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处上了

    更新时间:2018-11-21 11:05:18本章字数:3281字

    准确的说,不应该是意外,因为这条路这时候很是安静,几乎没有人经过。此时,于裴茗却是总感觉,自己的身边好像是有个人在一般。

    于裴茗下意识的就想要抬头去看。

    在于裴茗刚抬头的时候,就听见在前方一声凄厉的尖叫:“啊!”这声音好听的很,但是很显然是不太好的样子。

    于裴茗赶紧起来转身去看,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于裴茗眼前不远的地上,那女孩子已经坐了起来,双手轻按着脚踝,侧脸对着于裴茗,脸上有些痛苦的神色,地上的书本撒了一地。

    那女孩子穿着一身小清新的校园风的白色毛衣,领子上还是衬衫领子,十分的可人。

    远远的看着,就能看出来那女孩子的腿很是袖长,浅色的牛仔裤,紧紧的绷在那纤细袖长的腿上面,细致的叫人叹为观止。

    脚上呢,蹬着一双带着流苏的短靴,那短靴上面,此时有一只雪白纤细的手,小心的揉捏着。

    但是那女孩子的刘海,几乎是挡住了那女孩一半的脸,于裴茗看不清她真正的模样,但是于裴茗看着她现在痛苦的样子,于裴茗想她是扭到脚了吧。

    那身影,叫于裴茗有片刻的恍惚,娇弱又可怜,带着些许的无助。

    但是很快,埋藏在于裴茗心里的烂桃花的阴影又涌了上来,这样的戏码可不是没有上演过。

    前几天才刚有女孩子,就笃定了于裴茗心软,假装摔倒在于裴茗面前,然后跟于裴茗搭讪,结果呢,还是冲着苏宇诺去的。

    当时摔倒时候的样子,和出现在于裴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都是一样的姿势。

    真是奇怪了,明明就是平地,怎么会摔倒呢?何况看那女孩子的鞋子,似乎还是平底的,并没有什么跟。

    这些个女孩子,还真是花样百出,可是为什么,每次有人摔倒,都是这样的姿势,好像在电视剧里看多了,再搬到现实里面,总是有几分戏剧性。

    于裴茗很嘲讽的看着那女孩子,但是,心里却是有压抑不住的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了这个女孩子,哪怕只有一个侧面的身影,却是叫于裴茗心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但是于裴茗却是记不得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子,更不知道自己心里这莫名其妙的失望,到底是为那般。

    但是于裴茗知道,这出戏,若是真的,肯定是为了于裴茗演的,于裴茗是其中的主角之一。

    这条路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最安静,很少有人走的,请原谅于裴茗的多疑,是她出现的,实在不是个时候呢。

    于裴茗准备去看一场大戏,于是站起来就走到了那女孩子的身边。

    这是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了,这里很稀奇的没有几个人经过,看她痛苦的样子,于裴茗走了过去,问她:“你是扭到脚了吗?能站起来吗?”说着于裴茗就蹲下去检查她的脚。

    其实,于裴茗不过是去看戏的,反震横竖都是无聊的很,于裴茗想要看看,这个女孩,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本事,要把这样的一场大戏,一个人唱下去。

    因为于裴茗也经常运动,打球的时候也见过不少别人扭到脚,所以还是知道一点应急的方法的。

    于裴茗来回的翻看那女孩子的脚踝,却发现那驼色的短靴上面,竟然是有鲜血的痕迹。

    于裴茗有些意外,但是随即就推翻了心里的想法,于裴茗明明看的清楚,她是摔倒了,但是这路周围都并没有什么奇形怪状的石子,更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哪里会把人的脚踝弄破了。

    “你脚踝是不是磨伤了,我要脱了你的鞋子看一看,你忍着一点。”于裴茗这样说着,避开了崴脚这个话题,因为于裴茗就是笃定,这姑娘是装出来的。

    谁知道那姑娘大大咧咧的,只是撇唇无奈道:“不必了,那是我手掌受伤的血,我的脚只是崴到了,没什么关系。”

    于裴茗本来也是不愿意相信,但是很快,于裴茗就看见了那女生留着血的手掌。

    这让于裴茗有些意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是应该假摔么?

    于裴茗再看向那女生脚踝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脚踝真的肿了。

    于裴茗嘿嘿一笑,想着为了追一个苏宇诺,这个女孩子是于裴茗见过最较真的一个了,还真把自己给摔了,还摔得鲜血淋漓的。真是好玩。

    于裴茗这样想着,但是于裴茗却自己就能感觉到,于裴茗心里似乎是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反驳这于裴茗自己。

    不可能的,谁傻呀,为了追个男孩子,把自己摔成这个德行,还把脚也扭伤了,真是可笑,不疼么?

    但是随即,另一个声音就跟着反驳道:“一定就死装的,就是装的。”

    很显然,那个说是装的的声音,已经是没了底气,于裴茗心里的天平,迅速的就朝着第一个倾斜而去。

    心里却是在想着,莫非这个女孩子是冲着于裴茗来的么?

    当然,于裴茗也只是在当时想了想而已,毕竟,未来都是未知数呢!

    因为刚才的疼痛,她一直低着头,直到她抬起头看于裴茗的那刻,于裴茗觉得心脏有些停止跳动,问于裴茗是怎么了?于裴茗也不知道。于裴茗只知道于裴茗看到了巴掌大小的精致小脸上一双含泪的水灵大眼望着于裴茗,于裴茗突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这张脸,熟悉的很,于裴茗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个摔倒在地上的女孩子,是新生开学第一天的时候,于裴茗在礼堂看到过的。

    那天去帮苏宇诺高东西,几个人去的比较迟,所以去的时候灯光都暗了,而且也只能坐在后面,于裴茗和几个男生向后面走,但是无奈那新生太多了,连后面的走道都是有人的,一下子就卡在那里。

    于裴茗站在原地,等着交通疏散,原本就这昏暗的灯光,是谁也看不见,但是那天于裴茗却好像是出了奇,眼神无意中就落在了身边的一个女生身上。

    就这礼堂那昏暗的灯光,于裴茗能清楚的看见那女孩子,一双秋水一般的大眼,波光潋滟,晶亮的很,在暗夜里,也是熠熠发光,那张脸,更是好看得很,无关衬在一起,十分的和谐好看,皮肤也好,那张笑脸,小道几乎只有于裴茗的一个巴掌那么的大。

    于裴茗也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也感觉她在看于裴茗,在当时,于裴茗就感觉于裴茗的心跳,几乎是要漏掉许多拍,才算是跟上现实的节奏。

    后来,站在于裴茗前面的同学催促于裴茗上去,于裴茗急匆匆的走了,只能看见那个女孩子的背影。

    但是后来,新生的迎新晚会,于裴茗就几乎没有看什么,满脑子都是那女孩子那双水一样的荡漾的眸子,还有那张精致的脸蛋。

    于裴茗敢肯定她是看着于裴茗的,但是后来,在晚会结束的时候,于裴茗在礼堂里,却是如何都找不到那个女生。

    于裴茗并没有刻意的去找这个女孩子,于裴茗总是相信,缘分是天定的,起码,在缘分没到的时候,于裴茗若是挖地三尺,能找到那个女孩子,但是于裴茗见到她的感觉,也未必是觉得有缘。

    如此,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没有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却是在这样的地方遇见她。

    这叫于裴茗有些尴尬,心里一想到她是和那些个追着苏宇诺跑的那些个女孩子一样的庸俗势力,心里莫名就难受起来。于是就有些烦躁。

    但是很快,那女孩子双手撑地,就想要站起来,很显然,这有些出乎于裴茗的意料,她竟然没有叫于裴茗带她去医务室,或者是去扶一下她。

    这样的戏码,于裴茗已经见的太多了,差一点,于裴茗就不必他来说,就能猜出她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她这样的举动,叫于裴茗惊讶又欢喜,惊讶于这个女孩子的勇敢和特立独行。欢喜她并没有落入俗套,说不定真的是冲着于裴茗来的。

    于裴茗在心里暗暗发誓,若是她这样做,是为了于裴茗,于裴茗一定会欣然接受她的。

    但是仔细一想想现在的情况,却是叫于裴茗有些别扭。

    “啊”的一声痛呼声让于裴茗想起了她现在是扭到了脚的情况,顿时令于裴茗有些不好意思,在人家还在疼痛的时候想到其他的事情,于是于裴茗想慢慢地扶起她,还没说上什么话,就有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像是她的朋友。

    “璇儿,你怎么了?”

    那个人越走越近,于裴茗愣在原地,回味这那女孩子嘴里的名字。

    璇儿?

    所以,这个女孩子是叫璇儿是么?

    还真是个初期温柔的名字,和这个女孩子的坚强个性,还真是一点都不想像呢。

    她们看到她的情况惊呼:“这是怎么回事?脚都肿了?”

    于裴茗看到她忍痛淡淡笑道:“没什么事,就是崴了下脚而已,刚刚抱着书跑得有些急,没注意到地上,一脚踩空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我们快到医务室上一下药,女孩子身上留下疤就不好了,璇儿你还那么漂亮呢。”

    “璇儿,你看你这手上都模糊了,上面还有好多石子和灰,会发炎的了。”

    ”喂,虽然我知道你是学生会的副主席,你了不起,但是一个女生这样摔倒在地上,这满地的都是血,难道你就不知道帮一下么?起码送她去医务室啊。“她的朋友七嘴八舌的不停的对着璇儿说话,但是最后一句,却是很显然是对着于裴茗说的。

    于裴茗登时就醒悟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于裴茗叫人家一个姑娘家的,受了伤还在地上坐了这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