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水元

    更新时间:2018-11-20 18:00:13本章字数:3209字

    “啧啧,真想尝尝老泥鳅的味道啊!好久都没尝过龙族那鲜美的血肉的滋味了!”一尊如骷髅般的枯瘦身躯的老者发出嗫嗫怪笑。“老骨头,就怕你吃不下这条长虫啊!”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哼,烈火你也好不到哪去。”“咯咯咯咯咯,人皇陛下座下上代镇殿龙使,别来无恙吧!”“范小五,你倒是还可以啊!”“那是,也不想想我是谁。”

    丽人王嫣然一笑,花枝乱颤。望着那绝美的容颜和完美的身段,众多修士眼中充满了炽热的光芒,恨不得将其揽入坏中,极尽缠绵。“哼!收了你的颠倒众生吧!”一声冷哼传入众人耳中,如冷水浇头,众人清醒,望着高天之上那绝代佳人,一阵后怕。

    “老泥鳅!你可真是不解风情的主啊!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咯!”“丽人王,你带我们来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来看你骚首弄姿的吗?”一尊满头飘逸蓝色长发的俊美青年神色不悦,厉声喝问道。“水元!你不是想知道那条惊天金色天柱的来源吗?你是想与他一战吗?怎么现在到了害怕了,你想走了吗?”丽人王范小五反唇相叽。“哎!我说二位都少说两句吧!我们可是盟有啊!可别伤了和气,便宜了外人了啊!”一尊王八脸,挺着大肚子,手脚粗壮的胖子出来打圆场道。“好,看在太圆宗老的面子上,丽人王,本座这次暂不与你计较。可是等下你让我失望了,可别怪我手中天极兵不认人。”“水元你的意思是,让你失望了,你就要对付我是吗?哼哼!告诉你本王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范小五面照寒霜,争锋相对,丝毫不让“要与本王一战,那你先战胜老泥鳅再说吧!”淡淡的话语里充满了不屑。水元冷哼一声并未开口。

    水元往前踏出来到龙使对面站定“人族上代镇殿使龙对吧!你可敢与我水元一战?”龙使背负双手,斜眼看了水元一眼“你还没资格与我一战!”“你说我不够资格是吗?够不够资格战过便知!”水元怒了,满头蓝发无风自舞,优雅的身形如神邸降临。

    “迎风三千浪!”一声轻诧,万丈巨浪凭空出现,波涛汹涌带着千军万马之势往龙使扑去,龙使看都不看一脚踏出,万丈巨浪化作无数水滴溅射四方,漫天的珍珠在阳光下是那么的梦幻。水元看到龙使轻易化解了自己的攻击,不以为意,淡淡说道“这才刚开始而已,好戏还在后头呢。”第一重浪被龙使踏碎不久,第二重浪迎头袭来,紧接着第三重浪,第四重浪,第五重浪…无数巨浪潮汐般疯狂奔涌而来。“水!我之掌控者,龙游四海行!”龙使迈步跃上浪头,站在浪尖,向水元一步步走来。看着闲庭信步,风轻云淡走来的龙使,水元一个激凛,一句忠告涌上心头。

    “元儿,切记,吾族之人勿要与那龙族之人交手,如你的战力比他高一个境界还行,如比你高,或者与你战力相当,最好置若罔闻!”“父亲,这是为什么呢?”“龙族天生操控水火风雷,我族本就是水源所化成的种族。龙族天生克制我族,我族的攻击对龙族来讲无疑是风助火般,反而增加其战立,反之我族则被其生生压制!”年幼的水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父亲,孩儿记住了!”“呵呵,孩子你记住就好,为父要为踏出那一步闭死关了,你一切谨慎,望你好好的修炼,待大道有成之日再出世也不迟。”“孩儿谨记父亲教诲,谨尊父命,恭送父亲大人!”

    由于身体感受到巨大力量袭来,水元也从一阵失神清醒过来“千川万水,水道千击灭!”水元十指上下翻飞,打出数百条水之大道,化作千万激流如离弦的箭带着横扫千军之势往龙使击去。“唉!千水族之人竟然会有你这般愚蠢之辈!不知道我族天生克制你族吗?”一声冷哼传入水元耳中,满是嘲讽。水元气得脸色铁青“你,欺人太甚!”“咯咯咯咯咯,现在知道了吧!”“丽人王!你就先得意吧!等我收拾完了他,再回头算咱们的账,我先记下这一笔!”“咯咯咯咯咯,笑死我啦!你能不能活下里都是个问题,等你活下来在说吧!可是你能活下来吗?龙使你说呢?”范小五问道,水元报之一声冷哼,浑身神力上下鼓荡,蕴酿滔天一击。

    “来而不往非礼矣!龙战天下,唯我独尊!”龙使一声长啸,一眨眼已来到水元身前,双手挥拳当头砸下。“水元守护!”一幕蓝色如蛋壳的护罩将水元包裹在里面保护起来。只听“砰”的一声水元守护化作流水四溅。“哇”水元被龙使一击打飞数十丈开外“你、你、你,气煞我矣!”“天极兵,千水柔,出来吧!”水元手中握着一把银蛇般的长剑,直扑而来。“千水柔,无物不浸,无物不入,水柔神刺杀!”漫天银蛇乱舞,带着冷冽森然杀机轰然而至。“让你看看水是怎么操控的,龙卷雨击!”凭空出现一条万丈水龙向水元击去“千水柔散!”天极兵化身千万,如漫天蝗虫激射而出,与万丈水龙碰撞在一起,只见水千柔所化攻击无声无息没入水龙体内,水龙一声努啸,迎头与水柔神刺杀撞到一起。水元源源不断输出神力想要压制水龙“龙腾天下明!”不料万丈水龙居然盘旋而上,对水柔神刺杀不予理会。“噢,老泥鳅在耍水元呢!”老骨头自言自语道,一双眼睛盯着龙使一瞬不瞬,借机寻找龙使的弱点。

    “狂龙怒吼!”万长水龙发出一声长啸“昂”巨大的音波向水元斩去,“噗”一口鲜血喷出,水元如山般倒下,陨石般砸在元天界的大地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这么久了,水元在搞什么?”“不用猜了,他已经殒落了!”“怎么可能,水元可是人位境九重天巅峰强者啊!”“诸位稍等,我去看看”烈火真奔水元砸出的大坑而去,接着烈火一脸沮丧的回来了。“水元殒落了!”一股压抑出现在四人心头,五人都相互明了彼此的战力,除了烈火就属水元最强了,可是没想到水元殒落的如此之快,出乎四人意料之外。

    “我看我们还是这样吧!……”太圆与三人神念交谈道。“好,就按太圆道友的意思吧!”范小五与烈火点点头,四人达成一致,联袂而出。“今日我四人与你一战,你知你可敢应战?”烈火开口向龙使询问道。“有何不敢,就算你们四人齐出,我矣不俱!”铿锵有力的回应充满了自信。范小五。不由娇笑连连“咯咯咯咯咯,老泥鳅还是一如从前般这么自信啊!”“自信我之本色矣,你们出手吧!”龙使淡然答道。“好,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烈火滔天,焚界灭世!”

    “生有何恋,死有何怨,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岸茫茫皆不见!”

    “一季花开落满地,一脸残笑落红尘,忆夕倾此一生为伊人,今兮伊人泪尽只为倾!”

    “界中有山,名为神山,灵神山,山灵神!”

    “龙战九天!”龙使挥拳粉碎真空,狂霸一击将四人的攻击打得支离破碎。四人对视一眼,心中明了,这只是试探性的交手,但也看出来龙使格外的强大。烈火眼中充满了战意,太圆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随即消失不见,老骨头两眼幽光闪烁,怪笑连连,范小五心不在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诸位是时候尽力了,各位也别再藏拙了!”太圆凝重的开口道。“嘿嘿,知道,本座也正有此意,老骨头你呢?”“好!”

    范小五。不慌不忙,弯下腰,把一双闪着梦幻般迷离光彩的靴子穿在脚上,轻拂脑后青丝,万种风情,尽显女王尊贵、妩媚,就连烈火也看得一阵失神,至于其他看着范小五修士早已痴迷“咯咯咯”一阵轻笑“诸位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出手吧!我等你们吃泥鳅呢!”范小五看着三人,烈火一阵心惊“好惊人的魅力,连我都深受影响!”再抬头看向龙使,依旧如此,任你颠倒众生一笑倾城,我自紧守心门,这份定力,烈火自叹弗如。

    烈火四人对视一眼,各自取出战兵。烈火穿上了一件冒着熊熊火焰的战甲,将全身裹了个严严实实,唯有一双赤红的眼眸中升腾着浓浓的战意。老骨头手中提着一把镰刀,镰刀末尾是一条由骷髅头组成的锁链,锁链的末端则被老骨头抓在左手。太圆则取出了一只古朴的大钟罩在头顶。范小五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根金色的权杖,权杖上镶满了如宝石般璀璨的神物,一股股帝皇威压从权杖上弥漫而出。“没想到啊!帝皇之杖居然在你手中!”太圆盯着范小五手中的帝皇之杖缓缓开口道,眼底炽热的贪婪之意如熊熊烈火,要不是大敌当,恐怕早已找个机会将范小五杀了,夺取帝皇之杖了。

    “太圆,你的毁界三兵不是还有两件呢?怎么只把掩天钟拿出来了,擒天网和裂天戟呢?”范小五质问道。“这个不劳丽人王挂心了,该拿出来时,我会拿出来的。”太圆冷冷回道,烈火和老骨头对视一眼,二人已明白了这其中的内涵,这二人卯上了,只怕都会秋后算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