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倾城立后、群臣力阻

    更新时间:2018-11-20 18:00:30本章字数:2614字

    待送走太后,我苦笑着问道:“母子二人见面为何这般剑拔弩张,为了我与太后闹翻,值吗?”

    他松开我,大步走到主位坐定,答道:“并不是为你,是为了花君天,再者朕与太后关系如何,不是你该过问的。”

    朕,他竟用了朕这个字,我笑笑,不管如何他毕竟是皇上,我竟忘了,冷声道:“明白了,我逾越了”

    他看看我,片刻,开口道:“今日你也累了,先休息吧,朕准备明日便在朝上宣布立你为后的事情,你今日好好休息,明日上早朝时,陪朕一起去,朕要给花君天一个惊喜。”

    我坐定,笑着点头,迫不及待的希望时间过得快点,再快点。

    用过膳后,步倾城仍旧与我同榻而眠。

    在他怀中安稳度过一晚,早上我早早便醒了,见他仍安稳熟睡,我慢慢起身,仔细打量这个美好的男子,近看,他更是无可挑剔,不自觉我伸手抚上他的脸颊,这个男子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为何熟睡时竟也是邹着眉头,为何竟好似比我还要悲伤。

    “醒了?”

    我迅速将抚在他脸上的手收回,害羞道:“嗯。”

    撩开被子,转身下床,一切都那么优雅,仍由宫人帮他洗漱更衣:“起来洗漱吧,今日你要陪我上朝。”

    我点头,起身穿过帷幔,他已是黄袍加身,分外威严。

    来到朝堂站定,步倾城紧紧握着我的手,直视下方跪拜的群臣。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势浩大而统一,步倾城安然享受着帝王独有的权利,沉声道:“众爱卿平身。”

    我努力的让自己放松,并四处寻找,那个让我恨毒了的身影,果不其然在左列第一个站着的便是花君天,显然,他也瞧见了我,但俩上并无意外,只是十足的恨意,与得意,我不解为何此刻他仍是这般淡定,像是早已了然于心一般。

    步倾城并未在龙椅上落坐,竟是牵着我大步上前站定,双手后背:“各位爱卿,自朕登基以来,后宫妃子虽已充盈,但中宫之位尚空悬着,如此对朝堂安稳影响甚大,故今日朕决定册封花无颜为皇后,立后大典定在三日之后,到时普天同庆,众爱卿皆可携眷前来。”

    瞬间,台下议论之声一片盖过一片,我微笑着注视着下方,我明白今日并不需要我出面,不管有何事,身边的男子自会解决。

    如此情况我并不意外,想必昨日太后已经连夜做好安排,我静等着看看会是谁先出声阻止,果然首当其冲的便是花君天,只见他稳步来到殿中央,腰身微弯,双手抱拳,大声道:“皇上,臣有事启奏。”

    “讲”

    花君天微笑着看看我,就如那天看着额娘死一般,微笑着,始终微笑着,我竟有种冲动,想要撕破他伪善的笑脸,看看面具下的他,到底长了一张怎样的脸。

    “皇上,殿上所站女子,便是微臣的三女儿花无颜,按理说皇上要册封微臣女儿为后,对微臣来说是无上的光荣,但臣不得不阻止,只因她本是庶出,又曾委身青楼卖笑,如此身份实在不宜担任皇后之名,微臣请求皇上收回皇命,皇后之位还是另作他想吧”

    我微笑着,看着这个曾经是我父亲的人,同样身为他的女儿,为何他要如此对我,如若我真的登上皇后之位,他不应拍手微笑吗,我没想道,第一个出声阻止的竟是他,我的父亲。

    花君天言语间,步倾城只是微笑着,脸上并无不悦表情,好似认同般,轻轻点头。

    许是瞧见步倾城脸上并无不快,台下官员也略大起了胆子,纷纷出言阻止。

    其中最为鲜明的便是户部侍郎武良,想是往日其子武强向我求亲无果,他对我也是怀恨在心吧,今日这般好的时机,他怎能放过,只要他略出言几声,既可以显示自己身为人臣的本分,有可以讨好丞相,他必是要出头的:“皇上,臣觉得花丞相所言极是,花无颜虽为花丞相之女,但其品性不良,是在不配为后,今日花丞相这般大义灭亲,真是让老夫佩服,据臣所知花丞相膝下,仍有两女,其相貌品性皆是上上之选,与皇上更是绝配无二,做我朝皇后在适合不过了。”

    众人更是连声附和:“武侍郎所言甚是,望皇上三思啊,如若皇上执意要立花无颜为后,那臣等只能以死明志了。”

    见此情形,我终是有些明白,为何步倾城那么迫切的想要除掉花君天,在这朝堂之上,只要有花君天一天,步倾城便不能全权做主,纵然他身为帝王,但群臣如若真有心与他抗衡,他也是难以匹敌的。

    我不语,看着台下这群趋炎附势的人,他们可认识我,可了解我,仅凭花君天片面之词便如此诋毁我,当真是蠢得可以。

    思索间,一男子大步上前,看模样约莫二十一二岁,满脸鄙夷神色,径直在大殿中央站定:“侍郎所言,微臣实在不敢苟同,如若真如花丞相所言花姑娘品性不端,那也必是花丞相管教不严所至,既然同为花丞相之女,三位姑娘品性何以会相差如此之多呢,再者,臣听闻花无颜姑娘是在其母亲去世当天委身青楼,那微臣多嘴一问,花丞相为何会让自己亲生女儿在那种日子卖身青楼呢,莫不是花丞相府中真是潦倒至此,竟要女儿卖笑方可维持生计?”

    那年轻男子,义正严辞一番阔论,莫不使朝堂之上群臣脸上无光,此时最尴尬的便是花君天了,我几乎忍不住要为那男子拍手称赞了,一席话竟把花君天问的哑口无言,我忍着大笑的冲动,直直的盯着花君天,看他要如何挽回自己的脸面。

    此时花君天再没有了刚刚的笃定,脸上潮红一片,额上青筋暴起,双手更是紧握成拳,面上的难堪神色更是不加掩饰“闫大将军,老夫家事尚不容你一个外人来评说对错。”

    “家事?此言差矣,皇上立后兹事体大,怎能是花丞相的家事呢?”那男子仍是不屑与他苟同,句句话皆是直指花君天。

    言道此处,我不得不开口为自己辩解“花丞相,请恕无颜不能称你为父亲,我已说过,早在我母亲惨死花府那日,无颜便于花丞相断绝父女之情,所以在此,无颜请你不要再以我父亲的身份自居,也免得无颜成为你花府的耻辱,至于皇上今日立后之事,还望花丞相就事论事,做你身为人臣该做的事”

    “你、、、”在群臣面前,我如此不给他面子,让他甚是不悦,也顾不得地点场合,竟是开口欲骂我。

    见他如此,站在一旁许久未语的步倾城,终是开口说道“花丞相,不管花无颜以前身份为何,如今她即将是朕的皇后,是未来的国母,你言语间,还是要多些尊重为妙,朕不希望再有下次。”

    我微笑着,直视着花君天,想不到你竟也有如此吃瘪的时候,我不过几句话,竟也能让你失态至此,料他也未想到,往日里他最不耻的三女儿,今日竟会站在这高高在上的大殿之上,与他对峙,真是世事难料啊。

    眼下不管他如何不悦,此时毕竟是大殿之上,与他对话的乃是高不可攀的皇上,岂是他可随意顶撞的“皇上恕罪,皇上息怒,微臣逾越了”,话毕复又转头看我,沉声道“无颜姑娘,老臣失言了,姑娘息怒。”

    我微点点头,转身看着步倾城,他冲我笑笑,开口:“立后之事事关国事,今日时间仓促,具体事宜朕改日再做安排,现下朕有些累了,各位爱卿散了吧,有事明日再议。”

    话毕,尚不等群臣行完跪拜之礼,他便揽着我稳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