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你的好,那么细那么暖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5本章字数:4945字

    汪若敏在我意料之中那样被辞退了,辛辛苦苦干了快一个月的工资被当做了赔偿酒店那两道菜的价格差,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张铭跟着汪若敏一起辞职了,想来他是喜欢极了她才会宁愿工作都不要也要陪着她,这样的男人,若说好,但是没有事业心,若说不好,他却可以为了喜欢的人放下这些。

    人无完人,人都是有优点也有缺点的,只是这些,都已经跟我无关了。

    汪若敏带着她的东西从我们合租的小屋般了出去,至于搬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我一个人住倒也乐得清闲,不用两个人共挤一张床。

    只是一个人难免会有一些害怕,不管是晚上下班回家还是在家里睡觉,都会有一点恐惧,更何况我从小就怕黑,胆子也小,小屋这边道路又很偏僻,这倒让我有些烦心。

    当周珊提出来想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可以陪我,两个人可以互相有个照应时,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就拒绝的,虽然我对周珊没有了那些尖锐的敌意,见面时也可以笑着互相打声招呼了,可是要我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朝夕相处地再和她做朋友,我不可能会做到。

    我不记仇,我只是深记那些伤害,时刻警告自己别在去轻易相信别人。

    在“云福大酒楼”里,我也没有了可以一起工作的人,没有了陪伴我的人,只有李耀一还对我照顾有加,时常在下班后送我回家,在我睡不着的时候打电话给我陪我聊天,有时候一聊就聊到大半夜。

    他做着以前舒天扬做的事,对我也从不越界,甚至我不拒绝也不接受的态度他也毫不在意,他说“我想对你好就对你好了,那会想得那么多。”

    我曾也想过他或许和汪若敏等人一样,表面光明,实则内心阴暗又虚伪,说不一定他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千方百计地能让我感动,只是想要追到我,然后吃干抹净后就甩掉。

    可是时间相处得越长,我就越发觉得他有过人之处,而且是真的很善良很单纯,完全没有多余心思的一个人,况且若是他真是我想象的那种人,他追求的对象应该是周珊,而不是我,毕竟,周珊明显要比我漂亮几分。

    我开始回应李耀一对我的好,比如知道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我就帮他带早餐,睡觉前给他发一句简单道晚安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我如果没有接到会给他回过去。只是从来不谈在不在一起这件事,他也从来不问。

    只是后来李耀一跟我商量要和我合租时,我还是怀疑了他的用意,毕竟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还是有很多不妥的。

    我挑眉充满介意的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他说是因为他租的房子离酒店太远了,上班不方便,而且也快到期了,又想到我是一个人住,还空有一间房,所以他想到了跟我合租。

    听他这样的理由倒也觉得不奇怪,至少是可以理解的,我减少了对他的怀疑,又想到我还有一个月就要回学校读书了,就算和他合租,也不过一个月,到时候他可以自己续房。

    这样想着对他的这个建议就欣然接受了,他激动得有些欣喜若狂,几乎是跳起来抓住我的手说终于可以和我一起上下班,照顾我了。

    真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

    李耀一在我同意跟他合租的当天,就迫不及待地将他的东西搬进了小屋,我给了他钥匙,也留了个心眼去买了一把自己卧室的房门锁,在不确定他是“狼”还是“羊”的情况下,这种戒备是应该有的,这是每个女孩都要具备的自我保护意识。

    自从李耀一跟我住在一起后,我的早中晚餐都是他在做,就像他说的那样,照顾起了我的生活起居,像是真的生活在了一起一样,只是我从心底里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他对我好我也对他好,也许这真的可以转换成一种亲情。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计算着日期,我的生日快要到了。

    说是生日,其实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我的生日在家里是不被受重视的,最多不过是比平时多了两道菜,妈妈的脸上多了一些笑容而已,所以我的生日从来都不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拥有蛋糕,拥有礼物,拥有祝福。

    久而久之,从小时候对生日还有所期待,变成了现在的可过可不过,开心还是不开心都无关紧要,可是李耀一说,如果自己都不重视自己的生日,那别人更是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换言之就是,如果自己都不能够好好爱自己,那还奢求别人有多爱自己吗?

    我不是不爱自己,我只是习惯于隐藏自己的期待,不让自己变得可笑。

    记得有一次我生日时,妈妈带我和妹妹出去逛街,妹妹嚷着要一个很大的洋娃娃,妈妈一直都对妹妹很好,只不过是对妹妹物质上的满足,人人都说后妈难当,妈妈这样爱面子的人,自然是不想落人口舌,对待妹妹竟比身为她亲生女儿的我还要好上几分,那次妈妈买了两个洋娃娃,把小的那个给了妹妹,大的那个则被妈妈收了起来,我的心里是藏着高兴的,我想,那一定是妈妈留给我的生日礼物,是大的洋娃娃。

    妹妹抱着小的洋娃娃想要大的,抱着大的洋娃娃想要小的,她说两个洋娃娃都喜欢,妈妈说“行,行,行,都是你的,以后给你好不好。”

    妹妹这才不闹腾了,我知妈妈这样说是哄妹妹的,可是那天生日都过了,妈妈还没把大的洋娃娃给我,却在六一儿童节时给了妹妹,把妹妹玩旧的那只小洋娃娃给了我,我的所有期待,都成了一个笑话。

    我亲爱的妈妈,你那时可有一瞬想过我的感受,为了你可笑的面子,你可以那样去疼别人的孩子,却不知将我置在了何地。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期待所谓的生日礼物,我甚至希望我的生日消失掉,或者妈妈忘记我的生日都可以,那样才不至于那么可笑,以及尴尬。

    李耀一说他会好好的帮我过这个十八岁的生日,让我把生日那天的时间交给他就好。我点头接受了。

    生日那天,李耀一反常的没有给我做早餐,而是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也没有去酒店上班,我一个人去上班倒有些不习惯了。

    本来我也是打算请一天假,去好好的逛逛街,买一两件衣服,然后再满足的睡上一觉,或者去买一个小蛋糕自己过生日,可是一想到请假会影响到这个月的全勤奖奖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我能早预料到舒天扬会来找我,我发誓一定会请假的,天知道我有多不想面对他。

    华姐带着舒天扬来找我时,我正在给包房的客人上菜,熟练地报菜名,全然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地望着我的舒天扬。

    等到忙完了之后才发现舒天扬的存在,我错鄂不已,慌忙地把舒天扬往休息厅里推。

    舒天扬随意地往休息厅里的沙发上一坐,抬眼解释道“我路过上来看看,没想到你还真在,今天你生日,怎么还上班?”

    他这一问倒把我问尴尬了,总不能说为了全勤奖吧?要不要这么丢脸...

    “酒店人手不够,不准请假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脸色微红地找着借口,眼睛也从他身上转往了别处。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不自在,他竟然兀自笑了起来,看得我更加脸红。

    “那好,刚才我已经向你们经理帮你请过假了,她准假,所以你不用担心。现在,跟着我一起去过生日吧。”他站起身牵着我的手就要往外走,问也不问我愿不愿意。

    终于知道他笑什么了,是笑我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吧,呸,真是笨死了,什么烂理由!

    不好拒绝他,而且我本就是不想上班的,现在有人愿意陪我过生日,我当然是乐得自在的。

    脱下工作服,去洗手间换了自己的便装,就跟着舒天扬走出了酒店。

    第一次知道舒天扬是有车的,而且还有专门的司机,我认不得是什么车,不过看这气派的外观也应该价格不菲。

    以前和舒天扬在一起,最奢侈的事就是打的,从不知道他是有车的,而大城市的的士并不像我家乡的的士那般便宜,我平时很少坐,一般都是乘公交车,也只有和舒天扬出来玩才会这么奢侈,他一点都不懂得节约,甚至有点挥金如土的味道,所幸的是除了这一点像富二代之外,他的脾性完全没有富二代的狂傲张扬,却低调得可以。

    舒天扬和我一起坐上了车的后座,直往市中心开去,不知道舒天扬的安排,可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跟他在一起永远都不用担心想买什么东西和想去哪里玩而愁钱不够花,最重要的是,他能很细心的发现你喜欢什么。

    不消一会儿,车就到达了市中心,下车后,舒天扬叮嘱司机在附近的停车库等我们,就牵着我的手直往市中心最大的“蓝可珠宝”店走去。

    我想要从他握紧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毕竟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可是想到今天是他为我过生日,便也随他去了,只要不太过就行了。

    他松开我的手,让我在珠宝店外等他,他就一个人进去了。

    我隐约可以猜到他是想要进去给我买生日礼物,不由得一阵苦笑,富二代就是富二代,真是送个生日礼物都往最高档的地方走,买这种东西还不如直接给我钱来得轻松些。

    舒天扬要是此刻知道我的想法。估计会被气得吐血吧。

    站在外面等他,我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正想给李耀一打电话过去时,舒天扬却笑着走了出来,看起来心情不错,我慌忙地挂断了正拨号的电话,然后收起了手机。

    舒天扬带着我去“扬德西餐厅”吃饭,说是有朋友在那边,正好我们也过去吃饭,我却摇摇头表示不去。

    我没在西餐厅那种高档的地方去吃过饭,不想让自己窘迫不安。

    我的抗拒让舒天扬恼了起来,我不想让他为难,就说我想回家,他一听到我要回家这话,立马打电话给他朋友说不过去了,选择了将就我。

    我们简单地找了个地方吃过午饭后,舒天扬问我想去哪儿玩,我说想去坐旋转木马,他点头算是应了我的要求。

    这是我们第二次来“南迎游乐场”,上次是周珊和舒天扬一起坐摩天轮,我和妹妹在下面看,我习惯于不去做任何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比如来游乐场。

    可是这次我却莫名地想要坐一次旋转木马,不要以为我是矫情地想要感受小说里写的旋转木马是怎样的,我只是想要知道花钱坐的旋转木马和小时候公园里免费的有什么不同而已。

    事实证明也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在这里多坐几圈就会消耗好几百块钱,可是心里是满足的,别人坐一圈,我可以坐很多圈,而小时候去坐公园里的旋转木马是要趁别人都没注意的时候悄悄坐的,因为那里的木马旋转得很慢很慢,有时候还不会旋转,没有人会去坐,只有我这个被爱遗忘的小孩。

    那个时候的我经常听班上的同学讲游乐场里好玩的东西,听得最多的就是旋转木马,他们说,不是活的马但是可以旋转,真好玩。

    于是我就对旋转木马有了一种憧憬,期望妈妈能带我去游乐场坐会旋转的神奇木马,可妈妈却从来没有提起过要带我去。

    可悲的童年,没有玩具,没有玩伴,没有游乐场,我的孤僻,我的自卑,我的心理扭曲...…

    就这样陷入了小时侯的记忆,不知坐了多少圈旋转木马,连舒天扬什么时候坐在我后面一直盯着我看都不知道。

    我回过神来,让管理员停下这一圈,头有些晕晕的,想是坐了太多圈的缘故。

    见我晃悠悠地走下去,舒天扬也急急走下来扶着我,恐怕我摔倒了。

    “你真行,旋转木马坐了八圈,没直接坐晕,实在佩服呀!”舒天扬笑着打趣道,手却小心翼翼地扶着我。

    我顿住本就不稳的前行的脚步,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个幸灾乐祸的坏家伙,一点都不可爱!

    舒天扬却爽朗地笑了起来,印象中,还没有听到过他这样笑过,我也牵动着嘴角,隐隐笑了起来。

    “娜漓,你连生气瞪人的样子都这么可爱。”舒天扬放低了声音,像是在我耳边嘀咕一般地说。

    我怔了一下,随即又装作没听到一样继续和他嘻哈打闹着,我不想我们之间那么尴尬。

    舒天扬一直对上次我没有和他一起坐摩天轮这这件事耿耿于怀,非要我这次补上,我扭不过他,就妥协了。

    坐上摩天轮时,舒天扬想要和我坐在一起,我摇摇头让他和我对立而坐,这样摩天轮升到高处时就能保持平衡,我本就恐高,可不想吓着自己。

    在摩天轮里,舒天扬把他在珠宝店里买的项链送给了我,并给我带上。

    他说“我只是想要给你最细最暖的好,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用心的想你能感受爱,别对爱绝望。”

    对爱绝望,突然觉得也许舒天扬是懂我的,只是,对不起,你很好,可是你的所有好都感动不了我而已。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在游乐场里度过,接下来的时间舒天扬约了他的几个朋友在ktv,说是要为一个很重要的人庆祝生日。

    我不知道舒天扬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想让我感动,只是莫名的,“很重要”这三个字让我心里很是一暖。

    到了ktv,服务生带我们去了早已订好的包房,舒天扬的几个朋友随意地躺在沙发上,看到我们来了,却也礼貌地和我打着招呼。

    舒天扬说,今天这里的主角是我,而我在陌生人面前通常都是不说话,沉默地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我不太善于和这些人打交道,也许是心里隐藏的那份自卑感的缘故吧。

    我唱了几首较拿手的粤语歌,就告诉舒天扬我想回家了,舒天扬看了看时间,说再等等吧,等下就送我回家,我又坐回沙发的角落,发自己的呆。

    于是后来我等来了这十八年来的第一个蛋糕,而且是巨大的两层蛋糕,在我眼里,这应该是无比巨大的。

    看着这个大蛋糕,心酸,激动还有不知所措一齐往我心头涌来,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我想,这个十八岁,我终于不用一个人想象拥有一个蛋糕,然后在梦里许愿。我终于可以接受别人的祝福,还有礼物。

    原来,这才是我心里最细最暖的好。

    谢谢你,舒天扬,给了我这样温暖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