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礼堂里的星光

    更新时间:2018-11-21 11:05:18本章字数:3105字

    但是这一招很显然对他们很是受用,稍微点拨了两句就见那些人互相谦虚脸红夸肖璇儿:“璇儿说的真好,以前的衣服多舒服,毕竟那时候是经常运动,所以衣服都是宽松的,现在我们对这里还不熟悉,等过些日子我们一起去逛街买衣服,璇儿你眼光这么好,一定要陪我们一起去啊。”

    “对啊对啊!”其他人旋即就无比配合的附和起来。

    “好啊一定。”肖璇儿大方爽朗的就答应了下来,丝毫也没有扭捏的意思。

    然而肖璇儿心里的算计,并不曾表露在脸上,只是得体的笑着,揽住了林小茜的手臂。

    林小茜有些感激的看着肖璇儿:“璇儿,你知道么?像你长的这么好看的,还能平易近人的额,学习成绩又好的,已经很少了。”

    “不要说我漂亮,这大学里漂亮的人多的是了。再说了,我能考进来这个学校,你不也进来了?说什么成绩好不好的话,大学是不相信成绩的。”肖璇儿笑着,拉了拉林小茜。

    林小茜是这帮子女孩子里面,比较特别的一个,不骄不躁的,在肖璇儿奉承她们的时候,她脸上也没有露出许多特别开心骄傲的表情来,反而都是感激。

    果真,肖璇儿的猜测是没有错的。

    林小茜不再说话,她自然是看不透肖璇儿这样的人心里的想法,肖璇儿索性也就跟着他们一起入了席。

    刚坐下来,一群男孩子,就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男生吸引了肖璇儿,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帅,而是他脸上和煦如春风拂面的笑容,在礼堂昏暗的灯光下,尤为显眼。

    那男生留着半长的头发,但是很是讲究的在法定做个烫卷,看起来很蓬松,毛茸茸的,让人忍不住就想要上去摸上一下。

    那男生脸上的皮肤很光滑,不想别人一样,有粗大的毛孔,这给肖璇儿我留下了很好的影响,叫肖璇儿忍不住就多看了那人两眼。

    双眼皮,高鼻梁,带着镜框,侧脸的轮廓很柔和。唇不薄也不厚,嘴角微微上弯着,似乎是生来带笑的模样。

    这样温和的表情,真是叫人心醉。

    肖璇儿在心里暗想着。

    忽然见到那个男生似乎是看见了肖璇儿的目光,捕捉着这目光的来源就向着肖璇儿看过来,不过,也只是淡淡的一眼。

    只一眼,就转开去,甚至连脸上的微笑都没有变化。

    然后就跟着其他的男生走远了。

    林小茜窝在肖璇儿身边的座椅上,看出了肖璇儿的失神,笑道:“怎么了?动心了?”

    肖璇儿笑着呵了一把林小茜的痒,不再说话。

    说是心动呢,总是有那么一点的。这个男生,很明显不是什么新生了,至少肖璇儿肖璇儿,在高中时候,不曾见过这样有气质的男孩子。

    但是说这个男生帅呢,也是能说是帅的。

    却总感觉身上缺少点什么。

    但是真的缺少什么,肖璇儿却如何都想不起来。

    “亲爱的同学们,2010年的迎新晚会暨开学典礼,即将开始,请新生同学按序就坐,不要胡乱走动。”

    台上,有一个温和的女声响起,声音带笑,温和无比,十分的好听,好像是黄莺出谷,又好像是画眉高歌,高低起伏,叫人十分的舒坦。

    抬头一看就见那舞台上的灯光瞬间变得无比的闪亮,都集中在舞台正中央一个高个子的美女身上,林小茜晃动着肖璇儿的手臂惊声道:“哇塞,这就是高年级的学姐么?你看你看那礼服是拖尾的唉,好漂亮啊,这声音也好听。”

    肖璇儿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台上站着的人呢,脸上也不过就是擦了厚厚的脂粉,身上穿着一个吊带的长裙,后面带着常常的拖尾,因为是纯白色的,站在那里就像极了婚纱一样。

    这样的女孩子在大学里面该是比比皆是的,只是那妆容十分的精致叫人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这样一看,自然是无比的好看了。

    看着台下甚至是有男孩子对着那台上站着的人吹起了口哨,肖璇儿的眼光就更加的不屑了,真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东西,这样的姑娘不就是被妆容装点的么?上身平平的连基本的胸都要么有了,那样吊带的长裙本是该要穿出来许多风流的意思来,但是叫这样一个飞机场一穿还真是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这也值得吹口哨?

    肖璇儿心里暗暗嘀咕,想着自己若是能穿上这样的衣服,即便是不化妆也是叫他们掉下来眼珠子。

    正这么想着,就见台上的那个女主持人又拿起话筒重复了一句:“请找好座位,各就各位,我们的迎新晚会就要开始了,”

    肖璇儿知道晚会要开始了,在这声音的提醒下,也不由的就正了正身子,向着前台看去,就见台上站着一个一身鱼尾礼服的主持人。

    这时候灯光暗下来了,礼堂内忽然变得一片漆黑,门一关,这里就好像是座嘈杂的地狱。但是很快,那些个嘈杂的声音也都安静下来了,静静的盯着台上渐渐升起的灯光。

    这样的戏码玩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每一次都能叫人满怀期待,肖璇儿从前在读高中初中甚至小学幼儿园的时候就是优秀学生,这样的挽回通常都是站在台上表演,这还是第一次安安静静的坐在下面看着其他的人表演呢,说起来这还真是个不一样的姿态。

    这样的感觉又叫肖璇儿心里酸酸的,那台上表演的人,或者是演讲的人,必定也还是有这一届的新生的,但是很显然,都是以成绩估量的。所以肖璇儿当选也是理所应当。

    虽然她从前比较优秀,但是现在毕竟只是这上千人新生里面的而一个,能占据上中等的位子就已经不错的了。倒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其实等到新生欢迎会开始,天已经完全黑了。按照肖璇儿以往参加新生欢迎会的情况来看,这新生欢迎会都是极其无聊的,第一项就是演讲,而演讲的内容无非是一些欢迎致辞的,而且演讲的人一看就是那种呆板死气的书呆子,完全是以往的经验所致。

    好吧,肖璇儿不是对书呆子有意见,只是觉得无趣而已。于是在旁人看来的肖璇儿是在很认真听着领导的演讲,其实肖璇儿只是在发呆而已。

    舞台上的灯光,随着从幕后走出来的一个颖长的身影,慢慢的就来到了台前,肖璇儿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那人侧面对着肖璇儿,只能看见个侧面的轮廓,头微微的低着,很显著的一个书呆子的形象。

    肖璇儿再也没有情绪,微微向后面椅子上靠去,闭上眼睛,就出了神。

    肖璇儿想起肖璇儿从前在高中的时候,每次有开学典礼,甚至是毕业典礼,那个站在台前,代表新生演讲的那个男生,也是以这样的姿态出现,肖璇儿曾经对这样的书呆子,表现出一些的期许,至少希望他是长得能入了肖璇儿的眼的。

    结果总是叫肖璇儿很失望。

    因为那个书呆子,就是肖璇儿的同桌,连跟女生多说两句话都会脸红的主子。

    肖璇儿并不是对害羞的男孩子又有什么意见,而是那个人长得实在是不尽如人意。

    诚然,他是高大的,起码有一米八的大个子,而且学习成绩很好,算起来,也算是知识渊博。

    他的学习成绩,总是叫老师对他心存偏颇,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非要委曲求全,跟肖璇儿这样的小女子,坐在第一排,在老师期许的眼光和口水下面,生活了两年。

    脸上总是架着一副厚厚的学士镜,大概是要有酒瓶底那么的厚,肖璇儿总是不能透过那厚厚的镜片看见那里面的眼神,微微的眯着,永远都是在盯着课本。

    大概是因为亚历山大的原因,那个孩子的脸上,有终年不能消去的痘痘,痘印,甚至是粉刺,显得那原本该是儒雅的脸上,坑坑洼洼的,像是月球。

    好吧,不是肖璇儿对青春期的男生有什么意见,而是肖璇儿是在不知道这样一张大油脸,为什么能学习学到连脸都忘了洗。

    这也就算了,他身材好,学习好,脾气也好。偏生,他是个娘娘腔,说话总是一副女生的腔调,你能想象你对着一个满脸是坑的大老爷们,嘴里好像是古代的太监捏着嗓子说出来的声音,每天跟你说:“肖璇儿,你又过线了。”

    每每想起,肖璇儿都恨的不能自已。

    但是他是班级第一名,甚至是年纪第一名,就算是他到老师那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倒霉还是那个被告状的人。

    肖璇儿想这就是事实。

    那时候的座位都是按照成绩排的,肖璇儿因为这个男孩子,总是落在班级的第二名,而且相差甚大,这让肖璇儿后来一直都是和他同桌,一直于后来分别的时候,瞧见他居然对肖璇儿说舍不得的时候险些就吐了出来。

    掐指算算,肖璇儿和他基本两年,说过的话十个指头都数的出来。

    这个世界,永远都有三六九等的分别。肖璇儿之于坐在最后面的那些人,是高贵的,但是肖璇儿对于眼前的那个同桌来说,肖璇儿和他对于老师的价值,相差了整整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