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4本章字数:3063字

    一尊门神早早的就杵在了初城一中的校门口,来来往往的女生不停的往他这边送视线,他就像个雕堡一样冷眼相待。看见白千雨来了便小跑过去。

    “白骨精,为什么挂我电话?”

    “懒得接呗。”她看了他一眼,那条围巾居然还围在他脖子上,是的,她还对那晚看到的一幕耿耿于怀。谁叫他骗她呢。

    欧诺宸走在白千雨后面,委屈的说:“我又没得罪你。”门卫和欧诺宸早熟了,所以他可以大摇大摆的跟着进去。

    “喂,你说话啊!”白千雨依旧闭口不语。

    人的忍耐都是有极限的,欧诺宸转身与白千雨往向反的方向走去。他早上还有课呢。

    往抽屉里放书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塞在里面了,两个盒子,爱彼手表,苏叶送的。他正看着白千雨,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手腕,叫白千雨戴上。另一个是顾西凡送的,Calvin香水。这是她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心中一朵雏菊在冬日里灿烂的盛开了,笑得很甜。这是她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

    最近的历史作业特别多,身为历史科代表的白千雨也忙碌着,因为历史老师的办公桌在艺术楼旁边,而他们高三的教室在最左边,需穿过一个长长的塑胶跑道和一个篮球场。

    “喂,我到底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欧诺宸突然从转角出跳出来,吓白千雨一跳。

    “有病啊!”她没好气的骂了句。

    欧诺宸把她蹭到墙上,她怀里的本子掉了一地。“你别把气撒我身上啊,你知道的,除了白野我就你一个朋友了,别这样对我。”

    白千雨一把推开他,怒视了他几秒,“欧诺宸,你没自闭吧,你瞧,脖子上的围巾多好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公司破产了呢。”

    “你别太过分了。”

    “谁过分啊,别以为我不知道,圣诞节那晚上你和那个女的一起我都看到了,你不是要睡觉了吗,你在广场上睡啊!”

    欧诺宸低头不语,白千雨从鼻子里发出冷哼哼的声音,“谁说的只有白野和白千雨两个朋友,假的吧!”白千雨蹲下去把本子捡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

    “不是这样的。我只有两个朋友,他们都姓白。”欧诺宸低着头喃喃自语到。

    ……诗诗穿着睡衣端着牛奶靠在门槛上看着,白千雨有些不舍的收拾着东西,白野在客厅里看电视,每过几分钟便催促一遍。要过年了,她也不得不搬回去住,毕竟哥哥也回来了。

    “我觉得我会恢复我的听觉神经。”诗诗悠哉得说着。

    铃铛和白千雨同时用为什么的眼神看着她。

    “因为少了一个神经,另一个怎么也疯不起来。”

    “……”

    她们能理解诗诗的心情,诗诗的工作时间不定时,有时白天在家睡觉,就像现在,还是刚睡了起来。每天耳朵都要被强暴一次,终于清静了。

    把东西搬进车里的时候,铃铛的父母就来了。看来,一切都将恢复回去,该归哪儿还是就归哪儿。

    苏叶是第一个发来短信祝福的,接着是铃铛,是诗诗,欧诺宸似乎忘记了吧!

    “哥。”

    “嗯。”

    “那个,我去洗碗。”其实想问欧诺宸怎么都没有来呢?可是又想到是自己骂了他,他应该还在生气吧!

    应小涵已经来了,她现在也不是那么畏俱白千雨了,看她今天的打扮,似乎是刻意的化过妆的。

    “你们要去约会吗?”白千雨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应小涵立即红了脸。

    白野有些尴尬,毕竟千雨在家,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吧!白野说:“千雨,我们一起去玩吧。”

    “哥,你有必要让我这个电灯泡随行嘛。”

    “千雨,一起去吧!”应小涵乐意的说着。

    如果白千雨随行,那就说不准谁是谁的电灯泡了。所以,白千雨最终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换好衣服出门找铃铛去了。

    铃铛在电话里特别兴奋,一会儿叫得像鬼一会儿笑得像狼。她说:“苏叶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还以为你和白野约会去了呢。”

    “哥和应小涵约会去了。”

    “什么?!真是个重色轻妹的家伙。哦,快来吧,我们大家都在北墨广场呢,这儿的雪特别多。”尾音伴随着铃铛呼天唤地的嚎嚎声而结束。

    白千雨到广场的时候天都黑了,广场周围到处都是炮竹声,女生尖叫声能杀死多少个细胞啦!突然一个炮竹落在脚下,白千雨一脚就踩去,灭了。

    “靠,你个妖孽。”铃铛瞪着大大的眼睛说着,涂着浓厚的烟熏,像只鬼。

    白千雨撅撅嘴,表示嫌弃。“大过年的你去招谁的魂啊?一张脸画得跟个关公一样。”

    铃铛毫不留情的向白千雨打去,边打边说,“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白千雨抓起地上的雪就给铃铛捍去,结果苏叶很不幸的吃了个雪球。

    苏叶,顾西凡,诗诗,陆齐珉什么时候都加入到了这场雪战中。

    白千雨累得不行了,刚刚还和苏叶是对手,现在俩人便背靠着背休息了。如果不是看见雪堆里露出那双D amp;靴还不知道被埋在雪堆里的是顾西凡。按老规矩,石头剪刀布,输了的去买烟火。

    顾西凡提议去人少的地方放,于是选择了附近中学的足球场,几个人蹑手蹑脚的进入足球场,挺安静的。几个男生负责把车上的烟火搬下来。

    三个女生大字形的躺地上,诗诗说:“真轻松。”难得有这么个时间大家都聚在一起玩儿。

    “过来放了。”陆齐珉招手喊着。

    一群人跟疯子似的,兴奋得不得了。

    顾西凡屁颠屁颠的跑去点火,期待着五彩缤纷的烟火腾空而起。

    “呀!”仨女的看着点儿星星火火就咋呼起来,烟火刚冲了一朵花上去就熄火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什么呀?”铃铛埋怨道:“顾西凡,你们买的什么啊?”

    “不是啊,我们买的贵的。”顾西凡皱了皱眉,又跑过去看看情况。

    放了两三箱,得出结论,他们真不会买东西。

    “靠,你们搞什么东西。”直至第四箱再次放到一半就熄灭,铃铛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自己跑去操作,“丫的,大过年的也这么捉弄人,不带这么玩儿的。”

    “啊!吓我一跳。”铃铛咋呼叫着,一簇簇烟火往天空冒着。多漂亮啊!个个笑得像朵花儿一样。“看见没,我一上就没事儿了。”铃铛自顾自说着。

    “谁家的孩子在那儿啊?”俩打手电筒的大叔小跑过来,见势不对,趴地上的,坐栏杆上的,撒丫子就跑。仨女的边跑边叫,整的一群失心疯。

    她一直记得,大年初一那天的晚上,诗诗小鸟依人的窝在陆齐珉怀里,铃铛和顾西凡坐车上吃东西,边吃边吵。苏叶坐在江边的护栏上给自己讲着仲夏夜的故事。白千雨哭了,他咧起嘴,露出一排像拍广告一般的整齐牙齿,灿烂地笑着,嘴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他狭长的眼睛半眯起来,用一种冬日里的阳光般暖洋洋的声音说:“白千雨,你就是那么笨。”然后搂过她。似乎有些亲密了,她吓得来不敢动了。

    白丹青去乡下去走亲访友去了,白千雨不乐意去,于是白野也陪她待家里磨时间。

    “哥,要我帮忙吗?”白千雨蹿进厨房。

    “你别来添乱,出去等着。”白野把白千雨推出了厨房,白千雨站在门外望着。身材比例好得让人嫉妒,苏叶也就是这样的身材。白千雨看得有些呆了,然而转身过来是白野淡漠的脸,比撒哈拉沙漠还要贫瘠的表情。

    “好吃吗?”

    “哥做的都好吃。”

    “马屁精。吃你的吧!”

    白野漆黑的碎发掉在眼前,是黑雾,绵延到胸腔里,看不到一丝光线,随即而来的是疼痛,他知道的,是会粉身碎骨,一定会的。白野闭上眼想要保护她,保护她。

    “哥,你怎么了?”

    “…”白野抬起头看到千雨担心的眼神,“没什么,有点儿疲惫了。”

    “哦,那你去休息吧,一会儿我自己收拾。”

    他站起来揉了揉白千雨的头发。

    白野站在阳台上,今晚有月亮,淡淡的月光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纵然这世界有那么多的不公平,也有那么多无法改变的事儿,那就这样吧,只要她能快乐,能快乐多久就快乐多久吧!敛下眼睑,不得不服软。

    ……在欧诺宸第N次探头张望时白野说话了,“她不会来了,一大早就去找铃铛了。”

    欧诺宸撇撇嘴,“我又没看她,她不来还好。”口是心非的个性还真是一样的。

    在准备进检票口的时候手机响了,“欧诺宸,你就是那么太小气了。”

    “…”

    “你就看不到我吗?”白千雨站在人海中,穿着纯白色的羽绒服,红着一双眼睛。

    因为在乎,因为好强,因为自私,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我才这么任性,害怕,害怕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欧诺宸去上海实习,得去好几个月,白千雨便天天粘着铃铛了。铃铛那嫌弃的目光她也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