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和他无关!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2本章字数:10221字

    “依依,我们回来了!~”Tina等一行人在市中心采购了一大堆东西,满心欢喜的回到酒店,可刚一进门,却发现姜尚依已经瘫倒在了自己的床上,连衣服都懒得换,便已经陷在软绵的席梦思里,和周公幽会去了。

    Lily将手里的东西随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双手环在胸前,随意坐在姜尚依的床前,夹着嗓子道:“这都做了些什么事儿啊,将然能累成这样真是佩服啊!”片刻后继续道:“不会是才从总裁床上回来吧!瞧瞧这小脸儿,够滋润啊,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Lily!别乱说话,小心没了饭碗!”对于她为什么会这么累的知情者Tina,听见Lily这么说,脸色都变得很难看,那瞬间缩进的黑瞳,似是发现了什么被人无法捕捉的事情,当然,不是上床什么的猥琐事情,而是......

    姜尚依她这样痴痴呆呆,偶尔犯傻的小姑娘,真的让总裁这么上心吗?

    *半个月的假日,姜尚依一半以上的时间已经被凌萧然预约了,不是用来恋人约会,也不是公事,而是为了给他做那该死的日常三顿罢了。一想到这里,无聊着看着海边玩儿着沙滩排球的姜尚依,就想把身边悠闲的看着公司合同的人给揉碎!

    真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当上总裁了,明明那么蠢!!

    “有心思想我怎么当上的总裁,还不如想想今天中午做什么菜。”凌萧然目不斜视的一句话,简直让姜尚依欲哭无泪。

    这边,姜尚依和凌萧然双双沉默,似乎进行着传说中的冷战,那边,刚刚才解决完搭讪美女的楼萧,一扭头,看见因为生气而表情丰富的姜尚依,嘴角一抹笑容,如同滴在宣纸上的墨汁,缓缓散开,十分迷人。

    “怎么在这里坐着,不去打沙滩排球?”不知什么时候,楼萧已经走到了他们这边,还给她买了一杯调味椰奶。

    姜尚依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楼萧递过来的玻璃杯,终于开始抱怨起来:“还不是因为某人限制我的人生自由啊!自己不好意思玩儿还让我不能玩儿,这不明摆着是找个人垫背的猥琐做法吗?一点儿都不绅士!”

    凌萧然听着她那意思歪歪曲曲,还有点儿对接不上的字句,强忍着想要嘲笑她的冲动,移开注视着合同的眸子,缓缓道:“你现在是我的专属厨娘,我带你出来晒太阳都算是仁慈的了,别不知足!”

    姜尚依猛喝一口椰奶,愤愤不平道:“搞笑!在遮阳伞下面就算晒太阳了?我看你才是概念含糊,神志不清!”

    “在太阳伞下面不会被晒黑,你皮肤这么好,晒坏了多可惜,这让喜欢你的男人看见了也怪心疼的不是?”楼楼萧适可而止的劝解,本意是好的,因为他不觉得姜尚依那可爱的脸蛋上应该搭配上生气的表情,那就真的是毁了她的外表了。

    “还不都是他啊,我要玩儿啊!”

    “玩儿可以,工资扣一半。”

    “凌萧然,还能在混蛋点吗?!”

    “能!!”

    这下好了,楼萧还想让他们俩和和睦睦的,却变成了这样的场面,弄得楼萧真实哭笑不得。于是想了想,认识的凌萧然是不计较这些的,便大胆伸手,搂了搂姜尚依,轻声劝解道:“别和他一般见识,女孩子嘛,温柔似水就好了,吵吵小架虽然有助于情绪宣泄,但是会留下不好的东西哦!~”

    姜尚依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浓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的:“什么东西?”

    看着她美好的表情,心情还算不错的楼萧低声道:“你猜!~”

    有没有觉得这句话很讨打,就像某人一样。

    然,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姜尚依渐渐觉得,楼萧这样的男人还挺不错的。

    真实好奇,如果他是自己男朋友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直注视着姜尚依和楼萧一举一动的凌萧然,看着她那左右摇晃了几下小脑袋的萌动作,非但没有心情好点儿的感觉,然而更加的不安逸了。

    他的人,怎么能够想着其他的男人?!!

    *晚餐时间,姜尚依老老实实的在凌萧然的套房厨房内忙忙碌碌,唯一不同的是,厨房的门上贴着姜尚依特意用红色粗笔写的纸张——凌混蛋禁止进入!!

    好吧,凌萧然看着写的歪歪扭扭的字体,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双肩轻微的抖动着。

    这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啊,真的好逗。

    将汤端上桌后,姜尚依看了看时间,快要七点了,不知道他还在等自己没有。

    急急忙忙的将围腰扔在厨房后,提着两个方盒边往外走去,在换鞋的时候,对凌萧然随意道:“饭好了,趁热吃吧。我等下回来收拾,你别动!”

    “不行,陪我一起吃!”凌萧然拉着她的手,双眼流露出一丝怒气。可心里正想着没有吃饭的楼萧还等着自己呢,姜尚依怎么可能不去,那可是可能成为自己男朋友的人啊!

    将他只顾在自己手腕上的爪子扒拉开来,笑道:“乖乖吃饭,很快回来。”

    砰!——

    姜尚依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凌萧然的眼界,如果她此时再回来拿东西的话,她会看见凌萧然那双眸子里,正在黑云压城城欲摧,暴风雨已经蓄势待发。

    *姜尚依小心翼翼的将和饭盒,筷子递给楼萧,一脸微笑道:“我做的,尝尝怎么样呗!~”

    “嗯。”夹了一块子放进嘴里后,赞许道,“味道不错,看来你学过嘛。”

    “没有那会事儿啦!”

    一小时前姜尚依被凌萧然赶着回去做饭,她便悄悄用短信约了他,说是请他吃饭。于是,和预想的一样,是吃她亲手做得饭菜。

    瞬间,楼萧觉得这女孩没准儿真的适合当自己的女朋友,说远点儿,可能还能当自己老婆。

    正吃着,想着她的贤惠与可爱,一声惨叫便窜入耳朵“嘶!——”

    “怎么了?”楼萧立马放了东西,疾步走到她身边,左臂很自然的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一手拿着她那已经泛红的手指,心里一疼。浓眉一蹙,不禁的调戏道“真是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啊,真是不小心的烫伤啊。”

    话音刚落,便将她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给她微微消一下毒,而姜尚依也没有拒绝,只是从他揽着自己的时候就开始脸红的她,此时此刻都红的快要滴血了。

    “你说的有事,就是和我兄弟亲亲我我,耳鬓厮磨吗?”

    凭着男人的第一直觉找到楼萧房间的凌萧然,真想感谢姜尚依那个二缺,居然连门都忘记关,才会让他撞见他们搂在一起,还让楼萧吮-吸她指尖的场面。

    这一幕,真真切切的刺激到了凌萧然内心中那快要倾盆而下的大暴雨。

    “和他无关!”姜尚依惊恐的将手指抽出,顺道将搂着自己的楼萧推开半步,带着羞红的脸瞬间升腾起尴尬之色,就连语句就是惊呼而出。

    看见着她明显不想将楼萧牵扯进来的姿态,凌萧然胸腔的怒火瞬间爆发,丝毫不顾及她的演变,厉声道:“我兄弟的房间,我怎么不能来?反倒是要问问你,你丢下那一堆脏的碗筷不洗,跑我兄弟房间干吗?难道想要吊金龟婿吗?”

    “你别胡说霸道,我根本就没那种想方法!”

    被其他人那样说就算了,可现在却要被他这样说,他可是自己的上司啊,他可是知情人呢啊,这让前些日子一直忍辱负重的姜尚依的委屈的泪水,迸发而出。

    杀得在场的两个男人一个措手不及。

    凌萧然两侧双手握拳!

    这女人,真是让人心疼到想拥入好好安慰,又让人气得恨不得将她掐死!!

    半个月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只是这次假期并没有让姜尚依有多快乐,反而是被凌萧然以扣工资为由,折磨的哭了三四次。

    然自她当着凌萧然和楼萧面前大哭了一场后,她就算是私底下和楼萧偶遇,都会微垂着脑袋,不打招呼的快速走开,就连一点儿眼神交流都没有。更不要说凌萧然在场的时候了,某人可是直接坐在姜尚依和楼萧中间,毫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的行为是否正确,只在乎自己内心爽不爽!

    这次旅程,姜尚依并没有买太多的特产,所以只是拿了一两包真空鱿鱼丝给好友莫陌。本就因为这次出行,心情大打折扣的姜尚依,面对着,莫陌挑三拣四的开玩笑的话都没心情和她争争吵吵,因为真的很低落。

    她就是想不清楚为什么凌萧然要那样说自己,这让自己真的看不清楚他到底是要帮自己,还是打压自己。

    这样的男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所有人在很短的时间内都回归到了正常俄作息时间,就连心里阴霾了很多天的姜尚依,也恢复到了工作高效率,设计高质量的可怖状态。

    姜尚依这种让人难以想象的工作状态,就连跟着凌萧然工作了五年的秘书都觉得恐怖。

    先不说作为总裁助理的工作量有多大,就说凌萧然额外布置给她的,每月两款高质量的珠宝设计,这种既需要设计创新,又需要复杂切割的费脑力的事情,就算是交给设计部的人来做,可能一个月最多才能设计一款出来吧。

    而她,似乎在旅游之前的几个月内就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四六款了。

    再撇开这些不说,凌萧然似乎就是认准了姜尚依是自己的助理,还这要求那要求的,就连咖啡也要她亲手做,甚至午餐不和他的胃口,便要姜尚依亲手做!

    这样的要求在其他部门的人看来,他们似是恍然醒悟,原来总裁有这么多怪癖,让姜尚依这样的菜鸟担任,真是一个好决定啊!

    “姜尚依,进来!”这边员工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正在埋头设计的姜尚依一刻就被凌萧然那个大魔头,召唤进了办公室。

    “总裁,请问有何吩咐?”被他那天说了之后,她每次和他对话,都不会再看着她的眼睛,虽然很不礼貌,但就是不想看,看着就觉得吓人。

    “这是设计部提交的设计图,拿去申一遍,那里不足批准在上面。出去吧。”如对待每一名员工一样的声音,让离开办公室的姜尚依恍然觉得,原来他还是那样,那天说话的他绝对是喝酒喝多了!一定是脑子有问题!

    于是她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刚一坐下,她便愣住了,为什么她桌子上有一盒下午茶?

    她伸出她的小短脖子,左看看,右看看,却在秘书的提示下看向电梯那个方向,那个帅气的男子让她瞳孔一缩,是他吗?

    然正准备下楼梯的楼萧看见她已经对上了自己的视线,便比划着唇形,说了一句话。

    “好好享用!我明天再来!”

    等到他消失在电梯冰凉的门背后后,姜尚依才缓过神,满怀欣喜的将糕点盒打开,喝了口原滋原味的英式红茶,咬了一口甜点,一个满意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这个笑容让站在办公室玻璃后的凌萧然看在眼里,眉头紧蹙着,恨不得让姜尚依把那些东西吐出来,扔掉!

    从那天开始,楼萧基本上每天都会来看她,每次来的时间都不一样,所以给她带的吃的也都不一样,甚至是姜尚依根本久没见过的美味。

    “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太甜了?”楼萧不知道从哪里拖了一只座椅,坐在属于姜尚依办公区域的窄小入口,“不会!很好吃哦!”姜尚依傻里傻气的笑着看着他。

    楼萧将她吃的高兴,便继续道:“喜欢就好。”停顿了会儿,“听说萧然给你布置了很多任务,所以你要多吃点儿,免得忙起来没什么东西好消耗,知道吗?”

    嘴里吃着他带来的甜点,耳里听着他的关心,姜尚依真心觉得好幸福:“嗯!!”

    “等等。”看着她吃的开心,别提楼萧是有多高兴了,那种感觉暖暖的。

    他认定了,这就是他喜欢的人,一定要将她追到手!

    *站在那面员工没法窥视办公室的落地镜子面前,凌萧然看着那一男一女,有说有笑,好吃好喝,心里的波涛正在翻滚,渐渐形成巨大的旋窝,将他往海底拉去,这样的感觉让他陌生。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个二缺小丫头的一举一动,他只知道和她在一起,自己总是轻松自在,在她面前,自己所有的伪装都会卸下,那样的感觉,是他踏破铁屑寻找的,没想到竟然会在一家小小的酒吧寻觅,真是心满意足。

    本想就这样,默默的站在镜子后看着她因被甜点满足的笑颜时,瞳孔骤然紧缩,揣在裤兜里的手缓缓捏紧,似是下一秒他就会冲出去将姜尚依臭骂一顿似的。

    楼萧见她吃的高兴不说,就连唇角上沾满了奶油,这小丫头都没注意到,真是纯真自然,让人想要染上各种颜色。

    楼萧微笑着伸手想要替她擦拭掉那白色的奶油,可那因为常年操练而积累起来的厚茧就要触碰到的时候,楼萧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插入:“姜尚依,过几天就月底了,你的设计图呢?!”

    虽然楼萧心里咒骂了一句,‘怎么每次都来坏好事儿’,便快速收手,转头看着凌萧然那明显带有不悦的神情。

    “凌总,有何贵干?”依旧是温和的语气,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不满。

    “……”凌萧然被他这句话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轻咳一下后,道,“我在办公室等你太久了,进来把。”、凌萧然的目光越过楼萧,投向因为他突然出现,而将甜点推向一边的姜尚依,见她已经老老实实开始工作了,凌萧然才略微满意的进了办公室。

    “好。”楼萧笑着看他进了办公室,才故意伸手在一旁姜尚依脑袋上揉了一下。

    姜尚依被他的突然袭击而轻吟了一下,嘟囔着腮帮子不满到:“这两个男的会不会搞基啊,整的那么暧昧。”

    *楼萧跟着凌萧然进了办公室后,刚刚还略显轻松的气氛,此时此刻却是诡异的气氛萦绕在身体周围。

    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楼萧缓缓开口,竟是为了某人的事情:“萧然,你为什么每天给她那么多事情做啊?不管怎样,她可都是女孩子啊!”

    “初出茅庐的菜鸟不都是这样慢慢磨砺出来的吗?就像你现在带的新兵一样,不是吗?”凌萧然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见他对姜尚依的关心,自己会很生气,可又发泄不出来!

    楼萧是军人,所以并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么气,只认为是自己每天给姜尚依带甜点的事情发火:“是,都是这样,但那毕竟是女孩子,据我了解你给她的工作量,那可是三个人的一天的总量啊!”

    “心疼了?”凌萧然一字一顿道,每一个字都如同从冰冷的刀刃中提炼出来的一样,划伤了楼萧,也一刀刀刺在凌萧然身上。

    “对!”楼萧义正言辞道,双眸正是这凌萧然那漆黑的眸子,语调转而柔软,语句只击某人的内心,“我心疼她,因为我喜欢她。”

    看着他望着姜尚依那深情的眸色,凌萧然知道,这家伙是动真格的了。

    可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被兄弟挖墙脚的危机感呢?

    就这样,姜尚依在楼萧接连不断的喂养中,那因为劳累过度而瘦弱下去的身子,渐渐丰盈了起来,就连难得见一次面的莫陌见到她时,都不禁感叹起来,那位喂养她的男人真是好心啊!

    而对体重向来不注重的姜尚依,也在某次试衣服的时候发现,肚子上的肉肉,是真的多了很多呢。

    “总裁的好友楼萧最近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不会是和总裁有一腿吧?”Lily弹出脑袋,听见了一群年长设计师的八卦,瞬间额头挂满黑线,这些大妈大婶里面居然还有腐女啊,真是涨见识了!

    “别乱说,他每次来手里都拿了好吃的姜尚依,折不明摆着在向她示好吗。”Lily义正言辞到,就像一位在情场的老手一样。

    忙到一半突然听见他们说话的Tina摆了摆脑袋,幽幽道:“楼萧在追姜尚依。”

    她更为直白的话语才彻底击碎了一旁围观的新一批菜鸟们,换句话说也是,楼萧那种出自军事家庭,身份精贵,长相帅气的男人,只要是个女人都会被他深深吸引住,更何况这些初入仕途的小朋友呢?

    正说着呢,一群女人聚在一起八卦的小阵营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某位帅气军官,步伐铿锵,天生的衣架子穿着淡蓝色的衬衫,清爽的同时俊俏逼人,可唯独他手上的甜点盒,为他的形象大打折扣!

    在一群女人的哀怨中,楼萧依旧保持着嘴角噙着笑的姿态,越过设计部,直径走向总裁办公室门外的姜尚依处。

    礼盒轻轻放在她面前的设计图上,轻柔的声音缓缓飘来:“休息一下吧,我带了你最喜欢的抹茶糕点!”

    “嗯。”因为听见抹茶而高兴的姜尚依,片刻停顿后,唉了一声,让楼萧不禁好奇,这丫头这两个语气词这样组合,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喜欢抹茶?还是不想吃?”楼萧关切的问道,心想是不是最近给她频繁带着些甜食,导致她消化不良了。

    姜尚依无奈的双眸瞅着他,又低叹一声:“没有,只是......”

    明明气氛刚刚好的两人,但就是在姜尚依要说出后半截内容的时候,某厮脸色嫉妒春光灿烂的依靠在自己办公室的门框上,看向这边,戏谑道:“小二缺都快成小猪了!”

    本来想说的都是一个意思,可从凌萧然嘴里吐出来,怎么就那么欠揍呢?

    姜尚依用尽全力将某人直接屏蔽,但看向楼萧时,他那本是微微勾唇的嘴角,已经明显裂开了一个弧度,这不明摆着凌萧然想要嘲笑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吗?

    虽凌萧然强忍着笑意,但胸前隐隐发出的声响还是激怒了某位卖萌妹子。

    “总裁,请问有何吩咐需要劳驾您老人家出门下达?”说完,姜尚依秀气的眉头一挑,看着他那一沉不变的冰山脸。

    只见凌萧然冷着脸,似是闲庭散步的走到她面前,如姜尚依想将他屏蔽却没有成功的那样,直接将自己的好兄弟楼萧,成功当成了空气。

    在楼萧尴尬的神情中,凌萧然继续这自己的想法,纤长的手指直接勾起纸盒,在姜尚依面前晃了晃:“东西,我帮你消耗,你好好完成你的设计图,我再奖励给你。”

    说完,凌萧然丝毫不理会楼萧略带难堪的脸色,也补看姜尚依那都要被他的理所当然的态度而纠结在一起的表情,直接潇洒的走进办公室,砰的一声关掉了门。

    “呀呀呀呀,总裁这不是明摆着吃醋了吗?!他和楼萧绝对是一对!”

    “别胡扯了,楼萧明显就是直男,怎么可能会弯?”

    “部队弯的男人最多好不好!!!”此句一处,迎来新一轮叽叽喳喳的议论。

    听着这对小菜鸟们的无力吐槽,Tina黑着脸缓缓道:“再不老实工作,设计图这个月三份!!”

    于是,嘈杂的设计部快速回归只听得鼠标键盘,以及铅笔在纸张上划过的声音。

    姜尚依星星眼的瞅着办公室,那个该死的渣总裁凭什么把楼萧送给她的蛋糕拿走啊,就算自己长胖了也不用你帮我消耗啊,不干啊不干,我要吃!!

    楼萧睨了一眼总裁办公室,又看着她那泛着波光的清澈双眸,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但很快就松开了,行为担心捏疼她:“那就晚上一起吃顿饭吧,我请你!”

    “......不好吧”一想到吃别人嘴软,拿人家手短,姜尚依便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又想想自己已经吃了他很多甜点了,雨转峰会道:“好啊,你财大气粗,你请吧!~”

    闻言,楼萧迟疑了片刻后低声笑道:“晚上我来接你。”

    “嗯!!”姜尚依使劲儿点头,并用自己那波光粼粼的目光送走了他。

    *在一下午的煎熬中,姜尚依总算是熬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但是能不能来个人帮帮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接到凌萧然那家伙的加班通知?!这真的不是在整她吗?!她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啊!!

    “怎么还不下来?加班吗?”已经将车停在美创大楼门口的楼萧还是不放心的拨了一通电话。

    “对啊,凌萧然那混蛋又让我加班!只加我一个人的班啊!!”现在的姜尚依即使平时再可爱,这种被人使劲儿压榨的她已经临近了暴走的边缘。

    楼萧听着她在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言语,只是轻笑了一下,道:“等我短信。”

    “啊?好!!”吧唧一下,姜尚依便极其不可爱的将电话一扔,释放自己的强烈不满。

    两分钟后,凌萧然如国王一般走到她身边,轻戳了一下她的削肩:“去吃饭,小猪。”

    “你大爷的才是小猪!!”

    “嗯,但还是改变不了你是吃货的同时还是二缺的事实!”

    “……”

    *于是,在楼萧耐心的解释下,姜尚依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凌萧然会同意她吃饭了,因为他会和他们一起吃饭。

    虽然楼萧并不是很喜欢凌萧然这当电灯泡的行为,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毕竟他可不希望他把姜尚依那样可爱有趣的小姑娘饿着了。

    牛排上了的时候——

    凌萧然优雅的切着牛肉,状似毫不经意道:“楼萧,我记得你们有次野外作战,是不是就吃的血淋淋的牛肉。”

    一直看着姜尚依的楼萧这才回神,语气严肃且厌恶道:“嗯,那味道真是让我毕生难忘!”

    “呕——”这辈子听见生肉就会恶心的姜尚依吐了,楼萧真心觉得这气氛真是,没意思。

    好吃甜食的姜尚依点了一杯酸梅汤,侍从端上来的时候,凌萧然看着她吃的满心欢喜的模样,又一次戏谑道:“瞧瞧那小身板儿,你都不嫌弃自己这几天长的太多了吗?”

    姜尚依剐了他一眼,正准备开口,楼萧便开解道:“女孩子别太瘦,还是丰盈点儿好。”

    “是啊,要不然怎么摸手感都不好!”凌萧然紧接着义正言辞到。

    此时此刻,姜尚依捏着杯子的手指关节渐渐泛白,恨不得将某人直接扔出去,可是毫不现实啊!

    *“萧然,我送你去公司取车?”吃完饭后,楼萧客气道,而凌萧然也毫不客气道:“你说了算。”

    于是三个人再一次在车中陷入尴尬,更尴尬的是,坐惯了楼萧副驾驶的凌萧然这次竟是坐在了后排上。

    于是某人的手机很快接收到了一则简讯——明天设计在不拿出来,工资扣半!

    看着简讯的姜尚依真是欲哭无泪啊!

    真想知道自己哪里惹着他了啊!

    楼萧将姜尚依送到她家楼底下后,就这头顶上异常明亮的月光和姜尚依在路边闲聊了一会儿。

    手里是他从路边水吧买来的,姜尚依最喜欢的现磨摩卡,因为要追求一个人,必须从她的洗好入手,那样才能知道这样的女孩子是不是真的适合自己,如果追到了,是否合适做自己的妻子。

    “最近工作量减轻了吗?”因为他记得自己有想凌萧然提议,让他减轻一下姜尚依的工作量的,但看着姜尚依默默地摇头,很显然某人并没有减量,还有可能已经加了!

    连个人不止聊了多久,因为他们已经从闲聊,渐渐展开到了家庭,甚至爱情婚姻。

    这段时间总是避讳爱情之类的话题的姜尚依,就是不想这么快便展开新的恋情,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当她面对凌萧然布置下来的那么多任务,其实并没有太多不满,反正爱情不想去想,那就卯足力量在事业上奋发图强一下,也是一件好事儿!

    “回去吧,别熬夜到凌晨,黑眼圈太重了可不好看。”

    若不是有一天晚上和凌萧然几个兄弟聚会,凌晨回家的时候,兴致一起,到她楼下晃了一会儿,看见她两点了都还亮着灯,他绝不会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努力,简直就是努力到了让一般人不得不佩服的境地。

    “好的。”姜尚依颔首,拿上自己的东西,面对楼萧,毕恭毕敬的微微倾身,轻声道,“最近真是谢谢你。”然后似是不好意思的小跑进了不远处的楼道之中。

    楼萧笑了笑,那因为凌萧然捣乱的不悦感渐渐消散,但一想到凌萧然刚刚莫名其妙的捣乱以及平日里他对姜尚依的苛刻要求,楼萧心头一紧,看来还是要问清楚才行啊。

    *创美总裁办公室内,凌萧然一个人倚靠在真皮靠椅上,居高临下的欣赏着被皎白月光照耀的城市,一想到刚刚是凌萧然送姜尚依回家,心里竟会有一种瓦凉瓦良的感觉。

    就在凌萧然快要彻底沉醉于这美丽的夜景中时,楼萧却突然来袭,让这静谧的氛围瞬间陨灭:“创美总裁怎么独自一人,在高楼之上俯瞰这凄清之景?”

    “二人世界怎么样?”

    明显带有醋意的语句,楼萧心头一惊,心里的猜测似乎正在渐渐成形,这家伙难不成也看上姜尚依了?

    “还不错,不过......”楼萧走到距离凌萧然不远的地方,看着他那深邃的黑眸,似是窥视着什么的眸子,“凌萧然,你是不是也喜欢姜尚依?!”

    喜欢姜尚依?

    他虽然不敢确定是不是,但就是觉得这个人是他先找到了,就不应该被别人抢去!

    “不喜欢。”只是片刻,他便铿锵之地的回答,但他内心的回答却是想法的。

    楼萧心中冷冷一笑,真是死鸭子嘴硬,喜欢一个人又不丢脸,干吗不承认啊?

    于是毫不犹豫的开口:“不管你喜欢或是不喜欢,姜尚依我追定了,所以随便来破坏吧,我不介意。”

    那说话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可以溺死凌萧然的温柔与深情。

    凌萧然不禁蹙眉,楼萧这是向自己挑起战争吗?

    但毕竟是兄弟,既然兄弟看上了,那也只有忍耐着,给兄弟提供更多更好的机会了。他这样想着,可是内心却是矛盾的,明明就是自己先看上她的,凭什么就要让给你啊!

    于是,在双重矛盾下,这一晚,凌萧然华丽丽的失眠了,于是也华丽丽的饿了。

    “小猪,我要夜宵,快点儿啊!”趴在床上的凌萧然迷迷糊糊的打完电话,便脑袋一栽,有继续开始睡。

    被要求买夜宵的姜尚依,才洗完澡准备上床休息呢,嘴上骂了几句,还是套上一件外套,拿上钱包去买东西去了。

    等她手拿东西站在他家门口使命儿按门铃的时候,姜尚依瞬间有种自己被他耍了的想法。

    刚准备离开,门便被人从里打开,某人将已经转身,已经向外走了两步的姜尚依直接拉进房间,撞进自己怀里:“真是的,好慢。”

    一头雾水装进凌萧然怀抱的姜尚依,瞬间感受到了他胸膛的温暖,就连他睡衣的质感她都好像感叹,怎么和肌肤一样丝滑呀,但一听见他的话,发热的脑子立刻冷却了下来,两只小爪子推搡着:“不是要吃夜宵吗,在这样下去,夜宵就要没了!”

    可爪子一推搡,脑子冷静下来,花痴眼消失后,姜尚依才惊奇的发现凌萧然上身居然是裸的!

    看着她一会儿安静,一会儿暴躁的小模样,凌萧然阴霾了一晚上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她真是个开心果啊!

    看着她身上的睡衣,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她丫的怎么没穿内衣!于是调戏之心一起,在她耳边邪魅道:“有你就行,夜宵无所谓。”

    唰!——

    姜尚依小朋友的小脸蛋儿立刻红了一大半,把东西塞给他后,立刻拔腿就跑,而某人也没再将她抓回来,因为他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了。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凌萧然每每看见楼萧一如既往的来找姜尚依弹琴说爱,他便会坐在办公室内发闷气,可是没办法啊,一个是兄弟,一个是自己最先看上的,自己现在陡然插入其中,会被别人笑话成程咬金的啊。所以除了忍耐,便只有视而不见。

    “姜助理,总裁叫你。”

    姜尚依正和楼萧有吃有喝聊得正欢呢,总裁秘书的一句话,将她的好心情一下子打击的烟消云散,而楼萧也起身和他说了再见,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创美。

    每次姜尚依一进办公故事,就会心惊胆战,因为她总是会想到那天晚上自己挂空挡出现在他面前的事情,再加上他的那句话,以及那喷洒在耳畔的炙热,真的好羞人!!

    凌萧然看着她那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的面容,虽然很想将她揽进怀里,好好亲热一下,可一想到楼萧那晚说的话,心里的不悦瞬间爆发,将她的设计图重重砸在他那张办公桌上,甚至因为砸偏了,有些还落在了地上。

    看着自己的设计图一大半落仔地上,姜尚依眼睛都睁大,这家伙怎么能这样!

    “回去修改!我没有看见你的一点儿诚意!是不是最近和楼萧走的太近了,以为工作就可以同意过关了?我才是你的上司,我说过了才过,别以为楼萧对你这样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工作不到位,工资直接扣一半!”凌萧然用着带火的声音朝她低吼着。

    落在身旁的双手在看见设计纸散落一地的时候已经捏紧,听完他的话,更是紧的来指甲都快将掌心刺破。

    “凌萧然!你眼睛吓了还是怎么了?看这纸张就知道我修改了很多遍!我告诉你,这个设计我修改了整整五十遍!你若还嫌弃不完美,撕了不就了事了!!”

    看着她居然还敢和自己吵架,又想到她和楼萧一起嘻嘻哈哈的场景,凌萧然也不淡定了:“姜尚依,你别以为有楼萧替你说情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要不是楼萧让我少给你施加压力,你以为你还会有这么少的工作量?”

    怒到一定程度,凌萧然直接上前面长臂一伸桎梏着她,一手紧捏着他的下巴,额头抵着额头恶省恶语,霸气十足道:“别以为楼萧喜欢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能给你在这里把你给办了!!”

    “你混蛋!”听见“办”这个字,姜尚依已经浑身颤抖的想要挣脱他,却被他捏的更紧了。

    耳畔再一次响起他那让人颤栗的声音,只是这次,很轻很轻:“我宁愿更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