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薛子瑜的出现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3本章字数:5001字

    黄叶似乎一瞬间就卷上了山头,初城的周围开始一天一天变换颜色,从盛夏到墨绿,到末夏的草绿,再到初秋的浅黄直到现在黄色包围了整个初城一中,日子就这样不断地朝身后行走,带着未知未觉的蒙面感朝着更加蒙面的未来走去,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白千雨数学考差了,被留下来补习。铃铛下午没正课,所以中午的时候就回去了。白千雨咬着笔杆望着黑板,看着那些背着书包洋洋自得出教室的同学,她便在心里暗骂着老师。

    苏叶看到她那臭着脸的表情就想笑,可是又想到中午的那条短信。

    “我回国了,很久没见你们,所以…希望你和西凡能来,老地方。”

    苏叶在脑海里回顾了一番,看来是她了。

    苏叶又看了看埋头做题的白千雨,最后还是决定去见子瑜,于是上前拉着刚刚睡醒的顾西凡就走了。

    看着离去的两人白千雨有些失望和落漠,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的老师安排的作业写好再说。

    等来公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了,现在天黑得越来越早了。跨上车,坐在车上小眯会儿。

    苏叶和顾西凡到茶餐厅的时候薛子瑜已经到了,披散着一头的直发,外加戴着一副墨镜,明星出门都要掩人耳目吧!顾西凡从鼻子里冷哼了声。

    白千雨回到诗诗的家打开门,满眼的风光让她有点恍惚。白千雨隐约地闻到有点儿焦煳味,头都大了。忙往厨房里冲:“铃铛,烧了厨房我没钱赔。”

    厨房里的俩人吓了一跳,一个苹果滚到了白千雨脚下。

    “你带男朋友来啊?”白千雨捡起苹果,然后在衣服上蹭两下,咬在嘴里:“你不怕诗诗一会儿回来抓狂。”

    铃铛哈哈哈的笑起来,扯过旁边的男生,说:“你把他当我男朋友啦!”

    白千雨疑惑了,“难道不是吗?”

    男生嬉笑着说:“白千雨,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啊!”

    白千雨更迷惑了,他,还知道自己的大名?铃铛用手戳了白千雨的额头,“他是诗诗的男朋友,你们有见过的啊,白野走的前一天在宝墨KTV啊!”

    白千雨想了想,恍然大悟,“哦,对啊!”

    男生学着白千雨的样子怪声的说:“哦,对啊!”

    白千雨就哈哈哈的傻笑着,然后又问:“大名呢?”

    男生撇撇嘴说:“陆齐珉。”

    “哦!嘿嘿”

    白千雨在门口站了会儿觉得无趣,干脆回到房间找衣服洗澡去了,懒得听铃铛和陆齐珉在那儿说书唱戏的。她想不出一个男生和一个做个汤都做不好的人能弄出个什么名堂。

    洗了澡出来时,两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打了电话叫外卖,白千雨料想到结局会这样。

    次日,学校领导居然给高三放一天的假,这简直就像是走在大街上被雷劈了一样。这个时候的学生分成了三种,一种是抱以无所谓的态度,二种是觉得放假还不如上课,埋怨到都高三了还浪费时间。这都是些爱学习的人,但是在白千雨看来却是那种做作的人。而第三种是高兴得要飞起来的人,白千雨就属于第三种。但是白千雨最后还是沮丧了,因为苏叶要回他母亲家去看他的母亲,而铃铛的父亲开车来接她了,看来还是铃铛胜了,他父亲就是拗不过她,于是她乐颠乐颠得上了车跟她父亲回家去了。

    白千雨苦笑,白丹青才不会管她呢。

    白千雨正犹豫着该回诗诗家还是该去看看白丹青呢,这时,谁在后面拍了她肩膀。她回头一看,顾西凡那张灿烂得跟向日葵一样的脸。

    “苏叶不陪我,所以来找你了。”

    “我?”

    “怎么?不乐意和我一起啊?”

    “怎么会。”

    两人并排着走向大门。

    白千雨说:“你要请我喝可乐啊!”

    “你又不是美女。”

    白千雨捏着拳头就向他砸去。

    还是那片鹅毛纷飞的大草地,顾西凡的包里被白千雨塞满了零食,她把他的包抢过去,全倒在地上。

    “可乐。“白千雨看着倒出来的零食里还有两瓶可乐,“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顾西凡坐在一旁,一条腿弯着,一条腿伸出去,笔直得好看。他说:“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买的呗。”他拉开一瓶可,“既然你那么想喝我的可乐,给你吧!”递给白千雨。

    “切,自恋。”白千雨拿着可乐。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聊未来,聊家庭。白千雨看着顾西凡,正看着他闭着眼睛的侧脸,她想象不出那么快乐的男孩居然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是被自己的外婆带大的。

    顾西凡闭着眼睛笑了,他依旧没有睁开眼睛,笑着说:“是不是觉得我很帅,所以偷偷喜欢上我了。”

    白千雨抓了把草扔他脸上。

    原来,一个人也能伪装得那么好,那个看起来没有任何烦恼的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伤感,原来,那些看似幸福的人也并非幸福。

    大家开始换装了,天气逐渐得开始转凉了,天气转凉磕睡也没那么重了,上课时候的精力也会旺盛一些,顾西凡转性了,上课时坐得笔直,认真得听课,苏叶会认真得记笔记,而白千雨要听课,要翻参考书还得坐满满一书的笔记。

    “去东街吃火锅,去吗?”顾西凡下课就往白千雨的座位上挤。

    白千雨把最后的笔记写好,合上书,问:“谁买单?”

    “我。”

    “那我去。”

    “AA制呢?”

    “那我回家。”

    “真现实。”顾西凡往白千雨脑袋上一敲。

    苏叶在一边冷着脸看着不语,直到顾西凡叫他,他才慢慢得收拾东西。

    最近某个女明星回国发展,街上的海报到处都有她的新闻。

    “挺漂亮的。”白千雨看着海报含着一颗冰糖葫芦说着。

    “漂亮?像只鸡。”铃铛不屑的看了一眼。

    顾西凡喝着可乐噗的喷了出来,白千雨也望着铃铛,怎么说话的呢?

    苏叶看着海报半天没说话。

    薛子瑜,两年前去了韩国,最近回国发展,刚回国就被某知名大导演相重要她做他片中的女主演,某某巨星为她的演唱会捧场,她也顿时成为我国的新秀之人。

    现在这个季节吃火锅挺适宜的,这里聚集了许多人,看来这儿的生意还不错。

    白千雨拉着铃铛说:“以后也来开家火锅店得了。”

    铃铛鄙夷得看着白千雨,说:“就你,可能第一天开张,第二天就关门了。”

    白千雨捏着她的胳膊用力一扯,疼得她大叫。

    苏叶喝第一口汤的时候就被呛着了,看着他泪水呛出来的模样,大家笑痛了肚子。

    顾西凡说:“又没人跟你抢。”

    ……白千雨穿着诗诗的睡衣趴在床上上网聊天,下午的时候铃铛来了,收拾了东西和她爸走了,此时,这个家就白千雨一个人。

    诗诗的晚归已是一种习惯了。

    突然头像闪了起来,一个大姐加她,白千雨想着也没事儿,于是也就同意了,刚加好就开始聊天了。

    那大姐很奇怪,第一句就来“你是处男吗?”

    白千雨很快回复了句:“不是。”

    接着,那大姐打了一连串过来“你才多大啊就不是处男了,你们这90后的人也太开放了,书没读多少还学人家外国人,你们老师怎么教你们的啊?你对得起你父母吗?”

    白千雨一头火,直接把她给拉黑了,骂到:“我一女不是处男奇怪吗?脑袋被门夹了,一神经病。”

    然后她又看了看自己的资料,看到自己的资料上性别变成了男,后来才想起那次铃铛把她资料改了,于是白千雨也跟着把自己的资料给改了,年龄还是14岁。

    门铃响起来了,白千雨撒着拖鞋跑去开门,边骂诗诗不知道带钥匙。

    门一打开她傻眼了。白千雨回自己房间换好衣服,然后端了杯温水给白野。笑呵呵的说:“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怕我再不回来就找不着你了。”面色有些憔粹,应该是一下车就来这里了吧!

    “千雨,你做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知会我一声呢?”

    “我跟她说了。”白千雨低着头默数着自己牛仔裤上的洞洞。

    “收拾好跟我回去。”

    “不想。”

    白野站了起来,音量提高说:“白千雨,你别逼我。”

    白千雨站起来吼回去:“是你别逼我,哥。”

    “我不想和你吵。”白野放低声音。

    “我也不想和你吵啊,可是…”白千雨眼睛里的眼泪开始打转了,她低下着头,刘海盖住了脸。两颗泪水滴在了大得有点好笑的拖鞋上。“哥,你把我保护得太过了,我连我自己想做的都不能做,看着你一天去打两份工你以为我好受吗,我就那么心安理得的用你辛苦得来的钱。你又不在家,每天放学就回到那个冰冷得可怕的家,面对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你理解过我吗?”

    白野心疼的把白千雨抱在怀里,他不知道自己会给她带来这些伤痛,他只想保护她的。

    白千雨哽咽的说:“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受伤,可是,你越是保护我,我就越容易受伤,你让我自己作主行吗?别主宰我的生活。”

    头顶传来温如水的声音,“好,不过有什么事儿你要告诉我,别自己一个人承受,别让我担心。”

    “嗯!”

    送走了白野,白千雨蹲下去哭了,贾宝玉曾说,女人是水做的。说的真没错,会为了一点儿事儿就流泪了。

    也许是一直都过得很好,也许是一直受身边的人的保护,所以在不小心的时候便会流泪,便会胡思乱想,便会心痛。

    第二天起床,便后悔昨晚的闹心情绪了,因为早上起来,眼睛微肿微肿的样子,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

    她想用冷水来洗一下脸应该会好些,可是诗诗在厕所里把门给反锁了,等了大半天诗诗才出来,她边抱怨边往里走,看着诗诗那张画得精致的面容她摇摇头,要是叫她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来化妆选衣服那还不如叫她去大街上卖唱,她宁愿穿着T恤破牛仔也不要浪费自己睡觉的时间。

    冷水打在脸上有些惊人,不过还是将就将就。等她洗完脸刷了牙出来时,客厅的桌上放好了她最爱吃的铁板土豆和花卷。

    白千雨赶紧坐桌前,“咦,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诗诗耸耸肩说:“买你喜欢吃的,你当我有病啊,这是白野刚刚送来的。”

    白千雨拿着花卷的手僵住了。

    “白野这个哥哥当得也真是辛苦啊!”诗诗拿起桌上的早餐吃了起来。

    白千雨内心纠结,突然又觉得很对不起哥哥了。“我哥走了?”

    “走了,他说他还有事儿。”诗诗吃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着。

    白千雨皱着眉,诗诗那么淑女的样子,怎么吃起东西起来就暴露了那完美的形象。

    世间的千千万万都不是那么容易想象的,爱情有时也会把人带入神往的境界,而相反,也会折磨人的心智。

    正如现在趴在白千雨怀里哭得似泪人的铃铛,她说她爱上了顾西凡,她还反复强调,是爱,是真正的爱不是喜欢。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是最单纯的吧!她向顾西凡表白,这是件多么难得的事儿啊,顾西凡只是笑着看着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这样的态度让铃铛大小姐受不了,于是一个倔强的转身跑开了。现在却趴在白千雨的怀里流泪。爱人和被爱都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儿,可是爱人却是一件痛苦的事儿。

    比如说白千雨,一直爱慕着苏叶,然而却不知道苏叶对她是什么心态,她确实没有表白的勇气,怕拒绝还是怕什么。淡淡的想了想,现在的这种关系不是很好嘛!

    “千雨,今天回家吧,哥明天要回学校了。”白千雨盯着手机看了许久,她真的是个很失败的妹妹。

    “你知道吗?现在看到白野我心里都是怵的,你还带着我去。”铃铛幽怨着看着白千雨喋喋不休的。

    “得了吧,你怵什么啊?”

    “到底我是喜欢过他的啊!”

    “得,你喜欢的人那么多,你看到顾西凡你怎么不打怵呢?”

    “你真是的,不开哪壶提哪壶。”

    “好,我不说。”

    在路上她还厮唱着见了白野打怵,现在一见到他魂都不知道飘哪儿去了,满屋子瞎跑。

    应小涵抿着嘴站在那儿,看见白千雨过来了便微笑,也许她真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并不是什么做作。

    这样一想,对她的态度也好些了,她高兴得像小鸡找到了老母鸡一样。

    铃铛斜着眼看了一下,便咚咚咚的跑厨房了,很快又被白野给轰出来了,臭着一张脸对白千雨吼到:“你家厨房藏了宝啊!”

    “滚楼上玩去。”

    “白千雨你给我记住了。”铃铛便咚咚咚得又跑楼上去了。

    欧诺宸一来就拉着应小涵鬼吹神吹着,当一旁的白千雨是空气,弄得应小涵还挺不好意思的。

    白千雨翻着白眼望着他,骂了句“不要脸。”

    说完,起身往楼上走,欧诺宸跑她耳边吹了口气,吓白千雨一跳,痒痒的感觉。

    白千雨转身又大骂“变态。”

    “喂,我可是客人。”

    “没叫你来啊!”说完转身背对着欧诺宸正准备走,欧诺宸用手在后面勒住了她,白千雨火了,转身抬脚往欧诺宸小腿肚上使劲儿一踢,踢完赶紧往楼上跑,跑回自己的卧室,慌张得用背抵着门。

    铃铛坐在地上骂了句“你有病啊!”

    外面便响起了欧诺宸的声音,“白骨精你别给我出来了。”便愤愤的下楼去了。

    白千雨大笑起来,随即看到铃铛四仰八叉得躺在自己床上吃东西。

    火起又来了,“掉我床上我跟你拼命啊!”结果,她刚说完铃铛的蛋挞就真掉床上了,两人便拿着枕头开打。

    铃铛吃完饭就愤愤得离去了,也是,没考虑到她今天受了严重的创伤,白野和应小涵还那样相亲相爱的。白千雨也当没看见。

    应小涵跟着白野进厨房洗碗去了,真像小两口。

    “欧诺宸,你还不回家啊?”白千雨用脚踹开踹欧诺宸的脚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欧诺宸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白千雨以为他要打她,赶紧撒腿便跑,跑开了回头一看,欧诺宸窝在沙发上笑开了。

    白千雨嘴角抽搐了几下,说:“笑死你。”

    “笑死我你就成寡妇了。”

    白千雨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向他扔去。

    白野和应小涵从厨房里出来,一前一后的。白野说:“怎么睡啊?”

    欧诺宸挪到白千雨旁边用手搭在她肩上说:“我和白骨精一起睡。”

    “滚,谁要和你睡啊!”白千雨推开他,站起来说:“哥,你还真是奇怪诶,当然是我和应小涵一起睡啊,难不成你还想和她一起睡啊!”

    应小涵的脸立马红了起来,这样也能脸红啊!不过还真是挺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