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幸福已经触手可及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3本章字数:12624字

    于是,晚饭过后,姜尚依独自一人扎进了厨房收拾碗筷,不停的收拾起来,反倒是徐萱雅那位所谓的上层小姐,安然自若的坐在客厅,悠闲的喝着茶,陪着凌太太聊着天。

    “姜小姐,我们来吧。”一旁的佣人很是心疼这样的姜尚依,明明做得菜品味道极好,却被凌太太贬低。

    试问,哪位厨师不希望自己的菜得到吃客的表扬与赞许呢?

    虽然凌太太的言语并不算特别尖酸,但对于第一次来访的姜尚依而言,却是重重的打击呢。

    听着一旁人的劝解,感受着他们的眼光,姜尚依并没有觉得内心有多难受,反倒是扯出一抹笑容,回应到:“你们放心,我没事儿的。再说了,做事的有头有尾不是吗?哪儿有我做菜,反倒让你们收拾惨剧的道理呢?”

    果然,这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好姑娘,陈姨在一旁暗暗赞许。其实,就连佣人们都觉得,少爷的眼光果然不是一般的好,这样的好姑娘都能追到手,真是厉害。

    凌萧然悄无声息的走进厨房,示意让陈姨带着佣人离开。

    陈姨等人十分了解的轻脚离开,只留下姜尚依一个人面对着众多的餐具,以及哗啦啦留个不停的水声在厨房里回荡。

    埋头认真清洗的姜尚依,突然感到背部一暖,紧接着,熟悉的气息从她头顶传来,刚刚紧绷起来的心,瞬间变得柔软,就连头都十分依赖的朝他的方向蹭了过去。

    凌萧然心情不错的笑了笑,也像她一样,蹭了蹭她的面颊,柔声道:“辛苦吗?”

    “不辛苦。”姜尚依依旧认真洗着东西,“你知道吗?我总觉得我们已经同居了,而现在我正在乐不思蜀的洗着我们两个人的生活用品。”

    就连姜尚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将未来的生活都规划好了,而且还是个有他的家庭,洋溢着幸福的滋味。

    听着她的话,放在她腰际的双手骤然收紧,让姜尚依有些茫然,低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太激动了?哈哈。”

    “傻丫头……”凌萧然垂头吻了吻她的发顶,顺势揉了揉,才松开腰上的双手。

    “别累着了。”

    “知道。”

    “客厅等你。”

    “好。”姜尚依乖巧的模样,俨然就是新婚妻子才有的状态,再加上她那可爱的小模样,凌萧然一个没忍住,长臂一伸,便捞过她的小脑袋,直接吻了上去。

    两人甜滋滋的亲吻着,完全不顾现在身处何地,就连站在门口,偷看着里面激吻的徐萱雅,两人都浑然没有察觉。

    皆沉浸在这甜蜜的氛围之中了。

    *“萧然,你今晚在家住,知道吗?”凌太太突然提议,杀得凌萧然一个措手不及。

    凌萧然看了看坐在一旁悠悠闲闲喝着茶的徐萱雅,再看看正从厨房出来的姜尚依,她的表情已经变得僵硬了,显然听见了他妈妈说的话,脸色瞬间不好看了。

    “住下来可以,但是我女朋友必须留下来陪我。”字字肯定,没有一丝妥协的意愿。

    听见他的话,姜尚依心里,一阵阵暖流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滋润着她的心灵,就连眼眶都有些微微湿润了。

    凌太太听见儿子的愤然拒绝,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只是让他们一晚不见面而已,他就激动成这样,就连他们是不是已经有实质性的关系了,凌太太敢都不敢想。

    “混账!今天你留下,她离开!知不知道?!”

    “妈,您是诚心和儿子我做对吗?”

    看着姜尚依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凌萧然心里疼啊。

    姜尚依可是他领回来,怎么能让她在自己家里受到一点儿委屈呢?这是他得女人,别人不能欺负!!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可是我的儿子!!”凌太太的语气提高了几分,让一旁的徐萱雅都不寒而栗。

    难道,这是母子俩即将开始家内掐架的节奏?

    徐萱雅光这样想想都觉得激情四射,有好戏看了!

    只是,被他们都忽视的姜尚依,那脆弱的小心脏早就被凌太太的言语戳碎了,现在的双眸被泪水侵占,模糊了视线。

    是,她很希望凌萧然的母亲能够接受自己,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来,非但没有得到他妈妈的一句认可的话语,反倒是得到了许多心酸的滋味。

    明明是客人,却要像佣人一样替她做饭,还得不到一句表扬,只有讽刺,这不明摆着比喜欢自己吗?那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干什么?

    心理承受能力本就比常人差的姜尚依,带着满面的泪水,动作飞快的脱掉身上油腻腻的围裙,动作敏捷的拿上自己的小挎包,哽咽着:“抱歉,打扰了。”说完便夺门而出,跑着离开。

    见姜尚依哭泣着离开,凌萧然骂了一句脏话,便拿上自己的东西,随意的披上外套,直接追了出去。

    这期间,凌太太的叫喊声,徐萱雅的呼唤声,他都直接忽视,反倒是陈姨的劝解声入了他的耳。

    “太太,姜小姐是个合适少爷的好女孩儿,为什么就不能试着接受她呢?”

    “陈姨,什么事情该管,什么事情不该管,是不是老糊涂记不清楚了?!!”

    “……”

    *因为别墅在郊外,所以距离海滩很近很近。

    于是姜尚依直接跑到了海边,默默的留着泪水。拂面而来的海风,淡淡的,咸咸的,拍打在她被泪水滋润的面颊上,冰凉凉的。

    秀气的打了一个喷嚏后,一件温暖的衣服罩在她的背上,熟悉的声音低缓而柔美的飘进她的耳朵:“怎么好意思舍弃我一个人就溜走了呢?”那似小孩子的顽皮声让姜尚依的内心,缓缓地被温暖填满。

    “丢下你一个人,真是对不起啊。”姜尚依苦涩的扯出一抹笑容,顺势伸手擦了擦眼泪,笑着看向凌萧然那冷峭分明的面容。

    凌萧然坐在她旁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听着她那舒缓的呼吸声,真希望一辈子都能这样坐在她身边,听着她的声音入睡。

    “知道吗?徐萱雅告诉了我很多你和她在一起的故事,年幼时的也好,青少年时的也罢,我都好嫉妒你们能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还有这那么美好的回忆……”姜尚依双目注视着渐渐落下的夕阳,头,渐渐落在他的肩膀上。

    “这些都过去了,我的现在和未来,都会和你在一起的。”凌萧然期待着,盼望着。

    姜尚依渐渐伸手,环住他的腰,紧了紧:“凌萧然,你说我们能走多远?现在的一切会不会就像一场梦,只是还没有到醒来的时刻。”

    凌萧然那漆黑如夜的眸子骤然缩紧,看着她的面容,心里不是滋味。

    “不是梦的。”

    “真的吗?”

    姜尚依依旧执着的问着,似乎只要停止询问,这梦就会破碎一般。

    “不会……”

    凌萧然松开她放在自己腰际的手,从衣兜里拿出一个茸丝盒,缓缓打开。

    在姜尚依诧异的目光中,缓缓开口:“我说过我不会放手。”

    姜尚依双手捂着嘴,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东西。

    那是一对婚戒,是她设计的。她还记得自己在设计图上写的灵感来源:“幸福是什么?那是在最寒冷的冬季,还能看见演绎绽放的花朵是的心潮澎湃。”

    “记得吗?”凌萧然询问道。

    姜尚依傻傻点头。

    “我把这设计图私自留下来,交个意大利著名手工制作师制作的。”

    “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原来,幸福并不是只有在冬季才能触手可及。

    原来,属于自己的幸福,已经在生活中扎根,发芽,只剩下绽放最美丽的花朵了。

    “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凌萧然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姜尚依怔怔的看着他,顿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此刻,看着姜尚依这样的表情,凌萧然心里可是紧张的不得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了追她,究竟花了多少心思,就连这对戒,都是他在秘书的提醒之下才想起的,虽然那时就想好了要让她戴上她自己设计的戒指,但那段有楼萧参与的日子里,他还真是忘得一塌糊涂呢。

    “姜尚依,你的答案呢?”

    凌萧然焦急的询问着,因为她的答案对他而言十分重要。

    姜尚依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分钟就这样渐渐流逝,而她也终于正了正眼色,轻声道:“不愿意。”

    “理由。”凌萧然直接问道。

    “虽然我们这算是两情相悦的爱情,但我们并不是特别了解彼此,而我在思想上还算是比较传统的人,所以我想,我们还是在相处一段时间吧。到时候我们才能更加了解彼此,才能抬头挺胸,信心满满的牵起彼此的手,不是吗?”

    姜尚依诚诚恳恳的话语,缓缓拂过凌萧然的心。

    其实她会拒绝自己的求婚,都在凌萧然的预料之中。

    是啊,有哪位女子愿意将自己的终身幸福托付给一个才交往没几天的男人呢?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切实际。

    姜尚依拉着他的手,轻声道:“我相信,我说出那三个字的日子,会到来的。”

    凌萧然勾唇一笑,一抹妖艳的花朵在他俊颜上缓缓绽放,一拉,将她拥入怀中,一低,狠狠地吻上她的红唇。

    在这海边,在这夕阳西下之时,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原来,找到属于自己心里最想要的人,竟会如此简单明快。

    过了一会儿,凌萧然垂头看着她,道:“既然在不远的将来你会答应我,那现在戴上戒指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姜尚依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她亲自设计的对接,心里一甜,嘴角上的笑容便缓缓洋溢出来,声音甜腻道:“好啊,你给我戴上。”

    凌萧然笑着,拿出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牵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吻了吻,笑容久久未曾散去。

    不仅他的心情异常愉悦,就连刚刚还哭兮兮,抹着眼泪的姜尚依都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高兴了?”凌萧然摸了摸姜尚依的小脑袋,戏谑道。

    而她则是依旧在他怀里依偎着,不舍放手。

    “你说,徐萱雅和你妈妈现在会不会很生气啊?”

    “不会的。”

    “为什么呢?”姜尚依继续刨根问底。

    凌萧然伸出纤细的手指,捏了捏她细嫩的面颊:“因为她是我妈,她能理解我的。”

    “那就最好。”姜尚依将小脑袋蹭了蹭,寻找着安全感。

    凌萧然望着天边渐渐消失不见的夕阳,心里暗自叹息。如果他妈妈能够放弃徐萱雅那样的儿媳妇,自己才是真的感激不尽呢。

    *晚上八点,夕阳早已消失的不见踪影,而海边的气温也急剧下降。

    当姜尚依秀气的打了一个喷嚏之后,凌萧然才想起来现在应该找一家酒店住宿才对。

    “去哪儿?”别凌萧然抱在怀里的姜尚依突然感受到了悬空感,便急忙问道。

    “去找酒店。”

    “……你想干嘛?”听见酒店两个字,姜尚依的双眸瞪得圆溜溜的,就连小心脏都提到了喉咙眼。

    凌萧然一眼便看出了她在想什么,调戏到:“你认为我想干什么?”

    “……”

    “你是不是在想我会怎么把你吃干净吗?”凌萧然魅惑的笑了笑。

    “……”不愧是凌萧然,果然是一阵见血啊!

    “放心,我不会对自己的未婚妻下手的。”

    “……”还不如下手!

    于是两个在凌霄然想在酒店里干什么上,详细议论了起来。

    *凌萧然挑了一家附近装修设施都还算不错的酒店,刚牵着姜尚依的手走进去,就被前台的工作人员认出来了,毕恭毕敬的道了声:“凌总好。”

    “给我将夫妻房。”

    “……”凌总真是直接啊,不知道那位小姐有何感受呢!~

    “……⊙﹏⊙”要不要这样说啊,说标准间多含蓄啊!

    在工作人员尴尬的眼神以及凌萧然急切的目光中,姜尚依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在他们面前消失不见。

    工作人员以飞快的速度办理好两人的入住手续,动作麻利的将房卡递给凌萧然,便目送牵着羞红了脸的姜尚依决绝离开的凌霄然,在心里默默为姜尚依祈祷,凌总一定会怜香惜玉的啦!~

    *凌萧然刷开房间之后,便利索的将姜尚依扔到了软绵的大床之上,姜尚依瞬间被吓得汗毛竖立起来,就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你你你……你要干嘛?”

    凌萧然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走过来,将身体压在她身上,大掌和她的小爪子十指紧扣在一起,啄了啄她的红唇,低声道:“你想的是什么就是什么。”

    说完,不等姜尚依的惊呼与推搡直接堵上了她那聒噪不停的小嘴儿。

    一夜春宵值千金!

    凌萧然将早就关机的手机扔到一旁,吻着姜尚依的唇,锁骨,柔软,以及各处的肌肤,将她的衣服彻底移开,两人终是坦诚相见。

    凌萧然双手捧着她的面颊,柔情万种道:“依依,我爱你。”一吻,狠狠的落下,席卷了姜尚依口腔之中所有的氧气。

    于是,凌萧然就这着风情万种的模式,直接将姜尚依同学吃得一干二净,连骨头够快不剩了。

    被折磨的腰酸背疼的姜尚依拍打着依旧在自己身上懂得起劲的凌萧然,嗲声嗲气道:“别啊……我会被你折磨死的……”

    “放心,死不了!”依旧是那么霸道的语气。

    话音刚落,姜尚依顾不得其他,直接攀着他健硕的身躯,和他一起摇摆了起来……

    一夜春宵,千金难买啊!

    *第二天,两人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日上三更了。

    相比于不同的是,凌萧然起床的时候是神采奕奕的,而姜尚依呢,则是浑身酸软,根本就没有力气移动身体。

    凌萧然笑了笑,自己洗漱完了之后才将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上的姜尚依抱到卫生间。

    洗漱完的姜尚依,腿上的力气稍稍回了些,完全够她来来回回走动,比刚刚直接软坐在地上强太多了。

    姜尚依出去买早饭的时间里,凌萧然打开手机,震动声一直响个不停,短信一堆一堆的,都快堆成小山丘了。

    凌萧然大致看了看,无非就是董事会为了林素的事情发来的信息,他妈妈对他的关心与责备,以及徐萱雅的殷切问候,不过对他而言,这些人的短信并不重要,只有秘书发来的短信才是最重要的。看着这些重难点完全不一样的短信,凌萧然只觉得头疼不已,便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我回来了,过来吃午饭。”姜尚依随便买了一些小菜,以及一笼包子回来。

    凌萧然走过去,二话不说便吃了起来,姜尚依只是笑了笑,便也开动了。

    “等我回去再说。”

    “我说过,要么他们走,要么他们闭嘴,你原话转达给他们!”

    “会不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混乱,很没乐趣?”终于将秘书的电话挂断的凌霄然,抬头看着正在吃东西的姜尚依。

    “要是受不了有我在的生活,其实也可以不用……”凌萧然到嘴边的话,还没说出去,便被姜尚依递过来的包子堵住了。

    虽然嘴里是有些油腻腻的包子,但凌萧然的心里可是甜腻腻的滋味,那心情,难以形容。

    将凌萧然傻兮兮的笑了,姜尚依也啧啧两声,同他一起笑了起来。

    凌萧然知道她的意思,那便是,不管他们未来的生活会怎么样,她都会努力和他好好生活,过好两人的小日子的。

    这样的愿望是她最真实的想法,也是他最想要得到的生活。

    简简单单吃了顿午饭之后,两人便收拾好东西,离开了酒店。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工作人员多看了姜尚依两眼。尤其是那新鲜的,红红的草莓,在心里啧啧咋舌道:“不愧是美创总裁,那方面真是了不得啊。”

    “又不是你的男人,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一旁的人打趣道。

    “幻想一下不行?没看见那女的手上的婚戒吗?看来美创这是有好事儿要发生了。”

    “够了够了,人家总裁结婚,管你半毛钱事情,老老实实给老娘做事!”经理一个巴掌将前台工作人员的美梦拍碎,一点儿不剩。

    车上,凌萧然一直关注着姜尚依的一举一动,就连她小心翼翼,遮遮掩掩锤着腰部的小动作都进了他的眼镜。

    “很疼吗?”凌萧然柔声关心道。

    “还好。”姜尚依没怎么在意的回答道。

    虽然知道女孩子第一次会很疼,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昨天竟然会没完没了的要她,让她不仅那里疼,还腰酸背痛,真是罪过罪过啊。

    看来自己的好好反省反省了。

    但片刻之后,凌萧然在内心得到的结果便是——要多做,才能减少某人的腰酸背痛。

    如果让姜尚依知道自己脑子里的想法,估计她会直接抄起背包砸自己吧。

    凌萧然光想一想都觉得吓人。

    *凌萧然将车停到姜尚依家楼下,扶着她上楼回家。

    他们进屋的时候,姜妈妈早就出去工作去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乎,某人又毛手毛脚起来,但浑身疼得难受的姜尚依,果断将他踹到一边去了。

    “干嘛?亲亲都不行?”凌萧然特别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腹部看着她。

    姜尚依没想到自己的力气那么到,岂可用满是惬意的眼神望着他,低声道:“对不起嘛!~”

    在如此软绵的声音中,凌萧然直接沦陷了。

    真是好可爱啊!~

    凌萧然替她盖好被子,摸了摸她光洁的额头,吻了吻,低声道:“我先去上班,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带你出去吃晚饭,知道吗?”

    “恩。”姜尚依双手摸着被子边缘,点了点头,于是乎,凌萧然再一次被她萌到不行的样子萌住了。

    一低头,直接含住了她娇艳的红唇,舔舐着,舍不得松开。

    “唔……好了啦!~”姜尚依推了推他,让他赶紧的上班去。

    凌萧然十分不满的松开她的唇瓣,嘱咐道:“如果一个人太无聊,就叫莫陌过来陪你聊聊天,知道吗?”

    “是是是,总裁,老板,您快去上班吧!~”

    “……”感情这小丫头巴不得自己早点儿走啊?!

    于是凌萧然带着种种怨念,关上了门,消失在姜尚依的视线之中。

    *姜尚依一个人在家里睡了一小时候后,迷迷糊糊的摸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按下快捷键,直接给莫陌打了过去。

    “喂,依依,怎么了?”在两声嘟嘟声之后,便传来了独属于莫陌的轻快声。

    姜尚依伸手揉了揉眼睛,道:“莫陌,有空吗?来我家玩儿啊!~”

    莫陌愣了愣,继续道:“我和楼萧在一起,我来的话他也会来的,你不介意?”

    “干嘛介意,他可是你男朋友诶!~”才睡醒的姜尚依嫣然就是一小学童鞋,傻傻的,就连声音都是糯糯的,极其可爱,莫陌听着,心都化了。

    “知道啦,我们等下就来。”

    “好。”

    于是,在莫陌挂掉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内,莫陌拉着楼萧的手,面带微笑的出现在了姜尚依家门口。一见着姜尚依便直接将她推倒在羊绒地毯上,满地打滚。

    “莫陌,起来啊,我身子疼。”姜尚依笑着拍着莫陌的肩膀,示意她松手。

    莫陌听到她的求救声,便工作迅速的起身,将她扶了起来,站好。

    莫陌右手摸着下巴,双眼上上下下的将姜尚依大量了几遍,贼兮兮的问道:“说,是不是成女人了?”

    “……o(╯□╰)o”为什么说话就不能含蓄点儿呢?

    将手里的东西放在餐桌上后,走到客厅来的楼萧,一进客厅便听见莫陌的话,嘴角抽搐,这丫头怎么就不含蓄点儿,自己好歹还是个男人!

    “依依,坦白从宽哦!~”莫陌继续诱哄着,顺便还走近她,牵起她带着戒指的手,继续道,“是不是求婚成功了?”

    唰!——

    姜尚依的脸这次是彻底红透了。

    楼萧看着她,心里竟也好奇了起来,便配合着莫陌追问道:“依依,介不介意一同分享一下啊?”

    “……”楼萧这男人插什么话啊!很拉仇恨的,知不知道啊?!

    姜尚依深吸一口气后,将昨天去凌萧然他家,和徐萱雅的见面及对话,还有凌萧然的求婚,都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只是在整个过程中,她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真是奇葩的反应呢。

    “我去,你们这是什么进展速度啊?!”听完姜尚依淡定的陈述,莫陌不淡定了,这种神进展是难能可贵的,也是极其罕见的,莫陌就差跳起来拍手称快了!

    “这样的进展不符合常理?”姜尚依好奇的看着莫陌,等待着她的解答。

    “岂止是不合理,简直就是超出正常进展速度好不好?!”莫陌这一激动,直接开始噼里啪啦说了起来。

    姜尚依无奈得听着莫陌的说教,顺便瞅了一眼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听着莫陌说话的楼萧,那厮怎么面色那么淡定不说,还带有宠溺的神色,真是奇葩加奇葩,两个字,绝配!

    “好了好了,不说这么多了,你详详细细的说说那个叫什么徐萱雅的女人吧。”

    “恩,好。”

    接到莫陌的催命符,姜尚依便马不停蹄的将自己亲眼看见的,听见的都说了一遍,当然还包括厨房做饭时的种种言行举止。

    “就这些?”莫陌诧异道,因为姜尚依讲述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就好像在描述一个陌生人,而不是情敌一样。

    “对啊,就这些。”姜尚依思索了一会儿,继续补充道,“整体感觉这个人还算平易近人,虽然在谈及凌萧然的时候,她会有些争风吃醋的言语,但一般情况下,我觉得很平常。”

    一直沉默的楼萧终于开口:“依依,当心点儿,徐萱雅,她并不是你看见的那个样子的。”

    “是嘛?”姜尚依睁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楼萧,深感疑惑。

    楼萧叹息道:“徐萱雅会告诉你那么多童年往事,其实就是想要让你嫉妒,然后能够主动出击,让她受伤,好找凌萧然他妈妈对付你,不是吗?”

    姜尚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楼萧继续道:“徐萱雅虽然出生在富贵家庭,但骨子里什么样子,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预料到的。而且你现在和凌霄然的进展完全超出了众人的预料范围,所以你并不知道徐萱雅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出来,不是吗?”

    又是一阵频频点头。

    莫陌一把抓住姜尚依的小爪子,紧紧拽着,担忧道:“乖乖,以后离那个徐什么远点儿,记住了吗?”

    “恩恩。”

    这一下午,姜尚依便在莫陌和楼萧的陪伴下欢欢乐乐的度过了。当凌霄然回来,准备接她去吃晚饭的时候,便远远的看见挂着笑容的她,正在和莫陌、楼萧两人挥手道别。

    看着姜尚依那可爱的面容,疲惫与各色人周旋的凌萧然,一阵暖意涌上心头,如果每天回家都能看见她在家门口等待着自己,那样的日子才是最好的吧。

    凌萧然将车驶过去,在她面前落下车窗,绅士道:“美女,赏个脸吃晚饭吗?”

    姜尚依捂着小嘴儿嘻嘻嘻的笑着,道:“勉强接受邀请吧。”

    “……”凌萧然嘴角抽搐着……居然还是勉强……这丫头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啊。

    见她站在车旁一动不动,凌萧然疑惑道:“怎么了?”

    姜尚依理所当然道:“既然都绅士的邀请了,那就绅士到底吧!~”

    “……⊙﹏⊙”凌萧然再一次确认,姜尚依小姑娘的胆子是真的肥大了。

    于是,凌萧然黑着半张脸下车,替她开门,照顾到她坐到车上去。而全程了,姜尚依一直都是乐呵个没完没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两人今晚是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西餐厅吃饭,但从开始就不知道姜尚依是怎么了,一直保持着乐呵的状态,凌萧然切了快鲜嫩的牛肉塞进她的嘴里:“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分享分享?”

    将他突然塞到自己嘴里的牛肉尽数吞下之后,姜尚依才优哉游哉的说道:“心里的不愉快全都吐槽完毕了,心情当然就好起来了啊!笨蛋!~”

    被姜尚依这么一说,凌萧然才明白,原来昨天被他妈妈和徐萱雅折腾一番的事情,今天才算终于宣泄完毕,心里的愧疚如涟漪一般渐渐扩散。

    为了弥补心里对她的愧疚,凌萧然又点了几份她从未吃过的甜点。对于美食向来都不会抗拒的姜尚依,见着最后端上来的甜点,看了看凌萧然,再瞅瞅面前形状可爱,色泽美艳的甜点,嘴角大大勾起,毫不客气的品尝了起来。

    “喜欢你就多吃点儿。”看着她那极其享受的表情,凌萧然不禁开口。

    “放心,我可是吃货,只要是喜欢的怎么都会多吃的!~”

    凌萧然宠溺得笑着,至少他就希望她能够做自己,爱干什么干什么,而不是受到什么约束,做最自然的自己,最好了。

    凌萧然将她送回家后,吻了吻她的红唇,不舍道:“明早上注意安全。”

    “好!~”

    “向我给我打电话。”凌萧然嘱咐道。

    姜尚依有些不耐烦道:“你就不能打给我啊!”

    凌萧然嗤笑出声,揉了揉她的发顶:“知道了。”

    *翌日,姜尚依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公司,属于她的小方格内。

    才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起身准备去休息室冲咖啡提提神,便听见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都说有些讨论小声说说就好,可姜尚依听见的可不是什么小声谈论,而是平常语气的八卦,以及讽刺,挖苦。

    “听说董事会对姜尚依特别不满意呢!不知道为什么总裁就是认定了姜尚依不放手。你们说说看啊,那次设计图纸被偷窃,责任归根结底在姜尚依身上,那单生意,听秘书部的人传利润值可不止个亿呢,总裁怎么就为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女人,舍弃掉这么大的一笔生意呢?”

    “哎哟哟,别说了,没看见人都得瑟得瑟的来上班了吗?还女朋友呢,是女朋友还用来上班吗?”Lily无力吐槽道。

    Tina递给Lily一份文件,补充道:“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姜尚依的手上可是带着婚戒呢。如果他们的进展顺利的话,在不久的将来,姜尚依就会成为老板娘了。”

    “……”一群设计师无力吐槽的躲在一边不愿意面对惨淡的人生。

    “搞什么啊,前一天才牵手,今天就戴戒指表明订婚身份?!这两个人的紧张速度也太不正常了吧?!”Lily大声道。

    凌萧然的秘书走过来,幽幽道:“总裁和姜助理之间的事情哪儿是我们能看明白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吧。”说完便将手里一叠设计图重重的砸在Lily的办公桌上,语气平冷的说道:“下午中午十一点要。”

    “……秘书大人,这时间也太紧张了吧!!”Lily哀嚎。

    秘书冷冷的睨了一眼,道:“让你体会体会姜助理平时是个什么工作状态。加油咯!~”

    *听到大家对这件事情的议论,姜尚依心里一会儿甜甜的,一会儿涩涩的。

    是啊,凌萧然确实是为了她,耽误了那笔利润巨大的生意,而自己什么惩罚都没有,反而还捡到了凌萧然这块宝。

    但不管怎么说,姜尚依的心里除了对他的喜欢,便就是这件事情的愧疚,她想要弥补的心愿。

    “喂,徐小姐吗?”将一些文件送到姜尚依座位上的秘书,刚交代完任务,便接到了徐萱雅的电话。

    “您要过来吗?可是,总裁还在和董事们开会。哦,这样啊,那好的。一会儿见。”

    秘书挂完电话之后,瞄了一眼正瞅着自己的姜尚依,尴尬的轻咳一声:“徐小姐等会儿要来,如果我不在的话,你招待一下。”

    果然是徐萱雅要来啊,她这个时候来能干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凌萧然吗?

    姜尚依愤愤不平的想着,嘴上也答应了下来。

    *果不其然,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徐萱雅便出现在了公司楼下。

    得到消息的姜尚依毫不犹豫的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直接去找徐萱雅。可当她等待的电梯打开门时,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徐萱雅童鞋。

    相比于姜尚依那有些僵硬的表情,徐萱雅到时坦然自若的更多些。

    徐萱雅走出电梯,微笑着问道:“姜小姐怎么跑到这里来等我了啊?别弄得这么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呢!~”

    瞧瞧这语气,这徐萱雅明摆着就是把她自己当成总裁夫人了,瞧那得瑟劲儿,真不知道凌萧然怎么就能和她度过这么多年的童年时光呢?

    “徐小姐才是客气呢。”姜尚依和她寒暄了几句,便将她带进了总裁办公室。

    当然,在待她进去的时候,周遭的同事都亮起了好奇的目光,就连姜尚依自己都能清晰的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那不就是传说中总裁的青梅竹马吗?”

    “是啊是啊。难道这是要宣誓主权吗?”

    “你们说说看总裁到底喜欢谁?一个相伴多年的青梅,一个已经有婚戒的首席设计师,这东西,真有噱头啊!”

    ……

    ……

    姜尚依将徐萱雅带到办公室后,用门将外面的声音统统隔绝,就连那些细微的机械声也都隔绝在外。

    徐萱雅接过姜尚依递过来的茶水,看了看她戴在手上的婚戒,微笑道:“既然萧然已经向姜小姐求婚了,姜小姐怎么不在家休息,还出来为生活奔波呢?”

    姜尚依在心里白了她一眼,淡淡道:“珠宝设计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工作。”

    直白且果断的语气,直接让徐萱雅没了借题发挥的机会,只是没过多久她便找到了新的话题。

    “刚给秘书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萧然在会议室开会,要你带我过去吧,我对这里不是很熟呢。”

    不熟?!青梅竹马这么久居然还敢说不熟悉这里!

    真是撒谎不打草稿,牛头不对马脚!

    姜尚依当然知道徐萱雅想要干什么,不就是想让自己出现在众董事面前吗?

    姜尚依当然知道徐萱雅想要干什么,不就是想让自己出现在众董事面前吗?

    你说你要去我就会带你去吗?我为什么要傻乎乎的那么做呢?

    说实话,姜尚依现在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心里暗示,真是一天比一天厉害,一次比一次明显了。

    “徐小姐,我想秘书也告诉你了,总裁正在和董事们开重要的会议,你这过去,恐怕不好吧。”姜尚依极其具有职业道德的徐徐道来。

    “没事儿,我就去听听,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帮忙的。”

    “就算徐小姐和总裁是青梅竹马,但并不是很了解美创的基本行情的合作情况吧,握拳徐小姐还是在这里等总裁回来的好。”

    “姜尚依,你这是要和我对着干吗?”

    被姜尚依说的话堵得难受的徐萱雅,第一次直呼姜尚依的名字,而且还带有极其不友善的语气与凶神恶煞的目光。

    虽然心里被她的眼神瞪得不舒服,但姜尚依还是极其具有道德素质的开口道:“那我带你过去吧。”

    听见姜尚依这样的回答,徐萱雅这才露出灿烂的笑容,但那笑容最深处的一抹妖艳一闪而过,来不及看清。

    *姜尚依并不是白痴,她才不会待徐萱雅到会议室去,给自己刷仇恨值,给她拉好感呢。

    于是,姜尚依便磨磨唧唧的带着徐萱雅在各公司来来晃晃了好一会儿,顺便还引来众人新一轮的探讨声。

    虽然在这些声音中,支持徐萱雅和凌霄然走在一起的很多,但姜尚依并没有泄气,因为支持他们两人的声音里,充满对他们的祝福。于是,很容易被满足的姜尚依,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好几分,如同春回大地的美好时分一样暖人心境。

    “姜小姐,对于美创公司我的确不是很了解,要不你再带我多转转,多了解了解细节?”徐萱雅主动开口要求多逛逛,姜尚依心里当然乐意啊。

    因为这就可以减少徐萱雅使坏,让自己的仇恨值越来越高的可能性了。

    于是姜尚依屁颠儿屁颠儿的带着徐萱雅,东逛逛,西看看。上至秘书部,下至后勤部,全都代她溜达了一遍,了解了一遍,顺便还和同事们联络联络了一下感情。尤其是到了后勤部,那些最喜欢八卦的小女生便蜂拥而至,叽里呱啦问了一对有关凌萧然恋情的事情。

    徐萱雅和姜尚依都保持着微笑,一个一个的回答着,解释着,但两个人的心里可不像面上表现的那样温和,而是巨浪滔天的末日情形,如果让旁人知道,估计又要以讹传讹了吧。

    从后勤部出来,姜尚依看了看时间,估摸着会议也该结束了吧,便带着徐萱雅朝会议室走,而跟在她身后的徐萱雅则在她看不见的时候,微微勾唇,露出一抹深藏不露的笑容,那笑容简直叫人胆战心惊。

    “会议室就在前面二十米的地方,徐小姐能自己过去吧?”姜尚依皮笑肉不笑的强忍着可以的温柔礼貌。

    徐萱雅也同样以温柔体贴的笑容回给她:“姜小姐一起去吧,我想萧然应该会很想你吧。”

    “……”姜尚依白了白眼睛,这女人到底是要怎样,都已经消磨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她怎么就还是要帮助自己拉仇恨呢?

    “走吧。”没等姜尚依说完,徐萱雅便拉着她,急匆匆的往会议室走。

    只是,当她们经过距离会议室不远处的楼梯时,徐萱雅突然惊叫一声,身子一倾斜,整个人便咕噜噜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瘫倒在地上。

    姜尚依最先伸手抓住她的时候,徐萱雅那只被姜尚依抓住的手,使了全力从她的掌心脱离,这才导致她滚了下去。

    这是她故意设计的,这是徐萱雅故意为之的!

    姜尚依愣愣的看着躺在楼梯之下的徐萱雅,思绪还没有从她刚刚那样的行为中缓和过来,就那样,像个无助的小孩子一样,傻傻的跪在原地。

    *“啊!——”

    “砰!——”

    原本正在会议室里进行着最后一项讨论的时候,这两个声音变通过材料传到了会议室里,凌萧然和董事们的耳朵里。

    那一声惊叫,传到凌萧然的耳朵之后,他便快速反应过来,那是徐萱雅的声音,而之后的那声比较沉闷的声响,让他在心里快速做出了假设。只是在他假设的过程中,他已经起身,冲出了会议室。

    三步变两步的赶到声音传来的地方,最先进入凌萧然眼睛的便是呆跪在冰凉的地面上的姜尚依,看着她直愣愣的眼神,凌萧然顾不上其他,便沿着眼神看了过去。

    但看见的画面让他好看的眸子瞬间睁大,瞳孔紧缩!

    血液从徐萱雅的头面缓缓溢出,虽然流血不多,但那样的场景还是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徐萱雅躺在那里没有动作,凌萧然迅速走下去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徐萱雅苍白的面颊,呼唤着她的名字。

    然而,徐萱雅并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凌萧然将她抱起,和姜尚依擦肩而过的时候,姜尚依感受到了他那嗜血的眸子狠狠得瞪向了自己。

    “不是……不是我推的……”姜尚依开口,并不是流畅的解释,而是受到惊吓后的断断续续。但此时此刻的凌萧然却没有任何耐心听她这种解释,直接恶狠狠地回绝道:“姜尚依,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

    抛下这句话后,他便快步离开。

    紧接着,她便听见救护车匆匆赶来的声音。

    终于,姜尚依终于明白了徐萱雅到这里来的目的。

    她不是想要通过董事会给自己拉仇恨,不是想让同事的挖苦讽刺击败自己,而是用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让凌萧然心疼,甚至失去理智,更是让他用那血腥的眸子瞪向自己。

    这就是徐萱雅今天到来的目的啊,早知道会这样,自己就应该像她说的那样,宅在家里,哪儿又不要走动。

    可是,那样的做法,有正确吗?

    *“我就说嘛,横空出世的女朋友,怎么敌得过青梅竹马嘛!我看着姜尚依在凌萧然的心里,完全没有多少的重量嘛!”一位董事看着依旧跪坐在原地的姜尚依,讽刺道。

    “谁知道呢,反正我觉得这凌萧然的老婆,铁定是徐萱雅。你看看啊,徐家河凌家门当户对不说,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不说,单单今天这件事情,人家徐萱雅就等把那个谁,对,姜尚依给压下去。”

    一位董事将姜尚依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继续挖苦道:“哟,求婚了?还把戒指戴在手上,订婚仪式什么时候啊?我看凌萧然那态度,似乎不会再和你订婚,更甚是结婚什么的了。”

    “小姑娘家家的,别想着麻雀变凤凰,做好你自己不就得了吗?干嘛来搀豪门这趟浑水呢?”这句话是劝解,也是讽刺。

    是啊,麻雀终究变不成凤凰。

    麻雀始终是麻雀,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在麻雀圈子里的顶端跳跃。

    姜尚依终于明白了,自己和凌萧然是真的不合适。

    她的圈子平平淡淡,极其普通,而他呢,上流社会,金枝欲孽。

    一个人在春季逍遥自在,一个人在秋季苦苦相思不解。

    姜尚依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将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起身进了总裁办公室。

    她看着手指上,这枚自己设计的婚戒,思索片刻,便决绝的取下,放在他的抽屉里,然后转身离开。

    这两天的大起大落,早就让她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一切都来得太快,幸福短暂的让人心痛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