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内心激动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2本章字数:10032字

    自从作品被选上且被公布后,出了心中的高兴,便是那些流言蜚语给她带来的重伤。

    看着她被流言重伤后,还依旧全神贯注的绘制设计图,经理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要插手管管那帮张嘴乱说的丫头,然知道姜尚依是总裁邀请而来的,便不知道自己合不合适插手。

    “最近设计部什么情况?”

    刚刚从停车场上来的时候,凌萧然无意间听见有些人在说姜尚依的事情,当时并没有仔细听内容。但在电梯上的时候,设计部的几位员工就在他背后,说了几句内容,让他瞬间眉头一拧,好看的眉宇都变了型,因为那内容是让他始料未及的。

    “听说了吗?姜尚依居然是靠潜规则爬上经理助理一职的。”

    “真的假的?她那设计图我看挺有技术含量的啊,创意也多时髦的!”

    “屁!我听Lily说,姜尚依好像是上了高层某位领导的床,才让她的作品获选的。”

    “什么某位领导啊!秘书部那边的消息,就是总裁啊!”

    “哎呀,别乱说,总裁就在这儿呢!”

    “唉,你怎么不早说。”

    “……”

    听着这些话,凌萧然本就已经拧着的俊眉,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可以夹死一只蚊子了!

    虽然在听见她们说姜尚依是爬上自己的床时,有些小小的高兴,但总归来说,他还是很不高兴的,毕竟那都不是事实。

    而她是他邀请来的,让他心情愉悦的设计人才,就算是有人要怎么她,那也只能是自己!

    “凌总,设计部内部的传言......姜尚依上了您的床的事情,现在流传的最广泛......”就连一同参与八卦的秘书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毕竟这里面有些消息还是自己手下的人传言出去的。

    凌萧然看着秘书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似是猜到了什么,毕竟是自己让她发入职邀请给她的,着也是他的疏忽,紧蹙的眉似有些舒缓,低吟道:“把高经理叫来。”

    “是。”

    秘书退出办公室后,悬在半空的心才渐渐落地。

    妈呀,着总裁是要拿设计部开刀吗?设计部经理会不会挂掉?自己会不会也因为这件破事儿,而没了饭碗啊?

    亲妈,我好想回家~~~~( gt;_ lt;)~~~~!

    *正在和姜尚依讨论珠宝设计与制作细节的高经理,接到秘书部那边的电话后,本来还兴高采烈的笑容,瞬间布满阴影。

    猜都不用猜,绝对是Lily那群嘴巴大的女人乱造谣言的事情,被总裁知道了,就算想要推脱责任,也难以弥补了,高经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总裁办公室。

    然依旧专心致志研究细节的姜尚依,压根儿就没将她那纠结的面部表情囊如眼界,仍执着于逐渐完美的设计图纸上。

    “总裁。”高经理才踏进办公室,便感觉到了凌萧然那独属于总裁该有的冷冽气质,可见,他对于那些流言蜚语,只有多生气!

    “想办法解决问题,速度。”凌萧然头都没有抬,墨色的双眸依旧注视着手上的文件。

    “是......”

    凌萧然停顿了一下,沉吟了片刻后:“别提记我的事。”

    “是。”

    *“高经理,出什么事儿了吗?”看着高经理不像平日那样悠闲的坐在办公桌前,而是垂着眼界思索着。而这一幕,恰巧被已经摸熟高经理习惯的姜尚依撞见。

    最近几天内,高经理也听见了很多恶言重伤她的言语,但她知道姜尚依是靠势力获得总裁的认可的人,而总裁对她的施压,也让她不知用什么方法可以让她顺利摆脱那些流言。

    “依依,珠宝展示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是啊,我的作品那时候会展示!~”提到这个,姜尚依心里便是满满的愉悦之情。

    看着她的小脸,高经理突然灵光一闪,一个可行方案瞬间出现:“依依,这半月时间里,你再设计一款和那个作品相对应的出来,好不好?”

    听见高经理的提议,姜尚依哪会有拒绝之心,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拒绝呢?

    “好啊好啊!是不是也要做成品?我现在就开始工作,好不好?”这样的提议对她而言可是不可错失的好机会,正因为她不知道是凌萧然的意思,她或许就不会这么积极的设计了。

    “对,要成品,一定要做的美美的,知道吗?”

    “好!”高经理的话还没说完,姜尚依便出了办公室,将已经过肩的头发随便挽了一下,开始奋斗了!

    难道,是总裁在帮我吗?

    *半个月后,珠宝展示会开幕仪式上,姜尚依被高经理推荐,作为公司内两名代表之一参加,当然,她的两样作品都会在开幕式上,首次以成品的模样,向大众展示。

    那种激动,骄傲的心情,让初出茅庐的姜尚依激动的双手颤抖。

    “依依,今天无论发生什么都要镇定自若,知道吗?”

    “怎么了?”

    看着她那双充满求知欲的,如湖水般清澈的双眸,高经理终是忍不住道:“总裁在的地方,你都不会被人嘲笑、讽刺,知道吗?”

    “......嗯。”虽然不是很明白高经理的话,但姜尚依还是呆呆的点头,表示明白。

    站在舞台后准备上台的姜尚依身着一袭宝蓝色抹胸及膝裙,本就白皙的肌肤,此时此刻更加白嫩诱人。过肩的青丝在高经理的提议下,做成了梨花头,在家上一双音色高跟鞋,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

    站在远处的凌萧然看着舞台旁的姜尚依,竟不自觉的出神,更是在朋友招呼了几声后,才收回眼神,内心的悸动越来越强烈。

    *“接下来的珠宝是由美创天下国际珠宝公司新晋设计师——姜尚依设计。”

    “‘星空的眼泪’。纯正蓝宝石为主体,以水珠形式呈现,水晶镶边承托,再加上立体水滴耳坠设计,将星空的深邃与眼泪的晶莹以巧妙的方式揉在一起,毫不做作。”听着本次珠宝展示的主要评审员的话,姜尚依那个小心肝儿啊,已经激动的流泪了!

    “‘月的爱’。黄色宝石为主,以抽象爱心呈现,无水晶修边,切割复杂,灯光下更加晶莹剔透,将黄宝石的本质特性应用的淋淋尽致。”鉴宝大师说完后,似是记起了什么,补充道,“相对于‘眼泪’,这个作品是在半个月前制作完工。能在短时间内设计并制作出如此精美的珠宝首饰,此人绝对是人才。”

    在他的带领下,台下没有一人不鼓掌的。

    她微笑着,将呆萌的相容展现的彻头彻尾,让台下的凌萧然看的痴迷。竟不自觉的向她抛了个带有赞赏的媚眼,让无意间对上他眸子的姜尚依一惊,浑身有些发麻。

    他不是酒吧那替自己解围的人吗?

    他是公司的执行总裁?

    *因为姜尚依的作品在珠宝展示会上得到多家珠宝公司的赞赏,并以高价拍卖掉,所以以及越来越多想要挖墙脚的高薪邀请。虽然让姜尚依有颇多尴尬之处,但她终是小有名气了,还给公司获得不小的利润。

    公司做出了一个让设计部,甚至是各个部门都难以接受的决定。

    “即日起,设计部姜尚依,晋升为总裁助理。”

    Lily一念完通告,便抑制不住情绪的尖声到:“天哪!总裁助理!”

    “按理,她应该晋升为首席设计师才对,怎么会是总裁助理?”Tina自言自语的内容,让躲在一旁的姜尚依更是心存疑惑。

    这位总裁,到底几个意思?

    当天下午,姜尚依便按照通知,收拾好东西,搬到了距离总裁办公室不远的地方。

    刚收拾完东西的她,正寻思着总裁把她晋升为总裁助理到底几个意思,便被秘书通知去总裁办公室一趟。

    那弱不禁风的小心肝儿一直跳啊跳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上次在酒吧替自己解围后,还想从自己身上捞一个亲吻的人,真的是总裁?

    初进总裁办公室的姜尚依,举止极其小心,就像是担心自己被猎人捕捉到得小白兔一样,东张西望的瞅着办公室里的结构。红木办公桌,真皮沙发,全落地玻璃窗,似乎,还有间休息室。看到休息室,姜尚依立马脑补了所有与其有关的内容,什么办公室偷情啊,和女朋友在休息室恩恩爱爱啊,总之就是些乱七八糟的香艳内容。

    看着她炯炯有神的双眸注视着休息室的门,凌萧然立刻知道了她的脑袋瓜子里在胡乱的想些什么,眉头一挑,语气魅惑且邪恶:“对我的休息室感兴趣?我不介意做些你脑子里正在幻想的事情,只不过主角是你。”

    “啊?!”听着他满是邪恶言语的话,姜尚依立刻回神,只是面颊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红色,而且那有一眼没一眼的瞄着凌萧然的动作,让有着火焰在内心燃烧的凌萧然十分受用,心情即刻好了许多。

    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前段时间,你在珠宝展示会上的表现很好,希望你在以后的作品中继续保持。”凌萧然简简单单说完,看着姜尚依的眼神没有一点儿变化,倒是姜尚依的嘴角不停地抽搐着。

    这话时高高在上的总裁该说的?怎么让她闻到了变态大叔的气息?

    她能选择逃走吗?

    “驻在哪儿干吗?是想和我共用一个办公室?”凌萧然半眯着眸子,嘴上噙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盯的姜尚依一阵毛骨悚然。但还是硬着头皮问出了心里的疑惑:“珠宝展示会是您的意思?”

    “嗯。”这就承认了?怎么爽快的有些不正常?不过姜尚依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反正自己的脑子只有在珠宝设计上才灵光的,其余的就算觉得有问题,自己也悟不出,参不透,索性得个大致答案就好。

    “谢谢。”勉强扯出一抹甜蜜的笑容以示感谢,但凌萧然只是双手支撑着下巴,慵懒道:“要感谢的话,我认为亲我一下更有诚意。”

    此话一说,姜尚依彻底冰封在了原地。

    这厮真是总裁,不是流氓?

    姜尚依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逃离办公室!

    “这丫头真是......”凌萧然自然自语的笑了笑,真是可爱啊,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好好调戏调戏。

    *翌日中午。

    刚刚将手里一堆事情处理完的姜尚依,才冲了一杯咖啡,准备提提神,秘书便将一摞文件利索的放在她的面前,声音甜却丝毫不客气:“姜尚依,今天下班之前把这些事情做完。”

    “为什么这么多都是我做啊?”姜尚依不甘心道!

    “总裁的意思。”秘书露出一个倾城倾国的笑容,让姜尚依无言以对,只好认命的埋头苦干起来。

    可是谁能告诉自己,这些已经堆积如小山一般的文件,到底要花费多少时间啊!

    自己一个设计师怎么作孽到了这种地步啊!真的好想哭!

    就在姜尚依在内心哭泣着,埋怨着,诅咒着某位暴君的时候,某人可是心情颇好的通过落地玻璃窗,将正在办公的某人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某人是怎么都料想不到,凌萧然正在办公室里以欣赏大片的姿势,看着自己被文件折磨的样子的。

    *下班时间,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离开的姜尚依,便被凌萧然叫住。

    “待会儿陪我去一个宴会。”

    “加班?”姜尚依很自然的脑部出一个贴切的词汇来概括他所说的内容。

    “嗯。”

    于是在姜尚依来不及推辞拒绝的时候,凌萧然扼住她的手腕,急匆匆的将她塞进停车场,扔到沙龙去将她好好打造了一番。

    当他点头表示满意某人的最终造型时,姜尚依拿着包就往他身上砸去:“混蛋!我没同意加班!我要回家休息!”

    看着她那因怒气而染上的一层红色,凌萧然噙着笑,桎梏住她那胡作非为的小手,低首在她耳畔,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耳垂与脖颈上,让她因为羞涩而不经不上水亮的双眸:“你不仅是工作上的助理,更是我的私人助理,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的任何要求。”

    “流氓!”听完她的话,没有经过大脑的两个字,从姜尚依那可爱骄人模样的小女孩儿的嘴里冒出,让一旁的设计师不禁一颤,这小丫头竟然敢对凌总这般,看来不是一般人啊!能抱大腿吗o(╯□╰)o?

    “那就流氓给你看看。”凌萧然顺着她的话,将她一把拉进怀里,薄唇在她洁白的脸颊上落下一吻。然后在人的注视下,高高在上的凌总就被他的可爱助理推倒在地,不过在凌萧然看来,她那红的就像熟透的苹果的面容才是他最想看见的模样。

    真是傲娇到了极致!

    *某夜凌晨两点,某人刚睡醒一觉,外加肚子饿。

    “我饿了。买夜宵送过来。”

    “怎么又是......”正想抱怨几句,以示抗议,便被凌萧然吧唧一声挂了电话,俨然一副你不来也得来的样子。

    于是正在梦里幽会周公的姜尚依,在某人该死的电话之后,顶着睡意朦胧的双眼,随意扒拉了件衣服套在身上,出去给某位挑食混蛋买夜宵。

    叮铃!——

    “这么快啊。”凌萧然打着呵气开了门,看见靠着门框都快睡着的姜尚依,轻笑了一下,一手将她揽进怀里,柔声道,“喂我吃完夜宵,你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已经迷迷糊糊的姜尚依,小短腿儿一伸,踩在他的拖鞋上,但因为没什么力气,反倒是惹来凌萧然一阵无奈却似是带有一些宠溺的笑声。

    在某人的言语攻击下,姜尚依强忍着睡意与即将爆发的脾气,一口一口喂他吃完,在替他擦拭完唇瓣之后,直接以头抢地。

    看着根本不顾是在男孩子家,便倒头就睡的姜尚依,凌萧然那溢满柔情的双眸注视着她,噙着笑容,将她抱上床,揽在怀里,安睡到天亮。

    当然,翌日醒来的姜尚依一声尖叫以及一句“你个不正经的”,便匆匆忙忙的逃出了他的怀抱,他的房间。

    而他只是靠在门框上看着她落荒而逃的可爱身影,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个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弧度。

    *平日午餐时间。

    “这菜对身体好,你多吃点儿。”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凌萧然光明正大的坐在姜尚依身边,信誓旦旦的进行着说教,而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下。可是姜尚依好想拍掉他手里的筷子,因为他正在众人的注视下,将她喜欢吃的夹走,反倒将她讨厌吃的放进她的碗里。

    “乖,这些蔬菜你要多吃,不吃完就是浪费粮食,也是残害自己的身体健康。”说着说着,凌萧然便扯出一个春光灿烂的笑容,明媚到围观的女员工皆成花痴状。

    “......是。”

    于是,不管这些菜有多难吃,自己有多讨厌现在的情形,但为了工作着想,姜尚依还是硬着头皮将自己最讨厌吃的蔬菜,当着凌萧然那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一口一口咽下。

    “最近大家辛苦了,为了犒劳辛苦多日的亲们,公司决定组织一次海边旅行,时间一个星期!”

    秘书部领头人在开部门会议的时候,将凌萧然的意思传递下来,惹来众人欢呼,着总裁真是照顾民众啊,真是位亲民的总裁。

    然姜尚依并不这样觉得,因为自己这段时间都快被凌萧然折磨死了,不是加班,就是增加量,再加上他那些无聊的恶趣味折磨,她真的有种想将他好好先生的面具,当中扒拉下来的冲动!

    那位一直跟着凌萧然做事的秘书,神秘兮兮的跑到正因平时某人的恶趣味,而怒气冲天的姜尚依身旁,温柔和睦道:“小依,后天就去旅游了,晚上一起去买泳衣吧!~”

    姜尚依一脸呆愣的瞅着她,揉了揉眼睛,这女的平时不都和凌萧然那怪人一样,对所有人都是冷冰冰的吗?为什么突然这么温柔的对自己?

    这样的理解,让姜尚依有些无奈,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形的牢狱之中,似乎被某人给死死的监视着,而那个人,不用多说,绝对是凌萧然那个无厘头的变态狂!

    *阳光,沙滩,海水,人群。

    这边是姜尚依瞅见海滨城市后的第一反应,不过那人潮涌动的沙滩还能算是娱乐度假的好去处吗?

    看看那缓缓移动的人脑一片,姜尚依的好心情瞬间被打击的不剩多少。

    “小依,去游泳吧!~”话音刚落,姜尚依便浑身僵硬的转过头,向来说话都针对她的Lily。竟然也有向她示好的时候,这让人正襟危坐的邀请,就算不想答应,也得答应了。

    “身材真好,不愧是年轻女孩子啊!好羡慕哦!”

    刚到沙滩,Lily便迫不及待的将姜尚依裹在身上的浴巾扒拉下来,似乎就是想要让她献丑似的。可当那厚而大的浴巾真正落地之后,一群人的眼神都木讷的集中在她身上。

    三点式的水蓝色比基尼,带有花瓣式的修边设计,将她较好的身材衬托的更加美好,就连围观的男同事们,双眸似乎都不舍离开。

    然好景不长,浴巾再次被人披在她身上,将那一抹惹人的春光再一次藏匿在黑暗之中:“都闲的无聊看一个女人了?是不是都不喜欢这次旅行?”

    凌萧然横空出世的声音当在场的男士哗啦啦的全都逃窜的一干二净,然内心都在不停咆哮,为什么就不让看?同时男人好不好?

    不过从此情此景,明事理的人总能得出一个结论——总裁对某人的占有欲很强嘛。

    *凌萧然一把握住姜尚依的小手,将她带到自己的地盘上。

    看着不远处的Lily、Tina以及他的秘书们都在海水里游来游去,笑容满面,姜尚依除了羡慕便是羡慕。

    凌萧然似是看出了她那小小的嫉妒,悠哉道:“怎么不和他们一起游泳?”

    “不会。”姜尚依鼓弄着腮帮子,愤愤到,内心也在不停地抱怨,还不都是你这总裁,才来第一天,就让她没了一起玩耍儿的伴儿。

    凌萧然笑了笑,到:“可惜啊,我也不会,要不咱俩做伴吧?”明摆着不然人拒绝的口气。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呢,一位帅哥骤然出现在姜尚依的眼界。最开始是对陌生人审视的眼光,接着变成了一种略微带有一丝欣赏的眼神。然接受这种快速变化的眼神楼萧只是爽朗的笑笑:“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哈?”姜尚依脑袋一歪,这算什么意思?

    楼萧将手里的另一杯果汁递给姜尚依,极其绅士的客气道:“不会游泳?我教你!”

    闻声,姜尚依本已百无聊赖的双眸立刻迸发出闪耀的光芒:“真的?”

    一个阳光的笑容,加上楼萧的点头示意,姜尚依唰的一下起身,毫不顾忌的蹦跶着和他朝海边走去。

    被两人同时冷落的凌萧然那黑色的瞳孔内满是纠结的神情,似乎某些事情和他预计的情况全然不同,似乎还正朝着另外的方向发展着。

    *“来,牵着我的手,放松身体,你会感觉到,自己完完全全漂浮在水面上,不会下沉。”楼萧握着姜尚依细嫩的小手,诱导着她放松身体,接触对水的恐惧感。

    但效果,似乎不怎么好......

    “咳咳咳......”被突然袭来的小小浪花拍打的不停咳嗽的姜尚依,红着小脸,在楼萧的轻拍下,呛咳感渐渐消失,最后惊觉自己竟被楼萧搂在怀里时,甚至还重重踩了他一脚。

    着让岸边不敢下水的凌萧然看在眼里,恨不得将楼萧给扔到距离姜尚依一万八千里的地方去。

    看着楼萧和姜尚依在海水边有说有笑,还卿卿我我,远远望去,就像一对恋人,正在耳鬓厮磨,凌萧然不得不承认他此刻百爪挠心,却无发泄之处。

    很明显,他对此时此景别提有多不满意,就连后悔组织这次活动的念想,都已在脑海渐渐产生。

    “哎呀!”

    不知是谁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姜尚依的比基尼此时此刻被某人生生解开,而且那层面料也已经在水面上起起伏伏,跌跌撞撞。这让正百无聊赖的凌萧然看见后,双手骤然捏紧,快速起身,拿着浴巾就要过去。

    可是还没有踏出太阳伞的范畴,楼萧已经将她的浴巾快速裹在了她的身上,并将他打横抱起,朝这里走来。

    “谢谢。”被楼萧一把抱起的姜尚依将羞红的笑脸儿贴在楼萧的胸前,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不敢直视他那微微带有笑意的双眸。

    楼萧将裹得严严实实的姜尚依放在沙滩椅上,大掌在她额前湿润的刘海前揉了揉,轻声道:“今天暂时学到这里,可别忘了。”转身便走进人群中,开始了自己的娱乐时光。

    姜尚依静静的注视着他离开时健硕的背影,那样的身形只要是女人,都会有种抑制不住的,想要依靠一生的吸引。

    从刚刚开始,凌萧然眸子的最深处边掩藏着怒气,却没有地方可以供他发泄。

    可现在,看着她就连注视着好友背影的眸子里全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柔情似水,那本就怒气四溢的内心,此刻正有座火上正在喷发:“发什么花痴?!真想让自己的上身在众人面前一直暴露吗?飞机场。”

    “……”姜尚依尴尬的低头看了看被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胸部,思索着,自己真的是飞机场吗?在家的时候怎么觉得还挺大的呢?难道是那家伙刚刚已经看光光了?

    最后一个想法一结束,姜尚依便抽搐的嘴角瞪了他一眼,独自一人朝宾馆走去。

    感受到身后炙热的眼神,姜尚依略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干嘛跟着我?”

    凌萧然义正言辞道:“你是我的助理,我的看好,以免有人对你不轨。”

    姜尚依瞬间将这段时间他对自己的恶作剧串连在一起,没好气道:“我看是你对自己的助理图谋不轨吧。”

    “……”真是没法交流了,这女人居然连语言都能萌的这么腹黑。

    *晚上酒吧内。

    楼萧若有所思的饮着酒,双眼微眯,不知看着何处,直到凌萧然到了之后,才稍稍敛了敛心神:“下午拿女孩儿就是上次珠宝展示会上的黑马,姜尚依?”

    “嗯。”凌萧然自个儿倒了杯酒,准备开始夜生活,听他此话,眉头一挑,打趣道,“怎么,看上了?”

    “爽朗大方,不矫揉造作,真是设计师圈子内的稀世珍宝啊。”

    本是眼含惊讶的凌萧然,此刻一抹寒意在眼底一瞬即逝,摸不著尾巴。

    清晨醒来,楼萧那微微勾唇,魂魄似是被姜尚依勾走的痴呆表情,依旧还在他脑海中起起伏伏,那样的笑容,让他浑身不自在,可就是说不清道不明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只知道,一切源于那个有些二缺但可爱的姜尚依。

    *刚起床不久,正准备和同事们一起去海滨城市好好逛逛,顺便带一些土特产回去的姜尚依,一脸花痴这能够再次碰见楼萧,结果这一脸花痴样便被凌萧然撞见了,而且还被他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那一眼下来,姜尚依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北极,冷的浑身瑟瑟。

    然对她这种神经大条的卖萌女来说,凌萧然的那眼也只是过眼云烟,很快便消失在了她的记忆之海中。

    “依依,经理说有急事找你,让你十一点就会宾馆。”

    自从知道姜尚依在半个月的时间能就能设计出那样几乎完美的作品后,本对她还有一定尖酸刻薄看法的Tina,瞬间转移阵地,向姜尚依的阵营靠拢。用实际行动形象的阐释了什么是墙头草,两边倒!

    “啊?为什么啊!”不仅是小二缺,还是小吃货的姜尚依听见Tina所传之话,嘴里的东西都还没来的吞咽下去,结果便这召见她进馆的内容,给华丽丽的噎着了。

    Tina无奈的摇摇头,替着单纯又粗心的姜尚依顺了顺背,继续柔声道:“说是总裁找你有急事,我看你还是现在就回去吧。”

    又是他!

    好吧,他是她们都惹不起的总裁,她除了接受他布置下来的任务,还能干什么?

    将食物咽下后,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淡淡道:“那你们帮我选些特产吧,谢谢了。”于是抓起自己的皮质小包,屁颠屁颠的往回快步走去。

    “自从去了秘书部,她不是加班就是高强度工作量,我还听说她还半夜给总裁买夜宵......”这些略显龌龊的行为,Lily都不忍说下去了,这真是那高高在上,万人瞩目的总裁做的?

    感觉好幼稚!

    TIna担忧的看着她一晃一晃,很快消失在眼界的小身影,叹息道:“说叫口味儿对上了呢。”

    这句话将她看见的情况诠释的清清楚楚,可懂的人又有几个呢?就连总裁都不清楚自己的心吧。

    *“我饿了,你做饭。”姜尚依刚一到总统套房,凌萧然便悠闲自得的递给她一杯水,以命令的口吻道,“这里的饭菜不和我口味,你做给我吃。”这语气,像极了想吃糖,却没糖吃的小孩子,难道他还认为自己没有长大吗?⊙﹏⊙姜尚依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抿了口水润泽喉咙,缓缓道:“总裁,这里距离最近的才是场怎么也得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这样来来回回,会耽误很长时间的!”语气诚恳,没有意思不满于狡辩。

    凌萧然对上她那有颇显无奈的水眸,唇角一勾道:“我送你去。”

    于是乎,在姜尚依还没有搞清楚他到底喜欢吃什么菜的情况下,她已经被凌萧然拦着削肩走出套房,在众员工的注视下,被他看似柔情似水,实则极其野蛮的推搡下,弄进了豪车的副驾驶内坐着了。

    在恍惚了一个世纪之后,凌萧然终于说了句让姜尚依觉得合乎实际的话,虽然是冰冷到掉渣的两个字:“下车。”

    姜尚依略显慵懒的下车后,凌萧然毫不客气的握住她的手,还是以十指相扣的方式紧紧握住,生怕她会跑了似的。

    她在内心苦涩一笑,自己这个助理可真是让总裁担心了啊,真不担心自己被外人冠上绿茶表的名声啊!

    凌萧然指着一个小小的,类似南瓜的蔬菜对老板说:“这个南瓜要一个!”

    姜尚依看清事物后,额角微跳:“……那是黄瓜。”

    “……”

    “凤尾称一些!”

    “总裁,那是小白菜……”这男人和蔬菜有仇吗?怎么就连名字都会叫错?

    “……”

    “拿一个卷心菜!”

    “老板,那是紫甘蓝……”

    “……”

    *终于熬过了在菜市场不停纠正某人错误,在某人可以杀人的眼神中憋笑的时间,姜尚依一回凌萧然的套房,将两袋子菜一扔在餐桌上,便捂着肚子开始狂笑,就连泪水都被她挤出来了。

    凌萧然神情自若的走到她身旁,俯身,两人面孔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他的鼻息刹那间喷洒在她的面庞:“再不做饭,我就把你吃了。”

    “混蛋!”姜尚依一把将他推开,连那积蓄了很久的笑意都被他的话给吓得烟消云散了。

    凌萧然看着她突然落跑的可爱模样,心里荡起一层层春意,挡都挡不住。

    于是,在他那句话的刺激下,姜尚依哗啦啦的,在半个小时内,独自一人做了四菜一汤。

    但是这顿饭,可是让她做的心惊胆战,差点儿因为某位连菜都认不清楚的大叔,连饭都彻底毁了。

    备菜的时候——

    凌萧然悠闲的喝着茶,踱步道厨房来看她:“对了,我不吃鸡蛋的,弄肉的时候别打鸡蛋。”

    姜尚依缓缓扭头,手上已经将鸡蛋和肉搅合在一起,根本分不清楚了。

    对上他笑的倾国倾城的笑容,姜尚依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感觉的幸福感,反倒是一种从炼狱里飘出来的幽怨:“你敢不敢早点告诉我啊,总!裁!”

    凌萧然露出一个充满善意的笑容,甜甜道:“不敢。”

    切菜的时候——

    “切细一点,太粗太厚了,菜不入味。”不知道在何处观察做饭情况的凌萧然,突然冒出来,惊得姜尚依不小心切到了手指。没有见过河东狮吼的凌萧然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可爱的萌妹子,居然会有这样奇葩的属性。

    “凌萧然!!!我和你有仇还是怎么的!!!!滚粗啊!!!”

    于是在某人的咆哮下,凌萧然依旧保持着冷艳的姿态,替她将手上的伤口消毒包扎了。最后还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关切道:“小心点,有事叫我。”

    嘱咐完这些,凌萧然也不敢再开玩笑了,离开厨房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做饭。

    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面对厨房的沙发上,看着姜尚依为自己做饭时忙忙碌碌的样子,凌萧然的唇角早就不知不觉的上扬了,就连那双眸里都染上一层幸福男子才有的宠溺于满足。

    介于她个人吃惯了川菜,所以做得菜品都偏向西北口味,她真的担心美味混蛋会调试不吃。

    哪知他才吃了一口,便眼含笑意的看着她,赞许道:“没想到二缺小妹子的手艺这么棒!以后就当我的专属厨娘吧!”

    二缺小妹子?难道她很二缺?

    还专属厨娘?!

    姜尚依恨不得将手里的一碗饭狠狠扣到他的脑袋上,但那也只是想想,总裁啊,惹不起的啊,还是默默流泪把饭吧~~~~( gt;_ lt;)~~~~。

    “做饭这么有潜质,看来将来会是贤妻良母。”正在吃饭的凌萧然,突然说出这句话,让还在内心说着凌萧然坏话的姜尚依一愣,这是在表扬?可总感觉有歧义的说?

    姜尚依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哪有。”

    “确实,长得这么二缺,还好意思出来卖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来装嫩钓男人的,知道的知道你就这么傻缺。”

    凌萧然风轻云淡的说完,且瞅都没瞅她一眼,那欠揍得瑟的模样,姜尚依恨不得扑上去将他那引以为傲的俊脸揉个粉碎!

    “凌!萧!然!你才二,你个傻缺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