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命运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0:23本章字数:3294字

    一双狭长的凤眼里再次蓄满泪水,在这里,她除了哭,别无她法。

    审讯室里静悄悄的,一直都没有人再进来!蓝若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窗外,一言不发。从来没有想过,自由对于她来说会变成一种奢望。

    她从富家小姐变成落难千金,走进夜总会,如今,想要打个电话都成了难事。

    命运,真会摆布人。

    其实昨天苏念文说那些话的时候,蓝若就应该明白。即使她不认罪,也等于被关押起来无异。苏悦心现在巴不得她死在这里,怎么会给她机会和外界联络呢?

    心中前前后后的想着这些事情,蓝若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一个晚上,她的眼泪早已经流干了,现在眼睛还是酸酸涩涩的疼。

    “罗雯雯,吃饭了!”

    审讯室的们再次被打开,一个没见过的小警察送进来两个装了饭菜的碗,看都没看蓝若一眼,转身离开。

    清汤,里面连一个葱花都找不到。饭更是冷的像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硬邦邦的一块块,简直像是冻在一起的生米。

    这一定又是特殊的关照吧!看着摆在地上的饭菜,蓝若忍不住的苦笑一声,坐在那里一动没动。

    有人不想让她吃,她根本吃不下,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蓝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可能是昨天晚上的等待让她太过于疲惫。小小的身子就蜷缩在地上,借助照射进来的一小块阳光取暖,竟然也睡得很香。

    睡梦中,她好看的眉头还紧紧的皱着。紧闭的眸子里不时的流出两滴泪水,沾湿了蝶翼般的卷翘睫毛。

    她是被一阵开门声惊醒的,进来的还是那个送饭的小警察。看着他端着饭菜进来,蓝若才发现,不知不觉的自己已经一觉睡到了下午。

    “呦,还挺能撑着,没吃?那成,那你今天的晚饭就继续吃那个吧,免得浪费了!”

    小警察瞟了一眼早上的饭菜,声音冰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向外走去。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感情,仿佛蓝若只是一直流浪狗,等着他赏赐一口食物。

    “那个……警察同志,你能给我点热水么?”

    蓝若犹豫着喊住他,语气里充满了商量。刚刚醒来的她身子一阵阵的发冷,那些冰凉的饭菜,怎么能吃的下去。

    “热水?好啊!”

    小警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嘴角挂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拿起一次性纸杯在饮水机里接了一杯热水,从铁栏杆的缝隙里递给蓝若。

    “谢谢,谢谢啊!”

    蓝若不停的感谢着,伸出双手去接。看着冒热气的水,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冰冷的有些颤抖的手刚要触碰到纸杯,那小警察却陡然松手。一杯滚烫的开水就这样洒下来,吓得蓝若惊叫一声,猛然后退。

    “哼,既然做了对不起公民,对不起百姓的事情,就给我安分点,别想着耍花招!更何况,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谁都帮不了你!”

    小警察看着被他吓得惊慌失措的蓝若,冷笑几声,脸上没有丝毫的歉意。

    凑近了身子,冰冷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来,让蓝若忍不住的颤抖。

    审讯室的门再一次被用力的关上,蓝若怔怔的看着撒了一地的开水,满眼的凄凉。有一半的热水都洒在了那晚冷饭上,此时,还在冉冉冒着热气。

    慢慢的蹲下身子,蓝若艰难的把已经有些馊味的饭塞进嘴里,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合时遭受过这样的委屈。

    可是如果不吃,自己就活活饿死在这里么?陷害自己的人巴不得那样吧,更何况,母亲还躺在医院里等着自己。

    一碗饭很快就被蓝若尽数吃进肚子里,然后,像喝水一样喝掉了那碗咸的发苦的汤,胃里终于不再灼烧一样的疼痛。

    “吃饭了?挺乖的么!罗小姐,我们警方已经决定起诉你藏毒运毒了,你最好做好心里准备!”

    审讯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苏念文双手拄在桌子上,一双眼睛高深莫测的看着蓝若。他的语气平淡的就像白开水,可是他的花对于蓝若来说,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

    藏毒运毒,那是多大的罪过!

    “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们凭什么起诉我,我不服气,也不会承认的!”

    蓝若狠狠的瞪视着他,声音里充满了仇恨。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仇恨的火苗肆意的燃烧着。

    看着苏念文的嘴脸,蓝若真后悔以前对苏悦心,对苏家的忍让。

    “不,调查的很清楚了!罗小姐,每个毒贩都不会承认自己的罪行,不还是该判刑的判刑了,该枪毙的枪毙了?别挣扎了,你同不同意无所谓的,我只是来通知你!”

    苏念文一字一句的说着,丝毫不在意蓝若仇恨的目光。说完话,笑眯眯的转身离开。

    狂风刮着窗外的树梢疯狂的摇摆着,被风吹起来的泥土让空气都变得污浊起来。天空很快就变得昏暗一片,一阵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像是奔腾的千军万马。

    朵朵乌云几乎压在大地上,让人的心里忍不住的压抑,一场暴风雨,马上就要降临了。

    被抓来的时候,蓝若穿的就是小背心和短裤。白天还好,昨天晚上心情焦虑,也没觉得有什么事情,现在却有些受不了了。

    一阵阵寒意不停的侵袭,让蓝若不得不抱住自己的膝盖,给自己取暖。可是,四周都是一阵冰冷,身体也冰凉没有温度,这样下去,只能是越来越冷。

    走廊里的灯不知道为什么灭了,只有天空划过闪电的时候,审讯室里才能有一丝光亮。蓝若从椅子上站起身,双手抱着肩膀,不停的走动着。

    冷空气像是一条条毒蛇,从她的毛孔钻进去,彻骨的冰凉。

    身体里也开始一阵阵的乏力,眩晕让蓝若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滑坐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瓷白的小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窗外的大雨还在继续,蓝若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被冰封了一般,忍不住的放在嘴边哈着气。嘴里的气息,热的烫人……

    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墙角,头痛欲裂。蓝若知道,她是病倒了。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蓝若整个人蜷缩在墙角里,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脸上带着病态的酡红。

    “罗雯雯,有人探望!”

    门外,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让蓝若立刻就从地上蹦起来,双眼放光的看着门外。

    这一个晚上,她都是在冰冷中度过的,想的最多的,就是医院里的妈妈。有人探望,妈妈的住院费就可以交上了。

    “小若……”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轻轻的喊着蓝若的名字。

    清冷的声音让蓝若忍不住的抬起头,一双丹凤眼里满是诧异。她以为,来看望自己的应该是青岚或者紫苏,却没想到会是韩如风。

    亲切的呼声让她的身子一抖,眼泪差点掉下来。可是,却忽然想起了苏悦心失去的孩子。蓝若,你不能哭,这个男人和你没有关系!盯着他的俊脸,蓝若不住的在心中警告自己。

    韩如风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警察,看样子是来监视他们的,丝毫没有准备离开的样子。

    “我看你没回去上班,问玛丽才知道你被抓起来了!毒品的事情,是真的?”

    看着蓝若憔悴的模样,韩如风一双狭长的黑眸瞬间冰冷。声音仍然是冷的,却已经没有往日的嘲讽。

    “不,不是真的!我是被人陷害的,韩……韩少爷,我怀疑是那两个和我一起喝酒的人,玛丽应该知道那两个人的!另外,你……我的银行卡在化妆间,能不能麻烦你去一趟医院,我妈……”

    蓝若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始终低着头不肯看他的脸。

    她愿他,怕他,但是现在,能够帮助她的也只有他。

    “我知道,那些事情我来解决!”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冰冷,却让蓝若觉得心中一暖。他说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他的声音无疑成为了蓝若的一种依靠。

    “你去和你们的警官说一声,我要保释我的员工出去!”

    说完话,韩如风直接看向自己身旁的警察,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恭敬,却无形的给了人强大的压力。

    看着他强势的模样,蓝若的心里忍不住的浮现出一丝希望,等着那个小警察的回答。他来保释自己,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自由了?

    那名警察听到韩如风的话之后,开门就走了出去。审讯室只剩下蓝若和韩如风两个人,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苏悦心痛苦的模样,让蓝若不知道应该对面前的男人说什么。他对她算是好的,但是他对待苏悦心的冷情,却还是让蓝若难以接受。

    “女人,你不觉的你应该对我说些什么么?”

    感受着蓝若的疏离,韩如风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一双黑眸靠近了打量着她。

    她憔悴了,他却也不觉得她难看,只是心里微微的有些疼,有些酸。

    “韩少爷,谢谢你!”

    蓝若动了动嘴唇,能够说出口的,却只有干巴巴的几个字。她不想参与他和苏悦心的事情,但是心中却忍不住的介怀。

    “谢谢?哈哈哈……真是好笑,女人,你以为我会为了你一句谢谢,来帮你么?我的目的你心知肚明,但愿你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而且,我相信你了解我,对你,我是不会放手的!”

    听着蓝若的回答,韩如风一双黑眸止不住的阴森起来,沉默了半晌,哈哈大笑。女人病态的模样清晰的映进他的眸子,她的态度却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恼火。

    听着韩如风的话,蓝若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沉默。本来就因为冰冷颤抖的身子抖得更加厉害,一阵阵眩晕更是疯狂的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