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善良代表软弱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6本章字数:1923字

    我上楼去收拾衣物,心里盘算着等下舒天扬会不会留住我,若是留住我还好说,但要是不留我,我又该往哪儿去?

    回小屋么?那又该怎么向李耀一解释我为什么会突然回去?

    我懊恼地折腾着衣服,撒气般的将手里的衣服扔在地上,然后顺势一屁股坐在床上,心烦得不想再收拾了。

    掏出手机,看看电话簿里有多少人是可以联系的,除了李耀一,汪若敏,还有周珊,就只剩下叶凯了,可是我和叶凯并不算熟悉,而且又这么久都没有联系了,突然打电话过去让他帮我找住的地方,会不会感觉太唐突了?

    我犹豫着,最后还是决定先发短信给他问他现在能否帮我找个住的地方。

    刚发送成功短信,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心一动,赶紧收起手机,又捡起刚才被我生气扔在地上的衣服,才转身去开门。

    如我所料,是舒天扬。

    我见是他,装作并不想搭理的样子,默不做声的又继续开始收拾衣服一件一件地放进皮箱里,舒天扬走过来急切地握住我收拾衣服的手,急急地说:

    “漓漓,我不知道你刚才怎么突然之间那么生气,可是肖伊娅说的不是我认为的,你别走好不好…”

    看着舒天扬一脸焦急,我反甩开他的手,还是不理他,继续折叠衣服放进皮箱,只是速度放慢了。

    舒天扬见我沉默的样子,看也不看他,情急之下一把夺过我的皮箱扔在地上,我停下手,大怒道:

    “舒天扬你真是够了,我在这里算什么?被当做任你现在的女朋友打压挤兑的前女友么?我曾经满心欢喜地以为你是喜欢我,你是放不下我才对我这般好,可现在才发现,也许你这只是对一个旧人的施舍!甚至,同情,可怜对么!”明知道舒天扬对我的好并不是那样子,可我就是要故意这样说。

    舒天扬愣了半晌,随即竟欣喜的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一个月牙的弧度,里面盛满了笑意。

    我疑惑地望着他,心里想着,难道这是悲极生乐么?

    他却一把扯过我,很紧很紧地抱住我,然后我便看见了站在门口呆愣的肖伊娅,我心里的邪恶因子又迅速膨胀开来,嘴角浅浅的勾起一丝冷笑。

    肖伊娅,我要你看看,你所爱的人是怎么求我不要走的,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对我可怜的施舍!

    “你干嘛,你放开我!”我装作试图挣脱开舒天扬的手臂,可他却抱得越来越紧,我表面虽是异常恼怒,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不放,除非你答应我不要走。”舒天扬有些无赖地说。

    我不说话,手却缓缓地抱住了舒天扬的腰,能感觉到他身体片刻的僵硬,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我会抱他,于是,我就越抱越紧,几乎是将整个身体贴向他,一点都不在意门外还有一个人在看。

    我就是,做给她看的。

    “漓漓,接受我有什么不好么?我会对你好的,我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

    听着舒天扬毫不含蓄的表白,我吻上他的唇,蜻蜓点水般,随即又快速离开,凑上他的耳朵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

    “既然这么爱我,那么,肖伊娅又算什么?”

    舒天扬放开我,急急地向我解释说:

    “不是那样的,她是舒瑶男朋友的亲妹妹,经常到家里来玩儿,久而久之,我也就把她当成妹妹来疼爱,我和她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是么,那么衣衫不整是怎么回事呢?她从你房间里出来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现在的目的只是要让肖伊娅听到舒天扬说不爱她的事实,看看到底是谁在接受着施舍!

    “要么我走,要么肖伊娅就永远别出现在别墅里。你选吧。”我也松开放在舒天扬腰上的手,转头将皮箱捡起来,作势又要开始收拾衣服。

    舒天扬一急,也不多加考虑,说道:

    “你别收拾了,既然你讨厌伊娅,那我会找时间跟她说清楚的。”

    听他这么说,我才停下折叠衣服的手,转头冲他甜甜一笑,眼角的余光却瞟到了肖伊娅苍白的脸,她紧咬着嘴唇,眼里盛满了泪花,不难看出她的悲伤。

    难过么,心酸么,那么是谁更可怜呢?你以为你有人疼爱,百宠交集,就像公主一般存在了么?真是自以为是得可笑。

    我叫舒天扬出去帮我接一杯热水时,肖伊娅已经下楼去了,我不知道舒天扬会怎么跟她说,但我只知道她刚才说我无亲无故,怪可怜时,我心里的那种被刺伤的难过现在已经转移到她身上去了,我要让她加倍难过。

    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欺负到我,说我心思深沉也好,说我心理扭曲也罢,总之谁让我委屈,我定让她也不好过!

    不善良么?不可爱么?不值得爱么?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不需要这些东西,难道善良友好地对待别人就会得到别人同样的对待么?那只会让自己受到伤害时更加软弱!

    小的时候,我无论什么都让着妹妹,妈妈对妹妹的好我虽然心里看着不舒服,但是从来都不会表达出来,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我的东西就是妹妹的东西,妹妹的错就是我的错。

    被责骂,被不被关心,被当成野草一样的成长,我那般好的对待的妹妹何时又体会过我的感受?又何时对我好过?只有稍微大了一点,我懂得尖锐的自我保护之后,妹妹才收敛了一些对我的打压。

    所以,现在的我只懂得,谁对我好,我就回报一点点的好,谁要是对我不好,我会想尽办法地还回去!

    这就是我苏娜漓,不好意思我真的太看不起善良这个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