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暧昧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3本章字数:10329字

    姜尚依在和凌萧然打打闹闹期间,将吃的东西解决的一干二净,当然,她自己的胃袋已经被塞得满满的,没了任何地方可以再装下东西。更何况,在打闹之间,差点儿因为吃撑了而反胃,将混合着胃酸的东西吐在那看着她,一脸痞笑的凌萧然身上。

    瞅着她突然捂着嘴,露出一副想要吐的表情,凌萧然走过去,伸手在她背上轻拍着,带着一丝笑意道:“意气用事吃多了吧。”

    姜尚依直接瞪了一眼给他,似是在警告他用语问题。

    感受到她是的眼神,凌萧然并不觉得怎么样,便继续道:“今晚我陪你妈妈,你先回家休息。”

    “不要!”姜尚依脆生生的拒绝道。

    某人黑眸一眯,深沉道:“那明天就去上班,工作量翻倍。”

    “……”某位准备反抗到底的人,才燃起的斗志便被这句话给扑灭了。

    “乖,好好休息,明天过来换班。”凌萧然宠溺的说着,低首在她耳边呵了一口热气,“记得带早餐来,亲自做的。”

    “……”浑身一个寒颤,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事情便按照凌萧然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

    姜尚依动作极为缓慢的将一些不需要的、需要换洗的东西收拾好,和妈妈握了握手,贴了贴脸,才说了声再见离开。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你去停车场取车多麻烦啊。”姜尚依双手拽着背包的肩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没事,几步路而已。”凌萧然心情颇好的揉了揉她的毛绒脑袋,如同在抚摸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一样。

    被凌萧然这突然一摸,刺激的一愣一愣的姜尚依,心里乱糟糟,先不说他只是他的老板,可是昂贵的费用他替自己给了,还说不用还,而且还帮忙照顾自己最亲的人,姜尚依思索着,凌萧然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有求于自己吗?

    凌萧然抿唇一笑,没有多说,直接去停车场那车,让她在门口等着,离开时还顺势拢了拢她的衣领。

    看着他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姜尚依垂头看了看他亲手弄好的衣领,痴痴的笑了起来,双眸眯成月牙的形状。

    这不就是莫陌时常挂在嘴边的暧昧不明吗?原来自己还有机会享受这样的纠纠缠缠、聊聊绕绕啊。

    仔细回想起来,似乎凌萧然的刁难,他的故作淡定却又急忙捣乱,按常理是完全符合“暧昧”的定义的,只是,他真的只是和自己暧昧玩儿玩儿吗?

    坐上凌萧然的车,有些冰凉的指尖在温暖的车内渐渐升温,就连脸颊上的红晕也渐渐染开,将她渲染的更好看。

    看着车的凌萧然,余光不停看向她,那娇艳欲滴的容颜是在有人,让他恨不得此时此刻就吃了她,可是,还是再等等吧,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多等几天不成问题。

    “早点休息,注意安全。”凌萧然坐在车内,只降下车窗嘱咐了一两句。

    姜尚依乖乖点头,那可爱的小动作看在凌萧然眼里,那叫一个诱人。

    “过来。”

    “嗯?”姜尚依乖顺的将头探到他面前,却没想到自己的脸颊上瞬间多了一种湿热感,粘粘的。

    “晚安。”凌萧然投亲一口后,开车快速离开,独留下姜尚依捂着被他亲了的地方,傻冷冷的站在原地,内心波涛翻滚。

    如果这就是暧昧,最起码还是和总裁暧昧不明。

    只是,这对将来的自己好吗?

    *翌日,姜尚依顶着一对熊猫眼,早早的起床做了早饭,而且还做得相当丰富。

    虽然不知道凌萧然是不是在医院守了一晚上,但若是在,内容丰富才够三个人吃,就算他不在,就当给妈妈调整伙食了呗。

    不过话说回来,他不会真的傻乎乎的在医院呆了一晚上吧。

    一旁的简易床他会用吗?

    她放在柜子里的薄被他有拿出来盖吗?

    ……

    自己会不会想得太多了啊?他的事儿和自己有半毛钱关系啊!

    伸出小手拍了拍自己胡思乱想的小脑袋,再摇了摇头,才算是将那种想法给摇出了脑海。

    *拿着一个大号的保温桶站在病房前,透过窗户看着病房里的人,姜尚依除了震惊只剩震惊。

    凌萧然不但一夜没走,待了一夜,还替她妈妈喂水,买了些清淡的宵夜。妈妈凌晨都会有饿肚子的情况,昨天她都忘记告诉他了,所以可以想象他昨晚一两点钟出去买东西模样。

    那样子,哪里像个总裁啊。

    姜尚依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小心翼翼的将保温桶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看着爬在病床旁睡着的凌萧然,向四周看了看,这家伙居然不担心着凉,竟然将外套都脱掉了,难道不知道就算由中央空调,还是会有一定温差导致着凉吗?

    姜尚依轻轻的将他的外套盖在他身上,看着他睡颜,心里一紧,这懵懵懂懂的样子,还挺好看的,不得不承认基因的作用是强大的。

    *距离病房不远的地方,楼萧和莫陌在大厅偶然撞见,经过那件事情后,两人首次见面,并没有提及什么。

    莫陌看见楼萧的时候只是礼貌的笑了笑,而楼萧而只是颔首示意,闲聊了几句之后才发现都是来看姜妈妈的,便也没多说什么,一起进了电梯上楼。

    两人站在电梯之间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无非是觉得气氛太尴尬了,需要缓和,却未曾想到这些闲聊的内容都是和姜尚依一家人有关,莫陌没想到这些内容会让她好了一段时间的心情,再一次被缓缓揭开,虽然他并未察觉到。

    出了电梯,两人便看见不远处拿着保温桶的姜尚依进了房间,莫陌着急的迈出几步,想要叫住她,却被楼萧扼住手腕阻止了。

    疑惑的望向他,莫陌想知道为什么这样。

    楼萧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因为他知道莫陌不会明白的。

    等到两个人走到了病房门外,接着那还算通透的门框玻璃,看见了里面的景色。

    须臾,楼萧的大掌握着门把手,动也不是,松也不是,大手使劲儿握拳,似乎想要找个可以发泄的东西似的,而这把手便成了最好的发泄物。

    看着楼萧的反映,莫陌上前一步,这才看清了是什么样的景色让楼萧有这样较为激烈的反映。

    莫陌看见的,便是姜尚依已经将凌萧然的外套轻轻盖在了他的身上,却并没有即使离开,而是仔仔细细的看着他沉睡时的面庞,还不自觉的伸出手勾勒了一小会儿。

    这样的动作暧昧不说,还特别刺激他们这些不想看见的旁观者。

    那刚刚楼萧看见的,岂不是两人之间更为亲昵的动作吗?

    看着此时此刻和自己被狠狠拒绝时,同样难受的楼萧,张了张嘴,想要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楼萧深吸一口气后,转动门把手,进去,声音柔和:“依依,什么时候开始和萧然交往的?怎么都不和我们说一声呢?”

    突然出现的楼萧下了姜尚依一跳,听到他的话,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误会?”

    “依依,是的话回答就好。”同样急于求证的莫陌,配合着楼萧,想要答案。

    姜尚依看了眼莫陌,又看了眼楼萧,轻叹道:“没有的事儿,只是他昨晚在这里守了一晚上,替他披件衣服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依依……”

    姜尚依正解释着,便听见姜妈妈的声音,姜尚依迅速握住姜妈妈的手,嘘寒问暖到。

    而熟睡中的凌萧然也因此从梦中醒来,看着眼前的人,只是他刚刚好像听见了楼萧的质问以及她的解释。

    瞥了一眼莫陌,应该不是做梦。

    “你去给楼萧解释。”姜尚依逮着空闲时间让凌萧然去说清楚,而他心理也明了了,楼萧吃醋生气了。

    不过他心理不舒服没关系,自己心理舒服就好。

    过了好一阵时间,姜尚依帮妈妈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这才准备拿出一早准备好的早餐。

    “病人需要注意包养,让你妈妈吃我带的这些对身体更好,不用和我客气。”

    刚从病房外回来的楼萧,看着姜尚依,将手里的直接塞到姜尚依的怀里,转身看了眼双眼里还有些迷蒙的凌萧然,便凶残的瞪了过去。

    凌萧然毫不掩饰因为看着他生气,自己内心高兴的模样,唇角还在逆光中不微微上扬,那模样,简直是气得楼萧直接内出血了。

    将楼萧塞到她怀里的东西掂量了掂量,挺沉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莫陌,吃早饭没,没吃的话一起?”姜尚依直接越过正在进行着眼神交流的楼萧和凌萧然,跨过的时候,还不小心踩了凌萧然一脚,那叫一个爽啊。

    “我吃了的,你甭管我,好好照顾阿姨啊。”莫陌将手里的保健品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才朝病床走过去,轻坐在病床旁,和姜妈妈有说有笑到。

    打开楼萧带来的东西,姜尚依瞬间不好意思了,因为这些东西真的是……太、贵、重、了!!

    就算这是楼萧给自己,自己都会觉得吃不消,更何况还是自己妈妈吃呀!妈妈绝对会很不好意思的!

    “妈,来吃早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也没营养了。”姜尚依将楼萧带的东西舀了一碗递给姜妈妈,姜妈妈闻了闻,轻声道:“这是什么?真香。”

    姜尚依在一旁数着头顶上的黑线,妈妈呀,这些可是珍贵药材做的呀,贵得很呀,你要能吃的,全都一个人解决了吧!病人吃没什么,我们这些没病的吃了,怕是会被人说三道四啊!

    “阿姨,那就是一般的补身体的粥,没什么特别的,喜欢的话,我每天都带来。”得到姜妈妈的一声赞许,楼小心里别提是有多高兴了,更是细心问道,“味道合适吗?会不会太清淡了?”

    “不得不得,味道刚刚好,谢谢你啊,小伙子。”姜妈妈赞许的看着他,点了点。

    “这是我应该的。”楼萧微微倾身,以表尊敬。

    姜妈妈吃了几口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抛给姜尚依疑惑的眼光。

    身为女儿的姜尚依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妈妈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看了眼莫陌,在心里莫陌叹气:“这位是楼萧,凌萧然的好兄弟,我的好朋友。”

    “这样啊……”姜妈妈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儿后,缓缓道,“我家依依思维单一,说话直爽,有什么得罪的,比往心里去啊。”

    “妈!!!!”

    自己的性格特征被自己的老妈说出来,那个效果果然不一样。平时和同事说说看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或者不好意思的,可妈妈当着这么多熟人的面挖苦自己,那感觉真是心酸啊。

    楼萧和凌萧然看着姜尚依那被妈妈气得又不能说什么的憋屈表情,两人心照不宣的微微勾唇。只是当他们两人的视线交接在一起的时候,那略带一些弧度的唇角瞬间回归平线,就连刚刚还洋溢着弄弄暖意的眸子,也瞬间降温到了极点。

    看妈妈吃的香,姜尚依才走到凌萧然身旁,拉了拉他的衣角,道:“吃早饭。”

    “嗯。”凌萧然欣然的接受了姜尚依的邀请,当然,这也是前一晚就说好的事情。虽然是她亲手做得,他很高兴,只是她,妈妈吃的却不是她做得,唯独这一点让她有些心里不舒服。

    楼萧和莫陌在病房了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当然,莫陌明显是坐在姜妈妈床边的,陪她聊天,帮她盛饭。

    而楼萧则是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眼前坐着自己事情的四个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孤单了?于是,看向正在一起吃着早饭的凌萧然和姜尚依的背影,眼神渐渐流露出了一种名为愤恨的情绪。

    姜妈妈吃好之后,略显出神的看着姜尚依和凌萧然两个人,就那样欣喜的看着,渐渐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嘴里轻声道:“莫陌,觉不觉得我家依依和萧然很般配?我真高兴我家依依找了个像萧然这样的男孩子呢!~”满满的欣喜,溢满整个房间。

    拿着饭碗的莫陌身体一顿,难道两个人真的有情况了?姜尚依刚刚的解释只是幌子?

    楼萧听见姜妈妈的语句,双目渐渐泛起一层猩红,恨不得将凌霄然从姜尚依身边彻底铲除干净。

    不过两名当事人听见后倒是一怔,一个急急忙忙的解释起来,一个悠悠闲闲的继续吃着某人做得早餐,别提心里多甜蜜了。

    “妈,怎么能乱说呢?!我和他没有关系啊!”姜尚依即刻暴走起来。

    姜妈妈呵呵笑了起来:“瞧这孩子,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这么害羞呢?”

    “妈!别乱说!!”

    “好了好了,知道你在我面前脸皮薄,你快吃饭吧。”姜妈妈肚子乐呵呵得说完,摸来莫陌的手,轻声道,“莫陌,陪你姜阿姨出去散散步,消化消化。”

    “好。”莫陌伸手扶着姜妈妈,一旁的楼萧见状起身,替她将外套搭在身上,像哄孩子一样,柔声:“最近天凉了,注意添加衣物。如果尚依忙不过来,可以叫我们过来陪陪您。”

    “好勒。”

    姜妈妈接过楼萧伸过来的手臂,扶着,在他和莫陌的陪伴下,出了房间。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凌萧然和姜尚依两人了,一直憋屈着的姜尚依筷子一扔,彻底爆发:“凌萧然!你到底趁我不在的时候给我妈灌输了什么思想?!有些话不能乱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咬了一口包子,凌萧然才悠闲道:“我懂的很多东西,你都不懂。”你想和我对嘴,我不介意,反正你也说不过我。

    当姜尚依从他的话里听出这层意思的时候,都要崩溃了,这家伙怎么能这么欠揍呢?

    “管你是总裁什么的,警告你啊,别再给我妈灌输这种乱七八糟没营养的东西了,知道没?!”

    “是是是,我会灌输一些有营养的东西的。”凌萧然含糊的回答道,这样认错的态度,反而让姜尚依更想揍他。

    咔嚓!——

    两人正准备掐架呢,病房门便被楼萧推开,紧随其后的便是莫陌,姜尚依担忧道:“我妈呢?”

    莫陌知道她会担心,直言解释:“碰见了熟人,聊着呢。”

    “哦,那就好。”

    接着,房间里便只剩下该死的沉默,那种感觉,真是压抑的人难受。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莫陌知道自己这样说不合适,但是总的找点话题活跃气氛,不是吗?死就死吧,无所谓了。

    “他乱……”欲开口解释,便被凌萧然截了下来,长臂一伸,将某人揽进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她和我什么关系,管你什么事?”

    管你什么事?

    管我什么事?!

    楼萧听完额角抽搐着,真想把某人撕成碎片,从窗台上扔出去,让他消失不见,眼不见为净。

    “凌萧然,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别胡扯!!”姜尚依动作敏捷的将他的爪子从自己身上扒拉了下去,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看着姜尚依把某人弄开,楼萧心里还算有些欣慰:“依依,你俩到底什么关系,我信你,你说说看吧。”

    “根本就是……”

    “根本就是你情我愿、两情相头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接话时的凌萧然,姜尚依真心觉得这人怎么就这流氓呢?

    死猪不怕开水烫就算了,他难道真把自己当猪了?

    凌萧然硬梆梆的一句话甩出来,一石二鸟,不,一石三鸟,直接将其他三个人全都赶出了病房。

    确切的来说,姜尚依拐着莫陌出去了,楼萧拿上自己的装备,十分气愤的摔门而出。

    哟,自己怎么又被孤立了啊?

    姜妈妈在院子里和熟人闲聊着,正聊在兴头上呢,便看见姜尚依和莫陌朝这边走过来。

    姜尚依的脸上挂满了气氛的神情,似乎是想要把某人剁碎吃掉一样,不过那都是年轻人的事情,姜妈妈在言语上其实并没有多在意。

    只是看着姜尚依愁眉不借,姜妈妈心理“咯噔”一下,难道刚刚在房间里说错话了?自己女儿这么不了自己把她的事情公诸于众么?

    姜妈妈和几位朋友说了几句便朝姜尚依方向走过去,关切道:“在怪妈妈话多?”

    姜尚依抬眼看着她,摇了摇头,无力道:“……没。”

    “依依啊,说实话,我觉得凌萧然挺好的,如果真的没有在交往的话,交往试试看好不好?妈妈我觉得他比之前那个洪辰好一万倍,没有什么好迟疑的。”

    “……妈,有些事请您不清楚……”姜尚依真的有些无奈。

    纵使知道妈妈已经将凌萧然认定为女婿,但她现在对凌萧然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就算每次和他在一起,也都只是小打小闹,偶尔还会被他调戏一番。

    “怎么不清楚了?”姜妈妈有些愤愤道,双手插腰,即将摆出一个茶壶装,“你说我怎么不清楚了?凌萧然那天自己都招了,你俩在恋爱,你俩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当事人都这样说了,这事儿还有假?”

    “……”好吧,姜尚依自认在了跟斗,毕竟凌萧然那嘴皮子自己确实也斗不过他,况且他给人洗脑的能力也是极强的,这点姜尚依毋庸置疑。

    莫陌在一旁看着这两母女的神情,听着他俩的对话,心理有些酸酸的,因为有一个同样付出了很多,努力了很多的男人,就这样被她们给赤裸裸的忽视了。

    “莫陌,你陪着我妈,我上去找凌萧然谈谈。”

    实在是受不了自家老妈的左右开工,姜尚依拉来一旁正在发神的莫陌,让她守着身体一好起来就喜欢到处乱窜的妈妈。

    莫陌点头应了,姜尚依笑了笑,拢了拢姜妈妈的领口,道:“我和他谈谈,这件事情您就别再费心思了,知道吗?”

    “你以为我想管你恋爱的事情吗?我不想,我只想看着你早点儿结婚生子罢了。妈妈有时候说的话虽不好听,但都是为了你好,知道吗?”

    “知道知道。”姜尚依俯首在姜妈妈的额头落下一吻,甜甜道,“我结婚的事情您老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带来惊喜的。”

    话毕,姜尚依便折回病房。

    病房里,凌萧然将两人吃的东西全都收拾干净,就连碗筷也清洗干净之后,还用纸巾擦拭了一遍,才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

    见她进来,凌萧然抿唇一笑:“和你妈妈聊完了?”

    “嗯。”瞬间,姜尚依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缓缓落在自己的肩头之上。

    “收拾收拾,陪我出去买些日用品。”姜尚依扒拉着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带他出去走走,顺便把事情说清楚的好。

    “买什么?我看这里东西挺齐全的。”凌萧然随意的一句话,直接将现实摆在了一眼。

    VIP病房,各项设施都很完善,就连洗漱用品都市最好的,这种病房里的人就算有什么需要,只需要动动嘴吧提出意见就可以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凌萧然依靠着卫生间的门框,就那样看着一脸尴尬的姜尚依,喃喃道:“难道你是想和我出去单独约会?”

    蹭!——

    姜尚依很快便觉得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烧灼,这又是哪门意思?

    凌萧然好笑的踱步而来,走到她身边,那宠溺的眼神不经意跨过她,看见窗外,正望着里面的楼萧,唇角一勾,便俯身下去,凭着借位的技术,做出了一个让楼萧误以为两人在接吻的姿势,只可惜,凌萧然仅仅是在她脸颊上偷了一个吻罢了。

    “你又发什么神经啊?!”

    每次都这样,在她想要好好和他谈谈事情的时候,来一出这么没正经的行为出来,真是叫人头疼啊。

    凌萧然的大掌轻抚着姜尚依那娇嫩的面颊,那感觉,如蝉玉般喜欢,怎么抹都爱不释手,怎么感受都想一遍一遍的触碰,那种感觉,就像着了她下的蛊,念念不忘。

    “别闹了!”

    被他的爪子摸得浑身都在叫嚣的姜尚依,一爪拍掉了他的手掌,拿起钱包,以着女王的姿态,郑重其事到:“爱去不去。哼!”

    凌萧然的眸子里全都是沉溺在她那让人流连忘返的肌肤之上,真是舍不得就这样松手啊。

    关上房门,凉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只是凌萧然会时不时的用肩膀撞她一下,或者在无形之中将她挤到一边去。

    “凌萧然,好好走路!怎么连三岁小孩都不如啊!”姜尚依直接炸毛,推了凌萧然一把。可是力不如人的她,若是真想将凌萧然推到很远的地方,估计怎么都不现实的,好吧。

    “宝贝,怎么了?”感受到她推自己时手上的力道,凌萧然心底泛起一层薄凉的感觉,她就这么不愿意和自己和平相处,总想惹是生非,玩儿火自焚?

    “宝贝你妹!恶心!”姜尚依真心被他的宝贝两字恶心到了,紧接着做出一副呕吐状。

    “怎么,难道只不是正常男女朋友之间应该有的亲昵称呼吗?”凌萧然挑眉看着他,英俊的身子旁渐渐缭绕起危险的气息,向她渐渐逼近。

    姜尚依伸手抵着他,不让他在靠近,道:“你就不能正经一会儿吗?再说了,谁和你男女朋友了?我吗?那我怎么不记得你提过,我答应过。”

    凌萧然长臂一伸,将她夹击在墙与人之间,地低笑道:“我说是就是,有意见,嗯?”

    “有!非常有!”

    “什么意见?”

    “这种造谣的事情不准再说,虽然是让我妈高兴了,但是这种颠倒是非的事情我可受不了。”姜尚依别过头,嘟哝着腮帮子,愤愤道。

    “行。”凌萧然毫不客气的答应了。

    没办法呀,如果还没开始就把她逼得太紧,以后自己的道路是会很不容易走的,真是伤脑经。

    结果两个人还是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回来,虽然凌萧然一直在一旁提醒她,这个热量高,这个对身体不,那个有怎么怎么样,总之,凌萧然就是想尽办法逗姜尚依玩儿,就是想要看见她脸红的样子,那样的小表情,让他在心里直呼好可爱!~

    “别啊,我买东西你付钱干什么?”姜尚依张牙舞爪的想要夺过他递出去的卡,营业员却极为不配合的刷卡操作。

    凌萧然递给她一个冷冷的眼神:“不用男朋友的用谁的?”

    “不准提那三个字!”

    “这里没熟人。”

    “……”这都什么歪理?

    两个人欢欢喜喜,打打闹闹的回到病房,恰好碰见楼萧从病房里出来,而他抬头便看见了拿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凌萧然两人,眼神里迸射出寒冷的视线,就连姜尚依这种有时反映会慢半拍的小丫头都被吓得瑟缩了一下。

    凌萧然第一时间伸手在她的肩头拍了拍,让她放松,别紧张,因为那寒冷的眼神明摆着就是冲着他来的,和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他将东西递给她,低声让她先进去,便目送姜尚依小跑着进了房间,关门时,还不自觉的瞅了瞅这两个状态不对的人。

    哪那样的小动作,看在这两个人的眼里,心里都如春风拂面般清爽舒适凌萧然这才悠哉悠哉的走到楼萧面前,俊眉一挑:“没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什么想说的?”

    凌萧然就这样直接戳中主题,毫不避讳,眸子里并没有太多的质问与不屑一顾,反倒流露出一抹担忧。

    这样的眼神,让楼萧看着更难受,心理的火焰蹭蹭的往上冒,恨不得现在就把凌萧然收拾一顿,只可惜,强大的忍耐力让他抑制住了那可怕的冲动。

    楼萧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便朝楼梯走起,看样子,是想找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好好谈谈。

    看着楼萧冷漠的背影,凌萧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他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的,反正自己也没什么意见,随便咯。

    楼顶上,伴随着不断下降的气温而刮起了逐渐寒冷的风,凌萧然走出楼梯口时,不自觉地伸手捂了一下领子,好冷。

    楼萧双手自然的垂在身旁,紧握成拳,俊俏的面容在冷冽的风中紧紧地绷着,只差一个契合点,让他彻底发泄。

    凌萧然正疑惑着,楼萧不像以往话多,反而沉默不已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的拳头便精准的落在了他的腹部。

    虽然现在已经九点过了,可吃的早饭并没有全部消化完,而这一拳头又结结实实的砸在腹部,挤压了胃部,阵阵恶心袭上心头,想要呕吐的想法直接用行动表达了出来。

    给了凌萧然狠狠一拳的楼萧,看着凌萧然伸手捂着嘴,干呕着的动作,心里舒缓了几分,那层阴霾也消失了不少。

    “凌萧然,说说看,你和姜尚依现在到底什么关系?什么状况?!”楼萧稍微耐着性子问着,内心的火气并没有减少太多,反而是愈来愈烈。

    呕吐消失的差不多的凌萧然,拿出手绢擦了擦嘴角的液体,一脸不屑道:“如你所见,如你所想。”

    听着凌萧然态度好不端正的解释,楼萧紧握成拳的关节咯吱咯吱的想了几分,低沉的声音夹杂着火山喷发前的情绪:“你!……”

    “我怎么了?”凌萧然看着他,此时此刻眸子里除了淡定,便无其他。

    “你喜欢姜尚依到何种程度了?!居然还要和你兄弟我抢?!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兄弟?!”双眸早已猩红的楼萧,现在真的怀疑凌萧然还将不将他当兄弟了。

    “何种程度?或许,比你还深吧。”凌萧然深思熟虑后,缓缓道来,只是看着楼萧的眼神里,坚定的成分占了更多,“楼萧,说句实在话,不管我们之间有没有姜尚依这样一个人,我都一直把你当兄弟,但这并不代表着我就会为了体谅你的感受,而放弃自己明了的感情,明白吗?”

    “所以,你之前所谓的公平竞争并不是开玩笑?”

    “不是。”凌萧然看着他,义正言辞的回答。

    楼萧怔怔的,没想到他真的会这样回答,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听到这种话的心里准备。

    瞬间,之间没话可说的两个人,默契得保持着沉默,静静地伫立在原地,蹉跎着最好的时光。

    “楼萧,你和莫陌之间的事情,真的是用金钱处理的?”凌萧然若有所思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再一次刺激到了楼萧的神经。

    先不说这件事他们是怎么处理,单单就是凌萧然为什么会知道,便让楼萧已经傻眼了,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有些颤抖:“你……你说什么?”

    “就是莫陌送你家后你俩滚床单的事情,怎么解决的?”听出他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凌萧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解释了一遍,如此直白的解释,楼萧听见后并不是脸红脖子红,而是双眸继续怒红,低吼的声音足以震天:“凌萧然你不解释清楚你怎么知道的,你信不信我把你碎尸万段?!!”

    “不信。”

    看着楼萧难得被自己的话语气成这样,凌萧然居然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就连唇角都不自觉地上扬了几分。

    “放心,不是莫陌说的,也不是姜尚依说的,因为她那单纯的脑细胞根本就想不到这些。”凌萧然围绕着楼萧,来回走了几步,继续道,“我也没有叫人跟踪你,只是单纯的在酒吧里碰巧遇见了莫陌,闲聊了几句,无意瞥见了她身上的红痕,那么明显的痕迹,很显然是前一晚,你,留下的。我没推理错吧?”

    凌萧然凤眼微眯,看着楼萧,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反驳。只是,片刻后,为什么没什么动静呢?

    看着楼萧一脸真想被人戳破的,如同踩了狗屎的模样,凌萧然继续慷慨解囊道:“楼萧,不是我故意不想让你们两人在一起,但你不得不承认,你根本就不了解她。你说说看,你了解她吗?她真正喜欢什么,知道吗?”

    凌萧然的质问让楼萧更无话可说,只能露出吃瘪的表情,等待着凌萧然接下来的内容。不过仔细想想,似乎自己对她的了解还真的不多,不知道她的生日,不知道她到底喜欢什么,就连每天下午带去的下午茶,都是凭借着对女孩的猜测,小心翼翼选出来的,而且还是每天不一样,就是想要试出她喜欢什么。真是不了解她啊。

    看着楼萧渐渐失神的模样,凌萧然的心里其实并不好受,轻叹一声,道:“楼萧,虽然我不知道你和莫陌之间到底怎么个情况,但我奉劝你放弃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楼萧不是不明白,如果真要和姜尚依结婚的话,或许莫陌比她更合适,但他怎么都无法做出那样的决定,因为心里对姜尚依的喜欢浓稠的难以化开,这让他如何是好?

    进退两难啊……

    “楼萧,你是我一辈子的兄弟,我的话,你再想想。”凌萧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劝道。

    但楼萧那种直性子并没有太过在意他说的话,前一秒还在思索,因不了解心里而有些小难受,可现在,转身离开之前还不忘瞪一眼凌萧然,狠狠地拉一下仇恨。

    凌萧然无奈摇头。响鼓不用重锤,这次之后他还执迷不悟,就别怪他做兄弟的太过分了。

    他并没有紧接着离开,反而索性在楼顶吹吹风,看看风景,平复平复那有着一丝波澜的心。

    *一直躲在走廊门后的莫陌,全身贴在门上,将这两个男人的话语全都收进耳朵,印在心上,尤其是听到凌萧然劝解楼萧珍惜身边的人时,莫陌可是在心里给凌萧然竖了个大拇指。

    见两人谈完,楼萧便离开,只是那凌萧然迟迟没有从外面进来,莫陌有些担心。

    她真的没想到,送完楼萧的第二天,自己就会在工作的地方碰见凌萧然,更没想到他会在那种灯光明灭频繁的地方,看见她已经可以掩盖过的吻痕。

    这男人,这不是一般人那。

    “凌总,你为什么要劝他试着选择我?”莫陌无声的走过去,开口问他。而他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来问自己,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充盈着一种泰然自若:“因为,对我们四个人,都好。”

    “你......喜欢......依依?”虽然听他刚刚的语气是那个意思,但他并没有从正面说明,所以很可疑。

    “嗯。”

    “那她知道吗?你告诉她你喜欢她了吗?”莫陌双手紧握在胸前,焦急的问道。

    “没有。”微微垂头思索的人,不再是楼萧,变成了他。

    “走吧,有些事情,别瞒着她,让她知道,或许才会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凌萧然看了眼她,没在继续说什么,直接越过他,带着她去找姜尚依。

    有些事情,不解释,不说明,那是最好的办法。

    有时事情,不解释,不说明,那便是最糟糕没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