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欧诺宸,你真好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3本章字数:3640字

    本想在五一好好的疯一下的,可是文房三宝都有自己的事儿,诗诗最近在忙一个服装展览秀,成功的话就能去参加公司奖励去巴黎看秀,所以诗诗特别的努力。

    欧诺宸呢在忙高考,七八号就进行高考了,虽说是直升大学部就可以了,可是他还是想有个很好的成绩。

    铃铛不服气,说上次海南一战居然没得第一,所以给自己报了个舞蹈补习班。

    白千雨坐在小区里,湖里什么时候又多了许多金鱼了,伸了伸腿,膝盖有些痛,看来又要下大雨了。

    “你怎么坐这儿?”白丹青从超市回来,提着许多东西。

    白千雨眼睛开始迷糊起来,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话可说。

    刚张口白丹青就大叫:“你这倒霉孩子,你看看。”

    白千雨扭头一看,也大叫了起来。

    她就是奇怪这椅子明明是酒红的怎么变色紫色了,原来是给这椅子上了新漆了。

    “回家换了。”

    “我知道。”

    “你这孩子。”

    饭桌上,白丹青说:“你小姨叫你去她那儿玩。”

    “不去。”

    “她好歹也是你小姨,你不去算什么,整天和你那些朋友在一起,不知道多接近一下亲戚。”

    白千雨依旧扒着碗里的饭,头埋得死死的,倔强的说:“不去,乡下不方便。”

    “她好久没看见你了。”

    乡下,她的儿时,她最讨厌的地方。

    早上有些凉快,白千雨收拾好东西又在衣柜里搜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提着小行李包下楼。她倔强,她就是喜欢在白丹青面前说一套做一套。

    白丹青问:“你这是干嘛啊?”

    白千雨把包放一边,坐在餐桌前:“不是你叫我去小姨那儿的吗?我去啊!”

    白丹青沉默了。她们俩之间真的无法沟通。她也就当她是叛逆时期的孩子。

    白丹青的一阵寒嘘让白千雨有些反感,吃完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丹青站在门口愣了半天才进去。

    白千雨有些念床,躺在陌生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索性爬起来。乡下唯一好的就是空气比城里的好得多,但是,蚊虫也多得多。在客厅里找了把扇子,再搬把椅子坐外面去。夏中鸟鸣云外树,五月花发洞中天。河畔碧绿的叶片上闪烁着月光的照耀,连田间的老青蛙也放肆地张开大嘴,吼出一阵又一阵跑了调的歌声。

    摸了摸涂着紫色药水的膝盖,在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当时都准备调头回家的,可是又想到母亲那种冷淡的语言眼神,宁愿待在一个不好的地方也不想回去。可是现在的心却有些纠结了,因为按了半天的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响应。这就是乡下啊!

    苏叶躺在床上,无法入睡。今天无意间看到了娱乐新闻。薛子瑜被炒作,现在能怎样呢?无非也就是苦笑。

    客厅里传来嘈杂的声音,母亲摔杯子的声音,父亲怒骂的声音。

    他真的受够了,这样的家庭让他如何再生活下去。过了好久好久才安静了些。

    他没有开灯,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客厅里一片狼籍,母亲蜷缩在沙发前,头发有些零乱,微微的抽泣声。父亲是有错,可是他能怎么办?他要怎么做?跪在母亲面前紧紧的抱着她。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还能给母亲什么了。

    母亲和父亲是上一辈安排好了的,是为了名利而在了一起。感情是可以培养,可是再怎么培养始终还是会出现漏洞的,就像现在的他们,人前是幸福的,人后是狼狈的。苏叶想离开这个家,不是他不能理解,而是他承受不住了。母亲对父亲的爱堆积成了一种无理,一种怨恨。

    车站

    欧诺宸四处寻找着白千雨的身影,终于,看到了那不起眼的身姿在人群中胡乱的飘渺。向她小跑过去。

    白千雨脸色苍白,转身消失在人海里,于是欧诺宸又再次需要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搜索她。

    十多分钟后在大厅外找到狼狈的她,包扔在一边,蹲在地上吐得一塌糊涂。

    欧诺宸跑到对面给她买了瓶水:“难受吧?”

    尽管难受得要命,可是还是会很不客气的说:“你试试。”

    “我不晕车。”

    经过一番折腾还是好些了,吐总是比不吐好些。她真的有些疲惫了。

    “欧诺宸,我不想打车回家。”

    欧诺宸帮她提起包,“不打车?”

    “嗯,你背我回家吧!”

    “靠。想得美。”

    最终结果。一个要来一米八的男生背着个要死不活的女生摇摇摆摆得走在大街上。

    白千雨靠在他背上,特别的舒心,带有淡淡茉莉清香的味道。“你换味了,怎么是茉莉味了。”

    “不好吗?”

    “没有我送你的那瓶薄荷味道好。”

    “用完了,要不再送我一瓶?”

    “美你的。”

    “我爸昨天带了个女人回来。”

    在他的世界,他有两个朋友,一个是白野,还有一个就是背上的这个家伙了。

    所以,对她也没有任何隐瞒。

    “那不是很好。”

    “切。”

    好,能有什么好的,一个后妈,他还不能接受。

    快到家的时候白千雨从他背上跳了下来,也是害怕白丹青看到又会嘀咕了。

    白千雨看着他说:“欧诺宸。”

    “你以后在哪儿回来别找我了,被你虐待死了。”

    “好吧,那真是麻烦大少您了。”白千雨把脖子一扭,头发一甩就走了。

    她本来是想说:欧诺宸,你需要一个母亲疼,你应该学会接受更多的人。可是他那坏语气把她想说的话给憋回去了。欧诺宸站在原地,抿嘴一笑,他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他一时之间是不可能接受的。

    高考了,各地毕业班的学子们都忙碌着,

    白千雨给欧诺宸发了条短信:直升的压力不大,所以紧张感是不存在的。欧诺宸看了以后一阵晕旋,难道就不能说些中听的话吗?

    白丹青下命,白千雨只得服从。屁颠屁颠的往超市去。

    青椒,白丹青叫买的。白千雨看了一眼,把它扔购物车里,那是她最讨厌吃的东西。可是白丹青却不知道。

    找好菜之后便没头脑得在超市里采购零食,一步一步退着走,她不仅得了解零食好不好吃还得了解得花多少钱。

    “哎哟!”退着退着不小心撞到别人怀里去了,撞着别人了自己却先叫了起来。

    “麻烦精,没头脑。”他说话总是那么不留情。

    白千雨翻了个白眼,骂到:“死冰雕,你没长眼睛啊?”

    林冽向框架的另一边喊“荷叶,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苏叶推着满满的购物车从另一边走出来,迷人的微笑,几日不见他,她确实有些激动。乡下的几天着实让她难熬,倍思友人。

    “丢魂啦!”苏叶用手勾了勾她的鼻子。

    白千雨恢复正常。“呵呵,好巧。”

    林冽半眯着眼睛说:“你确定是巧而不是你跟踪?”

    “你…”白千雨气得不行。

    苏叶笑着说:“没事儿,他欠骂。”苏叶看了看白千雨所采购的东西,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又说:“晚上打电话给你,我来接你。”

    “接我?”白千雨迷惑。

    “去我家。”

    “你家?”

    林冽说:“荷叶摆脱了家庭的束缚,搬出来住了。邀请你去玩呢。”

    白千雨依旧机械般的说:“搬出来?”

    林冽开始抓狂,黑着一张脸大声的说:“你别老是用反问。”

    苏叶说:“那晚上等我电话哦。”

    然后两个大男生有说有笑得离开。

    白千雨愣是没缓过来,意思就是去苏叶家,苏叶用的是命令,不容人抗拒。可是白丹青那儿怎么说呢?

    白千雨把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扔在桌上,累得她不得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白丹青一一把东西搬到厨房去。

    白千雨犹豫了半天,走到厨房外:“晚上不回来吃饭。”

    白丹青停止手上的动作。白千雨继续说:“同学们约好了的,老师也去。”

    说完,扭头,回到客厅看电视。眼睛盯着电视,可是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继承了母亲多少性格,她和母亲之间除了沉默就是大吵了。

    房间大的有点奢侈,有钱家的小孩就是不一样啊!

    厨房里有两个漂亮的女生。

    白千雨用手指戳了戳苏叶的背,问:“你请了很多人?”

    “我只请了你。那些人是某人招来的。”苏叶用眼斜着靠在门边的林冽。

    林冽不说话,又是那个样子,谁和他都有仇似的。

    “累死我了。”往往都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顾西凡张着嘴巴。

    “真是辛苦啦!”白千雨打着哈哈说。

    然后看到跟在后面的安小简。还好铃铛不在,要是她在的话肯定掐死她的想法都有。

    欧诺宸打电话来,白千雨赶紧跑到外面去接。他向她汇报了一下他的身心感受,体验到了高考的感受。欧诺宸把考试说得天花乱坠的。

    挂了电话却看见苏叶倚在门口正望着自己。

    白千雨有些不自在,有种胆怯的问:“怎么在这儿?”

    苏叶双手放在裤子两边的包里,面无表情的说:“等你啊。”

    “哦!”

    “进去吧。”

    “好。”

    白千雨呐闷了,今天是高考时间,为什么林冽没有去呢?本来想问,可是自己和他也不是很熟,免得他一会儿又念。

    一顿饭,安小简一直很安静,白千雨不知道眼前的女生怎么能那么矜持,偶尔露出酒窝微笑。

    6月,娇阳似火,教室里的挂扇转得嘎吱嘎吱的。每个人心里都开始纠结,高三的学姐学长们一走,那么高二的就直接晋升为高三的学子,这也就预示着他们的压力更大了,休息的时间更少了。

    欧诺宸考试完毕直接休息,暑假也提前到来,一手拿瓶可乐,一手拿着吸管转着玩,怎么看都不像个大学生啊!

    “真羡慕。”铃铛上身都趴在了桌上,也不在乎桌上是不是有油。

    白千雨往她脑袋上一敲:“羡慕什么啊?我们也有那么一天的。”

    “我们,何年何月去了,现在累死我了。”铃铛坐起来直起身:“你不知道,老太婆要我们天天去背古文,恨死她了,我是艺术生又不是文科生。”

    欧诺宸一副乐哉了的样子:“慢慢来吧!”

    换了位置,白千雨坐在靠窗的位置,转头便能看到篮球场。

    太阳如此之烈,那些男生还能打得热火朝天,她不禁抿嘴一笑,真佩服他们。

    借光瞟了眼后面,想看看他在干嘛,没想到苏叶真看着她,温柔的说:“听课。”

    “哦!”很喜欢看他们那些男生打篮球,只要远远的看一下就好了,因为他们身上都是臭臭的汗味,靠近了她想她应该会晕。

    苏叶,好像没有见他打过,下课不是和顾西凡一起去厕所就是趴在桌上睡觉。

    云依旧那么美,水依旧那么清澈,希望能一直这么纯洁的下去,就这么一直下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