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遇见幸福也不觉得幸福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3本章字数:6516字

    白千雨破天荒起了个大早,盘腿坐在床上啪啪啪的拍打着铃铛。“死猪,快起来啦!”

    铃铛翻身背对着她,嘴里嘀咕着:“再睡会儿。”

    白千雨又啪啪啪的使劲儿拍打着被子野蛮的说:“你不起来是吧,我偏不让你睡。”

    铃铛稳定性强,继续大睡。白千雨按耐不住了,爬上去整个身体压在被子上折磨着铃铛。嘴还不停的念叨着。铃铛忍受不了了,蹭的坐了起来,白千雨差点儿摔下床去。

    蓬松的乱发遮住了她小巧的脸。有些懊恼:“你真是个白骨精,你折磨我干嘛啊?现在才什么时候啊?”

    白千雨嬉皮笑脸地说:“早起早出发嘛。”

    铃铛抓狂地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还边叫着。白丹青还以为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儿了,打开门一看,床上乱得像狗窝,上面还坐着俩人望着自己。于是又放心的关上了门。

    顾西凡向来不喜欢跟队,尤其不喜欢跟学校一起出发,所以早和自己的校长舅舅说好了,他们几个一起走,到海南时再做联系。

    机场。白千雨跟吃了兴奋剂一样。而铃铛相反得跟如丧考妣般。

    苏叶顾西凡他们很准时。顾西凡打扮得超炫。戴个Zippo的墨镜加一条卡西欧的手表。苏叶挺简单的,一身整洁的休闲装,提个小行李箱。

    安检的时候铃铛嘀咕:“讨厌拿着那东西在我身上验来验去的。即使是个帅哥。”

    安检帅哥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快走快走。”

    刚刚还热情膨湃的白千雨这时完全蔫了,眉头紧琐,脸色也不红润了,有些苍白。

    铃铛担心的问:“千雨,熬得住吗?”

    白千雨很想破口大骂,难到熬不住你叫飞机停下来让我下去通风啊!刚一张口心里就恶心。

    苏叶向空姐要了两颗晕机药再要了瓶水,空姐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苏叶看了看铃铛,看着她精神萎缩的样子,还顶着两个熊猫眼,抿嘴,小声说道:“你坐稀饭旁边去眯吧,千雨我来照顾。”

    铃铛就是在等这句话,激动的站起来居然都忘记自己腰上系着安全带。安全带一下把她拉回座位。她粗鲁的三五两下解开口齿不清的说:“千雨就麻烦你了。”然后便消失在了前面。

    白千雨从心里鄙视铃铛。怎么就有这么一人呢,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朋友。

    苏叶坐下,把药和水递给可怜的白千雨,他有些后悔了,如果他知道白千雨会晕机的话就不会向老师提出要白千雨来了,要是知道她会晕机就早做准备了的。可是这谁能料想到呢?就连白千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晕机,因为这是她第二次坐飞机,第一次便是爸爸还在世的时候了,至于那时候有没有晕机早就没印象了。

    白千雨吃了药之后就开始眯着眼睛睡觉。

    苏叶把她的头抵过来靠在自己的肩上,白千雨的意识是清醒的,她别扭的移开脑袋,除了哥哥和欧诺宸,她就没这么近的接触过任何男的了,况且现在是苏叶。

    苏叶又把她的脑袋给扳了回来,还坐近了让白千雨挨着他。他只是淡淡的说:“这样睡着会舒服一些。”

    如果再别扭就太过矫情了,于是白千雨也乖乖的睡着。顾西丹瞪大眼睛,左右摇摆,张口呼吸。

    “你干嘛啊?”被打扰到的铃铛显然有些生气了。

    顾西丹取下墨镜,一脸委屈的样子,说:“我耳鸣了。”

    铃铛白了他一眼,然后撇向另一边笑了起来。

    顾西凡用手拐撞了撞铃铛:“你带耳机了吗?”

    铃铛疑惑了会儿,然后明白似也得在包包里翻耳机,把耳机插入音乐器中播放着一首不知名的乡村乐曲,挺悠扬的。

    把耳机分了一个给顾西凡,两人便肩抵肩得睡着。

    下了飞机白千雨就像被释放了的犯徒,深深的呼了口气,终于呼吸到了地面的空气。

    苏叶拿过她手里的小旅行包。“不用,我自己…”白千雨还没说完就被苏叶凶恶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你有见过和男生在一起女生提东西的吗?再说,你现在的状态跟个七旬老太没区别,逞什么能。”苏叶流利的说完。

    白千雨愣愣的看着他,有些窘迫的样子,她是怕他的,有时他真的严肃得让她不敢多说半句。

    顾西凡在后面咯咯咯地笑着:“本来还说老师安排了个跑腿帮忙的人给我们使唤,结果…”

    白千雨突然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了,本来自己是来帮忙的,现在倒好,要他们来帮自己了。

    一家小型的花园式公寓,顾西凡托朋友事先预订好了的。离比赛区近而且价格便宜。公寓外面的墙上全是青绿的藤蔓植物,弯曲有型,特别有艺术风味。有几株黄角树,上面开着零零碎碎的几朵,虽然只有那么几朵,但是都足够芬香了,空气中弥漫着花的香味。

    白千雨斜着看了眼顾西凡,没想到顾西凡看上去那么二混二混的人也会干这种好事儿,真的是没有看出来。顾西凡望着白千雨嘻笑着,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真的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子呢。

    白千雨摆个大字型躺在床上,铃铛蹲在地上收拾东西,后来干脆就坐在地上了。天开始变得灰蒙蒙的了,看来,大雨即将来临了。

    “哎呀,好不容易来海南呢,本来打算去观光一会儿的呢,看来是不行的了。”白千雨泄气的嘟着嘴。

    铃铛嘴里吃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这雨下不大的。”

    顾西凡扒着碗里的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可说不准。”

    苏叶总是那么安静,看事情总是那么淡,平淡的说:“快吃吧,一会儿下起雨来了就不好回公寓了。”

    于是几人埋头便与食物奋战了起来。

    果真,他们刚出餐厅瓢泼大雨就来了。四个回到公寓已成落汤鸡了。他们也够霉的,一来就遇到大雨,还没好好去玩呢,上天总是这么喜欢戏弄人。

    海南的雨景没有初城那么好看,到处都是灰茫茫的一片,在初城只要一下雨就是香樟树那壮观的景色,而海南至此都未见到香樟,白千雨叹了口气,感到有些沮丧。

    铃铛洗了澡出来了,于是白千雨又进去了。这雨好像没有要停或者下小的意思,铃铛把窗户关上。

    白千雨趴在床上玩着电脑:“喂,是谁说的这雨下不大的啊?”

    “稀饭说的。”

    “是吗?”

    “嗯。”铃铛脸都不知道红一下,厚脸皮的人就是这样的。

    铃铛爬上床问:“你在干嘛呢?”定眼一看,鄙视着白千雨,不过随即又很理解的说:“你也只适合玩这种游戏了。”

    白千雨也没理她,依旧特专心的玩着,她玩的是斗地主,至次未赢。

    “嘿,怎么跑了呢?”白千雨叫嚣。

    “跟你一对不死才怪,我看你还是别去祸害人民了,人家得个积分也不容易。”

    白千雨翻白眼瞪着铃铛,铃铛立即闭嘴。

    顾西凡精力旺盛,跟个贼似的在房间里转悠。

    苏叶放下杂志,不耐烦的说:“你吃了春药药性大发啊!”

    顾西凡奸笑,变声说:“荷叶哥哥,你真讨厌。”然后挨着苏叶坐。

    苏叶一把推开他:“去去去,别有事儿没事儿打扰我。”

    顾西凡站起来说:“好吧,你够狠。”说完便摔上门走了。苏叶又拿起桌上杂志品位了起来。

    顾西凡屁颠屁颠的来到白千雨她们的房间。

    铃铛靠着椅子,吃着剥了大半天*作好了的芒果,问:“苏叶把你轰出来了?”

    顾西凡很不客气的坐过去,拿起一根牙签叉着芒果吃了起来,随后才慢慢说:“和他呆久了是会发霉的。”

    “我怎么没觉得。”

    白千雨发言了:“这雨什么时候才停啊?”

    “该停的时候就停啦!”顾西凡说了句屁话。

    接着开始闪电,把外面映得通亮通亮的。

    铃铛吓得颤了一下,顾西凡就嘿嘿嘿嘿的笑着说:“你还玩电脑,小心雷直接把你给劈死了。”

    “要你管。”

    白千雨盯着电脑,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不知道苏叶在干嘛?为什么他没和顾西凡一起过来呢?白千雨摇摇头告诉自己想多了。

    顾西凡含着块芒果,和铃铛一起直直得看着千雨,大概感觉到视线。

    “睡觉,你们爱干嘛干嘛。”白千雨直接倒床上,电脑也不管了,钻进被子里睡了起来。

    再次醒的时候已感觉到铃铛躺在旁边了,还把大腿压在自己的肚子上。

    白千雨先是叫唤了她几声,结果,只有自己的声音埋没在黑夜中,在白千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往

    往会使人受伤的。

    于是她什么也不顾,使劲儿将铃铛的腿抬起来一推,本来白千雨就霸占了三分之二的位置了,铃铛一个重心不稳摔地上去了。白千雨知道闯祸了,于是钻进被子里继续装睡。

    铃铛抱着胳膊肘四下探望了一番,大声吼了声:“丫的,谁?”一片回声,黑夜静得可怕。接着胡里胡涂的说了些什么又爬上床睡着。

    白千雨舒了口气,把铃铛推下床时着实得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比赛场地是在三亚的一所私立贵族学院举行,设施备全。白千雨感叹,这儿不知道比初城高校的好到哪儿去了。

    天一放晴就是艳阳高照了,昨天雨还大得出奇,今天的一切跟昨天发生的貌似没有一点儿联系。太阳炙烤得难受,没办法,今天是舞蹈组进行初赛,不来给铃铛加油就太不够意思了,再说,自己什么身份,不就是个附带品嘛,所以来给他们加油都是理所当然的。

    安小简也到了,一个长得特秀气的男生和她一起,走在一起也挺般配的。她很有礼貌的给他们打招呼。铃铛斜了她一眼转身去了后台。

    三人坐在阶梯位置的中间,是个很不错的位置。

    白千雨半眯着眼睛。“舞蹈”对于像自己这种没有艺术细胞的人来说,再好的舞蹈也看不出味。轮到铃铛上场的时候她才勉强看看。

    铃铛在舞台上,红色的舞蹈服格外的耀眼,就像是夏天中盛开的一朵玫瑰,是的,用玫瑰来形容铃铛是完全匹配的,一朵带刺的玫瑰,刺却都是软刺,即使会扎人,也不是那么痛。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微笑,想想自己,就是铃铛所说的刺猬,满身刺,扎着人生疼。也许吧!也许也是慢热。这样想着心里也舒服了一些。

    她看不出来谁跳得好与不好,于是问旁边两位:“你们觉得怎么样?”

    顾西凡右手托着腮,就像个专业人士:“有希望,前途一片光明。”

    白千雨和苏叶用同样鄙夷的眼神望着他,然后异口同声说了句:“切。”

    苏叶又盯着舞台上的另一位参赛者,眼神若有若无的恍忽,忽然说:“铃铛进复赛是绝对能行的。”

    白千雨看着他,她都不知道他到底看的哪里。苏叶偏头正好对上她的视线,这么近距离的视线让她有些发烧,尴尬的把头扭过去看向别处。苏叶属于水,有温的一面,同时也有冷的一面,她看不懂,也琢磨不透,只知道苏叶是个神奇的物种。

    铃铛复赛表演好的时候已经黄昏了,她饿得不行了,初赛结束她留在后台预备复赛的动作,而顾西凡在那个空闲时间出去买了着饭团回来,所以当铃铛哭天唤地出来的时候他们三若无其事,因为他们补充了能量。还剩一包饼干,铃铛饿狼似的抢过:“你们太不够意思了。”然后狼野似的吃了起来,特不雅观。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形象了。“慢点儿。”铃铛一把抢过白千雨手里喝了还剩半瓶的红茶。

    红茶,她突然想到刚刚,苏叶拿起水喝了起来,喝了一口才觉得味儿不对,一看,拿错了。再看看白千雨,她正瞪大了眼睛像看UFO一样看着自己,白千雨指着那瓶本是自己的红茶说:“那好像是我的?”有点像疑问句。

    苏叶依旧淡然,平静的回答:“拿错了。”他没有说对不起,反而说:“不过味道不错。”

    也许是在一起久了吧,他想也没必要都遵循礼貌,他想:她应该是自己的朋友了。

    嘴角慢慢向上翘,越来越明显,铃铛皱眉,撞了撞白千雨:“你没事儿吧?”

    白千雨回过神,回到了现在,而不是沉浸在刚才。

    她转身问路边的两个男生:“接下来干嘛?”

    铃铛赶紧说:“去餐厅,我饿得发昏。”

    顾西凡说:“等车呢。”他向私立学院张望着。

    苏叶补充道:“他跟校长借车。”

    白千雨和铃铛对视了一眼,铃铛问:“他会借吗?”

    “等会儿吧!”

    车倒是借着了,可是…大家看到校长开着车出来时都兴奋着,校长从车上下来,铃铛刚想往里钻,然后又退出来了。

    白千雨问:“怎么了?”

    铃铛没说话。安小简从车里出来,笑脸盈盈的,其实她挺漂亮的,雪白的肌肤,超卡哇伊的样子,可是却是铃铛不喜欢的。

    校长褪去了往日在学校里的严肃,笑着说:“表现得都不错,你们五个一起去玩吧,不过,安全是必须得保证的。”

    白千雨望着铃铛,铃铛摆摆手说:“你没听错,他说的是五个,不是四个。”

    这么说来,安小简就要和他们一起喽。

    白千雨从透视镜里看到了安小简,她想安小简应该是个比较安静的女生吧,那种看到蟑螂会大叫的小女生。

    铃铛一副要死的样子,趴在车窗上数什么东西。

    她真的不喜欢安小简,是特别的不喜欢,并不是嫉妒她长得好看,只是因为她和顾西凡走得有些近。

    一个半月形海湾,沙粒洁白细软,海水清澈澄莹,未被破坏的山峰和海岛上有着最原始粗犷的植被。

    此时站在海水边的苏叶像个天真的孩子,他招呼着白千雨下来一起玩,白千雨看见水不禁打了个寒颤,忙摆手说:“你们自己玩吧!”

    其实她比谁都想下去玩,可是谁叫她遇到了呢!女生的月假偏偏在昨天来了,无奈,只能坐在树荫下看着他们。

    顾西凡咧着嘴大笑,特别的纯净。他要比苏叶稍微高一点儿,却更幼稚。好像要好看一些,也不对,说不出谁更好看,各有各的个性,顾西凡有时皮皮的,说话一副欠揍的表情,却是个很阳光的男生。

    苏叶,平静,看起来是个温文儒雅的男生。他是个懂礼节有家教的人,对谁都一副好嘴角,但并不表示他不排斥人,和他待久了便会慢慢的发现了。

    苏叶向这边走来,光着脚丫,脚上全是细沙。他皱了皱眉,在白千雨旁边坐了下来,问:“病了?”

    “啊?哦,也许吧。”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毕竟是男生嘛。这也算是病了吧!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要不要回去休息。”

    白千雨看了他一眼,突然心里暖暖的,笑着说:“不用了,我没事儿的,你去和他们一起玩啊!”

    “不好玩。”

    白千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沉默了。

    其实白千雨也不是个特别聒噪的人,尤其是在苏叶面前。她只是个慢热的人,认识苏叶也有三个多月了,不是陌生了,可是就是害怕多说话,甚至和他靠得太近都有些恐慌,害怕…她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感染什么细菌了,吃了些药躺床上睡,他们三个特没良心都跑出去玩去了,只剩自己一个人了,不禁有些感伤了,可能是药性发生作用了吧,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她梦到了许多人,梦里有个背影一直模糊,像极了苏叶,她越追,他就越远,后来消失了。她便蹲在地上哭。

    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拍打着自己的脸。挣扎许久才睁开眼来,是一张清晰放大了的脸,她以为自己还是在做梦,但是又觉得像是现实,于是极其小声的叫着:“苏叶。”

    苏叶皱着眉,轻轻的帮她拭去眼角余留的泪珠问:“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

    女生就是容易感动,她确定了这不是梦是真实的。

    吸了吸鼻子问:“都回来了吗?”

    苏叶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我不爱热闹就先回来了。”他站在床边,语气极其温柔:“感觉好些了没?”

    “嗯,好多了。”

    她不舒服的挪了挪身子,苏叶帮她把枕头立起:“想吃什么吗?我去买。”

    她摇摇头。

    白千雨向来体质就差,一场小病都能演化成大病。

    顿时有些尴尬,苏叶干咳了两声,问:“要玩电脑吗?”

    其实她也不想玩,只要安静的坐着就行了,可是这样环境会被凝固的。于是点点头。苏叶帮她把笔记本拿过来,放在她面前。她打开电脑却无从下手,玩游戏,就只会愤怒的小鸟,苏叶知道了还不糗死。

    “怎么了?”苏叶看她一直盯着电脑不动,以为电脑坏了。

    “没事儿。”

    “哦!”

    苏叶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拿着手机玩耍着。

    白千雨把电脑弄得高高的,足够遮住自己了。

    对于她这种多根筋的人难免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少有些不自在吧!门外响起了门铃声,铃铛把钥匙给了苏叶,想着应该是他们回来了吧!白千雨也舒了口气,她喜欢看到苏叶,但是要她和苏叶单独在一起她还真有些吃力了,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果然在这儿啊!你们还真会享受的啊!”

    苏叶笑了笑说:“今天才到吗?”

    “上午到的,校长说你们在这儿,我想你们应该逛去了,没想到你还在啊!”

    苏叶没有想要林冽进去的意思,一直堵在门口。

    “怎么?我大老远的来找你,你不让我进去啊?”

    苏叶垂下长长的睫毛,特别好看,女生都嫉妒。他说:“我又没叫你来。”

    林冽板着脸,随后嘻笑着说:“藏什么宝贝了?”然后他就使劲儿往里屋钻,看到白千雨安静的躺在床上时,他傻眼了,脸上的笑也收回,变得有些冷漠。“她怎么也在?”他指着白千雨。

    白千雨很不客气的用问句问了回去:“我怎么就不能在?”

    “好吧,我不了解你们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好像打扰到了什么,你们继续吧,心情不好,走了。”转身拍了拍苏叶的肩:“有你的。”门被打开,然后又砰的一下关上了。

    苏叶无奈的耸耸肩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白千雨不屑的说:“自以为是的家伙。”在她眼里他林冽就是那么个不可侵犯的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和他接触多了你就会发现他也挺好的了。”

    白千雨扯动嘴角勉强的笑了笑。她不想知道他有什么好的,他也不想和他有什么接触,她只知道林冽是个不好的物种。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怕伤害,又怕寂寞。寻找幸福的路径从来就不止一条,却很少人走到终点,或许在寻找的本身根本就不相信这条路有尽头,那么遇见幸福也不觉得幸福了。

    苏叶侧身望着窗外,有些失眠。白千雨,我不知道我们认识算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我唯一知道的是你成为了我的朋友。那上一辈又怎么办?我们之间又怎么办?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干嘛了,白千雨,你把我的思绪给搅乱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