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已然给我最好的保护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6本章字数:2075字

    走出办公室后,我平复了一下心情,闹矛盾归闹矛盾,可是工作还是要继续做的,想到田力这个大客户还在办公室,我掏出手机给田力打电话,让他出来我们一起找叶凯谈谈,如果满意就可以签合同了,可田力却言辞委婉地说不用麻烦我了,兰欣会带他去签合同。

    不由得从心里冷笑,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地笑着说没关系,下次有需要的时候再找我。

    挂断电话之后,有些委屈得想哭,为什么我努力得来的业务却这样轻易被抢走?我还有什么能力向兰欣挑战?还对她放狠话?

    苏娜漓,你真是糟糕透了!可是就这么认输么?就这么不了了之么?就这么往后任她欺负么?

    一股不甘,愤懑的情绪从我心底喷涌而出,快要爆发出来一般,我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魔鬼,想要报复兰欣的冲动!

    虽然不能至于有想让她死无葬生之地的凶狠,但是我也绝不要看着她继续笑着过活!

    不是说我整天搔首弄姿寻求叶凯的庇佑么?大概是嫉妒吧?呵。

    我勾出一个冷笑的嘴角,打电话给叶凯,他正在外面应酬,听着我略带哭腔沙哑的声音,叶凯急急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让我等他回来再说。

    于是我就可怜地坐在公司外面的楼梯上坐着等叶凯,没消一会儿,从外面回来的叶凯就急切地走到我面前拉起坐在楼梯上的我。

    我站起身,委屈地撇着嘴搂过他的腰,他身体一僵,也回抱着我,轻拍我的背,像是在安慰我一般。

    叶凯带着我去了附近的咖啡厅,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和兰欣之间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他一脸为难,说:

    “漓漓,兰欣她……是这家分公司公司最大股东的侄女儿,不仅是我的秘书,还是管理公司的负责人,我会想办法把你的客户劝说回来,只是,兰欣让你受的气,我恐怕……无能为力。”

    我看着叶凯紧皱的眉头,很能理解他的无能为力,这世上,谁又真正肯难为自己去庇护一个不相干的人呢?只是兰欣有这么硬的后台,又何苦给叶凯当秘书呢?这恐怕,只是想时刻待在叶凯身边的借口吧!

    难怪龚安然对兰欣的百般刁难肯这样忍气吞声,难怪兰欣在公司里这么飞扬跋扈,难怪我的客户会被兰欣轻易抢走。

    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所谓弱肉强食,我真真是,领悟透了。

    “我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要说说我心中的委屈,并不是想要你为我出头,你别放在心上,至于那笔单子,兰欣愿意要就拿去,我在这里工作又不为那几个钱,你不用放在心上。”虽然一开始想要让叶凯去责骂兰欣,辞退兰欣,让她丢了工作,可现在却是这样的状况,我也不想让叶凯为难。

    看来有些事,也只有自己靠自己。

    “漓漓,你别这么让人心疼,我看着挺难受的,也怪我,能力不够,让你受了委屈又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叶凯有些歉意,又有些自责地说。

    我摇摇头,擦干眼泪,冲叶凯一笑,仿佛前一秒所有的委屈都不在了。

    是的,既然哭泣没有用,柔弱没有用,委屈没有用,那还不如用坚强的姿态另找出路,总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对兰欣就此作罢的。

    我说过,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贱人有贱相!

    和叶凯回公司后,兰欣看见我就对我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可又碍于叶凯,她只得规规矩矩地像小媳妇儿一样向叶凯邀功,说是签了一笔大合同。

    叶凯只冷冷地扫视了一眼被兰欣放在办公桌上的合同,看也不看她就说:

    “很好,只不过要把业务员的名字换成苏娜漓,兰欣,你要搞清楚,你是秘书。”

    兰欣有些不知所措,我冷笑地看着她,或者说是激怒也可以。

    “不行,从今天开始,公司将要开除苏娜漓,她不再是我公司的员工,这笔业务我会另找业务员跟进,我想至少我舅舅没回来之前,我有权利做这个决定!”兰欣被我的冷笑刺激到,在叶凯面前的语气也硬了起来,不再那么唯命是从。

    叶凯生气地“啪”的一下将合同摔在地上,冲着兰欣吼道:

    “那么,这间公司就由你来做主好了,还要我这个经理来干什么?当摆设吗?兰欣我告诉你!苏娜漓走,我叶凯也不会留!”

    兰欣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叶凯,平时温文尔雅的他此刻竟然为了辞退一个员工这样的事而大发雷霆,听到叶凯说他也不会留这句话,兰欣不知所措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这样会惹怒叶凯。

    而坐在沙发上的我,眼角涌起了些微的湿意,谁说他不能为我做点什么呢?

    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不能去辞退兰欣,可是他却为了我不给她好脸色,与她争执,甚至将自己的工作不放在心上也要留下我。

    真的够了,这已然是给我最好的保护了。

    “叶凯,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公司有今天也全靠你有能力管理,既然你要留下苏娜漓,那她就留下吧,我照你的意思做,别为了这么点小事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兰欣开始妥协,好脾气地捡起被叶凯摔在地上的合同书放在桌上,柔声说道。

    叶凯不说话,望了望我,沉思了片刻,又抬头道:

    “娜漓是新人,你就把方氏房地产的精装房里那些单子给她做。”

    “这不可能,其他的事我都可以依着你,可是和方氏的合作我不可能轻易交给一个没能力的人。”兰欣定定地说。

    叶凯似乎也觉得这个要求有点说不过去,见她反对也是正常的,不想再多说什么就挥挥手让她出去。

    兰欣一脸悲伤,对叶凯的这种态度有些伤心的说:

    “叶凯,你能不能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对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对有的人却这般好,这不公平!”

    叶凯毕竟是个男人,见兰欣一副委屈的样子,语气也就放软了些说道:

    “好了兰欣,私人问题不要扯在工作上来说,你先出去吧,我和苏娜漓谈谈。”

    兰欣心有不甘地瞪了我一眼,这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