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小心遇见秃顶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2本章字数:10336字

    莫陌并不是什么都不明白的人,只是,一个突然闯进自己世界的人,那样的完美,一点儿瑕疵都没有,虽然那么快就被自己记在心里,但想要忘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样完美的男人,如同一朵妖艳的花朵,在内心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还是那种难以抹去的影响。

    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时间的。

    即使她看起来是那样的顽强,倔强,甚至有点儿,泼妇。

    但这就是莫陌,这就是姜尚依认识的莫陌,更是莫家全都认识的,那个倔强到八头牛都不能将她拖回家的莫陌。

    姜尚依躺在床上,细细想着莫陌这五年来的感情故事,似乎没有多少。

    莫陌是比她还要单纯的女孩儿,正是因为心中怀揣着对爱情的美好期待,所以姜尚依才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真心对她的男人,所以一直被她视为哥哥的楼萧,变成了最好的选择。

    只是,有些事情,注定只是假设,只是期待,并不是最美好的结局。

    *那一晚的一切,涉及到的四个人都尤为默契的,闭口不提。

    就连每天都会因为上班而必须见面的凌萧然和姜尚依,也没有因为那晚的事情而有太多的话题可聊。

    而凌潇然说的最多的,也仅仅是工作上的事情。

    “设计图再改改,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瑕疵。”凌萧然亲自将走出办公室,亲手将设计图放在她的桌面上,手指点了点设计图上,他用醒目的笔色标注的地方。

    “好。”姜尚依乖巧的接过,并没有多看他一眼,而他也是自顾自的走开。

    就在凌萧然缓步走向休息区的时候,姜尚依偷偷探出自己的小脑袋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正想着呢,电话便响了起来。

    “喂?”

    “依依,我妈妈让我约你!”莫陌有些焦急的声音从听筒那端传来,让姜尚依莫名好奇。

    “阿姨约我干什么?!”

    “鬼知道!”莫陌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顿片刻后,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有可能是对象的事情!”

    “哈?!你是不是在闲聊的时候给你妈妈说了我被洪辰甩了的事情啊?!”姜尚依想到这种可能性,真的好想立刻出现唉莫陌面前,掐死她!!

    “没有没有!我妈妈的交涉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应该是洪辰他妈妈自己说出来,故意重伤你的吧。”

    故意重伤?

    难道她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已经将最打击人自信的话都说完了吗?

    然姜尚依也终于明白了,洪辰那副讨打讨骂的嘴脸,到底是继承的谁的了!

    “我知道了,明天下午我有休假,就明儿吧。我先工作的,还有什么等我下班了再聊。”

    那边已经到了酒吧,准备开始工作的莫陌,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连接的电话便就此挂断。

    从休息去缓步走回办公室的凌萧然,无意间听见了姜尚依说的内容,而他在脑海中迅速将有可能的事情全都罗列的出来,而最可能引起她那中厌恶语气的事情,凌萧然估摸着,应该是对象的事情吧。

    只是为什么一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心,会有些别扭呢?

    *约好的那天下午,姜尚依穿着最平常的衣服,挽着莫陌的手臂来到莫家别墅前。

    很早以前,姜尚依便从莫陌口中得知,她家虽算不上富裕,但还是比较发达的。

    可从未到过他们家的姜尚依,在注视眼前这栋装修豪华的别墅时,她真的好想痛锤莫陌,为什么她家那么好?

    好到让她竟有些嫉妒羡慕……却不恨。

    “走吧,我妈又不会吃了你的。”莫陌看着她那略显呆滞的表情,噙着笑容,开导道。

    “我担心这房子会吃了我。”

    “……亲,你这趟来,又不会有去无回。”

    “谁知道呢?!”姜尚依一句话,到时让莫陌有些没了头脑,自己到底是哪儿惹着她了?

    进了别墅,姜尚依才惊喜的发现,外表装的富丽堂皇,内在却是那样的清雅简约,真是吃惊呀。

    “依依啊,过来坐坐,阿姨想和你聊聊!~”莫阿姨早就见过姜尚依了,而且还特别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的可爱,更是因为她的单纯以及对人没有心机。

    “怎么了?”姜尚依动作有些僵硬的挪动着小屁股靠过去,双眸不住的向莫陌那边飘忽,求助,可莫陌始终是面带微笑,乐呵呵的瞅着姜尚依和自个儿的妈妈,心里那个乐呵劲儿啊,别提有多高兴了。

    因为她父母对她的逼婚相亲的事情,终于被自己成功转移到了姜尚依身上。

    这才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依依啊,我听某个混蛋的妈妈说你现在已经单身了,所以吧,想趁着我们给我家莫陌找对象的同时,也替你物色物色。”莫阿姨热情道,满脸笑意,不容许姜尚依快速、直接、果断的拒绝。

    “可是阿姨,我现在并不想展开新的……”

    姜尚依正准备好好解释一番呢,便被莫阿姨打断了话。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若想要将那混蛋忘记,还是彻彻底底的忘记,我相信莫陌一定告诉过你,那就是新的恋情。”

    果然莫陌那叛徒将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娘,真是好闺蜜,好间谍啊,姜尚依情难自禁的剐了她一样,却又要强忍着不爽,乖乖答道:“……是。”

    “所以啊,你就乖乖听阿姨的话,阿姨替你物色了一个不错的男士,只差你们见一面了。”

    “……”姜尚依一听,换流浃背不说,反而更是明白了坐在一旁,喝茶喝的风轻云淡,还皮笑肉不笑的莫陌,到底在幸灾乐祸什么了。

    该死的,她怎么就这样欺负自己呢?!

    于是,姜尚依被莫陌以欺骗的凡是,彻底押上了相亲的道路了。

    当然,如果她想要逃跑的话,莫陌那个间谍可是会将自己再一次卖掉的啊,她可不想再一次被她“陷害”。

    *一周之后的某一天工作日,正在根据凌萧然的指令,修改着自己设计的略显复杂的设计图的某人,灵感正源源不断的涌现呢,可莫陌就是不放过她似的,在她最激动万分,想要快速将脑海中的那些美妙的设计画在纸张上的时候,莫陌的电话如同冷水一般,将她的激情瞬间扑灭,一点儿都不留。

    “最好别随便找借口!”脑海中的设计图稿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姜尚依这次是真的不想摔烂手机,让它再也别响起,可她的想法一直都是和她的行动是相反的。

    “今天晚上六点啊,那家咖啡厅。”

    “知道了,挂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

    “你要说的,无非就是一些相亲时的基本礼仪什么的,我不是无知的小女生,该怎么做我都懂,所以我挂了!”

    吧唧,姜尚依不爽的直接将手机扔进了触手可及的废稿堆里。

    “相亲?”神出鬼没的凌萧然,轻轻掂量着这两个字,揣摩着这个被自己猜中的答案。

    “嗯”听见是他的声音,以为忙于将脑海中的图画绘制下来,姜尚依无暇顾及他的出现,直接埋头苦干。

    “在哪里?”

    “公司对面的咖啡厅。”

    当姜尚依按时赴约的时候,凌萧然还不好奇道:“小心遇见秃顶。”

    只是当她坐在那位男士对面的时候,当侍从将她点的咖啡端上来的时候,当她已经开始和那位长着一副大众像的男士时……

    为什么越过那人,她看见了凌萧然以潇洒的姿态,踱步向她走来?

    为什么越过那人,她看见了凌萧然以潇洒的姿态,踱步向她走来?

    “姜小姐,怎么了?”

    坐在姜尚依对面的那位男士,见她竟然双眼直视着,出了神,唇角微仰,在心里不经意的笑了笑,原来在自己坐在这里都已经将她迷住了。

    “姜小姐?”

    那位男士见她并没有回应自己的话,这才发现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因为她的眼神随时朝着自己所坐的方向,可是那眼神,似乎,并没有投射在自己身上。

    “……”

    刚刚还以为能和这位可爱的姑娘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发展,结果却是被她这样忽视。

    也罢,小姑娘嘛,这么年轻就来参加相亲,心里肯定是不清不怨的,自己好好顺带好好开导就好了。

    正这样自我安慰着,一抹身影霸气十足的进入他的眼幕,而他就坐在姜尚依身旁的位置上,眼神里满是玩味的瞅着姜尚依,直接将这位来相亲的男士忽略在一旁。

    “……你怎么来了?”

    刚刚就看见他缓缓向这里走来的姜尚依,本以为他必定是约见了他的什么朋友吧。

    可当她笃定,他就是和朋友见面后,这家伙却手拿一杯和自己一样的咖啡,做了过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头渐渐蔓延,姜尚依嘴角不禁的抽搐了一下。

    凌萧然姿态自然的坐在那里,用溢满深情的眸子看着她,让那位被他们共同的忽略的男士极其尴尬。

    因为这一桌,三个人此时此刻的状态,在外人看来,便是一对男女深情对视,一个可怜的男人在一旁心酸不已。

    凌萧然似是看够了她那风云变幻的面容,品了一口咖啡,淡淡道:“味道不怎么样,为什么喜欢这家?”

    “我喜欢,要你管。”

    不怎样就别喝啊!你丫的一直喝个没完!给我吐出来啊!

    当然,这些话姜尚依现在可不敢说出来。

    只是脑子,又开始乱糟糟的。

    看着凌萧然有些无赖性质的喝着咖啡的模样,突然想到对面的男士,姜尚依转头看向他,尴尬的笑了笑,指着凌萧然,义正言辞道:“我老板。”

    “哦。”有这种员工相亲,都要来打扰,当超瓦数电灯泡的老板?

    还真是前所未闻啊!

    “我能叫你依依吗?这能让我觉得更加的亲近一些。”那个男人因为满怀笑容而半眯着眸子。

    “随你吧。我不介意的。”姜尚依看着对面的男子,勾唇笑了笑。

    凌萧然的黑眸在他们两人身上来回了好几趟,最终,似是在恋恋不舍的情况下,将视线定格在了那位男子身上。

    贺家二公子,贺航,有才无能,在美国哈佛大学留学两年,近期才回国,在贺氏无权无力,顶多给自己的大哥当个下手。

    呵,这样的男人,还好意思出来相亲装绅士,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啊。

    “依依,听我妈咪说,你几个月前才分手,介不介意谈谈那个男人吗?”

    因为听他妈咪说过,这个女人在感情上受的伤有些严重,所以他想打出一张亲情牌出来,应该能够提高她对自己的好感度吧。

    “不想说。”姜尚依一听见那个叫贺航的男人想听她说说自己被甩的经历,心里就如同被上千万只小蚂蚁啃食一般难受。

    她是来相亲的好吧,不是来讲故事的!

    况且自己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来相亲的!

    “那……你能解释解释,为什么你老板要和我们坐在一起呢?”贺航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因为凌萧然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那墨色的眸子,似乎已经将他看的十分透彻了,就差说些话刺激他似的。

    “不用管我,身为男朋友的我,原因倾听贺航先生是怎样跑我女朋友的。”凌萧然唇角微勾的看着贺航那一寸一寸僵硬的面容,心里不禁好小,心理承受能力这么低的男人,还真好意思来相亲,真是笑话。

    “……别开这种玩笑了,怎么可能?”

    贺航现在说话已经支支吾吾,结结巴巴了。

    暂且放下他不说,就连姜尚依听见“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脑子也懵了!

    这家伙是闲的没事儿干了,所以才来开这种最容易让外人误会的玩笑吗?

    可惜啊,姜尚依觉得一点儿都不好玩儿!

    “贺航先生,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凌萧然一手支着脑袋,妖冶的笑容渐渐放大,危险的眸子弯弯的挂在面容上,让姜尚依都难以理解他这一古怪的行为。

    “依依,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贺航将唯一的希望寄托给了姜尚依,可当他看见姜尚依那呆若木鸡的表情时,他的内心反倒是没了对姜尚依的好感,反而是被人玩儿弄后,后知后觉的愤恨!

    “你们合伙来骗我的?!”

    贺航一跃而起,指着姜尚依,吼道。

    本来就木讷的姜尚依听见贺航的吼声,脑子里嗡嗡嗡的响个不停,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自己都还没搞清楚情况,他个外人着什么急啊!

    “贺先生,难道你看不出来姜尚依根本就不想来相亲吗?还有,你认为你能比得过我吗?”

    凌萧然眉宇一挑,看着他,满眼的不屑,深深刺痛了贺航的心。

    “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居然如此放浪!真是一只破鞋!”贺航的话出口后,一声清脆的响声让他脸颊微偏,麻木。

    “那我就等着你来创美找我。”姜尚依一巴掌甩在贺航那张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面容上,狠狠地,一个鲜红的掌印赫然出现在他的俊颜上,火辣辣的疼。

    创美?!

    创美!!

    贺航顿时有种无措的感觉,为什么会是创美的人,再加上这面容给他的一种面熟感,难道……?!

    看着贺航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凌萧然邪恶的笑容一勾,起身将姜尚依一把搂紧自己怀里,放在她腰间的大掌紧紧一收,声音冷如刀锋道:“凌萧然,创美执行总裁,她男朋友。”

    轰!——

    这句话证实了贺航心中所想,也知道自己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了,这样的消息如同原子弹一般直接在大脑中轰炸开来,那样壮烈。

    凌萧然拥着已经被贺航的言语激的十分生气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姜尚依,悠闲的踱步离开了咖啡厅,只留下瘫坐在靠椅上的贺航,以及看稀奇的各位群众朋友们。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捣乱?”上了他的车,姜尚依才缓过神来问道。

    “难道你想和他相亲到深夜?”坐上驾驶座上,凌萧然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冰冷道。

    “不想!”

    看着她还能因为赌气而表露出可爱的表情,凌萧然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发动车,想夜晚行进。

    因为今天姜尚依都没有和他联系,再加上无意间碰见莫陌,说是她今晚相亲,于是楼萧软硬兼施,让莫陌说出了时间与地点。

    只可惜,他知道的太晚,那时候凌萧然已经坐在了姜尚依身旁当电灯泡了。

    于是,当楼萧火急火燎的赶过来时,已经看不见姜尚依的身影了。

    随意找了个服务员,拿出自己偷偷拍摄的姜尚依的生活照,询问着。

    那位服务员一见照片,片刻,流露出羡慕的表情道:“这为女孩子啊和她男朋友出去了,都走了二十多分钟了吧。”

    “是相亲的男人吗?”楼萧焦急的问道。

    “不是的,我那时候围观的,好像听见那人是对面创美集团的,凌什么来着?!反正很帅就是了!”

    凌……

    创美……

    男朋友……

    凌萧然还是向她表白了吗?

    姜尚依选择了他吗?

    为什么内心的酸楚一阵一阵的在心里泛滥?

    为什么自己就晚了凌萧然一步呢?

    那天晚上,姜尚依犹如在梦境中游离一般,已经搞不清楚,凌萧然于她,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他到底是善是恶?

    她已经不愿再去想想,只希望自己心底最渺茫的希望,能够一直飘渺下去,不会破灭。

    “依依,贺航他把事情给我妈说了,怎么回事儿啊?”刚刚听见妈妈和贺航他妈妈通电话时,她的音调突然升高,明摆着是有什么不合情理的情况,更何况她妈妈紧接着说出的话,让她也为之震惊。

    “贺航他妈,你说什么?依依有男朋友?啊!还是创美执行总裁?!真的假的?!……”

    男朋友……

    姜尚依已经放下了洪辰对她的伤害,准备再一次投向另一个家境比洪辰更高一筹的人怀里了么?

    莫陌的心不经意间的担心起来。

    “呵呵,还能什么事儿。就是凌萧然帮我解围呗。”

    “可我听说他是你男朋友……”莫陌真的很想替她分担一些事情,尤其是她的感情,因为她很担心她啊。

    别看她在平时总是嘻嘻哈哈,欢乐地不得了,但实质上,她只是用这些愉悦的瞄向,在她自己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彻底掩盖到了内心的最深处。

    所以她才会在大学的时候和她在一起,因为她一眼看穿的,便是姜尚依的脆弱。那种看似阳光,实则怯懦,不愿面对所受伤害的她。

    她真的想了解她。

    “凌萧然啊,虽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但现在,他并不是我的男朋友。”

    “那就是说他将来一定是你男人?”莫陌故意提高一个音调,想要逗逗她。

    而她呢,只是红了红脸颊,忧郁道:“……谁说是一定了?”

    “祝你们早日牵手,领证,生个大胖娃娃!”

    “莫陌!你在胡说什么呢?!”

    “实话实说呢,我看你的那个领头上司就是存了这份心思,想把你拐回家呢。”

    “……不会吧。”

    “日久见分晓,你自己悠着点儿啊。”莫陌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她不是听不出来,姜尚依已经开始对某人开始有所期待了,而她对楼萧的感情,楼萧却不曾知道,那楼萧对她到底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片刻的时间,莫陌觉得,楼萧和她,真的好像。

    姜尚依放下电话,便全身心投入在了新的珠宝设计上。

    平时,她每次拿起铅笔绘图时,内心都如同平静的湖水一样,可现在,一回想起昨天凌萧然搂着她说的那句带有极其占有欲望的语句,姜尚依的内心便停不下来。

    “……身为她的男朋友……”

    男朋友……

    凌萧然竟然在公共场合,说出那完全不符合实际的内容。

    如果他是为了帮助自己从相亲中解脱出来,为什么最后没有一句解释呢?

    “依依,总裁找你。”

    在秘书糯糯的声音中,姜尚依拉回出窍的灵魂,起身整了整衣服,便敲门进了办公室。

    那个人还是那样,严肃的坐在那里,一丝不苟的看着手里的文件,浓墨的俊眉微微蹙在一起,随意放在桌面上发的手指,敲打出规律的节奏,似是在思索什么重要的文件。

    “凌总,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姜尚依谨慎开口,可回应她的,仅仅是他的一句轻轻的嗯字。

    他可是老板,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她便不能离开这间办公室。

    许久,姜尚依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站了有多久,只觉得整个脚掌已经开始发麻,甚至连直觉都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微微皱眉。

    凌萧然这厮怎么还不说话,不会又是在整自己吧?

    “你去准备晚饭,七点之前做好,懂?”

    凌萧然貌似是良心发现,这才动了动他的金口,将新一个任务布置了下去。

    站了许久之后,居然就得到这样的结果,姜尚依眉头不爽的挑了挑,但看在凌萧然眼里,那岂止是一个萌字可以形容的!

    “钥匙我上次就给你了,所以,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凌萧然放下手里的合同,缓缓抬眸看着她,墨黑的眸子里,满是调戏的神情,看的姜尚依浑身不经意间打了个冷颤。

    “昨天你那样说,不怕对自己产生困扰?”姜尚依略显怯弱的问道。

    凌萧然只是沉默了片刻后,道:“不会。”

    “为什么帮我?”这句话,她问的诚恳,因为她真的需要这个看似飘渺的答案。

    闻言,凌萧然起身向她走来,站在她身边,把玩着她的发丝,在她耳畔轻语:“因为你是我的助理,还是私人专用。”

    私人专用!!——

    “谁是你私人专用啊!”姜尚依红着脸,媚着眼,一掌推开这个说话老是让人浮想联翩的混蛋男人,直接出了办公室,抓上自己的东西,似是在和谁负气似的,爽快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那如王者般站在落地窗旁的凌萧然,以波澜不惊的目光,注视着楼下那个急急忙忙招呼着出租车的小女人,想着她刚刚那娇媚的神态,薄唇不自觉的上扬,心里荡漾着淡淡的香甜。

    坐上出租车的姜尚依心里满是失落。

    因为正如凌萧然说的说的那样,自己只是他的秘书而已,不会再有什么其他的身份。

    于她,凌萧然应该真的只是觉得好玩儿吧,于是才会这样帮自己,其实是想看自己出丑吧。

    呵,看来只有自己在胡思乱想一些没用的东西,真是,可笑。

    唇角上渐渐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六点五十,凌萧然按时回家,还没进门便闻见了从厨房溢出的餐饭香气,就像一杯杯美酒一样,让他陶醉。

    不知不觉得走向厨房,看着姜尚依围着围腰在厨房忙上忙下的样子,凌萧然心里的甜蜜越来越浓厚。

    不知道是多久,这栋没有生机的别墅,竟然在她不断进出的时候,渐渐充斥了无数活力,让他终于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这,才是家的味道。

    “把鞋子换了,洗洗手吃饭吧。”姜尚依端着最后的一道菜出来,正巧看见已经回来,但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的凌萧然,神色淡然的瞟了他一眼,语气略有些生疏道。

    他颔首,听从她的指令,规规矩矩换了鞋、衣服,洗了手,才坐到餐桌前,和她一同用餐。

    只是这次,两人的桌面上只顾着吃饭,并没有太多的文字交流,就连眼神交流,她也在可以回避着。

    如果凌萧然都没有发现她的刻意,那他真的就是笨蛋。

    可是他知道,保持沉默才能让最近经常在工作时都走神的自己恢复正常。

    这样刻意的作为,他算是默许了,没有任何反对。

    有句话不是那样说吗?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依依,怎么最近经常看见你加班啊?是不是又惹总裁了?”Lily关切道。

    “没,工作而已,没什么的。”姜尚依淡淡道。

    可没一会儿,楼萧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说是已经在楼下等她了,准备带她去吃美食。

    姜尚依笑着答应着,只是在回答时瞅了眼总裁办公室。

    看来,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想太多了。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只是,已经相知了,还能不相思吗?

    索性将当日没有完成的工作全都推掉,拿上自己的东西,起身走向电梯。

    然,在进电梯的之前的那瞬间,姜尚依似是恋恋不舍得望了一眼用玻璃筑成的办公室。

    他会在里面?

    心底默默叹息一声后,她便消失在了某人的视线之中。

    放在衣兜里手掌,渐渐捏紧,漆黑的眸子看着楼下殷切等待着姜尚依的某人,手指关节因太过用力而嘎吱作响。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就连在平日都会将精力全全投入在工作中的姜尚依,都不经感叹,时间过的真快啊。

    距离凌萧然说出是她男朋友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

    而那一天,如同一场美妙的梦境一般,触不可及,渐渐消失不见。

    自己和他,终究是两条永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吧。

    将水汪汪的眸子从设计图上移开,毫无意识的盯着那面从外面更本看不见里面的镜面,他会看见自己再看他吗?

    或者说,他会在里面注视这自己吗?

    但是,两个人本就门不当,户不对,就算真的能走在一起,也势必艰难无比吧。

    姜尚依在内心轻叹一声后,便继续,埋头于设计图之中。

    只是,刚准备全身心投入在设计之中的她,看了一眼那面玻璃墙,又看一眼……

    坐在办公室内的凌萧然,一直注视着姜尚依的一举一动,看着她一眼有一眼望向这里,漆黑如夜的瞳孔里,不经意间划过一道艳丽的花火,而他,并未发觉那一丝异样。

    就这样,凌萧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或者全都交给秘书处理,并吩咐下去,所有人都不能打扰。

    除了,她。

    他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原地,看着认真工作的她。而他这一奇怪的状态,看在秘书眼里,那是相当的诡异,不合常理。

    就这样,姜尚依在自己的小方格内埋头苦干,凌萧然悠悠闲闲的正对着她,似是在欣赏世间最美好的风景,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喂?!”

    被随意搁置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开始胡作非为起来,让本是内心平静的姜尚依被吓了一跳,那可爱的小表情被凌萧然收入囊中,薄唇微勾。

    “你还有两分钟就下班了,直接下来,好吗?”楼萧好听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这才稍稍压了压姜尚依刚才受的惊吓。

    略微整理了一下神情道:“好的。等我。”

    姜尚依欢快的将手机揣进衣兜里,动作麻利的将手里的文件分类整理好放在桌前,拿起包,在经过办公室门口时稍稍停顿了一会儿,才渐渐走开。

    动作未曾变过的凌萧然,静静的注视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即使刚刚从她一张一合的唇形中读出,她即将和楼萧碰面,他都只是坐在那里,没有太多起起伏伏的情绪。

    但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骤然下降很多,让叩门进入的秘书都不寒而栗,手脚极轻的将门再一次关上。

    *“今天想吃什么?”楼萧极其绅士的接过她手里的小包,虽不重,但他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经习惯了替她分担。

    “随便吧。反正一直都是你请客,当然听你的啦。”姜尚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仅饭是他请,就连包包都是她拿,姜尚依脸都红了一片,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这么客气。”语气和缓温柔,溢满宠溺的味道。

    楼萧随意伸手替她撩起耳畔的碎发绕至耳后,让站在高出俯瞰这一切的男人,眉宇骤然拧在一起,握着手机的大掌不仅用力宣泄。

    “老板?!有什么事吗?!”因为姜尚依向来都有将重要人物的铃声独特话的习惯,所以听见铃声她就知道是某总裁的来电。

    “上来!马上!嘟嘟嘟!——”凌萧然不知道自己是耐着什么样的性子才说完这些话的,但是在他挂完电话,看着姜尚依匆匆忙忙向楼萧解释了什么后,楼萧那一脸挫败的神情,竟让他有些身心愉悦……

    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人难以捉摸,还不知所措。

    “没事,一定是工作上的事情吧。”楼萧安抚到,脸上的笑容未曾改变过。

    只是姜尚依那可爱的小脸儿上挂满了尴尬与惬意,反倒是让楼萧更加喜爱。

    将包包从楼萧手里接过,急急忙忙说了声再见,便转身跑进了公司大楼,那抹娇小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楼萧的视野之中。

    楼萧望着凌萧然所在办公室的位置,心里默默问着。

    萧然,你是真的,要和我抢了吗?

    姜尚依急匆匆的赶到他的办公室,一推门便看见他身姿挺拔的伫立在玻璃窗旁,那抹背影散发着层层寒气,让她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

    “走。”

    在姜尚依沉浸在,为什么凌萧然会散发着这种往日里从不会有的寒冷时,他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让她难以理解此为合意。

    “去哪……”

    正张嘴准备问问,便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扼住手腕,快步到达停车场,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载她前往一家名贵的珠宝店。

    姜尚依看着眼前的店面,里面的珠宝玲琅满目,应接不暇,让她越来越迷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警惕问道:“这是干吗?!”

    “你看看这里的珠宝首饰哪样最好,不仅是设计,还有宝石的成色。”虽然已经从车里下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可凌萧然的大掌未曾离开过她的小爪子,这样的情况,反倒是让姜尚依羞涩了起来。

    凌萧然睨了一眼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才渐渐松手,好让她自由走动,挑选礼物。

    “送礼物给谁?”姜尚依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一件件收拾,在心里猜测着,难道是要送给自己的吗?虽然有些自恋的成份,但幻想幻想也是件好事。

    “世交的女儿。”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如小子弹一般扫射过姜尚依脆弱的小心肝儿。

    姜尚依正认真挑选着呢,一道刻薄的声音便从不远处响起。

    “哟,姜尚依啊,怎么到这种你消费不起的地方来了啊?”洪辰潇洒的搂着一名艳丽的女子,向他们款款走来,无意间瞥了一眼一旁的凌萧然,挑眉道,“没记错的话,这位就是在酒吧那天出手救你的男人吧。难不成,他是你新钓的?说说看,这男人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啊?!”

    被他一来就东扯西扯,栽赃陷害,毁坏名声的姜尚依,气得浑身直哆嗦,在凌萧然握住小手,传递信心给她后,才拼接出一句像样的话:“洪辰,你别胡说八道!”

    “我有胡说八道吗?”洪辰就是不让她如愿,就是要说个没完。

    看着洪辰嚣张的欠揍模样,姜尚依无处发泄内心的不满与伤痛,只好将手一紧再紧,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握着凌萧然的大掌呢。

    凌萧然微微蹙眉,这丫头对这男人是有多讨厌?这男的又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她难以释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距离酒吧的事情,似乎已经过去了四五个月了吧。

    “怎么?哑巴了?默认了你又是为了钱财,采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和他在一起的?”洪辰满嘴带着讽刺和挖苦的语气,让凌萧然都觉得,对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子说这些,会不会有点儿过了。

    凌萧然松开手掌,在她的错愕中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满眼宠溺的望着她,轻声道:“宝贝,这些人不影响我对你的追求,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将惩罚他们列入嫁妆当中。”

    一句话,不仅让姜尚依身体骤然僵硬,更是让说完一堆讨人嫌的话的洪辰一脸错愕不堪。

    这男人真有那样的本事?

    “哼,真有本事,就把她看好了别再去招惹有钱有权的单身汉!”洪辰拥着怀里的美人转身就走。

    不是因为不想再见到姜尚依的模样,而是不想看见她被别的男人圈在怀里,流露出呆萌可爱的模样。

    心,突然紧锁,无法解开。

    “……谢谢你。”

    “不客气。”

    两句简简单单的便是洪辰走后,两人对此时的态度。

    一个人尴尬道谢,一个人无所谓的接受,但两人心中却有着不一样的波澜之景。

    凌萧然将姜尚依选好的珠宝买下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出了珠宝店。

    当凌萧然想着和洪氏有关的合作什么的时候,姜尚依那可爱的干瘪小肚子发出不怎么悦耳的声音,让本是一脸正经的凌萧然,忍不住的笑了笑。这才反应过来,饭点已过,却忘记吃东西这件头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