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无颜进宫、太后发难

    更新时间:2018-11-20 18:00:30本章字数:2526字

    天运二十七年,八月初一。

    转眼进宫的日子便到了,这日胭脂楼并未开门接客,从昨夜里,胭脂楼里已是人际寥寥了。

    昨日午时,一纸圣旨将胭脂楼捧上云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胭脂楼头牌花无颜,样貌绝美,品性温和,深得朕心,招入宫中伴朕左右,天运二十七年八月初一,朕圣驾亲临,特接花无颜入宫,钦此”。

    区区几字,便已让我成了天下人尽皆知的传奇女子,一个妓女竟能让当朝天子屈尊将贵,龙辇亲临,如此的尊贵,怎能不羡煞旁人。

    屋内,我梳妆打扮,墨发微挽,柳叶弯眉,眼角带笑,双唇微抿,白色连体长裙,腰间别着匕首,看着镜子中绝美的自己,青春美艳,只有我自己知道,此去,便是一场硬仗,此去便是将自己放在那刀尖,此后便在不可做回自己,要做一个完完全全的戏子,令人羡慕的戏子,收拾妥当,双手拿着步倾城给的圣旨,缓缓下楼。

    开门,外面一片寂静,黑压压跪倒一片,没要看到想象中的龙辇,只有一排排高头大马,正中央是身着龙袍的步倾城,墨发高束,一身明黄,我有些恍惚,这独一无二的男子,真的与我成亲了,虽知道并不是因为爱情,但心里也难免有些骄傲。

    我犹豫着站在门口,看着眼前这一切,我着实不知该去哪里,思索间步倾城翻身下马。

    大步走到我面前,双眼微眯,伸出右手:“跟我走”

    看着步倾城伸出的右手,我有些迷茫,要不要跟他走呢,要不要跟这个谜一样的男子走呢,我抬头看着他,清楚的看到他眼里我无措的神色。

    “花无颜,我是步倾城,你要信我,跟我走”

    说来也怪,他缓缓说出的话,竟像是有魔力一般,我亦伸出左手,把自己放心的交给他,他手心的温度暖暖的,竟有些像额娘的手,我霎时内心宁静无比。

    我跟着他,一步步,故意的踩在他留下的脚印上,或许这样我便可以更了解他,离他更近些,有些模糊,可还是清楚的感觉到哪里不一样了。

    来到马前,他抱着我翻身上马,我竟不知这男子竟有这般好的身手。

    我略有些紧张,紧紧抓着他的手臂。

    他直视前方,并不看我,轻声问道:“害怕吗?”

    我并不想隐瞒自己的情绪:“嗯,害怕”

    他低头看看我,略笑笑,复又抬头:“这只是开始,你要适应。”

    我点点头,问道:“你不是皇上吗?为何骑马而来,你的龙辇呢?”

    “龙辇?我从不用那个,我不喜欢依靠别人,我喜欢自己掌握方向,再者只有这样才会让有心人,清清楚楚看到,与我共乘一匹的是谁。”

    看着马下跪倒的人群,有些紧张,闭上双眼,身体微微后靠,依在他怀里,前所未有的踏实、放心,我竟沉沉睡去。

    朦胧间,已来到了皇城口,步倾城轻轻叫醒我:“无颜醒醒,到了。”

    我睁开眼,看看,确实已到,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亦是花君天的悲惨生活,花君天,今日我进了这宫门,你的好日子便倒头了,等着吧。

    自古,皇城便是兵家禁地,凡是宫外之人,进宫都必须上交兵器,我自也是免不了的。

    手中拿着匕首,我回头看着他,问道:“可不可以。。”

    “不可以”我尚未说完,他早已看出我的想法,直接拒绝,我无奈只好将匕首交与把守士兵。

    翻身下马,他牵着我走:“我们现在去哪里?”环顾四周,全然陌生,我下意识紧了紧抓他的手。

    “中宫,去皇后该住的地方。”

    我跟着他,随着他的方向前进,有种错觉,似乎只要不松手,他便会一直这样牵着我,只要这样我便不会受伤。

    约莫一刻钟,便到了,抬头看看,宫门口赫然写着中宫二字,我眨眨眼,细看看,以后我便是要在这里毁了花君天吗?

    宫人缓缓打开宫门,他牵着我的手,快步穿过院落,直直进入大厅,待看清厅内情况,我有些意外,这是何阵仗?

    步倾城暗暗用力握了握我的手,感觉得到,此时他是紧张的,我不经好奇,厅上端坐之人是谁?竟能让万人之上的步倾城紧张。

    我细细打量厅上稳坐的美人,看摸样年纪三十出头,应与额娘相差无几,身着暗黄色凤袍,凤眼微眯,美唇不悦的微抿,齐肩的金色步摇,双手手指上的金黄护指,彰显了她的尊贵身份,眉眼间,与步倾城有几分相似,想必便是太后了。

    看这母子二人见面情形,想也知道他母子二人,感情淡薄,我略转头看看步倾城,竟莫名有些同情这个九五之尊,连天下都是他了,却偏偏少了寻常人家该有的亲情,古人云,帝王之家最无情,看来果真如此了,起码此时我是幸运的,我什么都没有,却有额娘浓浓的爱。

    “儿臣参见母后,母后怎会来此?”

    太后未语,只是略点点头,便不再看他,扭头看着我,细长的丹凤眼上下打量,约莫一刻钟,方才开口:“你上前一步”

    忽闻她要我上前一步,我直觉回头看了眼步倾城,此刻他也是满脸严肃,我微笑着上前一步。

    太后仍是不语,双眼直直盯着我,不知为何,我竟觉得太后看我的眼神竟带着浓浓的恨意,好似要将我看穿一般,我心里早已慌乱不已,但面上仍是微笑,终于,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太后终是说话了。

    “知道这是哪里吗?”

    闻她此话,我便知道她要说什么了,我心里暗暗定心,接下来不管她说什么我只要听便可以了,比起亲眼目睹额娘死去,还有什么是我不能承受的呢。

    我点点头答道“知道,这是皇宫。”

    “知道便好,你身为庶出,如今又是青楼女子,除了这样貌略好些,一无是处,就凭你,也想入宫为后一步登天,未免太异想天开,这里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来的,你应该听得懂哀家的意思吧。”

    我无语,因她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也都句句在理,我实在无以反驳,只是点头。

    “听得懂便好,哀家不屑与你废话,你自行出宫,免得哀家伤神。”

    我低头不语不动,正思索该如何答话,步倾城早已先我一步出声阻止。

    “母后,花无颜是朕亲自挑选的皇后人选,皇后之位必须是她,也只能是她,朕希望母后莫要阻止。”

    话语中尽显坚决,我竟有些感动他的决绝。

    太后忽地提高声音:“城儿,你果真要立一个青楼女子为后,你至皇家威严于何处,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步倾城大步上前,将我搂在怀中,满脸威严:“朕便是皇家威严,放眼天下,莫非王土,这天下是朕的,耻笑?谁能?谁敢?”

    步倾城此刻尽显帝王之气。

    太后忽地站起身来,来到我面前站定,微笑着,缓缓说道:“花无颜,哀家虽不知你使了何种手段,将城儿迷惑至此,但今日哀家明确告诉你,只要哀家在这皇宫一日,你就休想顺利为后,哀家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你好自为之吧。”

    一席话说得我胆战心惊,初初入宫,太后便如此力阻,这皇宫真有我立足之地吗?

    见此情形,步倾城神色未变,只是紧紧手臂,恭敬地说得“无颜今日初进宫,一路劳累,便不侍奉母后了,改日朕再带着无颜去长乐宫请安,儿臣恭送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