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金老

    更新时间:2018-11-20 18:00:13本章字数:3071字

    “呔”眼见金色剑光斩来,金老终于动了,吐气开声。“铿锵”掌剑相击,金老一掌击在剑光之上,将金剑打得四散飞溅。“嘿嘿,小子,敢对你师尊我动手了,好得很呐。”金老被帝激起了胸中的傲气。“那老头子,来咱们练练吧!,不过你得把修为压制在古皇巅峰哦,否则以你那人位境巅峰的战力,我可不敢和你交手哦。”帝笑道,“好小子,我且陪你一战,用我最强的战技‘金帝战天’你可要小心了!”

    “哈哈哈!来吧!老头子,就怕你不用呢。”相传在远古时代,人族诞生之初,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很多人还没活到三十就死了,在一个族群中出现了一个天生异禀的族人。

    天生可把一切变成金属,他用金属制造了工具,金属的工具更加坚固耐用,而且大大提高了生产和打猎的效率。在一次别的部族前来征讨时,年初族人用手中的金属制作的武器战胜了来犯之敌,被族人推举为新的首领。这位年轻人带领族人征战四方,成了这片土地的领主。

    随着青年的成长,青年发现自己居然可以飞天遁地,呼风唤雨。青年在一次误打误撞中碰到了一个和他一样的神人,那人自称人皇,二人相谈甚欢。后来青年回到领地内将自己的位子让给了威望在其之下的族人,自己跟随人皇而去。

    这一走就是数百文明史,青年也从最初的御空境,成长为一位威镇诸天万界的强者。一身金行战力惊天,跟随人皇征战诸天,喋血万界,终证得人位,得以入幕后不再在世人前出现,被尊为金老,其得意战技‘金帝战天’一出,横扫诸敌,几次与其他元老,在人皇不在,和下代人皇尚未成长起来之际,力挽狂澜,杀得异界伏尸无数,万界泣血,成就了“宁遇老王,莫遇战王”的无上威名。

    “嘿嘿,金老头发威了!”“是啊!帝那小子也不错,躲过去了,还是我的云霄九步更胜一筹。”风老捋须轻笑,满面春风。“小子,别跑,有本事,别用风老儿的云霄九步逃命那面,用它杀伐一面和我正面一战!”战意沸腾的金老一次次攻击,却一次次落空,这可把金老气得哇哇大叫。

    “哈哈哈!老头子!等我把你战技学完了,就会跟你硬碰硬啦!”帝一边躲避一边笑道,“我打,我打,我打打,看你往哪儿跑!”金老在帝身后紧追不舍。“嘿嘿,我逃,我逃,我再逃,哈哈哈!老头子!你打不到我!”“好小子,你……气煞我也!”

    金老右手一抓,天地间浩瀚金行之力被拘禁而来,在右手中幻化出一柄黄金圣剑,向帝劈去。空间在这一剑之下如境子般破碎。“来得好!时空我为尊!”帝转身一步踏出,在时间大道的作用下空间回复如初。“嘿嘿!老头子,还不行呀!再来得猛烈些吧!”“哼哼!小子你等着!”

    金老气呼呼道:“以身为道,道即是我,我即是道,世界之金,听我号令!”只见无数金之力如乳燕归巢向金老手中黄金圣剑扑来,黄金圣剑也在众多金行之力的作用下越发璀璨。黄金圣剑光耀万丈,如人皇降世,散发着威慑众生无比尊贵的气势,一尊身穿九龙袍,头顶天帝冠的帝王虚影在金老身后升腾而起。帝王虚影迅速凝实,宛如真身,手中提着一把和金老手中一模一样散发着无比尊贵气息的黄金圣剑。

    “这下,我可动真格的了,这套战技名为毁界三击,你小心了!”看着金老凝重的表情,帝不敢大意,全神戒备,静等金老攻击。“毁界第一击,一剑落红尘!”一剑斩下如同岁月轮回里十丈红尘中,众生在其中沉沦、挣扎、抗争、嘶吼。

    “好厉害的一剑,竟然带着如此深重的神魂攻击!”帝瞳孔一缩,左脚毫不迟疑向着这道万丈金色剑光猛然踏下“世界任我游!”任你红尘万丈,我自逍遥天下,不沾因,不带果,我身独立红尘之外,笑看众生任沉浮!

    “好!第二式来了!”金老举剑,第二剑以比第一剑快十倍的速度挥斩而来,“毁界三击,第二式惊才绝艳殒!”任你绝代天骄,不世英才,一我这剑之下,也要尘归尘,土归土,灰飞烟灭!一剑斩下,惊天地泣鬼神,众生在这一剑之下宛若卑微蝼蚁接受神的惩罚。帝目中神光暴现,一脚踏出“天高我为峰!”任你激流汹涌,我如磐石,坚不可摧。惊才绝艳殒落又如何,众生死灭又如何,我心之坚,意比天高。脚下大地毁灭又如何,一切都是浮云,唯不动真我如一!

    “好小子,居然看出这招是幻术!”金老啧啧称赞,风老、木老、雪老则相视一笑,这小子隐藏的挺好,居然有这一手,着实不错。

    “毁界第三击,道似无情却有情!”

    一剑斩来,帝的脑中出现了各种幻象,幼时在爬山时,爬到半山腰未抓稳,掉进了万丈深渊…得知母亲身殒时撕心裂肺之巨痛…与兄并肩斩三尊,退异界古皇,拜元老为师…各种各样经历在帝脑中汹涌翻腾,帝双眼赤红,冷汗淋漓。这一剑不是要斩肉身,也不是要斩神魂,而是斩精神而来。

    看着帝涨红的脸,风老与雪老眉头紧锁,三刻之后,雪老忍不住开口道“这样不行的,他毕竟只修炼了十个文明史而已,精神世界还不够凝练,我看还是收了这招吧!”转头看向金老。

    金老摇摇头,沉声道“如此精神怎堪大用,即便战力逆天又如何,精神世界太弱了,如遇地蝎与黑魂两族古皇境修士凶多吉少,还是再看看吧!”

    “老头子!算你狠!”帝狠声道“玄魂九斩!第九斩信仰杀!粉碎一切虚妄,唯留一真!给我破!”金老毁界第三击道似无情却有情,终于在帝玄魂九斩信仰杀的强势攻击下土崩瓦解。

    “呵呵!小子不错嘛!精神如此强大,实属罕见,我还以为你精神世界很脆弱,看来,老夫低估你了!”“嘿嘿!老头子!我也没想到,你一个专修攻伐的居然也神魂与精神这两个领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弟子在此给您赔礼了,师尊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与我一般见识了,您说是吧!”

    “呵呵!小子就知道油嘴滑舌,不过这话我爱听。这次我就原谅你的无礼,接下来,我可要好好揍你小子了,接着吧!‘金帝战天’!”

    说完金老双拳轰出,帝悴不及防,一下被轰飞数万里之外,帝从被撞得四分五裂的的大山废墟下一飞冲天。抹去嘴角的一丝血迹,这时金老第二拳已狂猛打来“嘿嘿,还想偷袭我第二次,门都没有,我闪!”说完帝脚踏云霄九步躲开这霸道的一击。金老一拳击向世界壁垒,顿时将世界壁垒打出一个万丈空洞,空洞发出巨大吸力不断撕扯世界中的事物,空间崩溃塌陷。

    “返本还原!”雪老一指点出将世界壁垒修复,完好如初。看着刚才将世界壁垒轰出一个大洞的地方,帝一阵心悸,“还好我躲得快,好凶的老头!”金老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得势不饶人,一拳又一拳向帝轰落“死老头子!你想干嘛?”“哼哼!这回看你往哪跑!”

    “别逼我,告诉你,我可是很凶的哦!”帝叫嚣道,金老不予理会,拳拳到肉,打得帝东倒西歪,鼻青脸肿,被金老一拳砸到了大地上“轰”一声巨响,一个人形大坑出现在风老等人面前,看着如此暴力的金老,风老满头黑线一脸郁闷“这主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谁知道居然还有如此暴力的一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小子!看你还嘴硬!”金老气呼呼的指着从人形大坑中爬出,衣衫褴褛,嘴角流血,满脸淤青的帝笑道。“死老头子,算你狠,小爷我认栽。别得意,咱们走着瞧,你也接我的‘金帝战天’吧!”帝一改刚才的颓败,如凶兽觉醒,双拳凶悍无比向着金老脑袋砸下“轰”悴不及防的金老被砸到了大地上,金老在大地上砸出一个比刚才还大的人形大坑。

    看着灰头土脸的金老,帝一阵畅笑“哈哈哈!老头子你也有今天啊!”木老等人一阵头大,满头黑线,随即摇摇头,哭笑不得“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徒弟跟师父有模学样,一个比一个凶狠,一个比一个好强,一个比一个暴力…”

    “老头子!刚才那一击是还你的,这才刚刚开始,你准备好吧!我来啦!”说完帝说打就打,朝着金老猛烈攻击,金老在帝狂风暴雨的攻击下攻少守多,雨点般的拳头势大力沉,落在金老身上砰砰作响。打得金老直哼哼,金色的胡须也给气得一抖一抖。

    “哈哈!老头子,好戏还在后头呢,来了!”“轰”金老再次被轰进了大地之中,金老悲剧了……大地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