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话 第一话 时光消逝人心

    更新时间:2018-11-21 10:45:23本章字数:2597字

    寒冬,北风,冷雪飘。

    我撑着一把青绿色的油纸伞,也遮掩不了雪花簌簌沾落在我的衣襟上。

    我略一垂睫,心里估摸着,不免惆怅起来:算算日子,你已经相伴我两百年又一百年了。为什么我会把这两百年分开说呢?因为如今的你,已然化成了文鳐鱼,在那荒凉的河池中,翻滚着鳞尾,荡起一波又一波怅惘,回旋出如潮水般的记忆。

    想到此,我不禁轻笑,觉得自己最近是越发矫情了。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一袭蓝底白纱的衣装,随意披散的银发是我绾了好几次也不得而终的令我恼火的地方。却又不得不说,美得惊为天人。

    再向上看,分明是个男子的脸庞却柔媚的不像话,肌如白雪说的就是这张皮囊吧。只是,令我异常郁闷的是,为毛线那么完美的脸上会有一双血红色的死鱼眼啊喂!

    我对莫晗生叹口气,把伞移过去遮掩住早已满身是白雪的身上:“怎么你会在这儿?”

    莫晗生显然是一副「啊啊啊我怎么会知道」的样子瞥了我一眼,并打算往前走时,“碰”的一声头朝地的摔进雪地里了。

    我:“……”了一会儿,只想说所以你只有这张皮囊看起来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吗?哦对了还不能算那完全诡异的死鱼眼!

    “喂!”我无力的踢了一脚已经完全不能动弹的莫晗生,心想他分明只不过是看起来柔弱实际就是个变态猥琐大叔实力强悍的变态的变态么(莫晗生:……)?怎么就这么柔弱了?

    “莫晗生?”我蹲下身来,单手抓住莫晗生露在雪地外的腿,“哗”的一声扯出来就看见莫晗生面颊有两坨(……)绯红。

    我又“……”了一会儿,绝对绝的排出了莫晗生这态会害羞会怕冷的性质,再次把莫晗生整个人都塞进雪地里:这丫,又背着我去喝花酒了。

    下一秒,莫晗生终于被这刺骨的冷雪刺激到了,“噌”的一下跳出来就开始撒酒疯:“TMD谁啊?难道「哗——」都「哗——」了吗?你想「哗——」吗?「哗……」「哗——」?!”

    “你TM给老娘适可而止啊!!”我加了灵力一拳砸在莫晗生冒烟的头上:真是虽然我说你是变态猥琐大叔你也不用这样配合得名副其实啊?还有很多少妇少女少男是冲着你来的啊?你别砸了你那招牌好皮囊啊!

    “嗯?”莫晗生似乎只有暴力才能使他屈服,依旧是那双死鱼眼,与其说是不知所措倒不如说是完全无所谓的挠挠后脑勺,说,“什么啊~原来是小蚊子啊?”

    “是苍纹啊苍纹!跟你说过N遍了不要随便给老娘去奇怪的外号!还有你个跑堂兼佣人要称呼我为女王大人啊喂!”我完全不顾形象的怒吼,因为考虑到街道上除了刺骨的雪就是刮得生疼的寒风之外就没什么「活物」了。嘛虽然风和雪算作活物是有那么些勉强啦~

    “……”默了,莫晗生用那双毫无精神可言的死鱼眼死死地盯着我,弄得好像是我做错了我都心虚了我都在怀疑真的是我错了我都质疑我是不是该保持淑女形象就一点了就快下定决心了决定命运的时候都到来了——“ZZZ……”莫晗生这丫居然睁着眼睛睡着了啊喂!这货究竟是有多牛X多困多逆天才能保持这种姿态入睡啊喂!

    我风中凌乱了:这不科学啊……

    得,话虽说是如此,但好歹我的店铺也就只有萧条的我这个风华绝代(……)的老板娘和这个表面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实际就是一猥琐变态的变态大叔的跑堂兼佣人——俩妖啊!

    我只好捏了一个决,瞬间移到了我的店铺前——「白云苍狗」苑。

    相信存在这个世界的人都听说过「白云苍狗」苑的名声,对此我还是感到小小滴自豪啊~虽然开这个店铺之前只是饿得快没气儿连带着又觉得要是芝麻大点儿事或者什么人都来找我的话那岂不是很麻烦?于是,莫晗生大手一挥就立下了这些既能保持神秘感又能不让那些市井之徒不敢前来的规定。

    得,泥煤真 #8226;TMD没几个人来过了啊!我生意何止萧条啊,简直都快被世人认为那不过是骗小P孩儿的传说啦!

    我把满身酒气的莫晗生扶到床上,准备心怀慈悲的用热水先擦拭一下,但是我果然是没办法啊!我只要想到明明生活就够拮据了这货居然还背着我去喝花酒这也就算了,居然喝完之后还向我撒酒疯这也算了吧,但是他居然在我心怀慈悲的准备原谅他时睡着了啊好吧这也算了,但是啊,他居然不对我感、谢、一、下这种没教养妖我就来气啊!

    于是,我黑着一张脸,把热气腾腾的液体整的一大盆泼到睡梦中还叫唤着“再来一坛”的莫晗生头顶——“哇——杀妖啊!”莫晗生再次不负众望的屈服在我的暴力之下(嘤嘤,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的暴力纯属于不可抗力)。

    看着莫晗生一副热汤鸡的模样我不为何想喷鼻血了,这家伙大冬天的穿轻纱就算了现在湿了就、就……我心虚的涨红脸:这家伙,怎么身材这么倍儿棒啊!

    我别过头,语气有些干硬的说:“喝花酒的事这次就算了,你给我马不停蹄的滚去换衣服!”啊啊……我这样会不会太傲娇了啊!这不是我苍纹没节操没下限的作风啊喂!这样的行为会被敏锐的莫晗生察觉吧?虽然平时他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事实上心思缜密考虑周全还是个难得的文武双全啊!

    良久,莫晗生才憋出一个:“……哦。”我听到我骨头“咯噔”一声:别拦着我……这次我一定要让这货知道什么叫做最毒少女心!

    当我准备回头教训莫晗生时不但没看见他的人影,反而听见门外有一个空灵美好的声音对我说:“请问,「白云苍狗」苑的老板在么?”显而易见是个女子,还是一位不简单的女子,当我听见她开口那一瞬间,我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位有「过去」的女人。

    “……”我敛眉,收好吊儿郎当的无厘头,迅速散发凝重的气场,释放出的灵力很快便感知出来者有三人。两男一女,一男风情优雅可惜是个二货受(……)一男腹黑毒舌且是攻可惜是个直男,一女表面冷静内心却比另外两人更为迷茫。

    我轻笑,想必,要求者便是这恰好入得我眼缘的女子吧:“颜陌,好久不见。”

    语罢,我轻手一挥仿佛远在天边的身影就即刻到了我的面前,身边平常的场景也在不断切换,仿佛是仅在进入一个异世空间。

    叮——最后定格在暗黑的天幕与清风满布的荒野之上,而立在我面前的三人便是委托者颜陌和关系者重伤一人楼夕颜,轻伤一人楼少卿。

    颜陌依旧是爱穿绿萝纱,我最厌烦的衣装,也依旧臭屁的开口:“好久不见,苍纹殿下。”

    我回望着颜陌那俩快搅在一起的眉毛,知道这些年她一直恨着我,虽然也知道她迟早会来找我,却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样快。

    我站立在风中,看见颜陌旁边虽然受伤却眼神坚定的站立的两人忽然舒心:“别叫得这样生疏嘛~好似我俩不认识。”

    “不敢。”颜陌颔首,不过显然没心情和我斗嘴,“不过废话我也不想对苍纹殿下多说了。能直接切入正题么?”我有一瞬间的发愣觉得颜陌当初的选择或许是对的,颜陌鄙弃了我一眼,说:“你果然还是这么恶趣味。”

    看着她一脸了然的看着我布置的结界环境我觉得这货的毒舌功夫不减当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