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2本章字数:12408字

    第三十六章栾氏习费也不打话,在一堆人都不相信的情况下,执出短刀,对准了五柄刀的刃口道:“大家请看。”正要举好刀下击时,长孙嘉荣道:“慢,习老将军,为防你用内力把长刀给震断,我觉得还是找一个普通的士兵来表演的好。你说是也不是?既然它是宝物,当然普通人也能够用经发挥出宝物应有的特性对吧,就这样吧。来人啊,你,过来。”

    那士兵早就听到他们的谈话,习费把短刀交到他手上道:“孩子,放心地砍下去吧。小心不要伤了自己。这刀可是削铁如泥的。”

    那士兵得他鼓励,又看到栾王对他点了点头,道:“是,小的遵命。”

    执了短刀,只一个呼吸之间,自上而下,只听得到一声“咔嚓”之声,五柄长刀应声而断,连带下面的一张桌子也被劈裂,那士兵用力过猛,刀身往他自己的脚下划去。

    习费大急,在瞬间的高迅下,用了另外一个士兵的带鞘长刀,狠狠地抢来并砸了过去,堪堪挡住了怒红颜,射往没有人的地上。顿时破砖而入,怒红颜真就像切豆腐一样,把地砖给破去一块,斜插入地砖的裂缝里,铮铮作响,果然有虎啸龙呤之声,不大,但清脆得很,让人听了非常的享受。

    那士兵急得汗水直冒,谢了一声道:“习老将军!”

    习费道:“没事了,下去吧。”

    栾王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如此神兵,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习老将军,怒红颜之神兵传说,断然不会有假。大家以为然否?”

    龙浩干咳一声道:“皇上,既然大家都见证了此兵刃的非凡之处,自然就是那乌鸡国的国器,不知道皇上将要如何处置它呢?”

    栾王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怎么处置它,而是怎么处置皇兄遇刺一事。习老将军,现在一切明了,看来大曹国灭我之心不死。如此一来,皇兄一死,北疆那边的压力肯定会越来越大。你且拟出个方略来,看如何经略北方才可以保我昌平国国泰民安。”

    习费早已经有了计策,当下道:“皇上,必须得派遣出一支精兵,一来作支援龙行将军和向思明将军之用,一来可以抵挡大曹国不断驰援的大军。”

    龙浩的亲戚就是北疆的守将,当然得顺着习费之意去办理此事,当下也道:“皇上,臣同意习老将军的意见。起兵北上之事,刻不容缓啊。”

    栾王道:“本王刚才不是说了,让你们先不要叫皇上。不过既然皇兄遇害之事已经查明,是蓝魔尊者的金狼军士兵所为,那本王就奏请太后,请他老人家定夺看否可以当得了昌平国的家。”

    “昌平国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人可以当这个家?”

    “母后!”来人赫然是孝平太后,只见他一身的黑衣,手臂上的袖子里扎了朵白色的花儿,非常的醒目。众臣包括栾王在内,都是一身的素服,正在为皇兄栾天守孝期间,又有诸多事情要处理。而这登基之事,是大事中的大事,没有太后作主,自己擅自夺位,有被人诬言之忧。当下见孝平太后如此说,忙跪了下去道:“母后,儿领旨,昌平国今后的皇上,就是我栾王了。”

    孝平太后爱怜地道:“皇儿啊,你皇兄已经走了,现在你们已经查出了是什么人对他下的毒手,母后的日子眼看也不多了。就求你一件事情,一定要为你的皇兄报仇雪恨,如此,母后也去也安矣。”

    栾泽眼泪涩涩的,哭泣着道:“不,儿决不让母后再受半点创伤。母后,您也定要答应儿,好好活着,好好好好地活着。为了儿,为了昌平国,您都不能够再出任何的岔子。”

    孝平太后转往习雨蝶,道:“蝶儿,跟老身来。老身有话要吩咐你。”

    习雨蝶望了栾王一眼,栾王示意她去就是了,跟在了孝平太后后面,不知道这位受伤颇重的太后要对自己说什么。

    到了一间宫殿里的房间后,孝平太后道:“这里没有别人了,今天母后就把这昌平国的后冠华服交给你。从此以后,你就是昌平国的皇后了。可得帮我看紧一点皇帝,不要让昌平国出半点乱子,母后死后,不想被人掘了坟墓,不想昌平国的先祖们指责自己,也不想见到儿孙们不团结,要做出损已利人的事儿来。”

    习雨蝶一听,这是有点在交待后事的意味儿,当下也是心里一酸,真想不到连番的事故后,昌平国物是人非,之前一直相处融洽的人和事儿,都一件件变了样,真让人唏嘘不已。

    孝平太后着人却取了衣服来,在习雨蝶身边比划了一下道:“看上去挺合身的,你这个皇后啊,可算是很有福气呢。想当年我和先皇时,不知道经历过几番血雨腥风,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而你虽然也经历过了一些事情,但没有当年本宫经历得惊心动魄,想想就让人害怕。这皇宫不比别处,如果事情处理不好,随时都会要了人的命。对了,你去把皇儿也请来吧,母后觉得今天的精神特别好,还能够和你们再说上一会儿的话。”

    习雨蝶噙着泪水把栾王给叫了来,道:“母后说她今天精神儿很好呢。”

    栾王一听大惊失色,道:“母后为了皇兄的事情,已经把眼泪都哭干了,我等也并没有能够想尽一切办法劝慰她宽心一点。这骤然间就说没事人一样,还真让我不敢相信。但愿吧。”

    见到了孝平太后,行了礼后道:“儿不知道母后有什么吩咐。”

    孝平太后道:“你们给我听着。从此一刻开始,你们一王一后,就是昌平国的天地了。你们得共同担当起昌平国的天下来。蝶儿是个好女孩儿,有她辅佐你,母后走了也放心。”

    “母后……。”

    “越来,听母后说。蝶儿,说说未来你将如何做好这一国之母啊?”

    习雨蝶道:“啊,这我还没有想过呢。当然是谨遵母后的旨意啦。”

    孝平太后道:“你既然不太清楚,本宫今天就把这当好一国之母的本事教给你。首先你得自己本份,做好为人妻子的事情。再次,你的身份不只是皇帝的妻子,而且是皇帝的皇后。从此身份与人不可同日而语,你一定要记住,全天下人都在像看太阳月亮般看着你们哪。这皇帝不好当,这皇后它也不好当。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温良恭俭让,皇帝主外,你主内。这皇宫里,今后就是你管了。皇帝,让你皇兄的皇后搬到养元殿去吧,那里合适。”

    栾王道:“母后,先皇后她……让皇兄给……。”

    孝平太后道:“不就是打入冷宫吗?没什么了不起的,让她从此过几天好日子吧。着她立即迁往养元殿。一切权力即刻停止,俸禄比先前加位,从此不得踏出养元殿半步。直到你稳定了昌平国,她才可以出来。你照母后的意思办理,不得有违。来人呀,给我备御旨。”

    叫太监写了凤谕,压上自己的大印后对太监道:“立即去传旨吧。”

    太监走后,习雨蝶道:“母后,那还有其它的事情要交待皇上和我吗?”

    孝平太后道:“从此之后,你对自己的称谓也要改一改了。再也不能够叫我,皇帝要叫朕,你要叫本宫。知道了吗?好孩子,来,坐母后身边,皇帝你跪下。”

    栾王一怔,还是跪了下去,孝平太后道:“母后现在要传你的,是宗族事务大印,这个大印,能够管理一切贵胄,对我栾氏一脉的所有子孙后代,包括你的那些个沾点亲带点故的叔叔伯伯们都有生杀予夺之权。如果他们胆敢对你出言不逊,即刻可以行使权力。来人啊,给我传周王来。”

    习雨蝶奇道:“同王不是栾泰吗?他可是皇上的远房亲叔呢,先皇封他为周王,在东州城外的周地就国,太后您这是要……。”

    “你们听着,等会他一到,皇儿你就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如果他胆敢有半点不尊重的,就立即杀了杀。”栾王吓了一跳,这周王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戚,而且是朝廷大员,又是宗亲的,怎么能够说杀就杀。

    但见那周王进来,给太后行了礼。然后站了起来,抱着拳头向栾王和习雨蝶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王妃。”

    两人回了礼,道了声皇叔,孝平太后一脸怒气道:“慢着。不是见过太子殿下,也不是王妃娘娘。而是皇帝和皇后。”

    周王吃了一惊,很不情愿地随意一拂,没有跪下去,站着再行一礼道:“是,见过皇上,见过皇后。”

    孝平太后冷笑道:“栾泰,你是对老身有意见呢,还是对皇帝有意见啊?”

    栾泰听出了孝平太后的不满,当下恭敬地道:“栾泰不敢。栾泰只是觉得皇帝刚刚过世,现在传位与栾王,好像太早了点。众皇亲们也都是这样认为的。”

    孝平太后道:“好,好得很。来人啊,给我把栾宇,栾平这些封王都给传进来。”

    第三十七章治国习雨蝶看到有些惊心,没有想到这栾氏一脉原来如此之大,光是封了王的就有三十几人。当下众人对孝平太后行了礼,太后道:“你们还有一个皇帝没有拜见,一个皇后没有拜见。”

    众人你眼望我眼,都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拜见,只拿眼神向栾泰寻问。栾泰忙眨眼,着他们不要跪拜。众人于是不在出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地冷抗议孝平太后之举。

    孝平太后道:“你们当中,有几人和先皇后是姻亲关系,都受过先皇后的恩惠。现在本宫也把她请入了养元殿,一切俸禄加倍,也算是对得起她了。既然这样,你们已经表明了态度了。来人啊,给我把栾泰拉出去砍了。本宫以宗族族长的命令行使宗族权力,我看你们谁还要像栾泰一样顽固,你们尽管试试。”

    一声惨叫过后,众人一下子失去了领头的,顿时没有了主见。有几人已经跃跃欲试,顿时蹲了下去向栾王和习雨蝶行大礼礼道:“臣等拜见皇上,拜见皇后。”背后跟着的又有一大片,但还有三个没有拜见栾王和习雨蝶。

    孝平太后道:“栾顺,栾祥,你们也陪栾泰去吧,来人啊,将他们两人拉出去砍了。”

    还有一个,老得和孝平太后一般,孝平太后道:“栾才,你也算是一把年纪了。老身心疼啊。可不这样,整个栾氏一脉将来就要血流成河了。你如果现在肯参见皇上和皇后,本宫既往不咎。”

    那栾才哼了一声,孝平太后道:“好,很好。你家的长子不是取了先皇后的妹子吗?那就全都给我斩了。来人啊,传旨栾才一家十七口皆下大狱,交刑部一日内审结行刑。”

    “孝平,你别忘了,老夫有先皇及至皇祖的免死金牌,你不可以杀我。”

    孝平太后把手上龙杖重重地顿在地下,让跪倒在脚下的一片栾氏子孙们吓了一大跳,对栾才道:“你也佩行使金牌令箭之权力?你不顾大局,以一己之私想坏我朝纲,今天本宫不是以皇帝的身份杀你,而是以栾氏一脉的族长宗族最高长官的命令杀你,那金牌令箭可以管得到昌平国的臣子,但救不了你这个栾氏一脉的小人。你一身富贵都是沾了栾氏一脉的光,本身并没有任何功劳于国于君。本宫刚才给了你三个机会你都没有要,现在本宫已经对你恩清义绝,来人啊,给我拉出去斩了。”

    “太后,太后,老臣错了,老臣知错了。求太后放过老臣,求太后开恩哪。”

    孝平太后望着那几个架着栾才的侍卫道:“本宫说的话,比之皇帝都更有权威。既然给了你机会不要,本宫杀你之言已经出口,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即刻行刑。”龙仗又是一顿,众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听再听得一声嚎叫后,再也没有人敢有半点不尊重。

    习雨蝶想劝阻一下孝平太后,被皇帝栾王给拉住。

    孝平太后回过头来对习雨蝶道:“皇后,这些人怎么处理啊?”

    习雨蝶道:“太后,儿求您了,放了他们。让他们回封地就国吧。”

    孝平太后道:“不,你只是以我儿媳的身份求我,这没有用。你得行使你的权利,你皇后的权力。从此以后,皇帝愿意你就是宗族族长了,要知道这家国一大,就什么事情什么人都有,像栾才这等以老卖老的栾氏子孙,留他也没有用,不能为我所团结运用,就都不佩当栾氏的子孙。你想让本宫放了他们,那得皇帝和皇后说了算。皇帝,你愿意不愿意让皇后接任本宫的族长之任?”

    看栾王犹犹豫豫,孝平太后怒目而视,吓得栾王道:“儿愿意。”

    “错了,是朕愿意。”

    “朕愿意。”

    “好,皇后,你来接过这族长大印吧。来。”

    习雨蝶把那沉甸甸的族长印接到手里,顿时觉得自己的肩膀重了许多。这族宗之事,日后就是自己说了算,自己还真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孝平太后似乎看出了她的忧虑,笑道:“皇后,不用着急。要管理这一班栾氏子孙们,自然有一套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你看这册子上所记,就是栾氏一脉的族法家规。你得保管好了,一并传给你了。”

    习雨蝶谢道:“是,太后。本宫有个请求,请太后让我栾氏一脉肯团结在一起的族众都回封地就国。”

    孝平太后笑道:“本宫现在已经不是族长了,一切事务都由你作主吧。”

    习雨蝶也不相让,当下对那跪得脚腿酥麻,又不敢站起来甚至不敢活动一下身子的栾氏宗人道:“本宫现在行使族长令,你等为先皇行完大孝后,立即回封地就国,不得有误。”

    “是,宗族长。”

    “起来吧,退下。”众人这才抹了一把汗水,一一控背弓腰退出殿外。

    孝平太后满意道:“好好好,老身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记住了,皇儿和皇后,你们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也不只是家里成员中的一个。你们更是昌平国的君王和母仪天下的皇后。有时候杀人是必须的,杀一个,是为了救十个。如果今天他们全体一起对抗本宫,那就全体都得死。否则今后国家必乱,不杀不足以平众人之乱口。你也看到了,这杀了几个领头倒乱的,他们一下子全老实了。这得罪人的事情,还有几件没有做。老身就一并做了吧。来人啊,给我传二品以上的大员到我坤宁宫来。”

    龙浩,习费,长孙嘉荣,六部尚书,新上任的太尉和其它重要官员们全都到齐了,孝平太后一数道:“嗯,一共是六十五位,全都到齐了。好,好得很。但今天你们做错了一件事情,可知道是何事?”

    龙浩带头道:“孝平太后,还请您老指正。”

    孝平太后道:“龙老卿家和长孙将军没有做错,你们可以站到一边。你们,这六十三人,还不快点向皇上和皇后谢罪?”

    习费一惊,终于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登上大位,成了昌平国的皇后了。当下带头跪了下去,自己这一方的人马,和太师一边的人马,还有其它几个会见风使舵的人都跪了下去。又是只有三个人,死活不肯跪。一个是礼部尚书,一个是户部员外郎,一个是贵庚将军。

    孝平太后道:“拜见过了皇上和皇后的,都退往左边。亲近皇上和皇后。来人啊,把这三个二心之臣拉出去砍了。”

    “太后,太后,您请容臣一言啊。”

    孝平太后把侍卫挥退,道:“请讲。”

    “太后,自古帝王帝位的传承,都得要先皇的诏书。这诏书既然没有的下,臣身为礼部尚书,绝不允许有人擅自登基成为我朝新皇。”

    “噢,这就是你这礼部尚书的理由?那好,本宫也给一个杀你的理由,那就是忤逆本宫,藐视皇上和皇后。来人啊,给我拉出去,即刻处斩。对了,你们二人又是什么态度?”

    剩下的两人,其中一人壮着胆子道:“臣以为,这皇上没有立遗诏,就应该由有能者居这昌平国的帝位。而不是放任由栾王殿下登基。”另外一个也强硬地道:“没错,现在昌平国表面上看,似乎已经让习费给镇压下去了,但这样做其实为祸至深。要知道我昌平国自开国以来,就没有不立遗诏擅自登基的,这是在忤逆先皇啊,万万不能够这样做啊。”

    孝平太后哈哈大笑一声,道:“你们口口声声拿先皇来说事,当成你们谋反和谋夺皇位的借口,也好,本宫就成全了你们吧。来人啊,给我把他们三人全都处斩,诛杀九族,凡与其有关联者,上至皇亲,下至平民皆处以极刑。”

    “太后,您老不能专政啊,太后……啊,啊,啊……。”

    习费暗暗佩服孝平太后的高明和果断,如果让那三人巧舌在朝廷上言语一番,这朝廷肯定得乱了套。自己因为没有先一步称栾王为皇帝,称女儿习雨蝶为皇后,也是高明的一招,至少让孝平太后放心自己,并没有以女为荣放肆自己。

    孝平太后接下来道:“皇帝,这龙浩老太师,已经年事高迈了,你看是不是可以让他将就着,做些不怎么劳累的事情呢?”

    “还有,这长孙将军也已经气喘吁吁,上个朝都如此的累人,披着的一身重甲我看可以扒了。习费,你的伤还没有好吧?要不你先回东州城治疗几天,今后有空再来探望本宫如何?”

    三人都跪了下去,只有习费没有并点喜怒道:“谢太后恩典,臣即刻交出虎符兵权,请太后过目。”说完把怀里的虎符交了上去,孝平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对习费道:“不是交给本宫,是皇帝。”

    习费诚惶诚恐地道:“是,皇上,老臣因有伤病在身,请皇上下旨,允许老臣去职养老,现在臣就把虎符交还朝廷,还请皇上成全。”

    栾王怔了一怔,想起了母后的话,当下道:“既然王爱卿却意已决,那朕也不好再强留。母后,朕想让王老爱卿在皇城里多住些日子,好向他讨教些治国的方略,您看成吗?”

    孝平太后道:“皇上既然说话,习费你还不谢恩?”

    习费道:“臣谢皇上隆恩。”

    第三十八章换位孝平太后让习费站到一边,然后对龙浩道:“龙浩,本宫记得你是和当今的皇上同一个生肖,但大他足足四轮吧?”

    龙浩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当下把头都伏在了地是,道:“是,臣也记起来了。臣一切都遵照太后旨意,不敢有半点违逆。”

    孝平太后道:“谅你也不敢。本宫问你,本宫着皇上赐一座比太师府还大的宅子与你,俸禄加倍,你可愿意?只许回答愿意与否,不用铺垫多言。”

    龙浩再是一惊,虽然说自己舍弃不得这太师之位,但没有办法,现在孝平太后这个老妖婆坐镇,自己虽然恨不得掐死了她。但事实胜于幻想,忙道:“臣愿意。臣即刻交出太师印授,还望太后详查。”

    孝平太后收了龙浩的权后,对长孙嘉荣道:“长孙将军,听说你在征战南疆的时候,脚根落下了毛病。至今一到下雨天,还像本宫一样,全身的骨头都痛,可有其事?”

    那长孙嘉荣其实只是一点小毛病而已,但见太后如此一说,那想说明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当下也不敢有任何的违抗,道:“臣是病了,而且非常的重。臣愿意交出兵权,请皇上查验。”

    栾王道:“朕看过了,做得很好。你等虽然不在其位了,但为我昌平国做出的功勋应当让每一位昌平国子民都知道的。朕肯请母后下旨,他们三人都得赐宅赐金,好让其养老,也全了朕的一片爱惜之心和太后您的关爱之心。”

    孝平太后点点头,道:“皇上的意思就是本宫的意思。皇上,本宫今天要看到你亲自朝会。”

    有一个不醒目的大臣道:“现在不是早上啊。”

    孝平怒道:“来人啊,给我把这个胆敢忤逆圣上的人给砍了。”

    顿时全体禁声,一声嚎叫声后,孝平太后跟在了皇帝栾王身后,一路往正大光明殿行去。

    入了殿后,孝平太后让栾王坐了帝位,自己在一边的陪坐上坐了,习雨蝶则站在自己身后,道:“你们这一班大臣,今后一定要好好辅佐我皇,让昌平国强大,富强。”

    众人下跪,齐声道:“是,遵太后旨意。”

    孝平太后向栾王点了点头,道:“可以开始了。”

    高扬高声道:“朝会开始,各位大臣参见皇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栾王望了一眼孝平太后,孝平示意他要自己拿主意。忙学了皇兄一样,道:“众位爱卿,平身。”

    “谢皇上。”

    栾王又向高扬望了一眼,这皇兄之前也是这样做的。高扬心中一喜,没有想到新帝也是那样的重用自己,当下高声道:“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习费带头道:“皇上,臣启奏。臣因为年老体迈,又有箭伤在身,因此请求归养,请皇上降下龙恩,好让臣得养天年。”

    栾王现在已经找到了当皇帝的感觉,就算没有母后在旁边撑场子也可以处理得下眼下的事情了,道:“朕准奏。还有谁想归养活?”

    龙浩和长孙嘉荣不得不学习费一起奏道:“臣等也是。”

    栾王道:“一并准了。但你们下去后,一定要再拟个折子上来与朕,选贤与能,一向是我昌平国治理天下的首要之务。因此你们觉得谁最适合接替自己的位置,都有哪些人适合,为什么,是什么原因可以把他们安排在如此位置上,都要一一注明,不得有误,明白了吗?”

    三人只得道:“是,臣等明白。”

    栾王想看一下自己的母后是什么意见,回头望了自己的养母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只见孝平太后端坐其上,两眼一动不动地望着殿门之外的图腾柱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

    “母后,母后……。”

    “太后……。”殿堂下跪倒了一大片,孝平太后已经去了。

    她圆满的一生,也随着自己的新生儿子的离去而画上了句号,而且她临死前,为栾王摆平了那么多刺儿头,把得罪人的事情都做光了。剩下的就是让栾王这个皇帝自己作主,降恩于众臣。

    众大臣能够得见本朝的太后有如此一个神奇的死法,也是暗暗惊心不已,都把这孝平太后的仁德和智慧称赞不已,知晓她的离去之前,已经为这昌平国的新主挡平了障碍,从此栾王在自己提拔上来的近身侍臣辅佐下,可以王鞭及四海,恩威降九州了。

    办忙了皇兄和孝平太后的国丧后,栾王携皇后习雨蝶来到了习费的住处,习费喜道:“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栾王道:“平身吧,我是专门来看我的岳丈大人的。”

    习费道:“不,皇上应该说朕,你我君臣名份已经定了,而且皇后与臣的君臣名份也定了。主从之间,一定得分得清楚,如此才可以御下,请皇上收回我,用回属于您的朕。”

    栾王哈哈一笑,道:“朕知道了。朕是专门来找习老将军的。关起门来,朕和你都是一家人,也就不用再请太多的虚礼。来,习老将军,朕有些事想向你请益。”

    习费猜估道:“是不是北疆那里又出了什么事情了?”

    习雨蝶道:“习老将军,皇上这次来,就是想向你讨一个主意,本宫已经征得皇上同意,一并前来探望自己的爹爹。”

    习费道:“是,皇后娘娘。”

    “对了,爹爹,女儿没有把明儿带来见您,您老是不是怨我啊。”

    “怎么会呢,明儿自然有他的事情做。哎呀,这几十年如一日的日子,让爹爹什么都看透了,能够轻松下来,好好休息几天,那也是一件相当的美事。对了皇上,您想问臣的是,谁可以胜任北征大将军一职吧?”

    栾王道:“朕的想法,习老将军一猜就中,正是如此。来来来,让我们君臣入屋去好好谈谈。”

    分主从坐下后,下人们奉上了香茗,习费开口道:“皇上也许已经作了英明的决定了,臣说与不说,肯定都是那一人了。”

    皇上道:“噢,说来听听,朕很想知道你猜得对与不对。”

    习费哈哈一笑,说不尽的豪迈道:“老夫之外,上了年纪的还有一人可以堪为大用。非甘英雄将军莫属也。”

    习雨蝶激动道:“呀,爹爹推荐的是甘叔叔啊。”

    皇上道:“甘英雄已经老了,而且在灭了易元森后,他也并不太想再带兵打丈,只不过他倒想让他的儿子甘泉能够在军前效力。如此一来,子接父职,也算是了了他一桩心愿。只是朕知道,这战事一开,几十年如一日。我昌平国虽然粮食富足,但也填不满这个没有底的洞啊。朕估计,北疆的战事要按现在这个进度打下去,至少得十几年后才拿得下大曹国来。朕想把这个进度加快些,为年青的将军们多提供一些发挥的空间。尤其是你手下的唐宏文和杨志远,特别是唐宏文。朕以为他可以胜任北征大将军之职,习老将军以为如何?”

    习费没有想到,皇帝栾泽千不选万不选,居然会选择了自己手下的唐宏文。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信任,和对唐宏文父亲的一种告慰。当下表态道:“一切都皇上圣裁,臣站在一个将军的角度审视唐宏文此人,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后起之秀,昌平国能得他为将,皇上能宠幸如此臣下,也算是你们君臣一场新的缘份的开始。臣没有任何的看法,都听皇上的。”

    栾王道:“哈哈哈哈,你说没有看法,那其实也是一种看法。从你脸上的喜色朕就知道,其实你对唐宏文是相当的器重的。朕和你一样,但愿他能够从此像你一样,创下一番为我昌平国开疆拓土的大业来。”

    习费惊道:“开疆拓土?皇上……。”

    栾王道:“朕觉得这大曹国屡屡侵犯我昌平国,已经到了不收拾不行的时候了。所以才要选择一位能够在马背上长期颠簸的将军。要不然凭你,或者是甘英雄都不能够胜任这况日持久的鏊战,朕打算把大曹国给统一了,如此一来,再无北患之忧,不知道习老将军是何意呢?”

    才刚刚登基不久,皇帝就要北征。虽然说自己有一万个不愿意,但也决不能够逆了皇帝的意思。要知道此刻的栾王已经不再是王爷,而是手掌天下生与死的帝王,皇者一怒,嗜血十万,如此厉害的后果习费自然是知道的。

    当下只是跪下去,没有说话。

    习雨蝶想扶爹爹起身,被栾王阻止道:“皇后,现在朕在和习老将军谈国事,你且退回屋内,等朕消息。”

    习雨蝶怒道:“你现在做皇帝了,了不起了是不是?要让我爹爹在地上跪这么久,我告诉你,我才不管你什么皇帝不皇帝的呢,让我爹爹受罪就是让我受罪。爹爹您好起来,快点。”

    习费颤抖着手道:“皇后,不能,不能啊。如果您想让我习费好好地活着,您就什么也不要管,什么也不要问。按皇上说的话去做吧,臣求您了。”习费很识时务,在地上不住地磕头。都快把头给磕破了,栾王也没有并点去扶起他的意思。

    第三十九章威风习雨蝶怒道:“皇上,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功臣的么?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爹爹的女婿啊,你怎么能够这样做呢。”

    习费磕得更厉害了,习雨蝶心痛得不行,只得退了一步道:“爹爹,您要是再不停止磕头,女儿就给你跪下了。”

    习费这才停止了动作,道:“皇后啊,臣之所以是臣,正是因为头顶上有个皇帝,皇帝之所以是皇帝,正是因为头上有一个天,是天之子,所谓天子就是这个意思。习费现在和女儿说句话,侍候天子,就是侍候天啊,今后你可不能够像今天这样,不尊敬皇上,任性胡为。知道了吗?”

    习雨蝶怔怔道:“我还是皇后呢,而且是栾氏一族的族长……。”

    栾王怒道:“给朕住嘴,习老将军,好好地管教一下您的女儿。想通了,再回宫来找朕。”毅然拂袖而离,没有半点犹豫的样子。

    习雨蝶这才把自己的爹爹扶了越来,道:“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我把明儿带出来见你了,原来他只是想发发做皇帝的威风。爹爹,您受累了。”

    用手帕帮习费抹去了额头上的血痕,习费只把她的手帕给挥开道:“你不要再给我清理伤口了。告诉你女儿,你要是再像今天这样说话做事,那我习费和你娘,还有你妹妹妹夫今后怎么死的都会不知道。你不是我习费一个人的亲人了,你是天下人的亲人,因为天下人都在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新皇帝和皇后啊。你要是还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说想让爹爹死得快一点,你就尽管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习费叹息连连,知道自己的女儿个性倔强,如果自己不用决绝的话和她说,不知道将来还要干出什么事儿来。

    习雨蝶颓然坐了下去,道:“难道成了皇帝,就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吗?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要了,连岳父母和一衣带水的亲人们都不要了?”

    习费道:“女儿,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要是肯听爹爹说几句,你只管在这里好好坐着,好好听着。否则你想让爹爹死,只管下令一声,爹爹立即拨剑自刎,以谢皇后娘娘。”

    习雨蝶哭得更厉害了,道:“爹爹,您这是想逼死女儿啊。”

    习费道:“反正我们一家子人,迟早要让你害死。迟死不如早死,王二牛,拿老夫的剑来,老夫要死在皇后娘娘的面前,否则她永远不知道皇帝两个字有多重的分量。”

    王二牛把剑拿来了,虽然不想,但亦不敢违抗习费的决定。很是不舍地递给了习费,怔怔地望着他。

    习雨蝶急道:“爹爹,爹爹住手。女儿知错了。女儿知错了。”

    但习费还是抽出了长剑,往脖子上一送,鲜血滚滚而下,道:“你看到了,爹爹决不是和你说笑的。你如果再逼爹爹一下,爹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习雨蝶没法,虽然她一万个不愿意,但这样的君臣关系既然已经建立,而且是遵循着传统而来,自然自己等人都得照办,只是来得没有亲近感而已。当下心中愤慨不已,却又没有其它的任何办法,道:“本宫命你住手。”

    见女儿终于肯用本宫称呼自己,习费一喜,立即撤了手中宝剑。

    习雨蝶再道:“王二牛,立即给习老将军止血。”

    习费喜道:“皇后娘娘,你终于学会称自己为本宫了。臣拜见皇后娘娘,臣嗑见皇后娘娘。”习雨蝶只得任由习费拜跪下去,她知道,这一切似乎都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操纵着,自己和家人,还有相关的一切人等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当下也跪了下去,不理习费惊讶的眼神道:“女儿拜见爹爹,爹爹,女儿今日一别,会永远记住你所说的话的。从此我不在是习雨蝶,而是皇后娘娘。一个王国的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习费喜道:“女儿,你终于学会了,哈哈哈哈,我女儿终于长大了,终于长大了。”

    他脸上的喜悦神情激动地地让他把伤口给拉开,但习费一点也不在乎,他实在太高兴,知道女儿经过这一件事情后,心里早就建立起君威王土,从此杀伐果断,取人性命或者是治理后宫管理百官妻女就成了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儿了。

    习雨蝶走了,习费是笑着送她走的,走得自己心心里舒趟,他知道自己也是时候离开皇城了,经过一乱又平了乱后,他再也不用为昌平国的皇帝着急,再也不用为皇后女儿担忧。

    集合了所有追随自己的人,又把唐宏文和杨志远这两个统领重兵的将军给叫了来,对唐宏文道:“宏文,老夫有生之年,能够有你这样一位忠心耿耿而智勇双全的好侄儿而高兴。你不用惊讶,因为老夫曾经答应过你爹爹,要把你培养为一位真正的将军。老夫早就做到了,自从栾王封你为先锋官的时候,就做到了。现在皇上对你又有新的运用,这几十人都是与老夫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个个忠勇不二,而且愿意在战场上立功为国争光。你将来担了大任,可以依他们的能力考核成绩后给予相当的职位,你们也是一样,对主上一定要忠诚。知道了吗?”

    “是,习老将军。只是习老将军,我们等都不愿意离你而去,而且这么多年来,都是追随在您的左右,我们已经习惯了。”

    “对,我也是。习老将军到哪,我们就跟到哪。”

    “没有错,我也愿意。我也愿意……还有我。”

    习费望着众人,道:“你们都给我住嘴,且听我道来。你们现在年轻,虽然说你们的父亲都是老夫的属下,但老夫已经给不了你们什么了。因此之故你们必须得靠自己的双手,去挣得功名,为自己战死沙场的爹爹争光。只有你们人人都做了将军,才是对我习费最好的报答。至于刚才你们所言,老夫一概不听,老夫已经是垂垂老矣的年纪了,如果你们真讲忠孝两字的话,就依了老夫。算老夫求你们了。”

    “习老将军,您这又何必呢?我们大家听你的就是了。”沉默了良久后,终于大家都一至的同意了习费的要求,当下习费喜道:“好,来人啊。给我上酒。老夫明日就要回东州了,家丁仆人有的是,也不缺少你们这几十号人。大家记住我的话,对皇上尽忠就是对老夫最大的尊敬。知道了吗。”

    “是!”

    一人一杯,习费带头道:“来,干!”

    唐宏文把酒杯狠狠摔在了地下,把酒咽了进去道:“习老将军,容儿为您磕几个头。刚才皇上来传旨了,叫唐宏文担当征北大将军。儿虽然肩膀还嫩,但得您老真传博爱,有信心为您争光。请受儿三拜。”哗啦啦一下子跪倒一片,习费哈哈大笑三声,道:“好,好好好……老夫今天太高兴了,你们好样了。都给老夫滚吧,有多远滚多远,不拿个将军的头衔来见我,老夫决不接见,到时候你们谁要是自己的官职比统领一千人的将军低,老夫就打他一百军棍,看他争不争气,哈哈……。”

    众人都笑了,又是老大的不舍,习费道:“你们都要记住老夫刚才说的话,老夫估计这对北疆大曹国的战事,至少要三五年才拿得下来。而且要看宏文你的自己独步天下的战略战术。老夫再送你最后两个字,也是老夫和你讲了无数次的两个字,一正一奇,正者,奇之主也;奇者,正之辐也。二者相辅相成,能够把这两个字参透,任何的事情都难不倒你了。好了,老夫累了,你们都滚吧,远远的建功立业去吧……。”

    唐宏文最后一个出门,习费颤声道:“宏文。”

    唐宏文眼里噙满了泪水,道:“习老将军。”

    “宏文,我的好孩子。你大了,可以像你父亲一万,纵横驰骋,扬马长空,做一番自己的大事业了。这里面有锦锦囊妙计一个,你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打开。而且是成功把大曹国攻下后再打开。知道了吗?”

    唐宏文很想知道里面写的什么,道:“是什么妙计?”

    习费哈哈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你过早打开,此次北征你就不用去了,如果你一辈子都不用打开,那恭喜你。如果真的像老夫说的那样,到时候步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你实在没有任何办法逃出窒窖,那就可以放心地把它打开。放心,老夫只会救你,不会害你。”

    唐宏文感恩道:“是,谢习老将军。谢伯父。侄儿去了。”

    习费自言自语道:“唐兄,习费终于了了一桩心愿了。您可听到了老夫的说话,唐兄……。”

    “将军,您怎么哭了?”一个小兵问唐宏文道。

    “没有什么,刚才风沙太大了。进眼里去,来帮我吹吹。”

    “哎哟,有黑色的沙子,别动别动,来,扑……。”

    “你把口水都吹我眼里了,小子找死。”

    “哎哟,将军饶命,您现在怎么样了?”

    唐宏文哈哈一笑,道:“没事了,你的口水还真神奇,和哥一起去营地吧,那里有十万大军在等着我们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