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现实的社会少不了虚伪败类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5本章字数:6082字

    第二天,我和汪若敏早早就起床了,也许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晚,且整晚都被风扇转动的声音吵得睡不着,一直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以至于黑眼圈重得让眼睛整个看起来像是凹进去了一样,怪恐怖的。

    而我又没有化妆的习惯,只是第一次去上班就这样顶着熊猫眼上班,有点太不礼貌了,于是就借汪若敏的遮瑕膏在眼睛周围涂抹了一圈便就此作罢。

    吃过早饭就往酒店赶去,在酒店门口看到了正在等着我们汇合的周珊。

    汪若敏走上前亲切的和她打招呼,而我则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只是挽着汪若敏的手臂拉着她示意她往酒店上面走。

    这是一家还算规模较大的酒店,不论是装潢还是摆设都有星级酒店的味道,看起来很是高档,特别是酒店门口的几个烫金大字“云福大酒楼”更是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人的眼球。

    往楼上走就会看见一排排站得笔直的男侍者,长得很是养眼,当我们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整齐地说着“您好,欢迎光临”的欢迎语。

    这真真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更让我看出了这家酒店至高的服务态度,在心里为自己接下来工作的日子紧紧捏一把汗。???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女性,一身得体的职业装,让她看起来很干练,一副女强人的样子。

    后来才知道她是这家酒楼的大堂经理,真是不简单,这么年轻就能当管理者坐到经理这个位置。

    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羡慕,不过别人的成功那都是别人的,自己羡慕或是嫉妒又能怎么样呢?

    由于我,周珊,还有汪若敏都是新来的,经理就找了三个已经在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的服务生带我们,除了带周珊的是一位姐姐,带我和汪若敏的都是两个大哥哥,这俩人不像是服务生,看起来更像是大学生。

    带我的那个哥哥名叫李耀一,长得斯斯文文的,有些“小清新”的感觉。

    我含着笑看着他,他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耳根子都红了,害羞的样子很是可爱。

    他带着我去拿工作服,让我去卫生间换了再出来找他,我点头表示懂了。

    转身正想进卫生间换工作服,就碰见了已经换好衣服的周珊,我楞了一秒,便又当作没看见似的,自己走自己的。

    “等一等,漓漓你需要帮忙么?我...”

    身后传来周珊急切的声音,我顿了一下脚步,没等她说完便走进了卫生间。

    既然已经那么有心机的对我,如今又何必这样惺惺作态,而我对于欺骗我的人,从来都不记恨,只是再也不会理会罢了。

    穿上一身黑色的工作装,顿时就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为生活打拼在社会最底层的打工妹了,将原本披散着的头发束起来,圆圆的鹅蛋脸此刻没了刘海的遮挡竟有几分瓜子脸尖小的味道,原来这样的自己也是好看的。

    朝着镜子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这一刻的我,是自信且对自己充满信心的,在心里鼓舞了自己一番,便出去找李耀一了。

    他在包房外站着,我走过去也学着他站在包房的另一边,他说这边的两个包房都由他负责,我只需要跟着他一起就行了,他会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没有客人来订餐时我们都要一直规矩的站在包房外守着,不然就到包房里去收拾折叠口布,摆放好椅子,他悄悄告诉我如果站累了可以进去坐着休息一下。

    我笑着点点头,虽然他这是对我好的一种表现,可是我心里对这种偷懒的做法有些鄙视,连站着什么都不做还喊累的话,那能吃什么苦?我并不是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

    这样想着,背也更加挺直了起来,站姿很是标准。

    就这样维持这个姿势站了两个小时,我的腿开始发软,有些再也站不住,终于体会到这样的苦,便也觉得李耀一告诉我的偷懒方法是可以接受的,所幸的是临近午饭时间的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来订餐了,我和李耀一终于不用一直站着,可以四处走动忙碌起来。

    我跟在李耀一的身后看着他熟练大方的向客人推荐菜品,介绍特色菜,流利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格外好听,客人点完菜后,他低声示意我去问客人需要什么酒,再教我开单。

    我不理解他这样做的用意,他完全可以介绍完菜品就问客人需要什么酒,而让我这样多此一举干嘛?明知道我是新来的...

    后来问过领班才知道,酒水开单后是有记录的,根据销售业绩会有提成。

    心里不禁微微一暖,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有这么一个人肯帮助自己,真真是一件好事。

    经过这件小事情,我对李耀一排除了一些对陌生人的不信任,逐渐地和他熟络起来,至少可以轻松的进行交谈,甚至偶尔也能开几句玩笑了。

    一连几天,我都是跟在李耀一身后看着他做事,倒也学会了不少东西,他会让我勾画菜单,给客人拆口布,告诉我什么是主人位,副主人位,主宾位等等,也会让我尝试着去做一些轻松的事,却从不让我上菜。

    我问他为什么都不让我上菜,他一个人又忙不过来,他说“看着你像我妹妹,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你。”

    我不禁暗暗咋舌,合着您有恋妹癖是吧...

    后来有一次,经理让我去大厅帮华姐上菜,于是脱离了李耀一这颗大树的保护,我硬着头皮上完了一桌子的菜,从那以后经理说对我很满意,就给我一间包房,让我在汪若敏和周珊之间挑一个人,一起试着去做这些事,就不用人带了。

    此后,我就和汪若敏不管是上班和下班都腻在一起,真正的朝夕相处,之前带领过汪若敏的小帅哥也经常往我们这边包房跑,偶尔还来帮忙,估计是对汪若敏有意思。

    而周珊则是跟李耀一合管两个包房,本来跟李耀一关系不错的我因为周珊就很少去帮李耀一上菜之类的,就连平时坐在一起折叠口布我都很少和他交谈,有一次他问我怎么现在都不爱搭理他了,我便望着坐在他旁边的周珊回答他说“因为你旁边坐了一个让我不想搭理的人,所以连同你一起呗。”

    说这句不妥的话时,我知道我是没有多加考虑的,可是只要周珊在我面前我的心就充满着敌意,这是无法控制的一种情绪。

    “真的就,那么讨厌我么?”

    周珊紧咬着嘴唇,皱紧的眉宇间似乎有无数的难过,一副说不出有多委屈的样子,我正准备冷语相还,汪若敏却碰了碰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再说了。

    我不禁想要冷笑,是不是所有有着尖锐言语的人都是坏的,而表面弱弱接受冷言冷语不反驳的人都是被受欺负的那一方?这样一看,我倒像是欺负别人的坏人。

    那么,是谁处心积虑地在我背后用尽心思觊觎我的男朋友,哪怕我再不喜欢那也是我的男朋友,而她身为我的朋友,却这样欺骗我,我现在对她的尖锐错了么?难道还要我像所谓善良的人那样受了欺骗还微笑原谅么??

    我冷冷地起身,不再和他们交谈一句,其实我是有些生汪若敏的气,我跟她讲过我和周珊之间的事,她当时的反应也是义愤填膺地说周珊虚伪,可是在学校里她还是会友好地和周珊打招呼,就连这次带周珊来“云福大酒楼”工作,她也没有考虑到我的难堪,刚才更是不理解我。

    我苦笑了一下,在这个城市,有谁会真心对我呢?不管是对于友情还是爱情,我都如此失败。

    心里虽然对汪若敏稍有芥蒂,可表面还是如往常那样有说有笑。

    李耀一当上了领班,就没有再和周珊在一个包房服务了,反而他还时常过来帮我站台,让我去休息,汪若敏有时还拿我们开玩笑,我也并不反驳。

    对于李耀一的大献殷勤我自然是懂的,早在我跟着他东跑西跑的时候他就表明了心意,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不会拒绝也绝不轻易接受,只是我现在还需要他的帮助和照顾,就这样维持着暧昧关系就好。

    我们四个同龄的人关系都较好,汪若敏更是跟和她相处时间较长的小帅哥张铭谈起了恋爱。

    周珊却像是被孤立起来一样,做什么事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除了汪若敏有时看见她会微笑着打声招呼之外,我和李耀一则一直都对她是视而不见的态度,张铭对她倒没什么,何况他们本身就不熟悉,自然就没什么交集,而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姐姐和阿姨们更是对她一个小姑娘不搭理,曾经在我身边像一个开心果一样存在的周珊,现在却变得这么沉默,居然落得没有朋友的下场,我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惆怅。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对于服务行业的工作我越来越得心应手,由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顺其自然,有时帮客人去买一个什么东西之类的,还可以得到一些小费。

    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这样平淡的生活里会再次遇到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已久的舒天扬,以及后面发生的事情。

    我和汪若敏一直都被分在一起管理包房,只不过多了一个张铭,和往常一样,这天来了客人,只是这客人里面有舒天扬而已。

    我是正准备拿着菜单去包房里向客人推荐菜品时看见最后一个走进去的舒天扬的,只不过一个背影我就确定了是他,莫名的,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在这里上班,而且是做服务员,从前在他心里,我该是多么一个骄傲的人。

    于是我将菜单递给了站在一旁闲得无聊的汪若敏,让她去向客人介绍菜品,记下客人点的菜。

    而我则商量着和李耀一换了包房站台,即使包房对面随时就可以看见进进出出的周珊,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此刻,我想到的只是不要让舒天扬看到我而已。

    没站多久,我就被华姐叫进了经理办公室,同在里面的还有汪若敏和张铭,我双眼下意识地看向汪若敏,汪若敏冲着我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是一脸茫然,我又瞧了瞧经理的脸色,她严肃得隐约含有一丝怒意。

    我和汪若敏,还有张铭都规规矩矩地站得笔直,各自心里都隐隐不安,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经理更是迟迟地不肯讲,只是皱着眉头眼神犀利地一一打量着我们三个人,看得心里着实发慌。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客人点个菜这么小的事情都能记错,两个菜之间的价格相差多少咱们现在暂且不说,可是客人吃了上错的菜过敏了,这个责任是必须有人担下来的,你们之间,是谁去向客人推荐菜品,记菜名的。”经理提高了嗓音,严厉地说着。

    我募地一怔,不禁看向汪若敏,而汪若敏却是在同一时间几乎条件反射性般地抬起手将手指向了我。

    一旁的张铭显然看着汪若敏的举动是诧异的,可随即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收回疑惑的表情,一言不发,一副自然的样子。

    我张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汪若敏指向我的手,她竟然一点都不感到愧疚或是不自在,相反还一脸平静。

    我们都各自清楚是谁去包房服务的,去记的点单的,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汪若敏竟这样将责任推卸给我。

    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我,又被算计了是吗?

    得到这样的认知,我相反还更加释然了,几乎是直视的,毫不畏惧的,甚至是有些愤怒的,我望向经理一直扫在我身上的不信任,怀疑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不管您信不信,我要说的只是这个错误不是我犯下的,如果要我赔偿或是其他的,请您向客人问清楚了之后,再用这种怀疑,不信任的眼光看我,谢谢。”

    说完以后,我不再多加解释,连一个指责的眼神都不愿意留给汪若敏和张铭,便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走出了办公室,我再也装不出坚强的样子委屈得想哭,眼眶也红了几分,眼泪更是停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不顾众人好奇的目光,蹲在大厅竟狼狈地哭了起来。

    我想我不管表面是有多无坚不摧,内心却是脆弱不堪的,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委屈的时候还理智得不顾心里控制不住的那些情绪。

    只是我没想到急急跑过来安慰我的人竟是周珊,真是可笑。

    “漓漓怎么了,你别哭呀,有谁欺负你了么,你说出来呀!”

    周珊安慰我的语气里有着一丝急切和心疼,她轻触着我的头发,指尖好似有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从前的毫无间隙,她还是我最亲密的姐妹,她还能在我受到欺负时第一时间给我心暖的保护。

    突然想要拥抱她,想要如以前一样向她讲述所有的委屈难过,可是不可能,这样只会让她更加嘲笑我,嘲笑我的狼狈,我的脆弱,我的不堪一击。

    我埋着头暗自擦了擦眼泪,想要隐藏这一刻自己的所有难过,随即站起身甩开了周珊放在我头上的手,一句话也不说就转身走了。

    不管我上一刻的眼眶有多红,眼泪有多汹涌,只要那些那些情绪过去了,我就还是我,有仇必报的我。

    是谁让我这么委屈难过,我就加倍地还回去,眼泪和懦弱绝不是我的作风。

    我快速地走进那个有舒天扬的包房,众人都满脸愤怒,看得出,这些有钱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非要向酒店讨要个说法,经理定是会为了酒店的利益和名声把我推出去的,可这个错误是汪若敏犯下的,是她把菜记错了,两个菜之间的价格差异应该由她来赔偿,客人受到的所有损失和伤害都应该由她承担,而不是我。

    我镇定地走到他们面前,向他们一一说不好意思,是我们服务不周到。

    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舒天扬,不去在意他惊讶的目光,可是我知道此刻他心里一定是看不起我的,他曾经捧在手心里当宝一样小心翼翼对待的女孩如今却穿着最丑的工作服像佣人一般对着他认识的人点头哈腰,连同他一起。

    “对不起各位,我想要请问一下,你们还记得……。”

    话还没有说完,舒天扬就站起身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把我拉了出去。

    我愤怒地想要将我的手从他手里挣脱,可他却丝毫不放松,相反还越握越紧。

    “舒天扬你干嘛,你放手,我要去解决事情,不然我会被开除的,你听到没有!”

    我急切地向舒天扬吼着,想要回去继续把事情问清楚,然后揭露汪若敏的推卸责任,我不会让我的委屈白受的!

    听到我的大吼,周珊跑过来想要帮我,却在看到舒天扬时微微楞了一下,只一秒便回过神来站在我面前狠狠地推开了舒天扬,把我护在身后。

    舒天扬由于周珊的推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只不过后来还是稳住了,他恨恨地瞪着周珊,说:“你最好滚开,我和漓漓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今天我只是想问清楚一些事而已。”

    舒天扬此刻的愤怒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在我印象里他一直都待人很温和,对我更是小心翼翼生怕我生气不理他,可现在却是这样怒目相对,我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吧?

    而周珊的举动更是让我错鄂,她不是喜欢舒天扬么?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舒天扬望了望被周珊护在身后的我,眼神有些幽怨,我心中不忍,虽然分手了,也不至于这样相逢亦陌生吧?

    我低下头想了想,始终都是要面对舒天扬的,也许汪若敏这件事我还能让他帮我澄清,打定了主意,我推开周珊护在我身前的手,对舒天扬说了句跟我来,就径直往休息厅走去,舒天扬快步跟了过来,留下一脸担忧的周珊。

    坐在沙发上,我和舒天扬都沉默着,气氛有些尴尬。

    “为什么不说清楚就提出分手,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和我联系,苏娜漓,你真残忍。”

    一连串的问话让我不敢直视他,这确实是我不光明的地方,对于他,我一直都是逃避的,不想去面对的。

    刚开始选择在一起时,他就说过我是他的初恋,他会很用心很用心的去对待我们这段感情,希望我也如此,当时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点头的,所以后来没有理由的分手让我很是愧疚,不敢面对他。

    “对不起,那些都是已经过去了的,就不要再提起了。”我放低了声音,几不可闻的就像嘀咕一般。

    “终于知道了女人的狠心了,大概是不爱吧,是么,苏娜漓,哪怕我那么好的对你,你都不曾感动过。还是要离开。”

    他的声音里走着无数的悲凉,无奈的表情更是加深了我对他的愧疚。

    对不起,舒天扬。而这句话,我永远都不会对他说的。

    “我说了那些事都已经过去,如果不是今天碰到你,我想我甚至都开始忘了,而现在,我有一个忙要你帮,你要是帮的话我只有一句谢谢你,不帮的话,那么各自安好,永不联系。”

    舒天扬沉思了片刻,忽而低低笑起来,这让我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苏娜漓,你哪怕是求我,在我面前也这般骄傲。说吧,什么事。”

    这句话莫名让我心一疼,我,是这样的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想让你去帮我向这家酒店的经理说明记菜名的人不是我,然后要求经理辞退那个记错菜名的人,并且要求赔偿,这件事能办到吧?还有,那个犯错的人,名叫汪若敏,懂了么?”

    舒天扬点点头,得到他的肯定回答之后,我道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我相信舒天扬能办到这件事,而汪若敏这样的人我是绝不会再接触,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在这个唯利是图的现实社会永远都少不了虚伪的败类,我应该去看开,去接受,去笑着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