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尽力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0:23本章字数:3578字

    身子的四周都被被子挡着,只留下中间一块空隙,像极了小时候玩的过家家,在床上搭建出来的小房子。

    “上来吧!”

    蓝若试探着对着楼下说了一句,声音却沙哑的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嗓子更是撕裂了一般的疼痛。

    “白小姐,你要注意按时休息,多吃东西!今天腿上的伤口没有裂开,坚持七八天,就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医生小心翼翼的帮蓝若检查好之后,看着她的黑眼圈细心的叮嘱。

    “好,谢谢您了!那个……医生,我能跟您说件事么?”

    蓝若礼貌的答应一句,看着南宫逸和韩如风都没有跟上来,楼下也没有动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早上,韩如风那句话给她的打击实在是不小。她刚刚醒来,就想起了他临走时在自己耳边说的话。

    “什么事,白小姐吩咐就是,韩少爷吩咐我照顾好白小姐的身体,我自然会尽力!”

    医生诧异的看了蓝若一眼,语气仍然平静的一层不变。

    “那个,你有避孕药么?就是……就是事后的那种!”

    蓝若小心翼翼的说出口,紧张的查看着医生的脸色。

    她并没有买过避孕药,加上也不知道这个医生和韩如风是什么关系。无奈韩如风的话实在让她担忧,再想想他这两天一直恶狠狠的在身体里冲撞的模样,只能出此下策。

    “原来是那个!我今天没带,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明天帮你带过来!”

    医生再一次诧异的看了蓝若一眼,拎起自己的箱子,转身下楼。

    一直到中午时分,饿的全身没有力气的蓝若才听见开门的声音。上楼的脚步声很轻,看见那双褐色的眸子,蓝若才恍然发现,原来是南宫逸。

    想不到昨天韩如风还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今天竟然还让他来。

    南宫逸一张儒雅的面孔上充满了疲惫,额头上还有些许的汗水。大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十几个盒子,上楼,就开始在床头柜上摆起来。

    龙虾,海参,鸡汤,清粥……似乎所有病人需要的东西他全部都买回来一份,每一份看起来都那么让人食欲大增。

    “南宫逸,你休息一下,我自己可以的!”

    蓝若挣扎的坐起来,其实是不想让他在遭受韩如风的臭脾气。那么冷血的人,做他的副手,南宫逸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我没事,这些东西都是总裁让我给你送来的。其实总裁他对你不错,你不要想太多和你没关系的事情,好好养伤。”

    南宫逸抬起头,对蓝若露出一个笑容。儒雅的俊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似乎有魔力一样,让蓝若的心情忍不住的好起来。

    “南宫,把那些饭菜丢出去,让她吃这个!”

    楼梯处,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让整个楼梯都为之震颤。清冷带着嘲讽的声音明显是韩如风的,让蓝若和南宫逸脸上的笑容同时僵住。

    “总裁,公司的事情……”

    南宫逸试探着问了一句,很明显,韩如风原本是没打算回来的。

    “公司的事情你回去处理,今天下午,我不回去了!”

    他的话语被冷冷的打断,对着南宫逸冷冷的下了逐客令。紧接着,一堆白色的药盒被他用力的丢在床上,散落一地。

    “女人,以后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尽量满足你!”

    看着南宫逸下楼,韩如风对着蓝若阴森森的冷笑。

    床上地下,到处都是一盒盒的孕婷。原来,那个医生还是给他打了电话。

    “韩少爷,你就是为了这个回来的,那我还真是要感谢你!”

    蓝若冷笑,拿起距离自己最近的一盒药,打开,塞进嘴里。

    “女人,想不到你这么不想和我拉上关系,我韩如风对你的好,都被你当成了麻烦!”

    下一秒,他的手指准确无误的捏紧了蓝若的下巴。嘴巴里的药片被他用舌头卷住,恶狠狠的吐到地板上。

    “我只是不想和苏悦心一样,让自己的孩子死在你手里。更何况,我和你的关系,并没有亲近到为了你怀孩子的地步,她才是你的未婚妻!”

    唯一一次,蓝若毫无顾忌的冷冷回嘴。她讨厌他的霸道,更讨厌他的无所不知。

    “哈哈……你比她强多了!她现在还在我们订婚的房子里独守空房,而你,夜夜荣宠还不知足!”

    他再一次露出那种阴森森的冷笑,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所有的药连同被子一起被丢下床。

    “既然你那么想和我撇清关系,那么我也要努力占有,让你无处可逃才是!女人,你会很喜欢我接下来对待你的方式。”

    他冷笑着,满脸嘲讽。大手有力的拉下领带,解开衬衫,很快,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变得一丝不挂。

    蓝若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他的身体,宽肩,细腰,粗壮的手臂,修长的双腿。小麦色的肌肤搭配着他匀称的肌肉,应该可以让任何女人为之尖叫。

    雄伟的下体此时已经高高的竖起,散发着灼热的温度,让蓝若忍不住的有些脸红。

    下一秒,他的身子像座山一样压过来,火热的下身毫无顾忌的塞进蓝若嘴巴里……

    异样的味道让蓝若忍不住的想要作呕,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在意,低吼着开始了疯狂的动作……

    “呕……”

    床边,蓝若两只手抓着床单,不停的干呕着。早上和中午都没有吃一点的东西,让她根本就吐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吐着酸水。

    “女人,感觉如何?这样,永远都不会怀孕的!”

    身侧,他早已经穿好了衣服,把自己收拾妥当。蹲下身,满脸嘲讽的看着她。

    “韩如风,你简直就是个禽兽!”

    蓝若顾不得抬头,恶狠狠的咬着牙,语气里充满了怒气。前所未有的羞辱,让她恨不得杀了眼前的男人。

    “在你心里,我早已经是禽兽不如的坏人,又何必惺惺作态呢?女人,以后,我都不会如此对你,因为你欠我的!你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只能是我的!”

    他的大手在蓝若一丝不挂的身体上不停的抚摸着,宣告着自己的所有权,也带起一阵阵的颤栗。

    冷笑的抬起她的小脸,和她对视着。尔后,大步离去。

    空荡荡的别墅,只留下蓝若一个人。肚子饿的不停的叫,床头柜上的食物,她却一口都不想吃。

    接下来的十几天,韩如风一直都没有出现在公寓里,只有那个医生和南宫逸每天前来,照顾蓝若的饮食起居。

    只是,蓝若不在和两个人说话,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情。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她就愈加的不想和韩如风扯上关系。

    他和苏悦心订婚的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天了,可是只要一打开电视,翻开报纸,就能看到苏家和韩家强强联姻的大幅照片。

    照片上的苏悦心嬉笑嫣然,韩如风也是满脸的笑容,经常让蓝若看着看着就愣在那里。不管他如何对她,不管两个人之间爱或者不爱,他们两个才是最合适的。

    而自己,只是被卷进这个漩涡的无辜者,是时候该离开了。

    腿上的伤口已经长好,拆了线,只是留下了一个狰狞的疤痕。这一日,蓝若收拾了一下床铺,把这里恢复了自己没来时候的样子,悄悄下楼。

    韩如风没在,蓝若,想要离开了。

    “你去哪里?”

    楼下,一个温润的声音送进耳朵,吓得蓝若止不住的后退了几步。回过神来,才发现南宫逸正坐在沙发上,一双褐色的眸子平静的看着她。

    楼下的茶几上摆满了一摞摞的文件,有翻开的,还有摆在那里的,分成了好几摞。蓝若目瞪口呆的看着坐在那里的男人,很难想象他每天保持安静的在这里工作,竟然都没有惊动自己。

    那,自己每天大声发泄,诅咒韩如风的话,他都听见了?

    “南宫逸,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你是在上班?”

    蓝若惊讶的看着南宫逸,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乱,必须总裁亲自盯着,所以让我在这里的工作。你的腿,没事了么?”

    南宫逸的声音还是那么儒雅,没有丝毫别样的情绪。可是蓝若却知道,他一定是知道自己要逃跑的。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发现不了。

    悄悄的把手里装衣服的袋子往身后藏了藏,蓝若忍不住的有些担忧起来。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韩如风是不是会怪罪他呢?

    “我……我的腿没事了!那个,韩如风的公司,出了问题么?”

    蓝若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或者离开,或者转身上楼。她不想连累南宫逸,但是更不想留在韩如风的身边。

    听南宫逸的话,他最近公司腾不出身来,自己才有机会。万一他过几天不忙了,自己想要逃跑,就比登天还难。

    “没什么,大概就是和苏家的纷争。订婚典礼举行了,争权夺利的事情也就愈演愈烈了。他早有准备,没关系的!”

    不知道是不是诧异蓝若会询问这些事情,南宫逸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尔后,低下头继续处理文件,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蓝若下一步会做什么。

    听着南宫逸的话,蓝若忍不住的想起韩如风对她说的话来。他说每一个接近他的女人都是为了韩太太的位置,也许是有点道理的吧!

    大门大户的人家,本来就避免不了那些事情,何况韩家在京城也算是首屈一指。

    可能是从小生活在充满利益的环境让他变得那里冷酷,但是在蓝若心里,这一切都不能成为他冷血的理由。他的残忍,她无法适应。

    不管何时,蓝若都无法想象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人,心是有多冷。

    南宫逸的手机突兀的响起,缓解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南宫逸直接去了厨房,留下蓝若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嗯,没下楼,应该还在睡觉吧!”

    “好的,我这就过去,十分钟……”

    厨房里,南宫逸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蓝若耳朵,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心。

    蓝若听得出来,打来电话的一定是韩如风,而且,很有可能公司又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公司里有急事,我必须要回去一趟,你一个人要多加小心!”

    蓝若沉思的功夫,南宫逸已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正收拾着桌子上的文件。他的语气还和平时一样,充满了书卷气的文雅。可是蓝若却分明听出了话外之音,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

    对上那双褐色的眸子,让蓝若有了一瞬间的震颤。那眼神太过沉重,像是压抑着无数无数的事情,让她看不清晰,也不敢去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