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夏府实力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34本章字数:2594字

    夏府占地非同一般的大,甚至外来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刚出樱苑,紫莺便指着各处园子大略的说了一遍。

    先说到自己的樱苑本身就是个五进的园子,它在夏家的最深处,自己也就是所谓养在深闺的小姐。樱苑中自然种的都是樱树,现在初春时间已经满是花蕾。

    自己与紫莺住在主屋,几个丫鬟住在外间,好像叫什么梅兰竹菊的,怕是以前的云悠取得名字。自从自己来了便没有怎么使唤他们,一是觉得不自在,而是看多了这小说,这丫鬟的小心思自己没那个闲工夫理会。而那些婆子小厮的更是只能在外围,干个粗使的活计。

    不过再过几年紫莺也就嫁给了三哥,自己也是得细心挑选个贴己忠实的丫头,不然也是不好过舒坦日子的。

    将这事和紫莺一提,紫莺便心领神会,“悠儿若是怕我以后不在身边没有顺心的人,那我这些日子便好好的观察观察府里的丫鬟们有没有合适的。”

    “也行,这事都是后话,咱们今天先逛逛园子。”

    出了樱苑,旁边还有几个院落倒是一直空着,云悠心想这几日好好的选选,找一个院落搬进去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往南走去,便是夏叶琛与云莺居住的竹苑,他们因之前紫莺提到两人有些急事便没有进去,只是路过时看了看,里面翠竹成荫,淡雅怡然。

    紫莺说这府里的园子除了竹苑是七进的园子,其他都是五进的,个个都是园中园,每个都自成一体,要单独拆开了也是普通富裕人家的一座大宅子了。

    绕过竹苑再往南走,便是夏家的花园,一汪碧水在花园中央,四周柳树已经开始发出嫩绿的新芽。石子小路静静的绕在湖边,湖面窄处偶有几座小拱桥,为这美丽的花园增添了别致。

    看着这古色古香的大园子,云悠此时真正的感受到,自己真的到古代了,没有汽车飞机,没有灯红酒绿……只有这纯净的一切。让人更加感觉到了人与自然最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往东便是云涛的松苑,云洛的榕苑和云啸的荆苑,同样的,里面分别种着松树,榕树和紫荆。这倒是让云悠想着想着便笑了出声。

    紫莺不解的看向云悠:“悠儿,有什么好笑的事?”

    云悠坏笑着对紫莺说:“紫荆有个可爱的别名,知道叫什么吗?叫痒痒树,因为只要你轻轻的挠着它的树干,它就会不停的摆动。这让我想到了三哥……那摆动的样子!和三哥倒是挺像的!”

    紫莺一下子止不住也哈哈笑了起来,不知道云啸听见了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一气之下把全院的紫荆都给刨了?

    接着逛了书房,正厅,花厅等地,正绕着湖又走近了竹苑。正当她们两人边笑边向北边樱苑回去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侍卫模样的人从远处的竹苑出来。云悠定睛一看,便记起了这是爹的贴身护卫冷烈。这几日有时爹来看他,冷烈都默默的站在爹的身后。那日约她书房谈话也是冷烈前来请她的。

    当冷烈跑到云悠面前时,一看是云悠,连忙停下来叫道“小姐!”

    “爹娘可在房中?”云悠问到。

    “老爷和夫人都在。”冷烈点头回答。“刚才宫里来了消息,像是说的小姐的事。”

    “我的事?”她能有什么事?

    “像是皇后娘娘想小姐了,想小姐入宫去一趟。”冷烈似乎已经习惯了,因为夏府的人都知道皇后因膝下无女,这些年最疼爱的就属云悠。所以时不时的就会招阮晨妆带着云悠入宫陪她。

    云悠不解的看向紫莺,这皇后怎么想起招自己入宫了?

    “悠儿怕是记不得了,皇后娘娘从小便疼爱你,你一直都唤皇后娘娘皇后婶婶,唤皇上皇帝伯伯。想这关系便知道有多亲了。”紫莺看云悠茫然,这才想起云悠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了,连忙解释道。

    原来,夏家和皇室竟然真的如此亲密,连这婶婶伯伯的都能称唤,这关系也太硬了?

    那自己岂不是马上便要入宫,亲眼看见古代的皇宫,还能看见真正的皇后?想着便不觉得兴奋起来。连忙朝冷烈道了一声谢:“谢谢冷大哥!”

    “莺儿,我们进去问问何时入宫。”说完便拽着紫莺跑进了竹苑。

    倒是一旁的冷烈有些不太适应,这小小姐从来都是骄纵的主,对自己也是呼来喝去的,怎这落水失忆了反倒叫起自己“冷大哥”来?

    问了下人老爷夫人正在寝室里谈事,云悠与紫莺穿过了好几道门,又绕了半天的回廊才来到夏叶琛与阮晨妆的寝室。

    阮晨妆与夏叶琛一见云悠便赶紧上前询问伤势,云悠笑着说:“娘又不是不知,昨夜您也看了只不过是破了些皮。今日早就没了什么感觉了。你们不用挂在心里。”

    “能不挂心吗?这刚落了水失了忆,没几日却又被那歹人见了血,真是让娘这心悬着怎么都放不下了。”阮晨妆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娘!您别哭啊,虽说这女子天生是水做的,可爹看着也心疼不是?”云悠忙向夏叶琛眨眨眼。这娘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就伤感,自己实在拿着没法。

    “小丫头就会贫嘴,真是越发像你那三哥了!”阮晨妆一听破涕而笑。

    一旁的夏叶琛收着女儿的暗示,连忙上前哄道:“晨妆别哭了,你这一哭我心里也不好受,总不能让悠儿在一旁看着咱么没完没了的落眼泪不是?事情也就过去了,等以后我自然是安排多些侍卫时时刻刻的保护悠儿。”

    “别别别,爹还是别叫一堆侍卫跟着悠儿了,这说是护着,悠儿倒像是被囚着了不是?”云悠连忙摆手,她可不要到哪里都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连透个气都得伸长脖子。

    “不如爹找个师傅教悠儿些防身的武功,等悠儿有了哥哥们的身手不就安全了?”云悠心里其实另有算盘,自己总不能突然会了功夫,可这练功也不能瞒着家人。不如让父亲找个师傅,学学师傅的武功,自己再连着云家的功法只说自己悟出来的,岂不是一举两得。

    这边阮晨妆一听连连点头,“悠儿说的倒是有理,可是你从小都不愿意学武,总是说太累。没想到现在失了忆反而性子便踏实了。琛,你看找谁?”

    夏叶琛当然是知道云悠变踏实的原因,不过他其实也是这样考虑的。“要不等云涛回府让云涛教,三个儿子数他功夫最好。”

    突然想起什么,夏叶琛皱起了眉头:“不过悠儿还是要当心,今日里冷烈来报信还提着,昨夜里城东李家的当家被暗杀了。说是得罪了江湖了的谁,被人买命了。世道不安全还是少出府为妙。”

    云悠点点头,昨夜热闹之极,没想到竟然出了人命。看来这云栖大陆也是有江湖险恶一说的。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她随即岔开了话题“爹,娘,刚才悠儿在园子外便听冷大哥说皇后婶婶招我入宫,可有此事?”云悠当然还记得自己激动了半天的正事,连忙问道。

    “悠儿不说我倒是忘了问,刚才宫里的蔡公公来传话,你皇后婶婶听说昨日里的煎茶会上夏家丫头大出风头,想招你去问问话。这又是怎地一回事?”夏叶琛连忙问道。

    云悠一听有些不好意思,“也没什么,就是作了两首诗而已,回头您问三哥吧。他定能给您当评书讲了。”想着云啸昨日里的诧异,估摸着今日的晚膳怕是要热闹了。

    “要是皇后婶婶传话了,那咱们就赶紧进宫去。”此时云悠的心早就好奇的飞向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