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我们真傻啊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3本章字数:4369字

    最近游乐场非常热闹,所以和白熊拍照的游客有许多,白千雨一会儿跑这边一会儿跑那边的,尽管累,但还是忍了。

    “千雨,没事儿就把屋里收拾一下,别有事儿没事儿都出去瞎荡。”

    白千雨没有回话,当白丹青放屁。她依旧窝在沙发上看自己的电视。

    “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白丹青有些火了。

    白千雨回到:“我不是聋子,你那么大声干嘛啊?”

    白丹青扯下围裙吼到:“你翅膀硬啦,真是好久没管你就野了。”

    “从小你就没管过我。再说,管我就先管好你自己吧!”白千雨还是有些怕她的,不过好强的她就是要顶那么几句才甘心。

    白丹青三步当两步走,走上前就是“啪”的一下,白千雨脸上立即红了一块。“还顶嘴吗?”恰好,这一幕被刚回来的白野给撞见。

    他像只被辗怒了的小狮子,大声向白丹青吼道:“你凭什么打千雨?”

    白丹青理直气壮的说:“凭什么?凭我是她妈。”

    白野一把拉过傻了的白千雨,看着她脸上的红印。“你也知道你是她妈啊,你觉得你配吗?”

    白丹青愣住了,无话可说了。

    “没话说了吧,告诉苏锦林,叫他别来烦我了,我跟他不熟,跟你,也不熟。”白野拉着白千雨就进他房间去了。白丹青傻了似的站在客厅里,随即腿软了瘫坐在沙发上。这就是她的两个孩子,这就是他们对她的态度。

    白千雨嘟哝着嘴说:“哥,你真不应该那样对她的。”

    白野转开话题,心疼的摸着千雨的脸问:“疼吗?”

    “哥…”白千雨见白野气还没消呢,于是笑着说:“不疼。”

    “不疼才怪,都红了。”白千雨看了看时间,站起来说:“哥,我有事儿要出去了。”白千雨正要往外跑就被白野给拉回来了。白千雨说:“哥,我真有事儿。”

    “我帮你把游乐场那份工辞了。”

    白千雨张着嘴能塞下一个鸡蛋了,随即反应过来,“哥,你知道了?”

    白野红着眼睛没有说话。

    白千雨知道自己又犯错了,于是上前赖着白野:“哥,我错了,对不起。”

    白野抬起头,看着这个自己疼爱有佳的妹妹。“哥真没用。”

    “不是的,哥,不是的,我就是想自己去挣点零用钱。”

    白野抱着千雨,“答应哥,别去做那些活了。”

    “可是…”

    “答应哥好吗?哥会心疼的。”

    白千雨无奈,只好点头答应。她有些恨自己无能,哥是怕她受苦,那她何尝不是怕哥哥太累了呢,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

    苏叶在游乐场等了千雨很久也不见她来,本来是没什么事儿的,就是突然就想着来了。许久才问到原来她辞职不干了,有些失望又有些高兴,看到她那样跑来跑去的也真不是滋味,不来了也好。

    白丹青都不怎么回家了,现在的这个家真的不像是个家了,不过这个家也从来就没有完整过,也可以说这个家就只有白野和白千雨。睡觉吃饭睡觉吃饭,这个行程好像就是个反复机了,天天都这样,在家待着可以连头发都不用梳,还可以一整天都穿着睡衣,这并不是一种安逸的生活。

    作业还有一大堆没有开工,所以百度得很勤,可以说是copy,拷贝,复制,克隆,可就是不可以说是抄袭,这样价值会被贬低的。

    白野要去C城了,晚上大家都邀在了一起,有些懊悔,这个暑假好像都没有好好的在一起聚一下的。

    这是白千雨第三次见到她。应小涵,没有多大的变化,有些羞涩的样子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水蜜桃,白千雨有些想笑,铃铛一直看不惯她,现在也是这种态度吧,如果只把她和白千雨铃铛摆在一起,那么铃铛和白千雨就是那种恶毒的女生吧!

    应小涵是灰姑娘,那白千雨和铃铛就是灰姑娘后母带来的那两个姐姐。

    白千雨也就是淡淡的看了看她,她多次和白千雨搭话,白千雨也是那种爱理不理的样子,后来她也不自讨没趣的了。诗诗交男朋友了,风趣幽默。

    铃铛发出感慨:“太好了,诗诗终于有男朋友了。”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终于啊!好像我是个没有魅力的女人。”

    “我的意思是你的气场太大吓得那些男的都不敢接近你。”

    诗诗撩开挡在眼前的刘海,娇媚的样子,说:“这话我爱听。”

    白千雨好不容易抢到麦呢,陆齐珉又来争。

    千雨死拽着麦大叫:“诗诗,拴好你家的宠物,抢姐妹东西呢。”

    诗诗就在一边幸福的笑着,恋爱中的女生会变成傻瓜的。

    轮到陆齐珉唱的时候呢他又八婆了,“这上面沾了多少人的口水啊?会不会得病啊?有没有消过毒啊?”

    白千雨和铃铛相视,一群乌鸦飞过,最好拉耙屎在他身上。

    她的日记中写到:这个暑假没有防备的到来,给我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儿,苏叶和我哥的身世,让我更加讨厌白丹青。欧诺宸的爸爸给他带了个继母,虽然不知道他的继母好不好,但是可以想象王子被虐待的情形。诗诗有男朋友了,那么他可以照顾诗诗了,这真的是件很欣慰的事情。哥哥也有女朋友了,其实应小涵是个很不错的女生,可能是由于哥哥的原因吧,至此没有对她友好过。第一次打工,虽然很累,但是很情愿,可是呢,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几百块钱一次就被我用光了。哥哥走了,我又是一个人了。低头前行,城市很喧嚣又很安静,周围都是枯萎的风景,身边经过匆匆的人,毫不相干的人,他们每个人心里都装满了故事,眼睛纯真或沧桑,在巨大无比的人生中如一只蝼蚁。

    雨后的阳光比较充足,简直可以用毒辣来形容。

    高三的旅程开始了,热情高涨的学子冒似尚未拉紧弦。

    看着那一批批新入校的学弟学妹们有种会心的感觉,原来我们高三了。

    高一的学弟学妹们要进行军训,高三也没进入状态,所以学校利用了这个机会,也是为了给高三学子的一些鼓励,高三学子分批外出游玩。

    铃铛背着个旅行包边跑边叫,“千雨,千雨。”随着她那狮子般的吼声,大家都把视线转移到白千雨身上来,白千雨为她的形象都感到有些丢脸。

    白千雨拽着跑到她面前来的铃铛,说:“喂,有必要叫得那么大声吗?”

    铃铛的脸那才叫红得有血色,豆大的汗水往下滴。

    刚上大巴车,白千雨就有些晕眩了。

    教导处主任吹着口哨:“分班坐啊,不然一会儿班主任不好清查人数。”

    铃铛刚坐下来就被她班的班主任给拎走了。“到那边下车的时候等我哦。”临走时还不忘叮嘱。

    “是。”白千雨乖巧的答应。

    她把窗户全打开,把整个脑袋探出去,外面的新鲜空气就是好,对于她来说坐这种车就是在考验她的承受力,要是承受不住就直接吐了。旁边的座位软了下来,一种淡淡的青草味,熟悉的感觉。

    “苏叶!”她惊讶,刚刚一直寻找的身影现在坐在了自己的旁边,有些欣喜。

    “我还没去过农家乐。给你。”苏叶往她怀里一塞。是一支口香糖。

    “我在车上不吃东西。”白千雨又回塞给他。

    这个举动,这个情节看起来有些好笑。苏叶尴尬的僵住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哦,我一会儿下车吃。”白千雨又迅速的拿过苏叶捏在手里的口香糖。

    苏叶忍不住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的白牙。

    车缓缓的启动了,有亢奋的人,有一脸无趣的人,还有皱着眉头昏昏欲睡的人。苏叶,我们都好好的,你不是我的哥哥,我也不是你的妹妹,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哀,如果不是因为白丹青是你爸的情人,如果不是因为这层关系,那我们还会相识吗?我会在这个茫茫世界中遇到你吗?不会吧。因为我从不相信缘分这个东西。

    早上没有吃早饭,害怕在车上吐,看来这个举措是个错误的做法,因为现在更难受了,白千雨把头贴在窗户上,软瘫在座位上,像个活死人。

    苏叶看着白千雨难受的样子,问:“晕车?”

    “嗯!”用鼻音回答,因为实在是难受。

    苏叶挪了挪位置,把白千雨硬扳过来,让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白千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这个时候只要自己能舒坦些,死都可以了。

    微弱的阳光从窗户射了进来,苏叶把窗帘拉上,天知道他有多么紧张,脸红得跟番茄一样。

    下车之后苏叶傻眼了,白千雨活力四射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晕过车的样子啊,反而自己还有种晕眩的感觉。

    吃过饭之后各顾各的了,农家乐里面稀奇的东西还真多。

    祖先用过的人力水车,不过这个是仿制的。一个个兴奋得不行,争先恐后得冲上前趴在横杆上,使出全身的力气蹬脚踏,一边流水一边听流水哗哗响,那种感觉没话说,心旷神怡。

    大家都玩得尽兴白千雨却一脸衰样的下来了。

    苏叶走过去问:“怎么不玩了?”似笑非笑的样子。

    白千雨的脸被晒得红扑扑的,“不好玩,没趣。”然后嘿嘿嘿嘿的傻笑着。

    苏叶稍微弯下去一点,没办法,谁叫白千雨比他矮呢,他靠近白千雨,距离有些近,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白千雨就尖叫一声,跳开老远,然后死死得护住自己胸前,把他还给吓了一跳。

    白千雨充满诫缔的看着苏叶,问:“你干嘛啊?”

    他本来只是单纯的想说:你是不是把踏板被弄坏了。可是现在弄得他挺尴尬的,刚刚好像是他要去吻她的样子,想到这里顿时红了脸。他故意干咳了一下,说:“我只是想说,你把踏板踩坏了就开溜啦!”

    白千雨又红了脸,真是丢脸死了,刚刚还想到哪儿去了。

    “呃…呵呵,呵呵,不是故意的。”白千雨的样子让苏叶哭笑不得。

    “真是个…”本来想说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又改口说“惹麻烦的家伙。”

    恋床的白千雨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乡村里的空气就是不一样,尤其是晚上,不过想想,这天气也真是奇怪,白天热火朝天,晚上却还得加外套。她张开双臂,想象着在拥抱大自然,风吹起,略长的柔发被风撂了起来。

    前面缓缓走来一个人,当看清时她惊了一下。

    “喵……”怀里的笨猫被闷到了,挣扎着把脑袋从苏叶的臂弯里冒了出来,有点儿惊悚的效果。

    她愣在原地看着它,嘟着嘴说:“这只猫长得好像鬼。”

    “鬼?”苏叶想象不到她居然会这样形容这只猫。

    她有些嫌弃的说:“你这么抱着它不怕它有什么病吗?”

    苏叶看了看臂弯里的小猫,又抬起头看看她,“你不喜欢?”

    “不喜欢,我从不喜欢动物。”

    “这样啊,但是它挺可怜的。”他想了想又说:“你陪我去店里吧,店长应该喜欢。”

    “好。”

    安静的田间,又是他们两个人,她右手握着左手,其实这样挺好的,好像伤害他家的那个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白千雨回到房间的时候不小心被撞到了摇椅,同屋的一个女同学大概是听到声响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坐得笔直的。她看了半天,看到白千雨站在那儿问:“你干嘛?”

    白千雨感到莫名其妙,她还想问她干嘛呢,一下子就从床里坐起来吓她一跳。

    “我口渴喝水。”

    女生才又安心的睡下去。其实她挺想说我梦游的,但是害怕一会儿她大叫起来又不好。

    瓜棚上面吊着许多其形怪状的果子,白千雨找来杆子,铃铛奸笑着说:“你说会被罚款吗?”

    “哟,这种事儿你又不是干第一次了你还怕啊!”白千雨扬起杆子对准一个白白胖胖的瓜就打去,结得太结实了,几棍子挥去都还没掉。

    俩人又是急又是笑的。

    铃铛听觉厉害,听到有声响,拉着千雨就躲了起来。

    “你不是吧,你给我的惊喜?”

    “小声点儿,被捉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声音是那么熟悉,白千雨扒开藤蔓一看,靠!是苏叶和顾西凡。

    铃铛蹿出去,顾西凡刚扬起杆子就看见冒出两个人。

    “嘿嘿!”

    车辆开始前行,这次就是游玩的尽头,回到学校就要正式行课了,多少人唉声叹气啊!

    白千雨一直傻笑个不停,苏叶忍不住问:“你刚刚吃的是不是晕车药啊?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

    “没有啊,我想起昨天去瓜棚我就想笑。”

    回想昨日,瓜棚一幕。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害怕被发现,一个个撑着杆子忙得汗流颊背的,结果…结果那个瓜棚是专门为游客准备的,可以随时去摘来吃,更可恨的是打下来的几个瓜是变异的香瓜,苦涩难吃。

    回去的时候铃铛的衣服还被挂破了,想想就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