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苏宇诺和于裴茗的秘密基地

    更新时间:2018-11-21 11:05:18本章字数:3026字

    于裴茗把手里的自行车丢给了身边的服务生,抬眼看着头顶高高悬挂着的霓虹灯闪烁的招牌,上面红黄紫绿的写着:“蓝魔娱乐会所”六个大字。

    刚刚那个服务生又叫于裴茗为少爷。

    这家会所,根本就是于裴茗自己家的产业,刚刚那个服务生所说的苏少爷也就是苏宇诺了。

    于家的家业并不大,其实也就是在这个城市里面,有那么几家娱乐会所而已,但是但凡是和娱乐会所沾边的老板,总是觉得有些问题。

    于裴茗不屑于家族的产业,横竖这些东西都是老头子用命挣来的,于裴茗不会坐享其成,也不稀罕这些个灯红酒绿的东西。

    于裴茗举步向着蓝魔里面走,进了电梯,又按了六楼,就准备去包厢里面,找苏宇诺。

    六楼是茶座餐厅,苏宇诺真么晚了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情。

    想到这里,于裴茗不由的就抬起手腕,看着手上的腕表,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光是于裴茗手上的这块是手表就已经十几万了。

    但是这些个东西对于裴茗而言,并没有多重要,就算是一百瓦放在手腕上,手表的作用永远都只能是看时间而已。

    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今天和肖璇儿在外面玩的忘记了时间,再差一点,就要到深夜了。

    于裴茗叹息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和肖璇儿在一起的时间,是这样的快。

    也不知道苏宇诺是在这里等了多久,找自己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他们熟悉的包间,是六楼的六十六号房间,那是按照于裴茗的要求,他的父母专门为于裴茗留的,专门用来招待于裴茗的朋友。

    当然,目前有资格来这里的人,也就只有苏宇诺一个人而已,而且,每次来了都不需要于裴茗交换,自己直接就到了这个包厢,简直就是比自己家还方便。

    “宇诺,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于裴茗刚进门,就瞧见桌子上,倒了满满一大杯的茶水,正好口渴的厉害,丝毫都不客气的就摸了那杯子过来,抬起头来咕咚咕咚的一大口就下去了,一些漏出来的茶渍,顺着于裴茗那润红的唇角,就流到了那光洁的下巴上面,然后又顺着下巴,向下滴,情景很是颓靡。

    苏宇诺无语的看着自己这个好友,扶额道:“你真是浪费了我泡的好茶。说说吧,你今天干什么去了,到哪里都找不到人。”

    平日里的于裴茗可是不这样的,星期六星期天,不是和自己腻歪在篮球场上,就是在家睡觉,但是今天真是奇了怪了,出了大事了,于裴茗好像是凑够人间消失了一样,电话关机,人也找不到。

    苏宇诺百无聊赖,只能到蓝魔来找他。

    因为他打电话给蓝魔的老板的时候,老板居然说,于裴茗的车子还停在地下车库,晚上应噶是还会回来的。

    不得不说,那个老板还是了解于裴茗的,这人到哪里都不能少了面子。

    于裴茗坐在苏宇诺对面,看着苏宇诺一脸无奈,嘴里却是道:“我哪里是懂得你们说的什么茶道,只是口渴的厉害,端了茶杯喝口水,瞧你那文绉绉的样!”

    苏宇诺不以为然:“你被岔开话题,你今天丢了我一天,你说你又没有女朋友,你在忙什么呀,我们球队可是在训练啊,你怎么能连着两天都不去?”

    苏宇诺一开始还是云淡风轻的,脸上冰冰冷的没有什么温度,好像是在下达一样命令,又好像是在说别人家的天气一样。但是说着说着,似乎就有些恼,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几乎是有了咬牙切齿的味道,要不是于裴茗的块头大,真是恨不能死了眼前的这个好友。

    于裴茗无所谓的抓了抓自己几乎全部站起来的头发,软软的,在办公室的灯光下,闪着微微的黄色,冲着苏宇诺笑道:“我啊,昨天去做头发了,你看,做了个电击,又做了软化蓬松,是不是很好看?”

    于裴茗几乎是笑弯了眼睛,对苏宇诺的怒气视而不见。不管苏宇诺如何的放电,都不能得到于裴茗丝毫的回应。

    只是兀自想着肖璇儿,似乎总是喜欢看着自己的头发发呆呢?

    但是今天,叫于裴茗失望的是,肖璇儿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出来于裴茗昨天刚做的头发吧,因为毕竟除了染了一个深一点的颜色,其他的都好像是和从前都是一样的。

    苏宇诺无奈,捂着脑门子就坐了下来,嘴里念熬着:“我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啊。”

    于裴茗嘿嘿笑着就凑到了苏宇诺身边,小声道:“我是没有女朋友,但是我并不是没有本事,也不是吃软柿子的人。”

    苏宇诺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于裴茗话里的意思。不禁失笑:“摸着是叫我胆战心惊的,将来娶了老婆都不敢见你,生怕把你传染了。”

    于裴茗摇头皱眉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我今天是和女孩子约会去了。玩的很开心。”

    苏宇诺惊讶的啊了一声,然后就笑了。

    “总算是遇到你自己的桃花了?”

    还好还好。于裴茗笑着:“不过是要我费一番功夫,等改天带给你看看,绝对正点,也绝对特别。”

    苏宇诺可是没有忽略于裴茗呢说话时候,眼睛里就好像是点了两盏灯笼一样的闪亮,原本来这样的地方,于裴茗的心情总是不大好的,或者是因为家族的生意的原因吧,但是今天的于裴茗,是有些特别,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喝了蜂蜜一般的甜蜜。

    苏宇诺已经很久不见于裴茗这样心神开朗过了,虽然自己是无意把于裴茗作为一个可以比较的人,但是那些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可是不一样。

    苏宇诺看着那张并不逊色于自己的脸庞,还有那脸上温润的笑意,心里也就踏实下来。

    于裴茗的优秀,是内敛的,甚少有人知道于裴茗的家底,所以那些个外貌主义者也就把于裴茗这样的人,称作是苏宇诺身边的陪衬,还说是苏宇诺的小跟班。

    但是于裴茗家是真的很有钱,只不过那些个生意都不为外人所知道的,也不能公诸于世。更何况于裴茗对于家族的企业,根本就么有继承的心思。

    好在于裴茗下面还有个弟弟,父亲和母亲也都是开明的人,并不准备逼迫于裴茗。

    于裴茗这闲散公子的模样,总算是父母亲精心培养出来的。

    若是真的清算起家底子,苏宇诺想着,自己还未必会比于裴茗更富裕,谁是谁的跟班,还真是说不定。

    于裴茗对于烂桃花的事情,总是耿耿于怀,当然了,这也都是说给苏宇诺听的,真正的于裴茗,压根就瞧不上那些个烂桃花,若是真能的遇到好的了,必然也是人中优秀的,能叫于裴茗喜欢的,也必然是好的。

    苏宇诺忽然就开始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能叫于裴茗这样兴奋,刚刚在窗口看着于裴茗上来的时候,可是骑了个自行车呢。

    骑自行车去约会,这是个多么古老到掉牙的桥段,但是这于大少似乎丝毫都不在乎,反而很乐在其中。

    叫苏宇诺不禁就想起来,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很低的这句老话,果然是兑现了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叫你这样上心。”苏宇诺笑着问道,伸手就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茶碗,也学着于裴茗刚刚喝茶的样子,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于裴茗看了一阵大笑,然后神神秘秘的说道:“先藏着,不叫你知道,等到了时候,我就带给你看。你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和我抢东西,才不叫你个小气鬼知道。”

    “于裴茗!别提五岁之前的事情了!”苏宇诺有些恼。

    这家伙这真是小气的很,这些个十年八载之前的事情,总是能记得分外清楚。

    但是苏宇诺难得的气恼,却也只是换来于裴茗一阵疯狂的大笑。

    ……

    偶尔假期的时候,于裴茗会约肖璇儿出去游玩,每次去的地方都不同,每次都有着不同的特色与经典故事,肖璇儿听着于裴茗淡淡的语气里那掩藏不住的欢愉,令肖璇儿也感到不自觉的心情好起来。

    肖璇儿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城市里面,还有这么多隐藏在角落里的好地方,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好故事,包括什么贵妇街,秀才巷,都叫肖璇儿们钻了个遍。

    肖璇儿感觉肖璇儿似乎是在这样的快乐里沉沦了,甚至快要忘记了苏宇诺的存在。

    但是仔细一想,若是眼前的人,是苏宇诺,肖璇儿想肖璇儿会更加的开心吧。

    但是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于裴茗终究是于裴茗,苏宇诺也只能是苏宇诺,于裴茗怎么能和苏宇诺比呢。

    所以肖璇儿每次游玩回来之后,心里就会在快乐之后,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觉。

    甚至是对于肖璇儿心中的那个男神,苏宇诺,有一种高莫名的内疚,好像是出了轨的妻子,心情无比的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