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伪装清高势力女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2本章字数:10249字

       阳光明媚的一天上午,刚刚从大学毕业出来没多久的姜尚依,身着简约质朴的服装,梳着一个马尾辫,兴高采烈的站在一栋并不明显的写字楼面前。

    这栋写字楼外边灰灰沉沉,在一般路人眼里,与周围的建筑格外刺眼,就连第一次来到这里面试的姜尚依的小脑袋瓜里,都情不自禁的感到陌生与诡异。

    这样的写字楼里真的有自己今天要面试的公司吗?

    自己面试的公司真的是做珠宝设计的吗?

    ……

    一连串的问题呼啦啦的蹦进姜尚依的小脑袋瓜里,但是在一个假期都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姜尚依,终还是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这家公司是正当的,不是欺骗毕业大学生的,一定没有任何问题的!

    于是,姜尚依在自我催眠下,真大光明,信心满满的走进了这栋并不怎么起眼的写字楼内。

    *“姜尚依?”在一间正规大小的会议室内,两名男士与两名女士并排而坐,其中一名带有黑色框架眼镜,样貌比较清秀的男子正翻阅着她的资料。

    “才毕业?哪所学校?”那名样貌清秀的男子推了推眼镜,黑眸紧紧注视着她,似乎都能将她彻底看透似的,只可惜,她并不是外表肤浅的那类女子。

    “哎哟,D校呀,那不是和我们都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一位女子惊奇的发现,如同麦哲伦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尚依,来,叫声学长听听?”另一位男士有些猥琐的要求,让从小就有些萌呆萌呆的姜尚依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是在他的几声督促下,含含糊糊的轻轻叫了声学长。而这一声,直接将那位男士乐呵的不行。

    戴眼镜儿的那位面试官,强忍着想要和姜尚依套近乎的冲动,中规中矩的问了几个问题,才基本结束了额面试的所有内容。

    在这些内容里,姜尚依只有在回答一个内容的时候,是笑逐颜开,如同小孩子纯洁般的笑容,让在座的两位男士,情不自禁的为其倾心。

    一位从她进入房间便一直观察着她的女面试官,依旧保持着严肃的笑容,郑重其事道:“你自己的设计理念什么?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

    闻言,姜尚依的粉唇渐渐勾起一条甜美的弧线,声音在不知不觉中带有点点自豪:“理念和要求很简单——致力于设计出世界上最完美的情侣珠宝配饰。”

    那位女面试官笑了笑,那笑容里的赞许与认可,似乎在透露着什么,比如姜尚依自己内心期待不已的,面试通过,工作搞定!

    那位让姜尚依叫他学长的男面试官,似乎是看上她了,那双带有危险讯号的双眸一直在她身上飘忽不定,让本身思想就比较单纯的姜尚依感觉浑身难受,如坐针毡。

    虽然她一直是站着的,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姜学妹,单身吗?有男朋友吗?”那位眼镜清秀男推了推眼镜,迫不及待的问到。

    “不是单身。”

    一句不是单身,如巨响的雷鸣般将眼镜男和那猥琐男击打的面如土色。

    前一秒还活脱脱的想要和学妹套套近乎的两位男士,后一秒便面色苍白,如死鱼一般,没了生机。

    姜尚依只是单纯的保持着微笑,因为有人曾说过——对你笑纯属礼貌。

    所以对这两位男面试官的笑容,对姜尚依来说,都是礼貌性的。

    *“喂?”正当姜尚依和面试官聊着D校近几年的种种时,她那可爱的手机铃声,在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响彻整个会议室。

    姜尚依略带一丝尴尬的朝面试官们笑了笑,走到一旁的落地窗旁接通电话,可是刚一接通,她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对面沉稳且略带一丝戏谑的声音横空而至,几乎撞碎了她的真可脆弱的心灵。

    “姜尚依,分手吧。”

    “你说什么?”姜尚依难以相信这句话的真实度,于是再问一遍,得到的都是同一句话。

    “竖起你的耳朵听好了,姜尚依!我对你没兴趣了,分手!”吧唧一声,对面的洪辰风行电掣般挂断电话,连一点儿给她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洪辰会这么突然的要求,不,是这样如同命令般的分手呢?

    此时此刻,大脑混沌一片的姜尚依,只一心想着被莫名分手的原因,以及找洪辰求证的打算,完全将面世这一档子事情抛掷脑后。

    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个女孩子,动作麻利的将背包拿上后,连向面试官道歉或者道谢的语句都没有,直接快步奔出写字楼,打车只杀洪辰那豪华如皇宫的,金碧辉煌的别墅。

    *挂掉电话后,洪辰有些诧异姜尚依的淡定,不过也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不是吗?

    不是都说她是假清高吗?不是说她很势力吗?可是当自己说出分手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些心疼呢?

    如果一个女孩子被要求分手后,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是不是说明她本身对自己的爱便不值得一提,就算是在时光中渐渐淡化,都不会感到心痛呢?

    或许她是真的如那些人所说的一样,用纯真的样貌,掩盖了真是的丑陋心灵吧。

    一点点的,她那略带傻气的笑容在眼前缓缓浮现,那甜美的声音还在他耳边萦绕,她曾说过,洪辰,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相爱,结婚好吗?

    结婚?

    笑话,那不就是要嫁进洪家做洪太太了吗?真以为自己能麻雀变凤凰吗,真以为自己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吗?

    真是白日做梦,异想天开,冰凉的笑容在他嘴角缓缓绽放,没有意思留恋的一位。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和她在一起共度的快乐时光,此时似是烟消云散了,他只是微微勾唇,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笑容。

    原来,她答应和自己在一起,只是因为自己的这个身份巴罢了。

    原来,她希望和自己结婚,一起共度将来的时光,真的只是为了洪太太的位置罢了。

    *匆匆忙忙赶到洪辰家的别墅前,姜尚依已经做好了和他争吵的准备,当然,那是在他给出的理由完全不符合实际的情况之下。

    “姜小姐?少爷在书房呢,我去叫他。”管家阿姨过来开门,见是少爷的女朋友姜尚依,也不好说什么拒绝的话。

    毕竟是少爷的女人,就算是带有目的性接近少爷的,只要少爷喜欢了,选择了,那他们这些做管家的,就没有资格开口劝阻少爷的决定,毕竟少爷的想法他们从来都不懂,也不可能有机会懂。

    “谢谢了,不过还是我自己去找他比较合适。”

    姜尚依虽然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可爱很多,但别被她那天然呆的模样所欺骗了。

    俗话说做人要不卑不亢,就算是被莫名判罪,怎么也得死的明明白白!

    “洪辰,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分手?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洪辰冷着个脸看着她,将手里还没有彻底冷却的照片朝她的脸上狠狠砸去:“为了一个职位,居然讨好面试官,还是甜甜的一声学长,就勾了别人的心魂,这样的势力女我敢要?”

    一字一句中满满都是嘲讽与冷笑,真实到不能在真实的照片散落一地,看的姜尚依满腔愤怒:“势力女?!”

    “难道你不势力,不是假清高?”

    “你一直在试探我?!”

    “错,我们一直在打赌。”

    垂落在身体两旁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泪水不争气的落下:“假清高?势力?赌局?”

    “洪辰你真是个混蛋!”一圈挥过去,洪辰并没有躲闪,而是一个巴掌扬过去:“别他妈的在我面前装贞洁女子!还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子,势力女!滚吧!”

    “洪辰你真是个混蛋!”一拳挥过去,洪辰并没有躲闪,反倒是一巴掌扬过去:“别他妈的在我面前装贞洁女子!还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子,势力女!滚吧!”

    那打在姜尚依脸上的一巴掌,很快有了效果,精致小巧的面容上,一个手掌印深深地印在上面,红红的,肿的老高。

    姜尚依面上看去是个柔弱的女子,但内心坚强的不得了,比如被洪辰那样的混账男人甩了一耳光后,只是捂着红肿的地方,双眸恶狠狠的瞅着他,紧咬着唇不说一句恶毒、诅咒甚至是极度尖酸刻薄的话,只是在那样看着他,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撕碎,或者挫骨扬灰。

    “看什么?!你还有脸继续看?赶紧消失在我面前,别让我再看见你!”被她那似是想将他撕碎的眼神看的浑身不爽的洪辰,用更恶毒的眼神回敬给她,并配以更为厌恶的言语。

    “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姜尚依强忍着内心的痛与泪,一脸淡定的看着他,不在捂着正泛着疼痛的脸颊,似是最后留恋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满是柔情,却寒冷如冰。

    接收到她那冷如刀锋的眼色,洪辰身体略微一颤,这女人果然是准备撕破脸皮,准备浴血奋战了?

    洪辰冷漠的眼神一直投在姜尚依的身上,只是那略微带自信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思索与肯定,这女人就是假装可怜的绿茶婊,或者说是外围女,虽然自己并没有上了她,就连动手动脚的事情都被她及时阻止,未曾有过。

    现在想来,洪辰都觉得十分庆幸,至少她那肮脏的身体,自己没有沾染,更没有兴趣与她发生些什么。

    “姓洪的,别以为自己就是什么好货色,自己就不势力了,就不是假清高了。都是人,没想到你真的有着这种高人一等的想法,真是龌龊,幼稚!”

    姜尚依缓缓说完后,双眸平静淡然的看着他:“别把自己想的太完美,你我不过都是普通人罢了。”

    说完这话,姜尚依无暇顾及洪辰听完后,愈来愈扭曲的表情,只一心想着要离开这让人撕心裂肺的鬼地方,这辈子都不会想走近,更不想看见的洪家别墅。

    华丽的外表下面,真是个让人恶心的势力!

    *这下好了,男朋友没了,工作也丢了,上个月才交完房租,身上都没多少钱了。

    浑身上下就一个手机比较值钱,这样的姜尚依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街上漫无目的行走着,双眸红彤彤的,两行泪横早就干涸,只留下隐隐约约的痕迹。

    怎么可能不心疼,怎么可能不伤心?

    自己当初怎么就和这样的男人交往了呢?

    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多防备一下呢?

    他毕竟是高高在上的有钱人家,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行的平明女子,怎么可能明白有钱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呢?

    “依依,面试过了吗?”趁着休息时间,死党莫陌扔来一个电话,声音里满是欣喜与期待。

    姜尚依抽了抽鼻子,声音哽咽着:“莫陌,面试失败了......”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们学院里设计理念最完善,也是最独具匠心的人才啊,怎么就失败了呢?”听见失败两字,莫陌语调莫名其妙的便提高几个调,震得姜尚依耳膜难受,但也没有说什么。

    “等等!你哭了?因为没工作了?”莫陌虽然有时候神经很大条,做事情丝毫不细腻,但对好友姜尚依,那可不是一两个敏感细心可以形容的。

    “莫陌,你在酒吧吗?介不介意让我在你那边帮忙?给我一个工作糊口呢?”姜尚依又抽了抽鼻子,用纸巾将已经被纸张磨得红彤彤的鼻尖擦了擦,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内,一脸严肃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恩,你来吧,没工作没关系,没男人也没关系,姐姐包养你就是了,哈哈哈!”

    听着莫陌爽朗干脆的笑声,姜尚依堵堵的内心此时此刻,似是被人用工具掏了掏堵塞的地方,舒畅了很多,只是眼眸的红还未消除。

    *“你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嘛!为了这样的男人居然没了工作,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听姜尚依一字一句详详细细的说完整个过程后,莫陌恨不得替她好好揍洪辰那小子一顿!

    “没事儿,反正本来就互不相欠什么,说多了也只剩伤心泪。”姜尚依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想让莫陌放心,却更让莫陌担心她的状况。

    “在我这儿工作吧,调酒师你不行以外,其他的工作随你挑!~”

    “好的啊。”于是,姜尚依顺其自然的成为了莫陌所在酒吧内的一名服务员了。

    *姜尚依凭借着她那可爱外表,单单只负责送酒的她,都让酒吧里某些座位上的销量猛然增长了许多。

    当然,莫陌对她的帮助也不上,毕竟她才来没几天,纯粹是新手,很多事强还是需要手把手教的。

    “夜班不影响你白天在家创作吧?”莫陌关切道。

    “不会的,不用担心我啦!~”

    在酒吧工作了几天的姜尚依,面容渐渐有了精神,但内心的伤口毕竟是有的,只是时间问题,所以莫陌也不再提及某人的名字,毕竟帮助她一起忘掉,重新开始,才是莫陌现在的重要任务之一。

    “依依,你什么时候找个新男朋友吧,毕竟失恋的时候,找新一任来填补伤痛是最好的治疗方法。”莫陌不知当说不当说的说了出口,但还是很担心着句话会刺激到她内心的伤痛。

    “我知道。”姜尚依颔首,“怎么突然这么说?”

    “......听说洪辰有新女朋友了,而且还是什么所谓的‘真爱’。”

    “是吗?居然还有眼瞎的要他啊。”姜尚依一笑而过,端起酒水,准备送酒水去了。

    姜尚依轻哼着小曲儿朝角落里的座位走去,虽然听见洪辰这么快就有了真爱,心里会微微有些难受,但毕竟已经分手,他还那样残忍的恶语重伤自己,姜尚依也觉得此人不过如此,或许就是一坨好看的翔罢了。

    “我去,没长眼睛啊!怎么走路的!”

    姜尚依这头想着那没多少分量的事情呢,结果没注意到多来了一个醉汉,还不小心的撞了上去,酒水一趟,全浇灌在了那人身上。

    “小姑娘!你这是初来乍到是吗?说吧,十多万的衣服你怎么赔啊......”那人硬是抓着她的手腕不放,而心情本来就没有完全好完的姜尚依阴森森的笑了笑,甜甜道:“这位大哥你想怎么玩儿啊?我赔你?”

    在暗处独自一人品酒的凌萧然,从刚刚听见那男子的话语时,便斜眉看了看,刚想一开,就被姜尚依这句话给怔住了,这丫头的胆子未必也太肥了吧?

    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哟,小姑娘挺开明的嘛,走走走,叔叔带你去销魂销魂?”

    姜尚依继续笑着,还是那样的甜蜜:“这位大叔,你想些什么呢?自己喝多撞碎了这么多玻璃杯以及名酒,到底是我赔你,还是你赔我呢?”

    “你妹的,居然和我玩儿字眼儿呢啊!!”醉汉神志不清的凶了她一句,她倒是敏捷的回道:“也就只有你这种低智商的人才会被字眼玩死,还永远出不来!!”

    此时此刻,姜尚依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男子看中了。

    坐在暗处的凌萧然摇着手里的就被,炯炯有神的看着姜尚依,这样有趣的女孩子,似乎在自己的世界从未出现过。

    一种从未有过的想法油然而生。

    “小妞儿,想玩儿死我的话,你是不是还得修炼一两年呢?”醉汉半眯着色眼瞅着姜尚依那白如瓷器的肌肤,粗糙的大手便伸了过去。

    当他快要触碰到姜尚依的肌肤时,莫陌一个飞腿扔来,脸憋得红红的,蹙着脖子,将姜尚依护在身后:“臭大叔,别什么人都碰!别以为你在这里消费就能谁都潜!”

    “莫陌......”刚刚那一时间还很凶悍的姜尚依,被莫陌的举动怔住,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对待顾客,更何况还是因为自己呢。

    凌萧然优雅的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墨色的眸子倒映着姜尚依那一瞬顽强反抗,一瞬呆萌撒娇的模样,内心不仅将她的长相刻下。

    “依依,你干嘛担心这些那些的?有我在这里,还会让你受伤吗?”莫陌极其女汉子的模样彻底暴露,那略带一丝凶残的气势,竟让那醉汉有些怯弱,当然,还有那一抹让他无法确认的,独属于某人的冷冽笑容。

    在姜尚依和莫陌对话的时候,悄悄默默的离开,当然并不会就这样结束。

    “你们两个是要怎么样?”经理叽里呱啦的在女更衣室里训话:“知不知道那位客人是谁?恩?别忘了我之前就给你们说过的,到这里娱乐的很多人都是有钱有权的大老板,虽然那位醉酒的客人只是一位财大气粗的大老板,没什么权利,可他若是拿钱找人弄你们两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神手推了推眼镜,经理略显无可奈何道:“这件事情那位客人也不追究了。总之,下不为例!听到没有?!”

    “恩。”姜尚依乖乖点了头,而脾气向来就很倔强的莫陌倒是依旧没有表态,但姜尚依知道,她始终还是担心自己的。

    “没事儿,你早点儿回去休息吧。”莫陌挥了挥手,让她别瞎想,自己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儿事情就会影响工作呢,如果真那样的话,自己不就和姜尚依那软绵怯懦的性格一样了嘛。

    *在莫陌的督促下,姜尚依乖乖回了家,坐在已经开始有些掉渣的木桌前,拿起碳素笔,一笔一划在洁白的纸张上勾勾画画,一个个造型各异的珠宝设计图,便在她的铅笔下栩栩如生,跃然于纸上。

    姜尚依看着纸张上的作品,傻兮兮得笑看着,欣赏着这些独属于她的作品,幻想着,未来一定要将这些平面作品,变成真正的实物。

    *“Hi!~”

    姜尚依踏着夕阳那刺眼的余晖踏进酒吧,和莫陌打了个招呼便直径走近更衣室了。

    来酒吧工作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姜尚依已经彻底熟悉了工作,当然,有时候她还会趁着莫陌空闲之时,讨教几招调酒技术,不过一直都被莫陌说成笨蛋,因为尝试了几次,皆以失败告终。

    “姜尚依,把酒送去靠舞池那桌!”酒保将挑好的几杯酒,整齐的摆放在托盘内,招呼着暂时不忙的姜尚依过来帮忙。

    她很乖的答应了,也很快的将托盘拿上,向那边走去。

    只是,当愈来愈走近那里,姜尚依嘴角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就连整个面部表情都冷得快要掉渣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将酒放在桌上的,不知道自己是依何种尴尬僵硬的姿态昨晚整件事情的,更不知道他们看自己时什么眼神。

    “哟,这不是咱们系上最可爱最有才的姜尚依嘛!怎么到酒吧工作了?还是这种最底下的!~”一坐在洪辰身旁的男子端起姜尚依送来的一杯酒,不屑道,“不知道你送来的这些酒还能不能喝啊!”

    垂落在身旁的双手紧紧捏成拳头,不是因为那人的冷嘲热讽,更不是因为那人不屑一顾的眼神,而是因为洪辰那如同冰块似的态度,难道自己是什么人他不知道吗?为什么对他付出真心后,竟会得到如此回报?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别以为你们有权有势就可以含血喷人!别把自己想的太好!”

    受伤的心灵总是需要发泄的,只有那样才能顺利的将内心的伤口彻底治疗好。

    啪!——

    又是一耳光落在姜尚依的面容上,这一下,不是别人,而是洪辰。

    眸子里迸发出冷冽如刃的严寒,让已经被他打蒙的姜尚依微微向后瑟缩了一下。

    “含血喷人?难道你不是因为我是凌辰国际酒店的未来接班人的身份而接受我的吗?你倒说说我们那里含血喷人了?!”

    *和朋友刚刚步入酒吧的凌萧然,一进门便听见饿了那声响亮的声音,就连洪辰那已经压低的语句全都囊进耳廓。

    浓墨的眉宇轻挑,双眸不自觉的投在一手捂着脸颊,双眸充血的姜尚依身上,那明显弱不禁风的身子,却要故作坚强。这样的她,看在凌萧然眼里,竟有些心疼与辛酸,这样的女孩不应该被人如此践踏,被人侮辱。

    “你凭什么这样主观臆断的乱说!”姜尚依内心的那把火,在这几日的工作中已经渐渐平息,可现在,看着那帮丑陋嘴脸的人,听着他们如此嘲讽,甚至带有侮辱性的言语,姜尚依已经被气的浑身发抖了!

    眼神敏捷的凌萧然将她的颤抖,全然捕捉到。

    “你等等。”在点了一杯威士忌后,给朋友说了句,便整了整衣袖,朝姜尚依那边走去。

    这边,洪辰对于姜尚依这种不依不饶、纠缠不清的女人最为讨厌,端起一杯酒便向她泼去。

    冰凉的液体从面容上渐渐往下流淌,惊得姜尚依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

    洪辰的兄弟似乎是看着很过瘾,准备向他学习,再泼这女人一次,颗刚抬手,便被一道横空劈来的声音怔住:“没想到洪家少爷竟会对一位女子大打出手,还准备淋酒侮辱,若是传出去,不知会有什么效果。”

    凌萧然风轻云淡的走来,优雅的脱下自己的西服将姜尚依裹住,以免她着凉,毕竟酒精降温效果还是很好的。

    “凌总,这是我的私事儿,和你无关吧。”洪辰明显因为突然出现的人而不悦,但偏偏自己不能把他怎样,也没有能力把他怎么样。

    “可这是我的地盘,她是我的员工,你欺负弱女子就算了,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你这般不绅士的对她,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呢?”

    凌萧然一字一句道,微微翘起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但也就是这笑容,看的洪辰浑身发麻。

    这厮的气场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姜尚依被凌萧然成功带走后,洪辰似有一种拳头落在棉花上的放空。

    那样的绿茶婊怎么这么快就招惹到了凌萧然这样的大人物,那可是美创天下国际珠宝公司的执行总裁啊!

    真是高级货色啊,真心好奇她究竟用了什么法子钓上了这么个巨大的金龟婿!

    *“还好吧?”凌萧然关切的问道,顺势伸手将她那一缕缕被酒粘湿的发丝绕至而后。

    被人做着这样的动作,纯情女孩姜尚依终是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微微点头。

    看着她如小白兔般可爱的动作,不带有一丝矫揉造作,纯净自然,凌萧然的内心如春风拂过似的温暖。

    看着她那被酒侵润过后红红的唇瓣,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凌萧然便微微垂头,就要吻了上去。

    看着他就要吻上红唇的姜尚依,一个机灵,将他匆匆推开,顺势将他的衣服脱下,塞进他的臂弯里。

    羞红着脸,匆忙的说了声“谢谢”,便快速溜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凌萧然勾了勾薄唇,轻笑着。

    这丫头真有意思。

    “总裁,这是您要的资料。”

    翌日,美创天下国际珠宝公司的总裁办公室了内,貌若天仙的女秘书,看着那坐在真皮靠椅上的总裁的背影,一阵阵花痴之花不停地向外溢出。

    “放桌上。出去。”

    极具禁欲感的声音呼之欲出,让已经给他工作三年的女秘书花痴不已,似是只要他勾一勾手指,她都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他一样。

    可惜,他凌萧然并不是对女人随随便便的男人,但若是他看上的,那他绝不随便!

    待秘书离开之后,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他一人。

    黑色眸子瞭望着窗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第一次相遇时她的野蛮与娇弱,第二次见面时她那羞红的面容,还有那润泽的唇瓣。

    才见面两次,她便已经在他内心留下了难以言喻的印象,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

    拿起秘书放在桌上的资料,凌萧然看的身心舒畅。

    首先是她大学时的样貌,资料上的照片明显是早期的,比现在的她还要呆萌,让他不禁勾唇。

    其次是她的专业,珠宝设计,设计理念——致力于设计出世界上最完美的情侣珠宝配饰。由此可见,这女孩儿心中的那份执着是多么纯真,噙在嘴角的笑容渐渐放大。

    此时此刻的凌萧然,如同找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似的,因为那有趣,准备紧紧握在掌心中,好好欣赏独属于她的光芒。

    片刻沉吟后,凌萧然按下秘书台的电话,沉稳诱人的声音让秘书一阵沉迷:“给姜尚依发入职邀请。加急。”

    “是......”

    吧唧,秘书还没来得及乖乖答应,表现一番,便被他那挂断速度噎住了。

    凌萧然起身看着高楼外的景象,双眸不自觉的落在不算太远处的,那家酒吧上,嘴角的笑容久未消散。

    *快到中午的时候,姜尚依才顶着鸡窝头起床,连洗漱都懒得弄,直接进了书房弄她的设计图。

    对她而言,这设计图似是她的生命!

    自己可以不吃不喝一个月,但这些设计必须每天修改,知道最完美的状态。

    叮铃铃!——

    “来啦!~”

    正和一副设计图较真儿的姜尚依,听见门铃响,顺势抓过一旁的毛绒熊猫帽子套在头上,她可不想让自己在家的鸡窝造型让外人瞅见。就算自己不介意这糟蹋模样,但让比人看见,自己那脆弱的小心肝儿还是受不了的。

    “哪位啊?”防盗门一打开,门外的快递哥哥便被门内的小熊猫给迷住了。

    好萌啊!

    姜尚依头顶熊猫帽子,身着棉绒粉色系套装睡衣,脚上的拖鞋也是可爱的阿狸,瞬间萌度不断上涨,再加上姜尚依才从痴迷的设计图里跳脱出来,一脸迷糊样,更是让人看着心动,某快递哥哥都快忍受不住的想要伸手捏捏这位小妹妹的脸颊了。

    “我的?”姜尚依直接将某人有些翻粉色桃心的双眸忽略,直接从他手里接过快递,签了名字,挥挥手,甜甜道,“再见,哥哥!~”

    听见她的声音,再加上视觉刺激,某位快递哥哥已经被萌的瘫倒在地了。

    姜尚依拿着信封,看着上面的几个大字,内心热血澎湃,激动不已!!

    美创天下国际珠宝公司!!!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上天眷顾,竟然会得到这种世界公司的入职邀请!她真的好想扇自己两耳光,试试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莫陌酱!~乃知道吗?我收到美创的入职申请了!~”

    刚刚睡醒,正在漱口的莫陌听到“美创”两字,直接被水噎着了,咳嗽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美创?那个美创?!!”高八度的声音直接贯穿姜尚依的耳膜。

    “对,就是那个美创!”

    两个人在电话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好一阵,莫陌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你真是踩了狗屎运了啊,这等好事儿都让你碰上了!”

    闻言,姜尚依干笑了几声,因为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因为受到入职申请后,正思索着下午要不要就去报到的姜尚依,很快便接到了美创设计部经理的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即日上班!

    好吧,于是姜尚依让莫陌帮她辞掉了酒吧的工作,不急不慢的打理好自己的妆容,背上牛皮小书包,像小孩一样,蹦跶蹦跶的踏上了去美创公司的道路。

    到了公司后,姜尚依直接去了设计部经理办公室报道,经理是一位比姜尚依大六岁的成熟女性,从她的言谈举止上可以看出她的事业应当很有成就,毕竟能够将设计部几百号人都镇压住的领头人,必须有特殊成就,才能服众的。

    “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受到入职申请,但我能感觉到是公司高职人员对你的看中,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认为自己就高人一等,直达吗?”经理看着她的可爱样,难以想象那样执着的设计理念会是出自她之口,但事实正是如此,也不得不相信。

    “是。”

    “今天开始,你担任我的助理。”

    “......是。”不会吧,自己只是个菜鸟,怎么就成了设计部经理的助理了啊?谁来告诉她这是肿么回事儿?!

    “别不乐意,助理可是最辛苦的。好好干,你会学到很多东西的。”

    听完经理的话,姜尚依微笑着答应了,便出了办公室,坐到那属于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办公桌面前。

    放眼望去,皆是忙碌于设计的各类人才,刹那间,姜尚依那清澈见底的眸子里渐渐荡起一层熊熊烈火,燃烧着她的斗志与梦想!

    从现在起,距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几日过后,姜尚依在经理的带领与刁钻下,学习了很多设计方式与工作方式,也渐渐从刚毕业大学生这一角色,转变为踏入社会的工作者,一名真正的珠宝设计师。

    “姜尚依,去吧这些设计图发下去,让他们重修!”经理耐着性子,将不合格的设计图递给她,而她也只能接过,一张一张的递给设计者。

    “又不过?”Lily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设计了两三天的设计图又被返还,内心的怨气止不住的升腾。

    “说这些?我们不也是没过啊!”

    “就是说啊!”正在喝咖啡提神的Tina尖酸刻薄的插了一句,斜睨了正在送设计单的,土里土气,傻兮兮的姜尚依,“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自从某人来了咱们设计部,姐妹儿几个的设计一直不过,一直重修,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商业潜规则又开始泛滥了!~”

    姜尚依听着她们那明显挑事儿的语气,只是匆匆走过,不愿计较,但心里怎会好受?

    *“就用这张设计图。”总裁办公室内,凌萧然看着设计部经理交上来的几张设计图,只看了一两眼便直接选中了姜尚依的那张设计纸。

    “是。”

    星空的眼泪。

    纯粹的名字,特殊的设计,传统的耳坠加项链,崭新的造型设计。

    看着她将名字小心翼翼的落在设计纸上的角落里,他便在心里乐呵了一下。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真是个难于奇才。

    真是越来越期待她的设计作品,也更期待她在这场上的蜕变。

    那样迫切的心情,凌萧然自己都感到奇怪,却带有说不出的好心情。

    看见通告的Lily丝毫不注意形象的大声嚷嚷道:“新进菜鸟,当经理助理不说,不到两周就有作品被选上,还是用于新品发布会上,真是潜的有水准啊!”

    这话传到姜尚依的耳朵里,辛酸泪一把一把掉落,可是谁知道呢?

    就算再难听的话,她一菜鸟也只能听着憋着,更加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