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喝酒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0:23本章字数:3112字

    “老板,我……我不是那意思,真不是……”

    蓝若一看两个人的模样,顿时紧张起来,赶紧解释。眼前的景物都开始摇晃,让她丝毫不敢有动作,只能坐在那里不停的说着话。

    “行行行!别他妈的说了,我不想听!今天这酒也要喝,骰子也要玩,你就说吧,你能不能答应。我们哥俩个有的是钱,绝对不会亏待你!你要是不答应,就赶紧滚,别他妈的耽误我们喝酒!”

    那男人也急了,‘啪’的一声把骰子盒放在蓝若的面前,一副等你决断的模样。

    看着两个男人,蓝若忍不住的想起玛丽的话。如果不能把他们弄走,那工资……

    “老板,我真的是怕耽误你们的时间,才不答应的!那既然二位老板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我就陪你们玩一会!”

    拿起骰子盒慢慢的摇着,蓝若的心里充满了无奈。

    她觉得好像自己的大脑都被装在了骰子盒里,随着摇晃,一阵强过一阵的眩晕。疲倦感和睡意不停的袭来,让她觉得自己一阵阵的无力。

    “哈哈哈……妹妹,你输了,来喝酒喝酒!”

    ………………

    两个男人的话语声不停的在耳边响起,蓝若却已经听不清楚了。机械的把瓶子里的酒灌进嘴巴里,嘴里却早已经麻酥酥的品不出个滋味。

    蓝若不知道自己支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身子直挺挺的栽倒在地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她好像感觉妈妈已经醒了。她抱着她,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身体,说雯雯你长大了,让蓝若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夜总会的灯光给很多人很多事情提供了方便,比如此时。

    蓝若的身子软软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张脸红的发烫,像是一个小火炉。两个男人见蓝若晕倒之后,舌头发硬的嘟囔了两句,见蓝若没有反应,马上从椅子上下来,仔细的查看。

    此时,两个人,两双眼睛早已经恢复了清明,没有丝毫的醉意。

    蓝若的身体被人很轻松的挪到了沙发上,夜总会里却没有人发觉。两双大手在蓝若的身体上不停的抚摸,查看,甚至已经塞进了衣服里……

    暴露的服装给两个男人提供了方便,此时,蓝若却睡得死死的,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昏暗的灯光遮掩了两个男人罪恶的目光,也遮掩了他们的行为。一切,都在黑暗中悄悄进行着。

    角落里,一个高大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狭长的黑眸里充满了怒气,让夜总会里的空气似乎都冰冷了一些。

    性感的薄唇紧抿着,看着坐在那里不停喝酒的蓝若,韩如风一张脸上充满了嘲讽。

    那天她打了他一耳光离开之后,韩如风就一直在处理公司的一些事情。本以为那个女人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想要让她冷静一下,他才一直没有去打扰。

    没想到,今天刚刚进了夜上浓妆的门,竟然就看见她陪着两个男人坐在那里喝酒摇骰子。

    狭长的黑眸紧紧的眯着,眸子里是无穷无尽的怒气。这个女人,总是不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韩如风冷哼一声,抬腿便走。下一刻,就看见了蓝若醉倒在地上的场面。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我韩如风的女人都敢染指,想死么?”

    两个男人正在对蓝若上下其手,一声怒吼响起,顿时让两个人愣在那里。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灯光更暗了,高大的身躯遮挡了一片光亮。韩如风满脸怒气的站在那里,像是一尊天神,充满了冰冷的气息。两个男人看着他,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来人……”

    冰冷的声音再一次从他的薄唇里溢出,带着一丝阴狠。

    歌女在夜总会被人上下其手,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女人被别人触碰,他就会觉得那是触碰了自己的底线,无法忍受。

    “慢!慢着!我说兄弟,在夜总会里发生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么!这女人,该不会是你的货吧!要不我们兄弟给你点钱?”

    被吓到的男人弱弱的开口,试探着韩如风的底线。

    “滚!”

    冰冷的字眼从韩如风的嘴里溢出来,让那两个男人一愣,转身就逃。

    看着仍旧躺在沙发上昏睡的女人,韩如风的眸子里再次闪过一丝恼火。试探着碰了碰还在熟睡的女人,一股刺鼻的酒气熏得他眉头紧皱。

    “该死的!”

    电话突兀的响起,挂断了再打来,反反复复的充满了急促。

    狠狠的在她的脸上盯了几眼,韩如风转身大步离开。夜总会里,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来过。

    脑袋像是被两块巨石夹在中间,昏昏沉沉的一阵难受,疼痛难忍。蓝若只觉得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连动一下手指头都成了一种奢望。

    挣扎了许久,她才睁开眼睛,映进眼里的是夜总会屋顶并不明亮的灯光。

    我是在夜总会里么?蓝若心下发出一个疑问,醉酒之前的事情才慢慢的浮现在脑海里。转过头,附近的桌面上一片狼藉,那两个人却是不见了。

    看来,自己喝多了,那两个人应该是走了吧!心下涌上一丝喜气,蓝若用力的抓着沙发背,想要爬起来去找玛丽领工资。

    手脚一阵发软,让蓝若不得不重新躺下,差点从沙发上落到地上去。刹那间,夜总会的所有灯光忽然亮起,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她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都别动,所有人都别动,警察临检!”

    冰冷的吼声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回荡着,眼睛适应了好久,蓝若才看清楚了正在检查的一群警察。

    真是奇怪,这个时候连客人都没有,来查什么?蓝若的心里泛起疑惑,乖乖的坐在那里没动,等着来人检查自己。

    “你,站起来!什么人,哪里户口,在这里做什么?”

    没多久,几个警察就发现了满身酒气的蓝若,凶神恶煞的围拢上来,不停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罗雯雯,本市户口,在这里工作,唱歌!”

    蓝若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素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阻挡着一阵又一阵的眩晕。违禁品探测器在她的身上认真的搜查起来,划过胸口部位的时候,竟然刺耳的响了起来。

    听着这边的动静,几乎大厅里所有人都把目光掉转了过来,看着蓝若的方向。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迅速的围了过来,把蓝若围在正中间。

    “哎呀,蓝若妹妹,怎么到你这里响了呢?你该不是做了假吧,啊?你把什么东西塞进去了啊,哈哈……”

    刚刚被搜查完的马艳满脸冷笑,意有所指的盯着蓝若高耸的胸壁。

    “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为首的警察警觉的看了蓝若一眼,表情严肃的问了一句。

    “我……没有什么啊!会不会是探测器出了问题?我……我来这里才换的衣服!”

    听着探测器刺耳的声音一遍遍的响,蓝若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哼,没有?探测器在别人那里都没有问题,怎么偏偏到了你这里,就有问题了?来一个女警,给我好好搜查一下!”

    那警察头目冷哼一声,一双眼睛像是发现猎物一样盯着蓝若。很快,一个女警察就走了过来,依言搜查蓝若的衣服。

    女警处处都不放过的手让蓝若很是很是别扭,几次想要躲开,却被女警恶狠狠的拉了回来。

    当着这么多人被强行脱下小背心,只剩下胸罩,更是让她难堪。

    可是,最令蓝若震惊的,是从她小背心里掉出来的东西,一包白色的粉末。

    那是什么,自己的衣服里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看着被警察拿在手里的东西,蓝若的呼吸都要停止了,整个人呆若木鸡。

    刚刚喝进去的酒水都变成汗水蒸发出来,过度的惊吓让蓝若迟钝的大脑瞬间清醒,接着,就是无穷无尽的恐慌。

    已经那么小心了,没想到,还是没躲过被人算计的命运么?

    “哼,还敢和我说什么都没有?带回去!”

    那警察头目冷笑着,看了蓝若半晌,才冷冷的下了命令。没等蓝若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两名警察抓住了胳膊,扣上了手铐,恶狠狠的拉着往外走。

    身侧,是马艳和玛丽幸灾乐祸的目光。

    “放开我,那东西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上面有指纹的,你们不要冤枉了我。我刚刚喝多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放开我……”

    蓝若不停的挣扎着,手铐把手腕上的旧伤再一次弄的裂开,冰冷的触感让她的心都跟着绞痛。

    怎么可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自己的身上会有那些东西?她还没有拿到工资,还没有给妈妈交住院费用呢,怎么能被抓起来呢?

    “闭嘴!蓝若,你如果不想出现在明天的报纸头条上,最好还是安分一点。如果一直吵闹下去,被人拍到了,我们警方可不负责善后!”

    那名警察头目靠在蓝若的身边,声音里充满了嘲讽。说着话,把手上的衣服盖在蓝若的手腕上,挡住了冰冷的手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