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保释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0:23本章字数:3481字

    几乎是自然反应,蓝若紧紧的扼住了那只手腕,满脸的紧张。

    “呀,蓝若你这个没良心啊,我们好心请假来看你,你竟然敢对我动手!”

    耳侧,熟悉的声音响起,蓝若才看出站在自己身边的两个女人,竟然是青岚和紫苏。

    “青岚,紫苏,你们都不用上班的么?怎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蓝若离开夜上浓妆的时候,都没有和两个好姐妹打招呼,这一见面,顿时有些眼圈发红。这两个姐妹对她的好她是明白的,只是当天走的太匆忙,至今为止她也没敢和她们联系。

    “上班!上班哪里有找你重要啊!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和紫苏那天出去帮忙,回来就听说你被抓走了。等我们找关系去看守所里问,又说你被韩少爷保释了!要不是今天听一个客人说在这里看见有一个啤酒妹像你,我们还找不到你呢!”

    青岚嘟着嘴,拉着蓝若的手不知不觉的加大了力气,满脸的不满。

    “我……青岚,紫苏,对不起……我走的匆忙。韩如风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所以我也不敢回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他。”

    蓝若低下头,看着两个姐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好啦好啦,我们知道的!这不是偷偷来看你的么!给,这是你的东西,我们都给你带来了。还有这点钱,是我和紫苏的,你先拿去给你妈妈交住院费。我俩和玛丽说出来吃饭呢,这就先回去了,改天来看你哈!”

    青岚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蓝若的电话和所有东西,连同一张写了密码的银行卡塞在她的手里,拉着紫苏就要离开。

    “你们……你们这就要走了么?”

    蓝若心里满满的不舍,却知道不能让她们留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三个漂亮女人在一起本来就扎眼,加上她们三个以前都在夜上浓妆,很容易就被人认出来的!

    “好啦,我们会找时间来看你的!”

    青岚和紫苏对着她摆摆手,匆忙离开。

    看着两人的身影迅速的融入人群,蓝若的脸上忍不住的充满了苦笑,和姐妹见个面,跟做贼似的。

    ‘炫酷逍遥’的门口,一双眸子刻意的在蓝若的脸上看了几眼,尾随在两姐妹的身后悄悄离开……

    火爆的餐厅里,蓝若风风火火的工作着,脸上带着舒心的笑容。

    昨天青岚和紫苏送来的钱已经被她直接打在了医院的卡里,妈妈的住院费终于可以缓一缓了。

    心里没有了烦心事,她干活都开心起来,嘴角不知不觉的挂着微笑,一张刻意装扮平淡的脸竟然也格外的迷人。

    “小若今天很开心啊,昨晚上和男朋友见面了?”

    倩姐刚刚从楼上的包房下来,手上拿着写的满满的点菜单,笑嘻嘻的和蓝若开玩笑。

    “哪有啊,我昨天把这些天赚的钱寄给我妈妈了,我妈妈夸我呢!”

    蓝若随意的扯了个谎,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妈妈的治疗还在继续呢,说不定哪一天就可以醒过来了。到时候,自己就真的不再孤独了。

    “真是个孝顺的丫头!小若啊,这两天把你累坏了,你今天就负责楼上的包房吧!你嘴甜,也会说话,把楼上那几桌有钱的客人招待好,今天倩姐给你提层,让你下次多往家里寄点钱!”

    倩姐一边说,一边拿过蓝若手里的东西,打发她上楼去。

    以往,楼上的客人都是倩姐亲自招待的,虽然这里小地方,却是什么菜都有。每一桌下来,都消费个千八百的。

    今天不知道倩姐从哪里招来的一个小丫头,蓝若就被她送去楼上了。看的出来,她是想专职做自己的老板娘,站在吧台收钱了。

    “成,倩姐,那我就上楼了!楼下忙不过来你叫我啊!”

    蓝若笑了笑,一边往楼上走一边锤了捶酸麻的腿,脸上仍然挂着笑容。楼上的客人不多,抽空甚至还有时间休息,倩姐的安排让蓝若的心情大好。

    反正已经习惯了低声下气,不就是和客人说两句好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今天的生意出奇的好,刚刚到下午一点多钟,楼上竟然卖了十桌。一万多元的营业额,。把倩姐美得眉开眼笑,直夸蓝若招财,以后就让她在楼上了。

    两点钟的时候,楼上又来了两个中年人。两人在餐厅里打量了一圈,直接去了楼上的包房,点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

    看着两个人的菜单都这么丰富,倩姐又是对蓝若一阵夸赞。

    “服务员!”

    菜刚刚上齐了没多久,那个包房就传来了呼喊服务员的声音,正坐在那里揉着腿的蓝若赶忙站起身来。

    “先生,您还需要其他的东西么?”

    蓝若礼貌的进屋,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和昂贵的酒水,实在看不出来他们两个还有什么需要。

    “什么先生,什么还有什么需要啊!我们需要你脱光了衣服给我们看看,你能做到啊?你这个小姑娘真是的,一点都不会说话。来来来,到这边来,给我倒酒!”

    听见蓝若的问话,两个中年人其中的一个冷冷的哼了一声,嘴里的话不堪入耳,话语里已经带着三分怒气。

    “好的先生!”

    蓝若诧异的看了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一眼,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穿着那么贵气的人会说出这种话来。不过今天第一天看包房,她也不能给倩姐丢脸,连忙赔笑的上前去给那个男人倒酒。

    “坐下呀,倒完了就好了?你这个服务员怎么这么不会来事么!来来来,坐下来陪我们兄弟喝一杯,等会给你小费!”

    男人说着话,一只大手轻佻的在蓝若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语气里充满了淫荡的意味,让蓝若顿时睁大了眼睛。

    在酒吧里卖啤酒的时候,这种占便宜的事情很是常见,蓝若还知道躲闪着点。可是她没想到,饭店里竟然也会有这种人。

    “先生,真对不起,我们饭店不允许服务员和客人一起吃饭喝酒的!我们这里是正规饭店,吃饭的地方!”

    蓝若悄悄的憋下心里的怒气,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不快。

    “放屁,你这个服务员怎么说话的!我们难道不是来吃饭的么,不吃饭我们点了这么大一桌子菜做什么?让你陪我们喝酒是瞧得起你,你这贱货有什么好忸怩的!”

    蓝若的话刚说完,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中年男人就站了起来。一盘凉菜狠狠的扣在蓝若的胸前,精美的玻璃盘子也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凉菜的汤汁顺着蓝若的衣服不停的往下流,看起来惨不忍睹。看着那个大发脾气的男人,蓝若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哎呀,这是怎么了?小若呀,小若,你在哪个房间呢?我怎么听见盘子碎了,你是不是不小心打翻了客人的菜……”

    正在蓝若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应该扭头就走的时候,老板娘倩姐满脸慌张的冲了上来,一看见包房里相互僵持的两方人,顿时呆了。

    刚刚她还在用计算器算这桌的消费,两千多块呀,那是她多少的菜钱啊!

    “小若,你怎么搞得,你是不是得罪客人了?赶快给这两位老板道歉,快……”

    倩姐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把要往外走的蓝若拉了回来。

    “对不起两位老板,是我不懂事!我这就去重新做一盘凉菜端上来!”

    蓝若默默的说着,声音里却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本来就是这两个人没事找事,即使说了对不起的话,她也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只是没想到,这种禽兽不如的货色哪里都有。如果在楼上就是要陪客人喝酒的话,她宁愿去楼下挨累!

    “哎呀我的小若啊,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诚恳一点么,啊?两位老板啊,你看看,这是我家的远亲,年纪小不懂事,您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了!”

    倩姐一边说一边拉住蓝若的手,不停的捏着她起了茧子的手心,似乎是在警告。

    “远亲?哼!老板娘,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这里受气的!你这个服务员实在是不识抬举。这样吧,让她吧这杯酒喝了,今天的事情就算结了。我们该吃饭吃饭,该买单买单!”

    那中年男人似乎根本不领情,听了倩姐的话,翻着眼睛冷哼了一声。他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一直盯着蓝若,倒了满满一杯白酒,放到她的面前。

    “小若,小若听话,啊?”

    身侧,倩姐的劝告声不停的响在蓝若的耳边,让她不得不妥协。小本买卖,确实禁不住这样的事情。

    而且她身份证没在身上,想找工作很不容易,倩姐这里算是一份好工作了。

    颤抖着手拿起那杯闻着就很辛辣的白酒,蓝若轻轻喝了一小口,就差点张嘴吐出来。那种浓重的酒精味,真不是她能够忍受的。

    “你倒是喝呀!我他妈的让你干了,你听不懂啊,啊?”

    老板娘看蓝若这么听话,风姿卓越的脸上忍不住的露出笑容来。不了还没等她说话,那个中年男人先站了起来,又是一盘冷菜扣在了蓝若的身上。

    “臭婊子,你他妈的别在这跟我装纯,你以为老子不认识你么?你不是在夜上浓妆唱歌么,不是那里的花魁蓝若么?歌女,说的好听。谁他妈的不知道你就是个高档ji女,啊?在那里你就能陪着别人喝酒睡觉,在这里就不行了?瞧不起老子啊,老子给你钱……”

    中年汉子大声的嚷嚷着,嗓门大的足以让整个楼层都听见。蓝若看着他充满了嘲讽的脸,忍不住的愣在那里,被中年男人抓住了衣领,才醒过神来,狠狠的挣扎。

    “你他妈的挣扎什么啊?啊?你怎么不在那里继续卖了?是勾引韩少爷失败了,才离开的吧!就你这种女人,在哪里都他妈的是个祸害!”

    那中年汉子猖狂的大骂着,骂够了,才丢下一叠钱,和另一个汉子怒气冲冲的离去。

    感受着周围探究的目光,蓝若忍不住的有些沮丧,不知道化妆成这个样子,怎么还会有人认出自己。

    身侧,老板娘的眼神阴森可怖,那眼神仿佛恨不得剥了蓝若的皮一般。

    作为一个歌女,蓝若在京城的名气实在不小。隔壁吃饭的人一听到这个房间里的怒吼,不少人都来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