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开,再见了黔南州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19本章字数:1652字

    当哪个哪个同学发展的很好,月薪已经超过三千。这样的消息时不时的传过来的时候文雅和她的实习生同学们开始烦躁了。想想也是,当初出来实习最早的是他们,现在2012年已经开始了,到处都在传播的是关于末日的谣言,谁能知道这个是不是真的?文雅不关心这样无关紧要的事情。末日也好毁灭也罢,既然是大家都一样的结果,在没有盼头的日子里就这样一起结束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文雅还是在乎她的薪水的,始终都是那个数,好吧也就多了三百块每月的加班费。不足千元,却做着远远超过千元的工作,这样的待遇怎能不令人烦躁呢?最初还天真的以为过了年就给加薪的,天真的一直期盼着过完年回来加薪的日子。却怎么也盼不到了。2012年3月一起来实习的同学已经离开了一半,文雅开始动摇,做什么都没有兴致。当离开的同学告诉她,她又再次找到工作了三千块每月,并劝文雅离开从新开始,继续做下去也不会值得的。没有背景没有关系不要在期盼着能进入公司有份稳定工作了,在那里工作那么久你没有看出他们多虚伪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领导一套,同事一套,实习生又是一套,这样一套套的坏境里别指望了。指望也只能是浪费生命。

    似乎就这样一棒打醒了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文雅。曾经看到那些不一样的态度,却不曾上心,总觉得与自己无关,何必多想,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就好。远啦又是自己天真了……

    天真有错了吗?自己错了吗?

    文雅不得不反思,这个也不是第一次对自己的性格产生怀疑了?一直知道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却很好的生活着,那是还没有遇见危机吗?什么是危机呢?貌似威胁到生命存活下去的东西才叫危机。文雅不曾感受过危机的存在。所以能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那里保存着最真的自己,不受世俗的污染,然而现在开始怀疑天真错了吗?文雅错了吗?是谁说的单纯很美好,天真很可爱?似乎这些都不适合在现实生活里存在。这样的美好可爱你们不希望能在生活中时常遇见吗?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成长的道路上慢慢的一点一滴的把他们扼杀掉何其残忍?失去的时候还悲天悯人的诉说着社会需要不受污染的存在。而存在的时候是不是有些人在背后嘲笑着他们?

    文雅已经不知道了,每次想到的东西都是太多太多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心寒。要我们怎么样的存在才能让你们满意?

    我们已经存在,这个是事实,满意与否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

    是的。与文雅无关这个也是事实。

    是什么样的思想让文雅这么复杂呢?她自己也不知道,要真让她自己来说她也说不上来。家庭环境?所有的教育?还是本质的诚实?不知道……

    但她知道现在她想离开了。没有了陪同的伙伴,对文雅来说就像失去了保护一样缺乏安全感。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待遇问题。那就离开吧。没什么好留恋的。再见了黔南州……

    出了那个自己工作了10个月的地方,再次来都金阳客运站。买了当晚九点半到南宁的车票。也才下午三点半而已,时间真早。寄存了行李,想出去逛逛贵阳的街道。突然意识到来贵州那么久,竟然连贵阳都没有逛过,每次都是匆匆而过,说出来估计是件丢脸的事情。好吧,用朋友少的话说你天真可笑的存在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再丢脸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只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一件事情罢了,我们已经习惯了。

    少是文雅的好朋友之一,对文雅很直接,说话也挺不客气的,但是很对文雅的味,高中毕业后一直保持联系的朋友。这次回去收留她的人。

    该去逛街了,第一次逛贵阳呢。想想就觉得亏大了,为那点工资上班加班的逛街这样的大事都被耽搁的忘记去,真是不值得。弄得现在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去了,各种无措在心里纠结。幸好有个贵州小朋友可以问问。小朋友是年初才来的实习中专生,似乎还差几个月才满18岁,所以大家都叫她小朋友,确实很小。可是电话问了也是白问,人家是石阡人不懂贵阳什么情况,还惹的人家掉了一把把离别泪,电话中哭的那么凄惨。

    贵阳不比南宁繁华,像文雅这样没有目的的随便逛逛就没有什么好逛的了。再说车站附近也不是什么热闹的地方,能逛的有限,还怕迷路。文雅只好找个地方呆着,回想着这趟经历,其实贵州之行也不是没有收获的,至少还有个小朋友因为自己的离开而难过了。这个算不算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