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苏叶,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3本章字数:4446字

    白千雨趴在窗边看着西落的太阳,这已经是暑假的第三天了,特别无聊,上网睡觉吃饭,来来复复,重重返返。

    “白骨精。”欧诺宸扯着嗓子在楼下大喊着。

    “自己上来吧!”楼梯间传来咚咚咚的声音,很快欧诺宸出现在她卧室门口。

    “你手机关机干嘛啊?”有些指责。

    “哦?”白千雨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又扔在床里:“没电了。”

    欧诺宸直接坐在电脑旁打开电脑玩起来:“暑假有什么打算?”

    “补觉。”

    “没出息,你成绩那么烂也不知道好好补一下。”

    “要你管。”白千雨起身,推开欧诺宸。

    欧诺宸被推到了地上,他干脆坐地上了。

    白千雨指了指抽屉说:“自己拿。”

    “什么啊?”欧诺宸好奇的拉开抽屉,大吃了一惊,不过还是挺感动的,是薄荷香水。

    他说他用完了,路过精品店的时候就给他买了。

    欧诺宸向白千雨扑去:“白骨精真坏。我爱死你了,以后一定娶你回家。”

    白千雨一脚就把他给踹开了,不客气的说:“想得美呢。”

    白千雨的步子散淡起来,不知怎的,眼睛有些涩涩的,凝睇遥目远远的天际的那层层缕缕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晚空的云,凝神之中,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云了,好像很久没有这么伤感了。

    找了块干净的地坐下,想起昨天下午的那一幕,原来苏叶也是个有秘密的人啊。当时的自己真的看到他那眼角渗出的泪滴,心有些疼,当时很想抱着他,可是,自己却胆怯了。看起来那么完美无暇,原来内心已是千疮百孔了。

    苏叶,我多希望能陪在你身边,可是,我却觉得我和你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你天生高贵儒雅,而我,不配。

    因为害怕,因为距离,因为我们生来就不同,所以,苏叶,只要和你是朋友就行了。

    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街道,突然不知从哪里蹿出一只小猫,吓她一大跳。

    这时,手机响了,欧诺宸的专属铃声,白千雨直接按了关机键,她现在最不想见他了,要不是他在一边煽风点火,也就不会和哥哥吵架了。想到这里,眼泪又不听话的流了下来,从来没有和哥哥吵过,可是,这一次,真的伤到哥哥了。到这个时候哥哥也没来一个电话,他一定很生气吧!

    精品店外那个熟悉的背影,格子衬衫陪棕色休闲裤。可是,为什么还有个女生呢?白千雨顿时有些恼怒。自己在为吵架的事儿感到自责,而哥哥却和那个女生逛街,还那么开心。

    白千雨什么也不顾,站到他们前面。

    白野怔了一下,没料想到千雨会出现在这里。

    “千雨…”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白千雨就向他吼去:“你不允许我和苏叶在一起,凭什么你就能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你不喜欢苏叶,我也不喜欢她啊!”白千雨用手指着受到惊吓的女生。

    大大的眼睛加上白净的皮肤,真的很可爱呢,可是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白千雨把气都撒了出来。

    白野说:“这不是一会事儿。”

    “怎么不是一会事儿了?”

    “千雨,别闹了。”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是三角恋吧。

    “我没闹,哥,你就是自私,你不允许我和苏叶在一起,那你呢,你什么意思啊?”白千雨在大街上大吵大闹的。

    白野拗她不过,于是拽着她就走。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弄疼我了。”白千雨拍打着白野的手,白野的手臂被她打得红了一大块,拉着她走了几条路。到家门口的时候才放开她。

    “恶魔。”白千雨搓着自己被白野捏疼的手恶狠狠的骂着。

    “千雨,你能不能长大些,别那么不听话行吗?”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要你管。”白千雨拉开大门就进去了,也不管白野。

    “其他的我不管,可是你就是不能和苏叶在一起。”白野跟着进去,嘭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依旧不饶的说着。“他哪儿碍着你了,我和他是朋友,是同学,我们又没有怎样,我就不懂,你为什么就那么讨厌他。”

    “我不允许你和他做朋友。”

    “为什么?他得罪你了吗?”白千雨大吼着。

    “总之,我不允许。”白野哽咽着说出来,心里有些难受。

    “哥,你没权管制我的交际范围。”又是嘭的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苏叶,在她眼中是个完美的王子,哥哥是她最爱的人,最亲的人,她不理解,不理解哥哥的想法。

    她还能忆起那晚的话。苏叶告诉她,他只是拥有光鲜的外表,曾经温暖的家如今破灭成了像个冰窖,她只是想当他的聆听者。

    可是哥哥呢?越想越烦,这个暑假还真是让人难过啊!

    夏天是一个传奇的季节,所有的平凡都在这一个季节里打上了华彩和绚丽的印章,被聚光灯放大了细节,在世界中被清晰地阅读。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朝世界洒下银白的它永远不知道人间的悲欢离合,却装出一副阴晴圆缺的脸。

    白野又出门了,每天这个时候都出去,白野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吃零食的千雨,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口还是没说了。他知道自己突然不然她跟苏叶在一起,这确实让千雨难以接受,可是,他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千雨好嘛。只是无法解释。

    关上门,留下白千雨一个人在家,电视里传来男女主角的声音。

    男主角很煽情的说:“我的确抢不过时间,面前横亘的是神的旨意还是上天恶意的玩笑。”

    女主角梨花带水的说:“过去的永远也回不去了,我们之间也没有继续的可能了。”多狗血的剧情啊!白千雨没心没肺的笑着。白千雨真是个妖孽啊!

    晚上,白千雨坐在客厅,肚子饿了,在冰箱里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好吃的,白丹青没有回来,白野也没影儿,他大概又要很晚去了吧!

    白千雨打电话叫铃铛在外面带了些好吃的来。

    “哇哇哇!丫的下好大的雨。”铃铛从外面进来,身上都湿了些。

    白千雨赶紧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呀!你把吃的都弄湿了。”

    铃铛把鞋子一扔,瞪着大大的眼睛说:“你个饿死鬼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冒雨给你带东西你不顾顾我,还怪我哦!”

    白千雨向她吐吐舌头,才不管她了呢,拿碗装东西呢!

    铃铛洗了澡出来白千雨已经大开杀戒狂吃起来了。

    “我靠,你真不是人,白千雨。”铃铛头发也不吹了,撒丫子的跑过去抢东西吃。

    俩人吃得兴奋时白野回来了。身上被淋湿了。顿时安静了,尔后,白千雨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白野,吃吗?”铃铛嘻笑着说着。

    “不用了,你们吃吧!”他看了看千雨,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直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铃铛发觉了这兄妹俩之间有些不对了,于是问:“你和白野怎么了?”

    “吃你的吧!”白千雨夹了块豆腐塞铃铛嘴里,看了看哥哥被关上了的房门。

    铃铛自语道:“有事儿,一定有事儿。”

    黑夜里,看不清彼此的脸,看不清对方的伤痛,即使她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各自也有各自的难隐之痛。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如何阐述心中的不满。

    早上,铃铛被白千雨拽了起来。俩人在超市里逛得不亦乐乎的。

    “你说你何必呢,多好的一个哥哥啊!”铃铛边说边挑东西。

    “你以为我愿意我喜欢啊!”

    “得,你都对啊,错的都是别人。”

    满载而归的回铃铛的家。

    古老的别墅,有着铁栏杆的洋房,红色的墙壁上爬满了藤蔓,在夏天里显得格外的茂绿。

    白千雨盯着满墙的藤蔓,说:“会不会有蛇啊?”

    “有啊,晚上还来给你当枕头呢。”铃铛贼贼的说着。

    白千雨抛了个白眼给她,她当没看见。

    “喂,你家里怎么没人啊?”白千雨把东西摔厨房的桌上。

    铃铛把东西放进冰箱说:“他们出去了。”

    白千雨张大眼睛说:“那我们吃什么?”

    铃铛拿了串葡萄狼狈的吃起来,口齿不清的说:“你就等着吧!”

    “主人,有客人来啦!主人,有客人来啦!…”门铃响了起来。

    “来啦!”铃铛笑嘻嘻的说着。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快快快,去做菜,我都饿了。”诗诗还没缓过气就被铃铛一把拉了进来。

    白千雨刚想说什么来着,可看到后面进来的欧诺宸就闭口了。

    白千雨赌气的说:“要是早知道他也会来那我就不来了。”

    “为什么啊?”欧诺宸嬉笑着向白千雨靠去。

    白千雨咬牙切齿,一把推开他:“你猪脑子被踹啦,靠我这么近。”

    欧诺宸用手挽着白千雨的脖子:“你家的猪被踹了还这么聪明啊!”

    白千雨张开她的血盆大口在他手上狠狠的咬了口。

    疼得欧诺宸赶紧松开了手。

    “活该。”白千雨向他骂了一句就撒腿跑进厨房帮忙。

    饭桌上,白千雨和欧诺宸把菜夹得满桌子都是。

    “喂,你们两个神经病啊,还让不让人吃饭啦!”铃铛站起来怒气十足得。铃铛放下筷子,拉起白千雨和欧诺宸:“你俩走,整的俩神经病。你们不吃我还得吃呢!”

    铃铛把他们俩赶出门外,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

    被轰出来的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诗诗说:“你干嘛啊?”

    铃铛皱着眉说:“他们俩就是需要这样,脾气臭得要死,我可不想遭殃。”

    白千雨走前面,欧诺宸跟在后面,白千雨走多快,欧诺宸在后面就跟多快。

    “喂,你跟在我后面干嘛啊?不知道还以为你是色狼呢。”

    “我…色狼,再怎么眼光也不会这么差啊!”

    “你…”白千雨气得直跺脚:“你气我很高兴是吧!”

    “是啊!”

    词穷的女生憋红脸吼了句:“有病啊!”

    “你还生我的气啊?”

    “对啊!”白千雨狠狠的说:“路这么多,我不是你妈,你跟着我没东西吃。”

    “我不吃东西。”欧诺宸还是厚脸皮的跟上去。“其实白野也是为你好,你不和姓苏的在一起好些。”

    白千雨立马用眼横着比她高一个脑袋的欧诺宸。

    有时候真的分不清什么是朋友,什么是人心,有时会心痛,不为伤感之事儿而心痛,只是觉得自己有些行为真的太对不起周围的这些朋友了,也许这是一种病吧!

    “欧诺宸,以后我的事儿少和我哥说,我不想他太约束我了。”

    欧诺宸没有看着白千雨,而是看向了人流的大街。“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他应该知道。”

    “就如我和谁做朋友都要经过他的认可鉴定?”

    欧诺宸没有再说话。

    白千雨也不想再在这个事情上纠搁,“我饿了。”于是便扯着欧诺宸走。

    回家的路上路过小吃摊位,想起白野爱吃甜不辣。

    “想买就买吧!还犹豫什么啊?”欧诺宸在一旁嘀咕嘀咕的。

    白千雨贼贼的看着他说:“你买单?”

    欧诺宸抬起手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这点儿小便宜都要占。”

    “嘿嘿!谁叫你好呢。”

    十八岁的我们都拥有最单纯的想法,都过着最快乐的日子,不想制造出过多的麻烦,不想承担起过重的责任,也许不是不想,只是时间年龄的放纵,让我们慢慢成长吧。不是不成熟,只是我们还没有遇到那些值得我们成熟的事儿罢了。

    白千雨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老式挂钟,都十一点过了,白野还没回来。

    白丹青从房间里出来,说:“电视声小点儿,我明天还得去上班呢。”

    白丹青看了看时间,“白野这阵子有些奇怪,说不定那臭小子交女朋友了呢!”说完边露出丝丝笑意。

    白千雨看着白丹青关上房门,她想白丹青一定很希望哥哥交女朋友吧,她在意别人的冷言闲语,她在意那些表面的光鲜。

    白千雨突然冷笑起来,也许就是这样的吧!哥哥永远是白丹青心里的宝。

    都说女儿是母亲的暖绵袄,是母亲的贴心宝,为什么她和自己的母亲却有那么大的搁阂呢,因为远不及哥哥的好吧!

    开门声,关门声。

    白野看到蜷在沙发上的千雨,微微有些心疼,千雨睡眠很浅,听到微动静就醒了,从小学那次被同学捉弄以后就是这样子了吧!白野轻抚着她的脑袋,温柔的问:“怎么不回房间睡呢?”

    白千雨睁着朦胧的眼睛,“我不小心睡着了。”心里很想对哥哥说对不起,可是自尊做祟,爱面子的她始终不说。

    “回房间睡吧,沙发上睡容易感冒。”

    “是。”穿上拖鞋回房,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看着白野,说:“哥,桌上。可能冷了。”

    白野微笑,“谢谢。”

    白千雨便转身回到房间睡觉。

    白野看着桌上的甜不辣,嘴角慢慢往上翘,和千雨吵架之后就没怎么笑过了吧!“千雨,不是哥哥干涉你的生活,哥哥只是关心你,爱你,哥哥不想你受任何伤害,苏叶,不管他和你做朋友是不是有目的,他,我是不相信的。虽然说上一辈是上一辈的事情,但是,我们这辈始终是会受影响的。你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