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杀人了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0:23本章字数:3555字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苏圣杰满脸怒气,一进来,就是连珠炮似的训斥。他的眸子很是阴冷,透着一丝丝的寒气,让苏云泽忍不住的低下头去。

    苏云泽明白,自己是父亲的接班人,是他唯一的希望。自己最近一直让他失望,可是让他放弃蓝若,不管她遇到什么危险都置之不理,他做不到。

    若不是考虑到自己疼爱的妹妹参与其中,在从那两个落荒而逃的手下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已经报警。

    “爸,对不起,我杀人了!”

    苏云泽沉吟半晌,才幽幽的说了一句。他低垂着头,全身充满绝望气息的坐在椅子上,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歪三死了,虽然他是坏人,可是那也是一条人命。

    “你……你说什么?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再给我说一遍!”

    苏圣杰被苏云泽的话吓得整个人都是一愣,很快就站起身来,两条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看着他紧攥的拳头,似乎是恨不得扑上去痛打苏云泽一顿。

    和他的激动相比,苏云泽看起来却很是淡然。被抓起来有一会了,他早已经冷静无比。

    “爸,悦心派人去强奸蓝若,我一怒之下,就把那个人杀了!这件事情不宜深究,不然连悦心都会牵扯进来,我一个人扛着就是!”

    苏云泽冰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不敢去看父亲失望的面孔。

    “你说什么,悦心真是胡闹!蓝若,蓝若,整天都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惹事,我就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歌女,怎么就能把你们兄妹两个变成这样!”

    苏圣杰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被怒气支使的不停的在审讯室里转圈。可是愤怒归愤怒,苏云泽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看他现在的模样,苏圣杰怎么能不心疼?

    他是京城叱咤风云的商人,家产万贯,千万人羡慕,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身陷监狱?

    “云泽你记住,不管是谁问你,你都不要承认你杀了人。一口咬定你和死者发生争执,你为了自卫才失手,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苏圣杰考虑了良久,也来不及仔细问事情的经过,满脸严肃的嘱咐了一句,转身就往外面走。

    “爸,不要去刁难蓝若,这件事情和她没关系。如果你去报复她,我宁愿不要自由。”

    看着父亲愤怒离去的身影,苏云泽忍不住的想起蓝若决绝的背影。

    她已经不搭理自己了,若父亲和妹妹还是一如既往的这样下去,恐怕这辈子,自己都没有机会求得她的原谅。

    门口,苏圣杰的身影停顿了一下,随即离开。

    这一区的派出所是一栋三层小楼,红砖墙面和冷清的气氛宣告着这里的落后。一楼的民警办公室里,六七个人正在有说有笑的打扑克,桌子上放着一堆零钱。

    靠窗子的地方放着一把明显气派很多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正是派出所的所长,黄华。

    这屋子里的人大多数都没有穿警服,神态也很是懒散,看得出来,这里的纪律并不严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许久,才有一个民警接起来,满脸的不耐烦。

    他的手上还拿着扑克牌,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桌子上的战况。应付了几句,重新回到桌子边上。

    派出所的门口,三辆黑色的悍马车成一字型开来,停在那里。崭新的车子和强大的气势显得这栋三层小楼更加的不起眼。

    最前面的车子里,一个身穿灰色西装,花白头发的人从车里下来,正是去而复返的苏圣杰。

    “老板,需要我进去让他们这里的所长出来么?”

    苏圣杰下车,司机已经弯着腰等在那里。一声黑色的西装,冷然的气质,正是上一次在机场等候蓝若的老李。

    “不用,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你们在这里等着!”

    苏圣杰皱着眉头,只是这一会,他仿佛已经苍老了不少,似乎花白的头发都多了一些。接过后面的保镖拎过来的两个大皮箱,微微吃力的弯着腰向派出所里面走去。

    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后代可以守住自己一辈子拼搏来的江山。苏云泽是他唯一的继承人,现在却遭遇牢狱之灾,苏圣杰怎么可能不着急?

    “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知不知道这里是哪,这里是派出所,是你想进就能进来的么?出去!”

    民警办公室里,苏圣杰刚刚进来,就被一个输了钱的民警大声训斥着,用力的推出门外。

    他的举动让苏圣杰的眸子瞬间一阵冰冷,却在下一秒恢复了正常的神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你看什么看?啊?不服气是不是?老家伙我告诉你,不要来派出所胡闹,小心我把你抓起来关上十天半个月的!到时候,万一你身板撑不住,死在这里都是你活该。哼!”

    民警吹胡子瞪眼的看着苏圣杰,丝毫没觉得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有什么不同,转身就往屋里走。

    “我要见你们所长!”

    苏圣杰的声音有些发冷,一句话让那个民警的身子顿时僵在那里。转过身,看着苏圣杰平凡的面孔之后,一张脸顿时阴狠下来。

    除了警察这个身份,在这里工作再没有什么好炫耀的了。今天这个小警察不但输了一个月的工资,竟然还被一个老家伙吓了一跳,火气怎么能不旺盛?

    “老家伙,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想见我们所长,出去通报去!你以为你是谁呀,真是老不要脸!”

    小警察对着苏圣杰示威似的挥舞了几下拳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房间里面走去。

    “谁呀,干什么来了?”

    黄华坐在首座上,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堆零钱,脸上终于带上了一丝笑容。

    要死不活的工资让他变成了一个无能的警察,自己穷,老婆孩子也跟着受穷。今天赢回来的钱,大概可以给自己的孩子买一包零食,让他开心一下了。

    “黄所长,没事没事,咱们继续吧!门外那个,就是一个老无赖,被我赶走了!”

    小警察一边说,一边把匹扑克牌理好了放在黄华的眼前,生怕这个所长赢了钱就不玩了。

    “黄所长,你能不能休息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

    民警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苏圣杰把手里的两个皮箱放在地上,发出的沉重声响吓得屋子里的六七个警察都是一惊。

    “老家伙你干什么?谁让你进来了,给我滚出去!”

    那个小警察一看你还是苏圣杰,顿时火了,张牙舞爪的向着他扑来。

    那模样哪里是人民的公仆,分明是凶神恶煞。

    “住手,你找我有什么事?”

    黄华声音响亮的制止了那个小警察的举动,不慌不忙的把面前的零钱收进口袋里,站起身来。他并没有看出苏圣杰的不凡之处,只是赢了钱,不想玩下去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想法。

    “很重要的事!”

    苏圣杰轻笑,看着这个明显很看中金钱的黄所长,目光灼灼。

    被苏圣杰的目光盯着,黄华一瞬间似乎有被当做猎物的感觉。不过能够坐上所长位置的人,自然不是傻子,很快,他就站起身来,走向苏圣杰。

    “那好,既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不如我们去我的办公室谈!”

    黄华轻笑,背着手走在前面,脸上带着一丝欣喜。走近了,看清楚了苏圣杰的一身名牌,还有手腕上的劳力士金表,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发财的机会来了。

    在这片地方呆了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好的机会,办公室更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有钱人。这些让他对自己这辈子的仕途早就失去了希望,没想到老了老了,机会自己找上门来了。

    黄华的办公室没有任何一个官员的豪华,反而是充满了萧索的味道。

    有些破旧的红木桌面上满是划痕,上面只是放着一个廉价的白瓷茶杯。一部电话,电话线已经拔了,桌子上的灰尘足有一毫米厚。

    看的出来,他应该是很少来自己的办公室的。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黄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类似于文件的东西垫在椅子上,坐在那里直视苏圣杰的脸,等着他的下文。

    “呵呵……黄所长,这里的条件这么艰苦,日子大概不好过吧!”

    苏圣杰用手指在红木桌子上抹了一把,嫌恶的吹掉手指上的灰尘,一双眼睛盯着黄华的脸,意味不明。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我还不知道我掌管的这片地方,有你这样大胆的人啊,嗯?”

    黄华轻笑,打量着苏圣杰看起来平凡,实则是深藏不露的面孔,心中充满了疑问。

    “哈哈,黄所长真会说笑,我若是这里的人,早就该来拜会黄所长了,何必等到今天!”

    看着黄华小心翼翼的模样,苏圣杰忍不住的大笑出声。一瞬间,锋芒毕露,一个成功者的气质看的黄华忍不住的愣神。

    “黄所长,我姓苏,今天来这里,有事相求,还希望黄局长不要拨了我的面子才好。”

    苏圣杰说着话,弯下腰打开身侧的一个行李箱,里面摆满了崭新的百元大钞。一沓沓钞票被苏圣杰整齐的放在红木桌子上,激起一阵灰尘,险些迷了黄华凑近的眼。

    “黄所长,只要你帮我办妥了这件事情,这些钱,全都是你的。你可以带着你的老婆去旅游,也可以送你的儿子去国外读书,你家人的所有希望,你都可以轻松达成!而且,在仕途上,我应该也可以帮你一把!”

    苏圣杰的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和蔼可亲,手上却没有停歇。一沓沓钞票在红木桌子上堆积起来,看的黄华目不转睛。

    大量现金本来对人的冲击就很大,更何况黄华穷了一辈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的钱。

    “苏……苏先生,不知道你让我帮你做的是什么事情,我黄华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大的力量!”

    黄华两只眼睛仿佛被黏在了那些现金上,身体里本能的贪婪全都暴露无遗。嘴上对苏圣杰说着话,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钱,狠狠的吞着口水。

    堆积的如同一座小山的钞票,那是多少钱啊!

    “这件事情只要黄所长想要办,一定可以办成的。今天上午,你们不是抓起来一个叫做苏云泽的人么,我希望他能够无罪释放!”

    看着黄华的丑态,苏圣杰知道自己的办法已经起了作用,也不罗嗦,直奔主题。

    “苏云泽?他……无罪释放?他杀人了呀,苏先生,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