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初见武田信玄

    更新时间:2018-11-20 17:10:13本章字数:3862字

    1557年,弘治三年,我们的主人公仁科盛信,或者说是一个仁科盛信的肉体,精神却是生活在当今天朝的一个“四好”骚年的穿越者,出生在被称做“战国”的战乱年代的日本甲斐踯躅崎馆。

    而当年(1557年),另外还爆发了第三次川中岛会战,最后以作战的双方。甲斐国国主武田信玄和越后国国主上杉谦信互有胜负,最后平手告终。而我们主角仁科盛信的父亲,武田信玄也在战事结束后,略微休整。不过这一休整,也就等到了1588年底。回到了自己的居住的城池。这时,我们的主角已经两岁了。

    对于这个名义上还是肉体血缘上的父亲,我们的主人公怎么评价的呢?这里就借用一下咱们主角从小,也只有小时候的日记来略微描述一下。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天气比较冷。的确,对于因为充斥的大量汽车尾气(如果现在有人看到我写的日记,应该不认识简体字,如果认识的话,应该会对汽车等词汇觉得不可思议吧。不过既然认识简体字,八成也是穿越的。不过据说历史上的伟人、天才之类的大部分或者绝大部分都是穿越者这么一说么。),工厂烟囱冒出的废气之类的含有大量二氧化碳之类的温室气体(应该是吧,不过我是文科生)使得经常听到的一个“全球变暖”的21世纪来说,现在这种环境的确是很冷的。更何况我还是居住在在晴天都能看到富士山的踯躅崎馆。

    那时候差不多可以稳稳当当的跑步了,按照正规的语言就是“跑的较稳,姿势协调。”还可以自己独立吃一些切的碎碎的肉菜,但是基本上都是喝肉粥。另外握着笔还可以歪歪扭扭的写出几个仅会的繁体字(生活在简体字的天朝,会几个繁体字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吧。冷翠语:“就这样也好意思嘚瑟,不过比起有些马王堆的展览人员来说是不错了)”)。不要惊讶我比别的正常的两岁幼儿要看起来更加“懂事”,毕竟我实际上已经是个大学毕业23、24岁的青年(实际上还是个骚年)。所以怪不得以前在某些论坛、贴吧上看到说历史上的伟人、发明家都是穿越者。他们的共性都是比一般小孩子各种行为都要早或者迟很多。因为这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其实都是很自然的行为。比如说某些不喜欢说话的天才,或许他原本就是个很内向的人或者是个妹纸。突然之间变成男的觉得不可思议或者特别那啥啥的。

    对了,说到妹纸。我记得历史上这个肉体的主人是有两个亲生,并且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其中一个还比较有名,就是上杉谦信的姐姐家的儿子,也是自己的养子(不过又在某些贴吧上看到那些“上山黑”说其实是自己的儿子!?鬼畜啊鬼畜,跟游戏里的人渣诚差不多鬼畜了吧。还好别人看不懂简体字)的上杉景胜的媳妇儿,菊姬。怎么还没有看到我这个妹妹啊?(冷翠语:”这个呆瓜,不知道菊姬是1562年出生的么,再说你老爸大老虎现在在和上杉谦信打仗,怎么可能会再次生个小孩子啊.你以为是传说中的山本信赖或者是石田秀赖啊。”)

    好了,前面被旁白扯了这么多(冷翠语:“(手握电话状)哦,X老板啊,什么,换人当主角?……”),其实也是我自己扯的(冷翠语:“不用了吧,我们这个主角不错的。”),现在说说见到我老爸大老虎的情况吧。不过,我说道哪里了?(看客语:“那天比较冷。”)

    对,那天比较冷。我穿着单薄的那种类似于背带裤一样的衣服。在这里的老妈,油川夫人的怀里面,周围环绕的都是这里的老妈带来的,还有等等这里的老爸,这里的奶奶等人赏赐的侍女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汉字(幸亏不用毛笔写假名,话说以前读小学时候试过拿毛笔写英文,结果几乎画不出来,觉得写假名应该差不多吧。)然后就听到周围侍女的一阵阵“真厉害”“五郎大人真是天才”之类的赞誉的话语,还有不管是真心还是装作出来的不可置信的表情。转身抬头看看身后的老妈,脸上挂着一幅非常以我为荣的感觉的表情,心里顿时想起来了在那边的老妈,顿时一酸……当下转过身躯,准备往外面走去,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这副表情。但是没有走出这里的“便宜老妈”油川夫人能控制的范围,就看到一个长的眉清目秀的,穿着带有奇怪花纹衣服的年轻人跪拜在门口。口中说道:“油川夫人大人,馆主大人到。”话音未落,一个以我的眼光看起来算是较矮的,穿着带有这里家的家徽武田菱,梳着发髻,唇上有两撇小胡子,略胖的中年男子口道:“油川夫人。”

    话音刚落,就见周围的一帮侍女们纷纷跪拜在地,而我这里的老妈也拉着我跪拜在地,口道:“馆主大人。”一边还不住的往我这边偷撇几眼,意思是叫我也跪拜。

    不过,我才不会这样乖乖的跪拜,毕竟我其实是领先这个时代的“天才”。只见这个较为矮胖的中年男子进门后道:“大家都起来吧,辛苦你了,油川夫人。”尚未等这里的老妈说:“不辛苦。”“多谢。”或诸如此类的话时候。我慢慢的走去,行了一个从电视里面的大河剧中看到的,感觉应该是最正式的礼。然后口道:“胜千代拜见父亲大人。”(之所以行这么大的礼,说白了就是让这里的老爸觉得我与众不同。毕竟一个才两岁的孩童如果不是刻意去教授,一般来说根本不懂得这些东西的。再说这里是16世纪,哪有什么“早教”。不过又说回来了,这还不是想引起这里面的老爸,大老虎对我的特别注意么。毕竟再过几年现在的未来家督,名义利这里基因上的大哥,武田义信会因为政见或者其他的缘由被大老虎废去地位和家督继承权,最后自杀死去。而接来下的家督的实权则落在了那个历史上曾经评价为好大喜功,不听老臣子言劝。与现在正在和自己弟弟争夺织田家统治权的未来的“战国三英豪”之一的织田信长和当时在他手下的丰臣秀吉,还有算是依附他的德川家康在长筱一地发生了导致算是“战国最强”的武田军团的大惨败,上至重臣,下至士兵几乎所剩无几的长筱之战的武田胜赖的手上。而我,在原本的历史上则是一直随着武田胜赖的仁科盛信,而在1582年织田信长发动对武田家的总攻之时,战死在高远城。

    所以我一定要在这里的老爸心中刻下关于我的深刻的印记,加上通过他对于他的家臣团中的某些家臣的影响,比如马场信房、山县昌景、高坂昌信这样死于长筱之战,又被“后世”的游戏公司弱化能力的重臣。这样,当他上洛并且病死在途中之时,我或许还可以与那个名义上的哥哥,武田胜赖一争家督之位。

    所以,当我恭恭敬敬行礼之后,抬头偷眼看了一下这里的老爸,武田信玄。看起来应该是有略微感到吃惊的表情,我想他应该想的和我一样。正当我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才好时候。就见一双伤口密布的,手掌中感到有长期持枪握刀而有着老茧的双手把我抱了起来。这双手的主人显然就是我这里的“便宜老爸”,武田信玄。只见把我抱到面前后,仔细的端详了好一阵子。慢慢开口道:“油川夫人,我记得胜千代今年才出生,你就教他这些东西了?”

    显然我这里的老妈也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在感到吃惊或者震惊之时,猛然听到武田信玄这样问她。稍微一怔,到:“没有,我从来没有这样教过胜千代,馆主大人。”

    武田信玄听后,将我放了下来,对着门口的跪拜的那个人笑道:“昌信,我这五郎,似乎是个聪慧的孩子呢。”什么,门口的那个可能是未来的“三弹正”之一的高坂昌信。毕竟我实在想不起来还有别的什么昌信。

    “是的,恭喜馆主大人和油川夫人,胜千代大人以后一定是我们武田家的栋梁之才。”门口跪拜的未来的高坂昌信说道(这时候叫做春日昌信)。

    武田信玄听了高坂昌信的话后又是一阵大笑,然后才慢慢坐下。我就看到侍女们和我这里的老妈油川夫人又是一拜。等到武田信玄坐下后才慢慢起身。这时就觉得有一个经常服侍我的侍女想把我拉走,我立刻表示不愿意。然后武田信玄和油川夫人看到我这样的举动也是一个哈哈大笑,一个捂嘴掩笑。我那“便宜老爸”武田信玄遍笑遍摆手让那个准备要抱我下去的侍女退下后。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说道:“胜千代知道父亲给你母亲写信中有打算将我弟弟,就是你叔叔武田信繁的女儿许配给你作为妻子的事情么。那个小女孩比你大三岁,叫做桃(真实名字维基查不到,就自己编了)。”

    而我正在思索武田信繁是不是那个喜欢画画的还是当初我这“便宜老爸”的老爸,武田信虎打算立为家督的那个时候(毕竟大学毕业后两年时间没有玩《信长之野望》这样的游戏,已经记不清了)。只听到我的“便宜老妈”油川夫人说道:“馆主大人,胜千代他还小。”

    “小又怎么样了?胜千代可是我武田家男儿。再说这事是信繁主动要求的。”武田信玄听了油川夫人说的话后,立刻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然后略微顿了一下,又到:“我决定了,明天就把桃接过来,让她陪着胜千代一起玩,从小认识最好不过了。”话音刚落,之间门外跑过来一个较为年轻的,似乎是所谓的“小姓”之类的人。对着门口跪坐的高坂昌信耳语了几句。即听到高坂昌信急促的说道:“馆主大人,有最新军情。”

    武田信玄未等“便宜老妈”油川夫人做出任何反应,对着高坂昌信略微一点头,又对我说道:“油川夫人,你明天上午带着胜千代去拜访一下三条夫人,我让信繁下午或者傍晚时分把桃送过来。”接着,在高坂昌信的陪同下走出门外。我也看到周围的侍女和“便宜老妈”油川夫人又是跪拜礼送。

    当我这“便宜老爸”武田信玄走远后,只听“便宜老妈”油川夫人对着身边一个看起来算是主管的侍女道:“明早去拜见三条夫人,准备好衣服。另外现在就去信繁大人家中搬运东西。明白了么?”只听那个侍女道:“哈衣(是)。”

    不过对于明天要见到的那个“便宜老爸“武田信玄的正室,据说是公卿家的女儿三条夫人,我却有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通过她的那种可能会带来的刁难。不过或许是我看《宫》、《步步惊心》这样的电视剧多了吧。一边想着,一边决定到时候再说,反正现在我只是一个一两岁的小孩子,别人会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一边想着一边觉得有点困意,便张开双臂,摇摇晃晃朝之前那个想把我抱出房间的那个侍女走去,让她抱我去小睡一会。不得不说,趁着现在时光好,多多享受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