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珠光宝气阁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0:22本章字数:1838字

    珠光宝气阁,霍天青送来的请帖,到了珠光宝气阁,酒筵摆在水阁中,四面荷塘,一碧如洗,九曲桥栏却是鲜红的。

    珍珠罗的纱窗高高支起,风中带着初开荷叶的清香。

    已经是四月了。

    珠光宝气阁中花满楼,陆小凤,霍天青,夙乐,苏少卿,马行空。

    水阁里的灯并不多,却亮如白昼,因为四壁都悬着明珠,灯光映着珠光,柔和的光线,令人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苏少卿和霍天青在谈笑,马行空接口,陆小凤也在一旁聊天,等了好久,终于来了一个人,阎铁珊,拉着陆小凤说话,说陆小凤的胡子怎么没了,一开始夙乐还没注意到,一听,看了一眼才后知后觉,陆小凤刮了胡子倒挺英俊的。阎铁珊是个太监,假惺惺的用山西口音说粗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大男子汉。

    又跟花满楼说了一些话。彻底无视了夙乐,夙乐也不气,本来夙乐现在才10级,武功基本就是个小混混的等级,这种高手都不会看上眼。只以为又是陆小凤的什么红颜知己。

    山西的汾酒当然是老的,菜也精致,光是一道活鲤三吃——干炸奇门、红烧马鞍桥,外加软斗代粉,就已足令人大快朵颐。

    阎铁珊用一双又白又嫩的手,不停的夹菜给陆小凤,道:“这是俺们山西的拿手名菜,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外地他奶奶的真吃不着。”

    陆小凤道:“大老板的老家就是山西?”

    切入正题了,真是的,这好菜还没吃多少呢,就要开打了。

    陆小凤淡淡道:“我说的也不是珠光宝气阁的霍总管,是昔年金鹏王朝的内库总管严立本。”

    他瞬也不瞬的盯着阎铁珊,一字字接着道:“这个人大老板想必是认得的。”

    阎铁珊一张光滑柔嫩的白脸,突然像弓弦般绷紧,笑容也变得古怪而僵硬。

    平时他本来也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可是陆小风的话,却像是一根鞭子,一鞭子就抽裂了他几十年的老疮疤,他致命的伤口又开始在流血。

    陆小凤的眼睛里已发出了光,慢慢的接着道:“大老板若是认得这个人,不妨转告他,就说他有一笔几十年的旧账,现在已有人准备找他算了。”

    阎铁珊紧绷着脸,忽然道:“霍总管。”

    霍天青居然还是声色不动,道:“在。”

    阎铁珊冷冷道:“花公子和陆公子已不想在这里呆下去,快去为他们准备车马,他们即刻就要动身。”

    不等这句话说完,他已拂袖而起,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可是他还没有走出门,门外忽然有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他们还不想走,你也最好还是留在这里!”

    一个长身直立,白衣如雪。腰旁的剑却是黑的,漆黑、狭长、古老。

    阎铁珊瞪起眼,厉声喝问:“什么人敢如此无礼?”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这名字本身就像是剑锋一样,冷而锐利。

    阎铁珊竟也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突然大喝:“来人呀!”

    除了两个在一旁等着斟酒的垂髫小童,和不时送菜上来的青衣家奴外,这水阁内外都静悄悄的,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但是阎大老板这一声呼喝后,窗外立刻有五个人飞身而入,发光的武器——一柄吴钩剑、一柄雁翎刀、一条练子枪、一对(又鸟)爪镰、三节镔铁棍。

    五件都是打造得非常精巧的外门兵刃,能用这种兵刃的,无疑都是武林高手。

    西门吹雪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冷冷道:“我的剑一离鞘,必伤人命,你们一定要逼我拔剑吗?”

    五个人中,已有三个人的脸色发青,可是不怕死的人,本就到处都有的。

    突听风声急响,雁翎刀已卷起一片刀花,向西门吹雪连劈七刀。

    三节棍也化为一片卷地狂风,横扫西门吹雪的双膝。

    这两件兵刃一刚烈,一轻灵,不但招式犀利,配合得也很好,他们平时就常常在一起练武的。

    西门吹雪的瞳孔突然收缩,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剑已出鞘!

    霍天青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陆小凤,陆小凤不动,他也绝不动!

    马行空却已霍然长身而起,厉声道:“霍总管好意请你们来喝酒,想不到你们竟是来捣乱的。”

    喝声中,他伸手往腰上一探,已亮出了一条鱼鳞紫金滚龙棒,迎风一抖,伸得笔直,笔直的刺向夙乐的喉咙,“靠。”衰呀,原著中是刺向花满楼,这次有夙乐这个比花满楼还看着好欺负的,于是就像夙乐攻来了,幸好花满楼两根手指一夹,将这把短剑折断。夙乐看的分外刺激,好厉害啊!马行空又将滚龙棒回旋反打,一双龙角急点花满楼左耳后脑,花满楼,袖子一挥,卷住了滚龙棒,轻轻一带,在轻轻往前一送,马行空就跌进荷花池里。苏少卿在夸花满楼,花满楼客气的回答。

    不一会,苏少卿和花满楼打起来了,用筷子作剑,刺了出来。

    陆小凤和霍天青在“深情对望”。。。。。不动西门吹雪吹了吹剑上的血。

    苏少英自我介绍了,结果被西门吹雪堵了一句:“你既然也是学剑的,为什么不来找我。”

    这句话太有个性了,谁规定学剑就要找西门吹雪比,那不是找死吗。

    苏少英转身,正看见最后一滴鲜血从西门吹雪的剑尖上滴落。地上七个人都是被西门吹雪一瞬间洞穿了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