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话 相思一夜梅花发

    更新时间:2018-11-21 10:45:24本章字数:1962字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说的,想必就是现下的场景了吧。不过我倒并不是对眼前满脸痞气的人思念。

    月皇见我似乎还不打算开口,着手就要用匕首朝我脖颈上来上一刀,我连忙喊道:“等等。”月皇颇为满意的停下动作,眼神示意我继续。

    我对此感到略微的愁苦,心里硬是先把司命那家伙横竖骂了个遍才缓过劲来,正色道:“你认识度厄星君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一介凡人怎么可能认识度厄星君那扮猪吃虎的货,不过在我说出之后月皇终于如我所愿的眯了眼,别有深意的打量着我。大概是在深思我对他说的是“认识”而不是“知道”度厄星君这个词吧……啊废话啊!人一大祭司若是不知道南斗七星君的度厄星君那才奇怪了啊喂!

    而我也正是抓住了在我恰好前往锦上卿的皇宫之时恰好遇见度厄星君拦着我的去路说了些有的没的话,再加上大祭司月皇再见到我的第一面总是让我感觉那双眼睛谈不尽的熟悉感。

    月皇盯着我久久不语,最后终于收回匕首,坐在我身旁完全没有离去的意思,只说:“你猜的没错,我正是真正的度厄星君转世。”

    我:“……”什么……什么?老娘还没有猜到这么深刻的事啊!这个世界是要逆天了吗?我已经够混乱了拜托老天你不要再玩儿我更不要在逗我了!

    得,虽然我内心波涛汹涌,可恶还是得在月皇一脸「唉果然还是瞒不住」的忧桑表情中,语重心长的吐出一个:“嗯。”

    月皇似乎还是对我不大放心,又是一记刀眼向我飞来,随后又面带愁苦的感叹:“这么说,你就是天界派来让我历情劫的碧瑶仙子?可我怎么对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月皇十分苦恼的皱眉遐想,我也相当愁苦的快憋得内伤:废话啊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我就是碧瑶仙子啊!还有为毛线球你丫要以这样的方式和这样的场景和我推心置腹啊喂!堂堂正正的做事难不成不是你的风格么啊喂!你的节操和下限呢!

    “等等——”蓦地,月皇突然闪过一个激灵,瞬间凝重的表情把我吓得又捏紧了袖中的忘情水(魂淡这整的成了习惯了吗!?),只听月皇侧身死命的盯着我说,“难道事实上你是天界派来暗地里直接抹杀我的!?”

    “……”我看着月皇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知为何觉得我怎么就摊上这破事儿了啊喂!丫就是一二货啊!纯种的!极品之中的极品那种!

    “不对啊……”月皇又一脸嫌弃的瞥了我一眼,“天界没道理派你这么弱的人来抹杀我。”

    “……”此刻,我久违的有了一种「别拦着我我要砍了这二货」的冲动。老娘的能力远远不止如此啊喂!老娘这是低调懂不?低调!

    月皇突然觉得没意思的叹了口气,疲惫的眨了眨狭长的睫毛,我看着不禁哆嗦了一下:照这种情况来看,这货似乎不打算离开了啊!老娘可是身心都一起在疲惫中战斗着啊喂!丫快给老娘马不停蹄的滚粗去啊喂!

    “唉……”月皇这次长叹一声,直接就倒在床褥上,目光无神的飘向窗外的明月。我心下一紧,暗叫不好:糟了!照这种趋势来看,这货不是对我彻夜长谈就是直接就倒了啊喂!不过话说这货怎么回事破军星君?要是这货是破军星君那我就根本没必要来了吧?老娘找的人是锦上卿那魂淡不是完全不认识的破军星君啊喂!

    “你不叫碧瑶吧,你叫什么啊?”默了,月皇才软绵绵的说。

    我白了一眼终于知道问我名字的月皇,不缓不急的说了一个一直徘徊在我心头上的名字:“远方。”

    “……噢。”月皇说。

    “……”“噢”是什么意思啊喂!瞧不起人嘛喂!

    “远方,你知道吗?”月皇放平了语气,我觉得身心都疲惫的我想休息是完全没可能了,“在天界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些个天规是在死板无味,总是想方设法的去触犯。”说完他还不算又咧嘴一笑。

    我汗颜:丫原来是存心找虐啊……

    “可是……”月皇说到这时似乎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声音不仅低沉并且柔弱。柔弱?我白了自己一眼,那个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变态抖S的月皇会有柔弱这种属性吗?一定是我眼花了吧?

    “可是呢……”这一次,月皇的声音居然连哭腔都有了。我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弯腰去瞧瞧月皇是否真的落泪。

    可就是这样的举动,魂淡月皇居然趁机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自然是要挣脱。可在我感觉到脖颈处冰凉一块时瞬间就泪了:丫一定是故意的……丫果然是个变态抖S!老娘以后对谁心怀慈悲也不要对丫有丝毫的动容!

    得,第二日。当我醒来时月皇自然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气息也消失全无。就在我都对月皇昨晚根本没来深信不疑时,封后大典之前,锦上卿一脸铁青的冲进了正在被宫人随意摆弄头饰的我的白云苍狗苑。

    我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月皇丫魂淡一定是给锦上卿这死断袖告密了!

    我勉强扯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无视跪了一地的宫人,说:“陛下,您来了。”

    锦上卿听完更是火冒三丈的拍碎了身旁的檀木桌子,我暗自鄙弃锦上卿的不珍惜,一壁条件反射的哆嗦了一下。心想着还好身边的宫人原本就把头颅垂得低低的,听到锦上卿发怒的巨响声更是恨不得找个洞直接钻了进去。

    锦上卿似乎是想对我说些什么来着,但动作突然僵了一下,我还以为他抽筋(……)了。没想到就连跪倒一地的宫人们的颤抖也停止了。

    我敛眉,差不多猜到是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