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雨夜惊梦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34本章字数:2030字

    深夜里下起雨来,和着风,淅淅沥沥的落在院中落在窗台。恰如此时云悠的心,在无边无际的凌乱琐碎,找不到一丝通往宁静的出口。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得极其不踏实。梦里,她又回到了现代。

    车水马龙,她站在华丽的宴会现场,许许多多的各界名流都朝着父母开怀举杯。

    父母对自己笑着,笑着。所有人都对着自己笑了起来。

    却突然他们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她从父母眼中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恐惧和伤痛!

    突然感觉自己正在急速下坠!

    不期然,有双手臂接住了她!她一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夏叶琛!还有一旁朝自己微笑的阮晨妆,云洛,云啸,紫莺。这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前一刻还在宴会上的?怎么却被他们抱着了?

    她推开了夏叶琛的怀抱!在黑暗中跑啊跑啊。

    一转身有人叫住了她,是那个送给她白玉镯子的老板娘!

    老板娘将那个白玉手镯再一次套入她的手腕。

    恐惧侵袭了她,她使劲的拔却怎么也拔不下来!

    继续疯狂的奔跑着。

    突然,她看见在一个交叉的十字路口,有好多好多人。

    她好奇的拨开人群,却看见了一场交通事故?

    有一摊血,还有两个中年夫妻抱着谁痛哭流涕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他们突然朝着自己转过头来!父亲,母亲,他们还穿着刚才宴会上的西装礼服,为何却沾染了鲜红的血迹?他们又为什么痛哭不已?

    转眼,看见了爸爸怀里的人,满脸都是血。是谁……是谁……

    她不知不觉的走近,那个人带着一个面具。

    面具镶着美丽的红宝石,还有栩栩如生的水红色花纹。

    她的眼泪生生的滑落了下来。抬起头只想止住自己的泪水,却竟然看见,街得对面,站着一个长发飘逸的黑衣少年,带着同样的蓝色花纹面具。

    默默的看着她,狭长的凤眼中充满了冰冷与漠然。

    等她紧张的再次低头看着那个躺在爸爸怀里的人——

    是自己!竟然是已经毫无生气的自己!

    不——!

    等她绝望的再一次抬起头,街对面的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眼中,依稀只有冰冷,漠然。

    然后,转身离去。

    不!不是这样的——

    “啊……”

    云悠突然从梦中坐起,惊醒了过来!她不停的喘着粗气,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即使在这乍寒的初春夜里,背脊却全部被汗浸透。

    摸摸脸颊满是湿润,眼角竟然还淌着泪水。原来,又是一场梦……自从来到这里,已经好几次从梦中醒来。只是不知为何今夜的梦里竟然出现了那个冰冷的黑衣少年。

    这一场梦又惊醒了,可是,自己却依旧如做梦般,身处异世。她真不知道,到底这是梦,还是曾经的一切才是梦。

    腰间阮晨妆亲自缠的纱布提醒着现实。昨夜回来自己的负伤惊动了一大家子。阮晨妆为她流了许多眼泪,心疼宝贝女儿又是落水又是刀伤。倒是自己不住的安慰着她,其实并不很痛。闹腾了一晚上,自己才疲惫的睡去。现在醒来伤口似乎并不疼了,那上好的金疮药看来是起了作用。

    轻轻地她下了床,不想打扰外屋的紫莺。披上披风推门走出了房间。看着回廊外纷纷落下的春雨,心中更是纷杂不堪。

    对父母的思念与愧疚,对身处异世的彷徨,今日的情动一时,只觉自己仿若汪洋中随波逐流的一叶孤舟。哪里来那里去,怎样来怎样去似乎都由不得自己。

    这是怎么了,二十三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的懦弱与茫然紧紧地捆绑着她,透不过起来。不对,这样下去便不是曾经那个自信勇敢万事不愁的云悠了。她不能就此迷茫下去,即便是来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她也依旧是云悠!她身上依旧二十多年云家的培养,她依旧可以重新开始习武。

    她会变回到强大的云悠的。

    一夜未眠,直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台,云悠才从思绪中抽出。

    而头等大事就是要把自己从小习练的功夫再捡起来,不然下次再遇见昨夜的状况,不一定每次都这么幸运会有人来解救自己。从小她就坚信只有自立自强,自己解决问题。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自保,至少不托人后腿。

    趁着紫莺还没有醒来,她和着中衣悄悄的在庭院中开始了简单的晨练。直到屋中有了些许动静,她才回到房中重新穿戴。今日有伤自然不可多练,伸展伸展腿脚为以后打打基础却是好的。

    紫莺一边担忧云悠的伤势,一边不解为何云悠起得如此早,一问得知云悠打算锻炼身体,下次遇事跑得快些。虽然是笑了出来,但也是满脸忧愁与自责。

    云悠当然不想让紫莺继续自责下去,便嚷着饿了让紫莺去准备了早膳。紫莺回来说夫人本来急匆匆的要来看自己,可是途中却老爷叫了回去。说是等会再来看她。

    云悠心想或许是家里有些什么事,便没有在细问。

    两人吃完早膳,云悠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来到苍叶已经有些时日了,但数着今日的天气最好,雨后天晴空气清新,初春之意处处尽显。于是决定好好把这迷宫一般的夏府逛他一逛,便让紫莺陪着走出了院门。

    出了院门,才回头看见门上的门匾,“樱苑”,紫莺说这是夏叶琛亲书的。云悠摇摇头,“如今我不喜欢樱花了,赶明儿让爹重新给布置个园子好了。”

    紫莺一愣,却也不再多想,反正现在的悠儿和以前的悠儿简直判若两人,这樱花不喜欢了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了。“悠儿还要换个什么园子,喜欢什么名字改了便是,老爷定是听你的。”

    “那樱花树与这门匾,房里的一切都留着吧。另寻个园子换换新鲜。”其实云悠只是想,将原来夏云悠的物件都留着,好大家以后得知了一切也存个念想。

    自己若是破坏了这个园子,自己也是对不起原来的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