问你哪个班的?”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白千雨暗叫悲催,忙陪着笑脸扯皮:“我不是这个学校的。”

    他停下手里写字的动作,不太相信的说:“不是这个学校的?”

    白千雨眨眨眼,点点头,怎么看都像是在勾引人家啊!

    他把本子背在后面,一副大将风范的样子,看了看被白千雨躺过的地方,手指着那儿:“就算不是本校的也不应该损坏绿物。”

    白千雨扭头看了看,草坪上的草全被自己给睡塌下去了,白千雨脸皮厚,都是跟铃铛学的,嘻皮笑脸的赔不是。

    林冽才懒得跟她闲扯,他还得去别处看看有没有旷课的学生。

    白千雨吸了口气算是过了。只乞祷以后别撞上他了。

    校园橱窗里贴着新启示,Dj校园广播开始招人了,

    在茫茫人海中白千雨还是看到了人群中被挤得要变形的人儿,她费尽力气才把铃铛给拧了出来。

    “哪个家…”伙还没说出来看清楚是千雨,“拉我干嘛啊?”

    “想去吗?”

    “想倒是想,就是不知道去不去。”她还记得上次她和千雨一起去,结果初选的时候就把她俩给刷下来了,害得她还被班上某些女生的嘲笑。

    白千雨贼眼看着铃铛:“我们一起去吧!我可不想做*出勤,进了Dj室就好了,再说万一踩狗屎运呢!去碰碰嘛。”

    铃铛在白千雨怂恿下也就答应了。

    Dj校园广播只是个好听的代名词罢了。至少白千雨是这么认为的。其实参加这些根本就不是千雨铃铛的爱好,她们只是相中的是其中的优待。

    成为播音室的人是有优待的,也就是可以自行点自己喜欢听的歌,可以免费为朋友点歌,重要的是可以在第二节课不用出勤做课间*。

    下午放学就去播音室进行初选,一进去白千雨就遇到熟人了,白千雨那次也就是突然发善心,帮姑娘提了提水,没想到这姑娘就记住自己了,在学校里见面她都会热情的打个招呼。重要的是这个姑娘是播音室A组组长。

    铃铛凑过脸阴森森的说了句:“怎么看都像是在进行选秀啊!”

    打扮得有模有样的姑娘说:“待会儿我念一个名字就进去一个”

    铃铛小声的在千雨耳边嘀咕:“要是进去了出不来了怎么办啊!”于是俩人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然后得到周围一群人眼神的秒杀。

    铃铛先进去了,白千雨都有些紧张,落选倒是没什么,就是怕一会念错字那就糗了。

    铃铛出来时一脸窘样,千雨问:“怎么了。”

    铃铛瞪着眼睛,好像得罪她的人是千雨,她咬牙切齿的说:“小贱在里面。”白千雨张大了嘴。

    她们所说的小贱,真名叫安小简,她是个娇滴滴的女生,在男生面前特会撒娇的那种,“小贱”这个名字也是千雨铃铛俩给人家安上去的,也就是嫉妒人家男生缘好吧!她们也没少跟这个安小简对着干,说没仇那是假的。所以,这次初选也不能报什么希望了,白千雨想找借口溜走算了,可是就在这时,顾西凡和苏叶来了。

    学校不管什么,都能看到苏叶和顾西凡的身影,他们也是闲着没事儿干到处瞎荡。

    顾西凡笑脸盈盈的给铃铛千雨打招呼,千雨问铃铛:“你们俩认识?”

    顾西凡插嘴说:“我请她喝可乐呢。”汗死,苏叶说过,这个稀饭啊看到漂亮美眉都请人家喝可乐。

    不过铃铛向来就开朗,学校的人基本上都是她所谓的朋友。

    “我们一起进去吧!”苏叶微微笑,又叫上顾西凡进去。

    白千雨彻底要疯了,她想要是有个洞她一定会钻进去的,因为她看到了坐在中间的那个人是谁,不是别人,就是会长林冽。没想到他还掌管播音室啊!惨了,惨了。

    林冽先也是一愣,随即冒了一句:“下一个。”

    顿时大家都傻了,这个还没开始就叫下一个了,白千雨蹭的从板凳上起来,“我还没开始呢!”

    “你不是说你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我们这儿不招外校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啦?我是本校的。”白千雨怕谁啊!她最专长的就是蒙了,装傻谁不会啊!

    顾西凡问:“怎么了林冽”

    旁边组长,也就是白千雨帮过忙的那姑娘开始帮忙了:“先让她读文章吧!”

    林冽气得脸都变色了,站起身往外走,“嘭”的一声,“开始读吧!”

    出了播音室顾西凡就赶紧问:“你和林冽之间有过节啊?”

    不得不说,这个顾西凡有时比女人都还要八婆。铃铛一听也来劲儿了,俩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stop,你俩别夫唱妇随行吗?”

    铃铛使出她的必杀计,巴巴掌,一巴拍千雨脑袋上。

    白千雨把事情大概的说了下,顾西凡笑得人仰马翻,“你得罪了他,他可是不好惹的哦!”

    谁不知道啊!他是出了名的冷酷,要是去当个杀手,铁定爸妈都不认。

    “看来还是逃不过课间*的折磨。”白千雨仰天哀鸣。

    “没事儿,说不定就过了呢。林冽就是那样,其实也是个好人。”苏叶倒是很人性,不像那两个家伙,专以讥讽人为快乐。

    “你认识他?”

    “我们是朋友。”顾西凡搭腔。

    白千雨回到家打开门,满眼的灯光让她有些恍惚,隐约地闻到有点儿焦煳味,心想这白丹青出门也不知道关火,头都大了,忙往厨房冲。

    厨房里的人吓一跳,好久不见又清瘦了好多。

    和千雨好的朋友都知道她家的钥匙,所以来她家也跟来自己家一样。

    “想烧了我家厨房啊!”白千雨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沐诗。

    精致的脸上有点闹别扭的窘迫:“闲着没事儿就来你家了。”

    白千雨推开沐诗,把火开小些:“闲?你不算算几天没露面了。”

    “嘿嘿。”有些成熟的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脸,怎么看都让人有些心疼。

    还好,这个星期白丹青都不回来,要是回来看到家里这么一片狼籍不发火才怪呢!

    两个吃饱喝足了就躺地上,一言一语的聊起了以前。

    以前他们常聚会,可是…沐诗工作了,欧诺宸高三了,现在就铃铛和白千雨要稍微轻松一些。再过段时间大家都得各忙各的了。

    生活还是得继续,这个世界中没了谁还不是照常得生活,没有失去了谁就活不了的。所以,我们还是得好好得活着。

    早上,三个都得上学,就留沐诗一个人在家收拾残局。

    广播里传来好听的女声,念了好多名字,她都没怎么听见,唯独这两个名字她听到了,她和铃铛都入复赛了,这么说她的希望大大的喽!

    白千雨随便抓了个同学过来,激动得不行:“你听见了吗?她念的是白千雨?”

    被抓的同学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点点头。

    “真的?你确定不是白雨不是白千是白千雨。”她还是有些意外,林冽怎么就让她进了呢!

    被抓的同学好不容易从她魔爪中挣脱出来,骂了句神经,就赶快溜了。

    要是平时,谁这么骂她,她定会撒丫子的追着他满楼跑,直到解了气为止。只是今天有些高兴,就不和那个小子计较了。

    大概是因为林冽和小贱都不在,所以白千雨和铃铛都很顺利。

    这么说来,她们俩也是其中的成员了。俩人乐癫了。手机的突然响起才缓解了俩人兴奋的神经。是个陌生的号码。“千雨同学,恭喜喽!”白千雨愣住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旁边还有顾西凡奸笑的声音:“不知道是那些人有问题还是你踩狗屎了。”

    白千雨气得不行,可是又不能对着电话大吼吧!“我太有魅力了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她说出这句话不止铃铛做呕,其实她自己都觉得好不要脸的话。

    铃铛把手机抢过去:“你们在干嘛啊?本小姐心情好请客,来不?”

    “我们在报刊板这儿,你叫白千雨听电话。”他心情不好,都放学了还得弄个板报。也就只有顾西凡才会这么霸道了,说话都用命令式的语气。

    铃铛撇撇嘴,把手机又还给千雨。“干嘛!想请我喝可乐啊?”

    “你来我就请你喝。”顾西凡干脆坐在地上,苏叶继续给板报上色。这都弄了几天的板报了还没做完呢!

    “来干嘛?”

    “请你喝可乐啊!”

    “喝个可乐我跑那么远,我还不如自己掏腰包呢!”苏叶放下粉笔,他可不想浪费时间。

    于是抢过手机:“千雨,上次的还剩一些,你过来弄一下吧。”白千雨吐了口气,原来是要帮忙啊!

    累死累活也得拉一个人啊!所以她把铃铛给带上了。

    他们俩都各自忙着各自的,看到千雨铃铛来了顾西凡热情,说了一些恭维的话。早些办完他也好去和漂亮美眉约会啊!苏叶也只是望着他们微微笑了笑,然后就巴不得白千雨马上写字。

    白千雨抬头一看,果然,上次写到哪儿这次还是在哪儿。有些纠结了。摇摇头,还是开工写吧!

    “终于搞定。”白千雨软了,手快要断了。

    “学校怎么叫你们俩来干啊?还有,人手太少了吧!”铃铛在一旁等的都不耐烦了。

    “你得问问稀饭同志了。”苏叶把最后一笔添好,也完工了。

    “我舅叫的,也就是校长,说什么给我锻炼的机会,其实就是个烂摊子。”

    “你舅舅是校长哦!”铃铛听到这个消息刚刚还萎糜不振呢,现在精神来了。

    顾西凡耸耸肩:“别指望借靠这层关系能得到什么,我舅舅和我关系可不好。”

    铃铛也只好闭嘴了。铃铛和顾西凡走在前面,俩人一会儿吵一会儿好的。

    “你们怎么会在浅信转过来呢?”

    “稀饭的舅舅要他过来读,我只好陪他喽!”

    “哦!你们之间的感情还真好啊!”

    “也就像你和铃铛一样。”

    之后便是沉默。俗话说沉默是金,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便是尴尬。

    路过夜市街时,稀饭和铃铛两个好玩宝宝又去浪费金钱去了。

    第二节课下课白千雨可以光明正大的不出勤了,直接奔播音室了,尽管还没轮到她播音,等她来的时候铃铛早就到了,一手端奶茶一手玩手机,还真悠闲的啊!在这里算来,白千雨和铃铛算是老的了,现在播音室的另两个播音的都是高一的,她俩还是长老,所以,那两个女生也没说什么。

    中午轮到A组播音,由于白千雨认识A组组长,所以她和铃铛都被分到了A组,组长有事儿出去了,把播音的事儿就交给她俩了,今天刚好碰上双周,双周是要播英文的。

    白千雨头都大了。白千雨清了清嗓子,把开关打开对着话筒开始说了:“哎呀!帮我把稿子拿过来。”铃铛赶紧把旁边的英文稿子递给她,同时俩人傻了,开着话筒呢,把话给传出去了呀!也不管三七等于多少了,白千雨照着上面念了起来,有些单词不认识也就跳过去了。

    终于念完了。把歌放出去就可以休息了。白千雨和铃铛都松了口气相视一笑。

    这时,门被狠狠的推开,林冽凶神恶刹的样子像是要把谁撕了。语气冰冷:“你们在搞什么啊?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播音啊?”

    “什,什么,没播音,可是…”白千雨懵了。

    “啊~千雨。”铃铛拿起旁边的线,原来没插电。

    俩人晕菜了,搞了半天居然没插电,难怪没听到什么声音,铃铛还说这间屋子的隔音效果好,原来不是隔音效果好,而是压根没播音。

    白千雨和铃铛也识趣,不吵不闹了,林冽依旧冷着一张脸:“要是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

    “放心,没下次。”铃铛把他的话赶紧接过来。

    “最好。”转身离开,消失在房间里。看到他的背影都是冷的,小时候吃冰吃多了吧!也不知道怎么老是爱针对她们两个,是不是有病啊。

    冰冻的气息马上解散。

    铃铛不服气的说:“不就是个会长嘛,要是哪天我当校长了你个会长也就是个擦鞋的。”

    白千雨看看铃铛,也就当她在放屁。她要是都能当校长了,那学校就真完了。

    夏天,在这个夏天里,她们开始唱歌了,唱“夏天的味道”唱“夏天的风”唱“那年的夏天”总之,夏天是热情的,夏天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