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头痛

    更新时间:2018-11-21 11:10:21本章字数:2066字

    一缕阳光照在了络菩殇的眼睛上,刺眼的光亮让熟睡的络菩殇被迫睁开了眼睛。转过头摸着还留有余温的身旁,人却已经不见了。

    “上仙,您醒了么?”月儿小声的在门外唤着

    “醒了,进来吧”络菩殇起身穿好衣裳,回应着门外的人

    月儿推开门看见络菩殇已经起身,欢欢喜喜的跑到床边“上仙你可算醒了,你知不知道月儿有多担心你”月儿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

    络菩殇看着面前可爱的小女孩,没有回答。脑海中拼命的想记起这个小女孩,却越想头越痛。抱着头,脸色越来越白。想让疼痛停下来却越来越厉害

    月儿看着倒在床上痛苦不已的络菩殇,吓的跪在了一边“上仙,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月儿呀,月儿这就去找妖王去”月儿连滚带爬的往冥王殿的方向跑去“妖王,快救救上仙。上仙头痛的在床上直打滚”月儿记挂着自家上仙,推开冥王殿的门就直接喊了出来。等月儿站在冥王殿的大殿上才看清楚了四周,颜夜冥正坐在大殿的最前方,仲寒就坐在颜夜冥的下边。可是眼前还有四位月儿不认识的人也在冥王殿里坐着。。

    颜夜冥听见了月儿喊出来的话,立刻从座位上走了下来“怎么回事?快带我去”

    仲寒也跟着颜夜冥起身,但是颜夜冥走出去的时候仲寒并没有动。仲寒转身看着剩下的四人都是好奇的眼光,立刻把笑容挂了上去“实在不好意思,妖后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不巧在此时发作了,各位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稍候片刻,晚上妖王定会好好款待各位首领的”

    “哦?听闻妖后的容颜举世无双,是仙界仅有的上仙。我们四位来的时候就商量着能有幸目睹妖后的风采,还请琵琶王允许我们四位一同前往”说话的是狼族的首领岳宁楠,仲寒第一次看见这个首领的时候就觉得这名字跟他这个人一点都不般配。斯文的名字却配上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人

    “是呀,我们四位诚心诚意来拜访妖王。就这么扔下客人总是不好的吧?”接话的是虎族的首领萨齐尔,文质彬彬的样子一副书生的打扮。

    还有两位没说话的分别是兔族的首领和豹族的首领,这两个人只是喝着各自杯中的茶。

    仲寒虽然不愿带他们四位前往,但是他们说的话却一时找不到适合的话语来搪塞回去。这四个人的势力不可小觑,颜夜冥妖王的位置才刚坐稳。如果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这四个人那么对白狐族来说都是一个威胁,一时间仲寒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既然四位首领一心想随仲寒前往,那么仲寒也不好推脱。只是妖后今日身子才见好,如有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四位首领见谅”

    四位一齐点头,起身离座随着仲寒就前往冰凌殿。

    颜夜冥进门就看见络菩殇双手抱头痛苦的在床上打滚,豆大的汗珠已经覆盖在了络菩殇惨白的脸上。颜夜冥快步走了过去,把络菩殇拉进自己的怀里“殇儿,殇儿,我来了。”

    络菩殇依然痛苦不堪,但是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还是勉强的睁开了眼睛“颜,好痛。头好痛,帮帮我”

    恳求的语气灌进了颜夜冥的耳朵里,让他的心不由的抽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颜夜冥这时就像是地狱里的阎罗王,冰冷的语气让月儿浑身打颤

    “月儿不知道,早上月儿听见上仙醒了就进来了。结果上仙盯着月儿看了半天就突然抱头痛苦不已,月儿不敢耽搁就赶紧去找了妖王”月儿颤颤巍巍的回答颜夜冥的话

    “妖后得的是什么病?”岳宁楠看见躺在颜夜冥怀里的络菩殇面色惨白,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颜夜冥看见前来的四族首领和仲寒,本来就不悦的脸上更显不耐“不劳四位首领挂心,本王的妖后只是头痛。还请四位首领去别殿歇息一下,晚上本王会亲自宴请四位首领的”

    明显的逐客令让四位首领都是一愣,一直以来颜夜冥待他们四位都是客客气气的一直以礼相待,没想到今日只是好奇来看了这新妖后一眼竟惹的他如此不快。“我们别无他意,只是看着妖王很着急的样子所以跟随前来看有无可以帮忙的。既然妖王没有需要帮忙的那我们四位就先去别殿了”萨齐尔弯腰行李,拽着剩余三人就退出了冰凌殿。

    颜夜冥狠狠的看了仲寒一眼却没说什么责怪或者训斥的话,现在的他只想赶紧把络菩殇的头痛治好“快去把医者找来”颜夜冥继续抱着络菩殇,看着络菩殇越来越惨白的脸和越来越模糊不清的意识颜夜冥就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看见这个女人痛苦自己就烦躁,就会心疼。

    仲寒不敢迟疑的马上千里传音的通知医者,眨眼的功夫医者已经站在了冰凌殿里“拜见妖王,妖后”医者不紧不慢的弯腰行李

    “快来看看妖后怎么样了”

    听见颜夜冥的话医者才敢走步上前,可是颜夜冥依然抱着络菩殇不肯撒手“妖王请放下妖后,让属下仔细检查一下”

    颜夜冥看了医者一眼,手上却没有动作“就这么看”

    医者有些无奈却也不敢再说什么,搭手探上了络菩殇的脉“妖后的情绪不太稳定,想必是想记起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人却力不从心。用脑过度导致脑中血液逆流才导致的头痛,让属下给妖后开副药,喝了就没事了”

    见医者起身准备去配药,颜夜冥唤住了他“记住本王上次跟你说的话,要彻底”

    医者没有看见颜夜冥的脸,却身子一震。连忙道了声是就走了出去。。

    颜夜冥一直抱着络菩殇没有松手,亲自喂了络菩殇喝了药。疼痛过后的络菩殇渐渐在颜夜冥的怀里睡了过去,惨白的脸也多了些血色。颜夜冥就一直抱着睡着的络菩殇,他很怕一松手一离开自己的视线她又会出什么事。颜夜冥此时不肯承认的就是他怕了。。一次的头痛就让他这个妖王怕了。。此刻的颜夜冥知道他彻底的完了。。而且不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