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没办法了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0:23本章字数:3515字

    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在她瓷白的小脸上留下斑驳的痕迹。而身边的男人,却因为她的话愤怒起来。

    “女人,你以为你有权利在我的面前说这种话么?你和我,早已经勾搭在一起,没办法了!”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咬牙切齿,用力的把她推倒在床上,狠狠的扑了上来。

    呼吸声渐渐的浓重起来,伤口的剧烈疼痛让蓝若冒了一身的冷汗。衣服早已被他恶狠狠的撕掉,瓷白的肌肤布满细密的汗珠,看起来竟然也格外的迷人。

    怒吼的声音早已经被压在身上的男人尽数的吞进嘴里,随着他唇舌不停的纠缠,蓝若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

    他低吼着,喘着粗气侵占着她的身体,不停的宣泄着他的所有权。

    痛,却也快乐着……

    夕阳渐渐的倾斜,害羞的躲进地平线,屋子里,满室狼藉。斑斑点点的血迹布满了床单,和蓝若身上的朵朵红梅交相辉映。

    空气里还残留着情欲的味道,蓝若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眼角不停的滚落着泪珠。他再一次强要了她,随后起身离去。

    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蓝若无语凝咽。

    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对韩如风,更是爱恨不明。他毕竟对自己是好的,可是他的绝情和冷酷,却让蓝若忍不住害怕。

    那是一个罂粟一样的男人,让人忍不住的尝试,靠近了却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蓝若,你在里面么?你收拾一下,医生马上就要来了!”

    楼下,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温文儒雅的带着一丝无奈,那是南宫逸的声音。

    南宫逸不是韩如风的得力助手么,他不跟着韩如风,留在这里做什么?蓝若心中有疑问,却也不得不开始动手穿衣服。

    腿上的伤口虽然不是很严重,却一直还在流血,让蓝若本来就憔悴的面孔更加苍白。

    “啊……”

    被子冷不丁的触碰到伤口,让蓝若疼的忍不住痛呼一声。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

    “怎么了?你……你没关系吧!”

    有些紧张的声音响起,一句话说完,南宫逸已经站在蓝若的面前。

    看着蓝若还半裸着的身体,还有瓷白的肌肤上朵朵梅花,他儒雅的面孔忍不住的有些泛红。一双褐色的眸子躲闪着,话都说不连贯。

    “没关系的,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帮帮我吧!”

    有些诧异的看了南宫逸一会,蓝若首先开口打破了尴尬。

    她知道,他是关心自己才会冲上来,而且他也帮助过自己。更何况,现在依靠她自己的力量,还真是很难把衣服穿上去的。

    伤口虽然在腿上,却是牵动着全身。只要不小心动上一下,就是肉体被撕裂了一样的疼痛。

    床上的场景还是那么狼狈,几乎一眼就可以让人看出这里发生过什么。南宫逸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帮蓝若穿上一件宽大的衣服,大手止不住的有些颤抖。

    看着她收拾妥当,把她挪到了地毯上,他才慢慢地收拾起凌乱的床。

    床上的斑斑血迹随处可见,让南宫逸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偷眼看着蓝若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面孔,儒雅的面孔上悄悄的浮现出一丝不忍。

    “还疼么?”

    他的声音温文儒雅,充满了书生气。就在蓝若努力隐忍自己的委屈时,猝不及防的响起。

    “不疼了,没事!”

    鼻子一酸,蓝若忍不住的低下头去,掩饰着自己已经发红的眼圈。头顶处,两道冰冷的个光芒让蓝若醒悟过来,抬起头,正好对上韩如风充满凉气的眸子。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拎着医药箱的男人。想必,就应该是南宫逸口中的医生了。

    “南宫,以后这种事情让下人做就可以了。你亲自动手,不嫌脏么?”

    他轻笑着看着南宫逸,语气里带着开玩笑的戏谑,更多的却是冷冰冰的气息。

    “是我让他上来收拾一下的!不但脏,而且很丢人,不堪入目,不是么?”

    蓝若冷冷的对上他的眸子,声音里亦是带着一丝的怒气。自己的伤口裂开是因为他,现在他倒是怪罪气别人来。这个男人,永远都这么的蛮不讲理么?

    “他是我的手下,你有什么权利命令他?女人,你要记得,你的身份!”

    他冷笑,对着蓝若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南宫逸看着一见面就开始争斗的两个人,忍不住的低着头,保持沉默。

    “南宫,公司接下来的几天你多费心,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报告!”

    韩如风看蓝若不再说话,看了南宫逸一眼,挥挥手让他离开。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蓝若的身子被韩如风轻而易举的抱起,放在床上。他的目光还是冷的,看向她的时候,带着一丝怒气,却并没有继续发作。

    跟在他身后的医生很快就帮助蓝若检查,一系列的消毒,包扎。剧烈的疼痛让蓝若止不住的冒冷汗,浑身颤抖,她却抓紧了床单,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韩如风就站在她的身侧,遮挡了一片的光亮,望着窗外的景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少爷,白小姐的腿近期不宜做剧烈运动,恐怕会伤及肌腱,为以后留下不好的影响!”

    帮蓝若包扎完的医生看着韩如风的背影,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瘫了才好,免得总想着逃!你先下去吧,以后每天来为她检查,换药。”

    清冷的歌声音突兀的响起,让蓝若和那医生都是一愣。沉吟了半晌之后,韩如风才挥手让医生离开。

    “女人,你刚刚是想逃跑么?嗯?”

    楼上只剩下两个人,韩如风马上就露出了他的本想,恶狠狠的转过身来。看的出来,他的怒气已经隐忍了许久,额头的青筋都蹦了起来。

    冰冷没有温度的手指紧紧的捏住蓝若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慢慢的收紧有力的大手。他看着她问话,却很明显的并没有想让蓝若回答。

    一言不发的闭上眼睛,许久之后,蓝若才感觉他的手慢慢的放松。随后,是浴室里传来的一阵水声,他身子湿漉漉的钻进被窝,紧紧的搂住她的身子。

    “女人,你知道么,你就像个妖精!”

    他的唇慢慢的靠近,却没有像每次一样霸道的索吻,而是在蓝若的耳边轻轻的呢喃了一句。没几分钟,就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显然已经熟睡。

    这一晚上,就这样的相拥而眠!

    早上的阳光照得人的身上暖暖的,蓝若就沐浴着温暖的阳光醒来。身侧,一张雕刻般的俊脸近在咫尺,均匀的呼吸喷在蓝若的脖子上,有些痒。

    他的睡颜就像一个孩子,俊逸的面孔退去了冰冷和嘲讽,更多了一丝贵气。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两下,还没等蓝若来得及转移目光,他已经睁开了狭长的眸子。

    “女人,你是在看我?”

    一贯的冰冷的瞬间回到脸上,他看着蓝若躲闪的眸子,灵敏的捉住她的唇,细细品尝。俊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美,嘴角的冷笑却让蓝若不得不想起他的无情。

    “是啊,有你在身边,我怎么敢睡。你这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可以离开了么?”

    赌气一般的说出这句话,蓝若转过脸去,不在看他。身侧,冰冷的气息如约而至,男人赤身裸体的站在床前,一双狭长的眸子里充满了杀气。

    “你说什么?女人,有本事你再说一次!”

    他怒吼着伸出大手卡住蓝若的脖子,大力的几乎把她整个人从床上提起来。一阵窒息感传来,有些头晕。片刻之后,他才放手,眸子里仍然满是冷意。

    “女人,你是在试图挑战我的脾气,对么?”

    他冷冷的笑着,对着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仿佛地狱的魔鬼,嗜血且邪魅。

    “你的脾气?你的脾气的确了得,但是韩如风,不管你怎样,都改变不了你亲手杀了自己孩子的事实。”

    蓝若剧烈的咳着,许久才说出这句话,满脸厌恶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他大声怒吼,一双狭长的黑眸狠狠的瞪视着她,眸子里,遮天盖地的怒气翻滚着。

    “我说什么?难道不是么?你杀死了你和苏悦心的孩子,亲手杀死了!韩如风,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觉的愧疚么?你不觉得自己的心里会很难过,不觉得自己的身体上充满了血腥味么?你让我觉得恶心!”

    蓝若坐起身来,一句句的逼问,一点点的逼近,眼前尽是苏悦心两腿之间血粼粼的模样。

    “女人,你会后悔的!”

    他咬牙切齿的冷笑,还赤裸着的身体恶狠狠的扑上来……

    冰冷的身体,冰冷的嘴唇,冰冷的话语……

    一切都是没有温度的,包括压在身上的那个人。蓝若睁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木然的望着天花板,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水晶灯折射的光芒有些刺眼,让她忍不住的想要流泪,却咬着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她不想哭,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得意的眼神。

    身上,男人还在不停的驰骋着。他带着愤怒,奋力的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蓝若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他已经陷入疯狂,能带给蓝若的,只有撕心裂肺的疼痛。

    两个人的汗水交织在一起,蓝若的长发更是直接黏在脸上,遮挡住了木然的眼神。她是在这张床上失去了第一次,现在,又在这里失去了尊严。

    “女人,你真那么喜欢孩子,就让我在你的肚子里种下一个!这样,你就不用为别人操心了!”

    看着她的脸色渐渐苍白,身体也开始颤抖,彻底的失去了力气。韩如风终于忍不住的冷笑出声,低吼着发泄出自己的精力。

    留在蓝若记忆力的,就是他最后的那句话。随即,她便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的时间,阳光烈的刺眼。全身都像是被坦克碾压过一样的疼痛,让蓝若动一动手指头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身侧,早已经没有那个恶魔的身影,让蓝若的心稍稍安了下来。身体上仍然是一块块的吻痕,重重叠叠,连手臂上都没有放过,让蓝若忍不住的有些恼怒。

    “白小姐,我可以上来么?”

    楼下,那个医生的声音响起,让蓝若的身子顿时颤抖了一下。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穿好了,被子也是整理的妥妥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