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别说有多累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5本章字数:4261字

    我和汪若敏在快要放假前的两个星期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合租了一间小屋,因为酒店是不会给暑期工提供住宿的地方的,不过工资会稍微高一点。这样,我和汪若敏也就欣然接受了。

    周珊不知是从哪里听到了我和汪若敏要去市中心工作的消息,竟然缠着汪若敏带她一起去,汪若敏是个心软的人,经不起她三下两下的软磨硬泡也就答应了。

    我不好责怪汪若敏,可又不想再和周珊有什么交集,而且,前不久才和她闹过矛盾,我的那番话那么伤人,她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呢?

    不怕我的冷眼相对?来自取其辱或是另有企图?

    经过舒天扬那件事,我似乎忘记了曾经与周珊朝夕相处的无话不谈,忘记了那个在公交车上对欺负我的人大打出手以至于受伤却不喊疼的女孩,那个爽朗直接想笑就笑敢爱敢恨的周珊,现在的我俨然已经把她当成了白雪公主的狠毒后妈,在背后使阴险招数的虚伪小人。

    可这终究不是电视剧,哪有那么多不顾一切的什么复仇计划,再说了,我和她也并没有深仇大恨,我甚至跟舒天扬分手了。

    这样想着,便也不觉得周珊加入我们去工作有什么不妥,也许,她也只是想体验生活而已。

    放假之后,我和汪若敏就大包小包的把各自要穿的衣服和一部分生活日常用品从学校搬去了合租小屋。而周珊的家离市中心并不远,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不用像我们这样在外面租房子,倒也省了不少力气。

    将小屋收拾干净之后,我和汪若敏已经累得连出去买凉席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尽管是这样,我的心里还是激动无比。

    或许是那个不曾给过我半点温暖的家庭让我太过恐惧吧,这个暑假,终于不再有妈妈的打扰与咄咄逼人,终于可以不再看继父的脸色而提心吊胆过活了,就算是做酒店服务生受苦受累竟也觉得是开心的。

    可是也不能不管妈妈的感受,毕竟她所有对我的尖锐以及恨铁不成钢都是为我好,只是方式太过极端,让我忍不住想要逃。

    我掏出手机,想要给妈妈打电话,却看到了两个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和陌生短信,都是同一个号码。

    我打开短信,内容却让我募地一惊。

    “苏娜漓,我是叶凯,你们放假了?”

    居然是叶凯,心里不知是被疑惑或是欣喜的双重感觉冲刺着,竟迟迟忘记了回短信,可是真奇怪,难道那天我挂了电话之后他便将我的号码保存了么?

    这又是,为什么呢?

    来不及细想,在卧室整理床铺忙得热火朝天的汪若敏此刻正走向客厅催促着我出去买凉席,而我却在想给叶凯怎么回短信呢?

    嗯,放假了?还是嗯,你怎么知道我放假了?

    前者太简短,后者又问得太肤浅,万一他不回了怎么办?

    再三思忖,还是决定回复“嗯,放假了,我在市中心准备打暑假工。”

    发送成功之后,我便提着包出去买凉席了。

    夏天一般都天黑得早,七八点钟这个时间已经隐隐约约能感觉得到夜幕快要降临了。

    我从小屋往市中心走去,其实我对这里并不熟悉,也只是走过两三次而已,再加上天色渐晚,这里又是偏僻地区,我一个人自是有些害怕的。

    怀着忐忑惊疑的心情一路跑到了市中心,可望着这陌生却又无比热闹的地方,我忍不住想要抓狂。

    丫的这么大的地方我人生地不熟的,我上哪儿买那见鬼的凉席去??大超市的床上用品我可买不起。

    就在我纠结之时,包里响起的短信提示音也猛烈的叫嚣起来,不用看也知道是叶凯回复的短信。

    “市中心?我家就在市中心这边,你在哪儿呢,我过来看看你。”

    刚看完短信,叶凯就打电话过来了。我的心又立即该死的紧张起来,接还是不接?我要说什么?他打电话过来干嘛?

    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接电话,没准叫他过来还能陪我一起去买凉席,而且他也在市中心附近,有什么事还能有个人帮忙什么的,这样简直是一举两得。

    打定主意之后,我回过神迅速地按下接听键,清清自己的嗓子,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欢快好听。

    “喂。你好。”

    ”嗯,你在哪儿呢?”叶凯有些疲惫地问道。

    我没想到他一来就直接问我在哪儿,连简单的问候都没有,我们,应该还没有熟到不用彼此客气面对的程度吧?甚至可以说是完全陌生,一点都不了解才对吧?

    “呃...我在市中心这边的欧亚达家具城,就是……”

    还没等我向他解释清楚我的具体位置,他就说了句让我等他便挂了电话。

    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脑神经系统哪根筋搭错了,简直弄得心情不好。

    心里虽然是气愤不已,很不理解他这样不礼貌且有些傲慢的行为,但还是站在欧亚达家具城门口耐心的等他。

    夜晚的市中心无疑是美的,到处都挂满着彩灯,一闪一闪的竟比天上零零散散的几颗星星还要耀眼几分,音乐喷泉旁奔跑欢笑打闹的小孩,凉亭下坐着的互相拥抱着亲密无比的情侣,还有行色匆匆满脸忧色赶着回家的下班族。

    景固然是美得无可挑剔的,可是有人欢笑,有人愁,或许这繁华城市里也有我看不到的寂寞吧。

    叶凯到的时候,我正背对着他望着那一对带着小孩的夫妻吵架,他站在我身后一声不响,也静静皱着眉头看那对夫妻的激烈争吵,当我转过身看到他正对着那个看着爸爸妈妈吵架而哭得不知所措的小孩做鬼脸时,我是着实被吓了一跳的。

    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男人,竟然对着几岁的小男孩做这么搞笑坑爹的表情?

    我没看错吧,您逗我笑呢是吧...

    震惊的表情一瞬间被我强行收回,我定定的看着叶凯,他也望着我尴尬一笑,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

    ”我看你看得那么入神,不忍心打扰你,那小孩又哭得那么厉害,我就逗一下他。“

    叶凯不自然的解释着,我眼尖的发现他的脸上居然有些可疑的红晕,哈哈,他,居然像个大男孩一样不好意思了。

    为什么每次了解的他都不一样呢,外表成熟稳重的他,干净洒脱的他,无情果断的他,傲慢无礼的他,害羞可爱的他…

    每一个他都好像在吸引着我的注意力,牵引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我想我大概是想多了,我对他,根本就毫不了解,何来这么多的他呢,我莫非有臆想症?

    拼命压下心里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想法,我叫叶凯陪我去买凉席,他欣然答应了。

    叶凯带着我从欧亚达家具城往音乐喷泉走去,乍一看,旁边居然有一条狭窄的楼梯小道,上面赫然写着“金博地下商场”几个字。

    真是深藏不露,这么小的一条小道竟然是个地下商场,我侧过头看向叶凯,他是想要带我逛地下商场么?

    脸不禁微微一红,我还是第一次和异性一起逛这种地方呢,不过也好,地下商场的东西够实惠,不用为了砍价而争得唾沫星子横飞的。

    顺利的买好凉席之后我本想回小屋的,汪若敏还在家里等着我买凉席和晚餐回去,估计那丫头早该被饿累得趴下了,有可能还在埋怨我不早点回去呢!

    可是看叶凯还在继续往前走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我也不好就这样扫了他散步的雅兴,只好陪着他一起走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总感觉他有心事似的,想找他闲聊几句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就此作罢。

    我跟在他的身后随着他一起走进了二十四小时全天营业的一家冰吧,这里的装修算不上精致特别,却给人一种特别安静美好的感觉,让人莫名的喜欢这里。

    他轻车熟路的往里面包间走去,想来他应该是常来这里,而我站在包间门口却犹豫了。

    包间里面的灯光是各种颜色的闪光,昏暗至极,甚至有一丝暧昧的感觉。

    为什么,他会带我来这里?我该不该进去?

    叶凯早就进去包间里了,可能是发现我没有跟着一起进去,便出来找我,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恍惑与不安,他竟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傻瓜,进来吧,我开灯。”

    他很宠溺一般的揉揉我的头发,转过身按下了壁灯。

    刹时,整个空间都明亮了起来,刚才的暧昧颓废气息也全然不见了踪影。

    我整颗悬着的心也因为他的举动而变得轻松了起来,又觉得不好意思,刚才的犹豫和担心都被他看在了眼里,怪丢脸的。

    在包房的沙发上,他和我对立而坐,在这个不算宽阔也并不狭窄的空间,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望向我的每一个眼神,和每一瞬的呼吸。

    我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他则点了一杯绿茶和一些小吃,还帮我点了一份蛋炒饭。

    原来,他知道我没有吃晚饭啊...一边感动于他的细心,一边又很不自然他一直盯着我看的双眼,我能感觉到我的脸越来越滚烫,头也越低越下去。

    “再低头的话,脸都快埋到饭里去了。”

    轻松愉悦的声音传过来,却让我窘迫到不知道怎么回答,该死的,我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

    “谁叫你一直看着我,像是眼睛就长在我脸上了,我能不羞涩么?”

    我抬头皱眉猛瞪着他,他却不言不语突然沉默地吃着点心,像是在想心事似的,让我极度怀疑刚才还不正经开着玩笑的男人是不是瞬间人格分裂,这会儿装忧郁了?

    只是他不再盯着我看,倒让我乐得自在,我低下头欢快地吃起炒饭来。

    “你很像我的初恋,今天,她结婚了。”

    听到这句话,我募地放下了刨着炒饭的筷子,飞快地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想要看清他的每一个表情,无奈他的表情淡淡的,只是声音里有着无法忽视的哀伤,或者是遗憾。

    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我也并不介意他想起我是因为我像他的初恋,以这种方式寻以慰藉,我也不知道他和他心里所念的那个人有着怎样的过往,以及遗憾,我只知道这是一件心酸的事。

    因为他的声音里有着无数的痛处,我不能了解。

    “既然结婚了,你也应该放下了呀,遗憾和后悔都是没有用的,她又不知道。”

    我冲他笑一笑,说着我以为有说服力的话,可他却摇摇头,只是起身,说是送我回家。

    莫名其妙的一切。猜不透。

    他去结了帐,又接过我手里的凉席替我拿着,心里突然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好像他的这些温柔都是属于我的一样,像是男女朋友那般理所应当。

    这一刻终于体会到我一直想要的实实在在的安全感,是我眼前这个比我大七岁的男人给的。

    一路上,我缠着他给我讲他和他的初恋之间的故事。

    原来,他和她的开始是在七年前,是他先放手的,只是因为七年前的他并不像现在这样小有成就,那时的他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进去的小混混,他觉得那样的他给不了她幸福,于是便洒脱的放手了,她在他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一排牙印,说要让他记得他一辈子,于是他铭记了她七年,不曾遗忘。

    我知道这只是他简单描述的开始和结束,可这也足够了,回忆太多,会陷在里面更加无法抽身。

    说完这些,我也已经到小屋了,不好意思请他进去坐,便说了几句客气的话让他经常联系我就上楼去了。

    我清楚的记下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庆幸她已经结婚了,我更加庆幸我终于放下这些曾经要去寻找我的最爱了,最后一次任性的去爱。”

    回到家,汪若敏已经沉沉的睡下了,旁边的小风扇还在呼哧呼哧地转动着,我把晚餐和凉席放在饭桌上,坐着休息了一会儿便去整理自己乱七八糟的东西,而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这个时间都应该享受着空调进入梦乡了,现在却还要东忙西忙手忙脚乱地收拾衣物,没有空调没有冰箱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望着那个还能转动的电风扇,心里不禁一阵叹息。

    这一天下来,还没有正式开始上班就感觉无比累了,原来自己独立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惬意,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让自己学会一个人去面对困难,我就绝不会退缩。

    所以,在没有感受到生活的难时,千万别说自己有多累,也许前面的路远比现在要困难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