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心和胃,哪一个疼得更可怜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6本章字数:1983字

    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又不能就这样放着,只好洗掉,可惜了这些饭,动都没有动多少就要被倒掉!

    整理好厨房之后,我开始无聊起来,想看电视,可是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这和我家的电视多少有些不同,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家里的电视都高档一些。

    罢了,我还是坐沙发上发呆比较来得实际。

    没坐一会儿,胃里突然传来一阵绞痛,却又很快消失,我皱眉揉揉胃,没放在心上,可随即那疼痛感越演越烈,一次比一次来得猛烈。

    我疼得躺在沙发上捂着胃紧咬着嘴唇蜷缩成一团,我想要张嘴叫舒瑶下来,可是被这疼痛折磨得发不出声音,我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胃疼起来,更不知道该要怎么缓解这要命的疼。我现在动也动不了,更别说起身去拿止痛药。

    看了看桌上装满水的玻璃杯,我像是用尽全身力气般抬手将它推在地上,它“啪”地一声在地上碎开来。

    听到这个声音,舒瑶疑惑地从楼上探出头来往客厅看,许是发现了蜷缩在沙发上捂着胃作疼痛状的我,她惊呼了一声,急切并快速地跑下楼来。

    “漓漓嫂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舒瑶蹲在我面前,一边帮我顺着早已乱得遮挡住脸的头发,一边焦急的问道。

    我轻微地摇摇头,虚弱地说让她拿止痛药给我就好。

    “止痛药怎么管用,看你疼成什么样子了,我叫哥下来送你去医院看看。”说罢,舒瑶就站起身想要叫楼上的舒天扬。

    我心一慌,并不想要去医院,更不想要舒天扬知道我胃痛,便抬手拉住舒瑶的手示意她不要叫舒天扬。

    可还未等舒瑶开口,舒天扬就拿着水杯晃悠悠地从楼上走了下来,看也没看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刻意不看,我知道他在生气。

    接完水之后,看着舒天扬又要上楼去,舒瑶想要叫住他,却被我倔强地拦住了。

    就算我痛死,也不关他舒天扬的事,他要生气便生气吧!

    “哎呀,漓漓嫂子你干嘛不让我叫住哥,你就这么痛着不去医院,难道还希望等下就会好么?!!”舒瑶大声斥责着我。

    我不说话,仍旧保持着捂着肚子蜷缩在一起这个姿势,却是看见舒天扬快要上楼的身影顿了顿,犹豫了片刻,随即便更快速地往楼上走去,头也不回。

    他不管我……

    我暗自苦笑,心里突地疼了一下,这里连舒天扬都不管我,那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多余的碍别人眼么?

    这样想着,我的眼泪几乎快要流下来,一种被抛弃的认知冲刺着我的大脑,我不顾胃里剧烈的绞痛,冲动地站起身想要上楼收拾衣服,然后走掉。

    “漓漓嫂子你这是干嘛,快坐下呀!你看你的脸都疼得发白了,你还想要干嘛去呀!”舒瑶阻止我站起的身体,可又拦不住,只好小心翼翼地扶着我,依着我。

    刚一站起来,胃的疼痛更加明显了,我几乎要站不住,可是一想到舒天扬的漠视,我又咬咬牙挺住了。

    我今天一定要离开这里。

    可是胃里的疼痛让我的身体不听使唤起来,我腿一软,舒瑶又没怎么用力扶着我,我竟然直直地往地上坐去。

    疼痛让我越来越狼狈,我控制不住地想要躺在地上,这疼却像是蔓延在我的全身,让我快要失去知觉一般,不禁,我的泪掉落了下来。

    可想而知,这一刻的我在别人眼里该是多么脆弱和可怜,我从未这样过。

    这时,传来了一阵匆匆下楼的声音,还伴随着冷艳美女的叫喊:

    “天扬,你别管她……”

    舒天扬却是衣衫不整地快速跑下楼来一把抱起在地上疼痛不堪的我,往别墅外走去。

    “你…放下我,我不要去医院!”我虚弱地朝舒天扬说着,见他不理我,我又在他怀里奋力地反抗起来。

    他却动也不动,也不说话,只是严肃地板着脸叫舒瑶打电话给司机,让司机在别墅门口等我们,限时两分钟。

    看着舒天扬的脸,我突然不想要抗拒了,去医院又怎么样呢,有他在啊,他会一直守着我的啊,难道不是么?

    于是我不再不安,相反却在他怀里安静起来,只是挂着他脖子的手越来越紧。

    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肩膀也是不错的。

    不消片刻,司机就开着车在我们面前直直地停下来,舒天扬将我小心翼翼地抱进车里,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肩,便吩咐司机往市中心医院开去。

    我捂着胃,将头埋在平放的双腿膝盖间,这样的姿势虽然很不舒服,但却可以减轻疼痛。

    生病的时候,是自己拥抱自己的姿态。

    “苏娜漓,如果不是我主动,你怕是痛死在我家,也绝不会对我开口对吧!”舒天扬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带着自嘲语气地说。

    此刻的我却是无暇顾及他声音里的悲凉,只知道死死地按着胃,这痛,真是要了我的半条命!

    到达医院之后,舒天扬拜托他的医生朋友替我看了胃痛的原因,原来是因为我不定时吃早餐,早上又吃了凉性的东西,本身自己身体的抵抗能力就不好,午饭又吃辛辣食物,胃里一时承受不了,就抗议了。

    舒天扬说幸好不是胃病,不然有我疼的!

    明知道他是故意说给我听夸张地想要吓唬我的,可我心里还是害怕了,生病太恐怖了,让整个人像鬼一样!

    在医院吃了一道药又喝了些温水之后,胃的疼痛终于舒缓了一些。

    坐在回别墅的车上,我问舒天扬刚才看着我在地上的样子有没有觉得我很可怜。

    舒天扬却苦笑了一下,他说:

    “我没觉得你可怜,我只觉得心疼了,苏娜漓,那是我可怜。你是胃疼,我却是心疼,心和胃,你说哪一个疼得更可怜?”

    看着舒天扬空洞无神的双眼,我良久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