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那个人明明就是你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23本章字数:10110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尚依才迷迷糊糊的张开了疲软的双眼,浑身的酸痛让她来不及观察此时此刻陪在她身边的人是谁。但只看了一眼便知道,房间的卫生已经有人做了,而且还做得格外仔细,认真。

    “醒了?头疼吗?”才将洗干净的衣服晾出去的凌萧然,从她房间经过的时候看见她正睁着眼睛呆呆着望着门外,他便走了进来,关切问道。

    “你怎么来了?”

    才睡醒的姜尚依,看见几日未见的凌萧然,本就红肿的双眸顿时被被泪水侵占,眼睛鼓鼓的,似有千言万语要向他诉说。

    看着姜尚依欲哭有泪的模样,忙忙碌碌了几小时都还未曾休息的凌萧然,轻叹一声之后走向她的床旁。将她轻轻搂进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那两三天未曾打理过的毛绒脑袋,怜惜道:“都是我的错,别再,伤心了,好吗?”

    听到他的道歉,姜尚依眸子中的泪水这才哗啦啦的全都宣泄了出来,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或许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次哭的有些丢人现眼吧。

    两只小手捏成拳头,不轻不重的砸在凌萧然那结实的胸膛,恶狠狠得埋怨道:“混蛋!王八蛋!有脾气这段时间都不要见我啊!!!!”

    “你不还有徐萱雅吗?!干嘛来找我,照顾好她不就是你一辈子的责任吗?!!”

    听着姜尚依额胡言乱语,随意发泄,凌萧然越听,浓密的俊眉越是拧得厉害。

    自己什么时候有责任照顾徐萱雅一辈子了?

    感情这小丫头吃的是档子醋吗?

    当姜尚依正张张口,准备继续发泄下去的时候,凌萧然霸道的扼住她那在他胸膛胡乱挠抓的小爪子,义正言辞道:“你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照顾她一辈子了?!我要照顾的、想照顾的、想厮守终生的那个人明明就是你!”

    凌萧然陡然说出的言语,让姜尚依一愣一愣的,这家伙刚刚是在向自己表白吗?自己没有做梦吗?

    看着姜尚依那呆滞的表情,凌萧然好脾气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戏谑道:“傻了?不就是表白吗?至于这种表情吗?”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当凌萧然准备低头吻上那几日没有亲热的红唇时,姜尚依才吃吃开口:“……厮守终生吗?”

    “恩。”凌萧然十分肯定的点头。

    姜尚依那本就红红的双眸,再一次罩上薄薄的水雾,只是这次没有嚎啕大哭,反而是低声细语,断断续续的倾诉着:“知道我刚刚看见你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吗?”

    “什么?”凌萧然见她心情有些缓和,便将她抱紧自己的怀里,让她的小脑袋贴在自己的胸口。而她也极其自觉的伸出爪子,抓住他胸口的面料,死死地,根本就不会放手!

    “当时我就觉得,我们已经结婚了,家务我们轮流做,当然,你本就是大少爷,家务活什么的肯定应该我做才对,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是能够在一起的话,应该会很幸福的,是不是?”

    姜尚依心情平缓的说着,只是偶尔抽出一下,抽抽鼻子。

    凌萧然知道她想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但他现在能做的,有什么呢?

    “别妄自菲薄,我们能在一起的。”凌萧然捏了捏她的小爪子,手指上传来隔手的微疼,这才让姜尚依注意到了什么,低头一看,竟然是自己你是心灰意冷时摘下的戒指。

    姜尚依抬眸对上凌萧然虔诚的目光,询问着他给自己戴上戴上戒指到底什么意思。然而,凌萧然稍后开口的话语便证实了姜尚依心中的猜想。

    凌萧然面色凝重,语气诚恳道:“愿意嫁给我吗,姜小姐?”

    再一次求婚,凌萧然没有单膝下跪,只是将她如珍宝般抱在怀里,更没有什么甜言蜜语,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对未来充满期待的话语。

    这边是身着家居装的凌萧然对姜尚依的再一次求婚。

    只是这次,姜尚依并没有由于太多,在听见他求婚的言语后一两秒,便乐呵呵的答应了。

    “好啊,我嫁。”

    姜尚依手臂一伸,圈住凌萧然的脖子,拉低,红唇主动送上,和他的紧紧贴合在一起,久久未曾分开。

    那一天,两人不知道在一起腻味了多久,但他们只知道,即使腻味在一起二十四小时,那都是远远不够的,想必这就是热恋中的情侣们,共有的状态吧!~

    *过了没几天,姜尚依那糟糕的精神状态快速好转,从而也顺利的回到公司上班。

    只是当她回到公司之后,同事们没有再对她和徐萱雅之间的事情展开进一步的八卦,反倒是向她问这问那,似乎自己答应凌萧然求婚的事情已经广而告之了一样。

    心里有了这样的认知后,姜尚依心里时分乐呵,因为自己终于能够实现事业爱情双丰收的伟大事业了,这难道不让人高兴激动吗?

    但是这样的好心情没过几天便简简单了下来,因为她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情,那就是莫陌和楼萧最近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凌萧然的办公室跑,而且自己有事想要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还有些不待见她的样子。

    更何况,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有好一阵子呢。

    “秘书秘书,最近楼少带着他女朋友来找总裁的次数有些多诶,是不是总裁或者楼少好事相近了啊?”Lily无聊得打趣道。

    “是有些频繁。”秘书不浓不淡的态度让众人一度汗颜。

    “那秘书您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事情吗?”Lily乘胜追击,只求挖到猛料。

    只是当她问出来的时候,就连姜尚依都竖起了耳朵,准备听听看,他们三个人到底在办公室密谋些什么连她都不能知道的事情!

    “婚礼吧……”秘书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只是开口之后飘忽不定的眼神直接落在了姜尚依身上,但又很快收回了。

    “婚礼?总裁的?和徐萱雅的还是……”

    “是楼少两人的婚礼!”秘书当机立断让Lily没了戏谑姜尚依的话题,不过那个婚礼到底是给谁准备的,秘书心里当然一清二楚。

    明摆着姜尚依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总裁夫人了。

    *“你们最近在说什么啊?”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姜尚依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

    见她进来,正在电脑上看东西的凌萧然,快速关掉电脑屏幕,悠哉道:“怎么了?”

    “你们孤立我!”姜尚依瘪瘪嘴,心里极其不高兴。

    凌萧然笑着走向她将她揽进怀里,哄着:“没有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罢了。”

    看了看时间,顺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儿。道:“走,陪你逛逛,顺便也该吃饭了。”

    “好啊,肚子好饿,要是饿着肚子里的宝宝你就惨了!”姜尚依打趣的说道。

    凌萧然听完到时眼前一亮:“有了?”

    姜尚依一个白眼儿扔给他:“你还没有厉害到一枪命中的境界!”

    “那倒是。”于是一阵阵失落用上凌萧然的心头,因为在他看来,一枪毙命什么的难道他就不行吗?

    说实话,想在有个宝宝,对姜尚依,对他而言都是好事儿,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小天使才会降临罢了。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吃完了饭,在街上闲逛。姜尚依挽着他的手臂,乐呵呵的和他讲着最近同事们的搞笑事迹的时候,一辆急促的鸣笛声呼啸而至。

    那一瞬间,姜尚依的大脑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凌萧然狠狠推开,一屁股坐在冰凉的马路上,好一会儿在回过神来。

    那一瞬间,姜尚依的大脑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凌萧然狠狠推开,一屁股坐在冰凉的马路上,好一会儿在回过神来。

    “凌萧然!”

    空白的脑海终于回归与现实之后,姜尚依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凌霄然推开的时候,姜尚依的脚腕出现了一定的扭伤,但还是忍着那钻心的疼痛向他一瘸一拐的走去。

    现在的凌萧然躺在冰冷的地边上,身下有着一些血迹,虽然不多,但看在姜尚依的眼里却是那样的刺眼。

    “凌萧然,你醒醒!”姜尚依无措的伸手将他挪到自己跪在地上的双腿上轻拍着他的面颊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

    那辆车还停在那里,驾驶者已经拨打了急救电话,或许是因为在财经杂志上看见过凌萧然,姜尚依听见那位驾驶者说了一句话“受伤的是美创总裁凌萧然,你们速度过来”,姜尚依不知道是该谢谢那个人的这句话,还是应该因为他的撞了凌萧然而破口大骂。

    但现在的姜尚依根本就没有训人的心情,因为她现在只想着凌萧然能够没有问题,能够健健康康的和自己结婚!

    果不其然,在得知受伤的人是美创公司总裁的凌萧然后,救护车来的速度用光速来形容都不夸张,因为真的很徐苏。

    医务人员将凌萧然小心翼翼的抬上担架,为他诊断着一切指标,而双腿已经麻木了的姜尚依,也被医务人员搀扶着坐上了救护车。

    一位年轻护士找来一条薄毯盖在姜尚依身上,柔声安慰道:“姜小姐放心,凌总已经没有问题的,不用太担心。”

    姜尚义闻声立刻转头看向她,难道她认识自己吗?

    小护士笑道:“现在谁不知道姜小姐是凌总的心头挚爱呢?谁不知道你们即将举行婚礼呢?”

    “婚礼……”当从秘书嘴里听见“婚礼”两个字眼儿的时候,姜尚依就知道凌萧然他们一定是在暗自筹划婚礼,所以自己也没有说破,因为她也很期待凌萧然会准备一个什么样的婚礼送给自己,作为惊喜。

    只是现在的凌萧然,能够按照他的计划将那场他煞费苦心准备的婚礼完整无缺的送给她吗?

    想到这里,刚刚都未曾落下的泪水潺潺落下。

    他一定会没事儿的,一定是健健康康的。

    一定是的!

    *虽然姜尚依一直守护在手术室门口不停地祈祷着,祈祷着冰冷的手术室门内的凌萧然能够一切平安,但当一天后,凌萧然睁开眼用着陌生人的眼神看着她,就连语气也都平平淡淡的时候,姜尚依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就要坍塌的,因为凌霄然的那句话,不是关心,不是问候,而是——

    “你是,哪位?”

    听见凌萧然这样的话语,姜尚依惊讶的伸手捂住了嘴巴,双眸瞪得老大。

    但看着姜尚依这幅模样,卧病在床的凌萧然继续道:“这位小姐,你认识我?”

    姜尚依略微点了点头后,听见他继续道:“你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吗?还是你欠我钱?”

    “……”听到这两句话,姜尚依真的很想揍他,但是她会心疼的,而且他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她舍不得。

    时候,主治医生告诉她:“虽然这次车祸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身体创伤,但是失忆了。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凌总应该是将有姜小姐存在的片段忘得干干净净了。”

    干干净净吗?

    姜尚依的心好疼。

    主治医生看了眼姜尚依委屈的模样,咳嗽一声,道:“姜小姐不用担心,凌总患的是短暂性失忆,多让他见见你们两人经常去的地方,对恢复记忆是有很大好处的。”

    “现在一切都不能操之过急,因为现在主要是时间问题。”

    姜尚依点点头,明白医生的意思,也明白现在的自己不能着急,起身便离开的办公室。

    *因为凌萧然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所以住了一两天便出院了。

    而这两天,姜尚依一直都在他身边照顾她,跑上跑下,看在凌萧然眼里,心里的感觉怪怪的。

    这个女孩和他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她这么照顾自己,就连一日三餐都亲手做,就连晚上都会陪在自己身边守着自己?

    凌萧然存着这样的想法,不断思索着。

    不过,出院当天,姜尚依并没有带他立刻回公司,而是带他到了他偷偷给自己准备的婚礼现场。

    姜尚依和凌萧然并肩站在他一手策划的婚礼现场,泪水止不住的积蓄在眼眶,只剩落下了。

    “你带我到婚礼现场干什么?”凌萧然疑惑的问道。

    姜尚依急忙解释:“这是你前段时间,背着我和楼萧他们偷偷布置的婚礼啊,你说你想给我惊喜所以没有告诉我,但是你现在已经不记得我了,所以我想带你来看看……”

    姜尚依越说到后面,语气越是委屈,因为她现在应经能够看出凌萧然是什么态度了。

    她小心翼翼的伸手触碰着他的面颊,深情的望着他,道:“凌萧然,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忘了我,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一个女人,即使那人是你的青梅竹马!”

    语气坚定,听得凌萧然整颗心都在颤抖,但还是挥开了姜尚依捧着他面颊的小手,冷声道:“姜小姐,我想这都是误会吧,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丝毫不符合我性格的事情来呢?”

    凌萧然说完便转身要走,但姜尚依并没有让他离开,双臂张开,横在两人中间,深情的望着他,说:“凌萧然,现在的你是不是我在你身边做什么都可以?即使我依旧保持着你失忆前我是你未婚妻的身份都可以?”

    凌萧然凤眼一眯,冷声道:“随你,不过请自重。”

    这样的回答正是姜尚依想要的,这样就表明了他心里还是允许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有了这样的认知,别提姜尚依心里有多高兴了!

    这样的凌萧然正是她才和他接触时的模样,君子之交淡如水,唯独和她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那之后,姜尚依每天都会给凌萧然准备午餐,而凌萧然也没有拒绝,因为有人给他做饭,而且还和他胃口,那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呢?

    “今天的菜合胃口吗?”看着凌萧然一口一口的吃着,胃口似乎不错的样子,姜尚依立刻殷勤的询问道。

    “还不错。”凌萧然从薄唇中淡淡挤出一句话,便足以让姜尚依高兴半晌了。

    “那就多吃点儿。”

    看着姜尚依乐呵呵、傻乎乎的表情,凌萧然心里如甘露湿润了干涸的土地一般甜蜜。他想,或许和这样的女孩儿在一起,还是不错的,没有忘记她之前的自己应够就是这样想的吧。

    自从凌萧然失忆之后,姜尚依的工作量终于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但她正因为这样正常的工作量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于是,无聊到极致的姜尚依,经常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出与总裁办公室,坐在门口的秘书到见怪不怪了,毕竟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嘛,有什么不能进去的,到时一旁的女人们在一阵阵的哀嚎。

    “怎么又进来了?”当姜尚依N次进入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凌萧然这才皱了皱眉头,抬眸看向她。

    “想你了。”姜尚依糯糯的声音让凌萧然的心都素软了。

    紧接着,姜尚依猝不及防的吻了上去,笨拙的伸出小舌头勾勒着他的唇瓣,调戏着他。

    凌萧然虽想过要将她推开,可是这甜美的吻,让他不自觉地抬手拖着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压向自己。

    贪婪吮吸起来。

    凌萧然突然的举动让姜尚依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木讷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行动,但她脑海中的激动,远比她此时此刻满面的呆滞神情要好太多。

    两个人就这样,相隔着一张办公桌,上身因为凌萧然愈加用力的亲吻和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站在办公桌另一边的姜尚依虽然享受着凌萧然失忆后第一次给予自己的深吻之中,但她的身体却因为办公中太宽,扭曲得有些夸张,但此时他并不想打破这种甜蜜的氛围,只想好好享受,只想紧紧握紧,不愿放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尚依也不知道自己的腰疼是在什么时候变得麻木的,只知道凌萧然还在没完没了的品尝着她的红唇,直到——

    “咳咳,很抱歉打扰两位,但是总裁,董事们都等了好一会儿了。”

    因为敲了很多次门,里面都没有给出反应,所以秘书便不管不顾的直接推门而进。虽然推门之前就有想过会破坏总裁和未来总裁夫人的甜蜜时间,但迫于已经在会议室等的焦头烂额的众董事们施加下来的压力,秘书这才硬着头皮上阵,破坏了粉嫩嫩、甜蜜蜜幸福。

    被人破坏了好氛围,姜尚依一脸窘迫的别过脸不想让人看见,但还是让秘书看见了那红肿的唇瓣,以及那羞红的面容。

    凌萧然身为总裁,气场强大,但对于亲亲我我被人撞破的事情还是头一次遇见,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咳嗽一声便起身整了整衣服,冷冷道:“一群老头子急什么,又不是不会发钱给他们了。”

    秘书会意的点点头从办公室离开,再一次将空间留给凌萧然和姜尚依。

    凌萧然看着姜尚依,许久才开口:“我去开会,今晚一起吃晚饭。”

    “为什么?”请她吃饭,为什么?

    自从他忘记自己之后,从来都是自己亲自下厨给他做饭吃,怎么今天想到要请她了呢?

    凌萧然轻咳一声,继续道:“这么多天都麻烦你给我做午餐,心里感激不尽。”

    “晚上我加班你也一直陪着我,真的很难遇见你这么尽职尽责的员工了,应该好好款待一下。”

    听完他的解释说明,姜尚依嘴角止不住的抽搐着。

    感情他只是把她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员工来对待啊,真是谢谢啊!!

    *凌萧然和那群顽固的董事们开完会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公司里除了秘书部还留有几个人,其余的基本都走的差不多了。

    当凌萧然从会议室那边走到距离办公室不算太远的地方时,那微微亮着的橘黄色灯光,在凌萧然的眼中照亮了整个楼层,也点亮了凌萧然那有些冰凉的内心。

    现在的姜尚依没有在修改设计图,也没有在做其他的工作,只是安安静静的趴在桌上,像个小孩子一样,懒懒得睡着。那可爱的模样,看的凌萧然心里悸动不已。

    “总裁……”秘书上前一步想要让凌萧然再看看和董事们才协商完的合同还有什么不妥的,刚开口,便被凌萧然的手势打断。

    凌萧然递给她一个明天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便走向姜尚依,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盖在她瘦弱的背上。

    而他,就坐在一旁,静静端详着她那甜美的睡颜。

    其实凌萧然不止一次,让自己强制性回想过去有关于姜尚依的种种,但脑子每次都丝毫不给面子的疼痛意思,打断他的想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凌萧然究竟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姜尚依终于懒洋洋的伸展着身子,睡醒了。

    “睡好了?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凌萧然见她也睡得差不多了,自己也却是饿了,说的话便带有了一些催促。

    听着他的话,姜尚依非但没有感觉到什么,反倒有些高兴,因为很久都没有听见他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了。

    “好!~”姜尚依甜甜得答应了他的话,便快速起身收拾东西。

    没过多久,两人便并肩出现在了一家豪华餐厅内。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种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奢华餐厅了,但姜尚依的内心还是会出现一种心里过意不去的想法。

    “换一家吧。”姜尚依拉了拉凌萧然的衣角。

    凌萧然挑眉,问道:“为什么?”

    “太贵了。”姜尚依小声嘟哝出声。

    凌萧然好心情的笑了笑:“不用担心,是我请客,不是你请,知道吗?”

    “……”我靠,就知道炫富,知道你是土豪,也不能这样打压像我这样的穷人吧!!

    很快,凌萧然点的餐点便很快被端上了桌,而本就是吃货的姜尚依在美食面前便也不再矜持,左刀右叉的开动了。

    看着姜尚依可爱有趣的吃饭样子,凌萧然唇角一直扬起,整个过程中都表露着高兴的模样。

    当凌萧然看着姜尚依大吃大喝的时候,无意间瞥见她无名指上的戒指,虽然只看了一眼,但那造型和手工制作的精致度都让他心头一颤。

    他办公桌左边第一个抽屉里,为什么会有这枚戒指的设计图?为什么不批量生产,就连秘书听见自己命令下去大量生产都练练拒绝呢?

    凌萧然想着想着,拿着刀的手便无自觉的伸向姜尚依,握住姜尚依那带有戒指的手,声音坚定道:“这枚戒指,怎么回事?”

    戒指怎么了?

    感受到他大掌突然握住自己的小爪子,姜尚依警惕性的抬头看着他,当听到他的问话时,更是心头一怔,难道这是要恢复记忆的节奏?!

    只是,想到有段时间,凌萧然对她不冷不热,甚至厌恶的态度,已经到嘴边的话,姜尚依还是生生噎了回去。

    “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枚戒指,而秘书为什么拒绝你批量生产的命令吗?”姜尚依突然开口,凌萧然迅速对上她的眸子,似有千言万语,全都在眼神中缓缓道来。

    望着他坚定的眼神,姜尚依明白,他想知道,而她更想知道他是不是回忆起来了什么*“这枚戒指看起来虽然华丽,独一无二,但是老早就失去了独属于它的光泽。”姜尚依抬手看着手指上的戒指,深情的望着,端详着,怎么看都看不厌倦。

    “曾经有一个人说,他最想厮守终生的人正是眼前之人,那个人还说,他想有个家,那里面有他拥在怀里的女人。那人还说,他想和她生儿育女,共度余生,那个人是她的心头挚爱。”

    “他说这枚戒指是她亲手设计,那就应该由她亲自携带,且独一无二。”

    “知道秘书为什么拒绝你的命令吗?”凌萧然摇了摇头,姜尚依轻轻惋惜道:“因为是我的叫她那样做的。”

    “为什么……”

    “因为那个对我说想要厮守终生的人是你,因为那个对我说想要有个家,那里有他怀里的女人的男人是你,那个说他想要和她生儿育女,共度余生的男人就是你!”

    一个多月了,姜尚依终于在他的这句问话下将心里压抑许久的情绪彻底爆发,眼眶猩红,布满血丝:“这枚戒指是我设计的,是你深情款款对我说只让我一人拥有这独一无二的戒指的。”

    “你想我求婚,偷偷筹备婚礼,想要给我婚礼,但是现在呢?”

    “不记得了,那场车祸之前,你脑海中有关于我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你还是没有记起我,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了吧……”

    姜尚依月说到后面,声音越是低微,甚至,跌入尘埃之中。

    不记得了,那场车祸之前,你脑海中有关于我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你还是没有记起我,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了吧……”

    姜尚依月说到后面,声音越是低微,甚至,跌入尘埃之中。

    凌萧然就那样傻乎乎的坐在位置上,听着姜尚依情绪越来越激动的讲述着过去的种种,他曾给她许下的承诺,只是这些言语在他的脑海中时分模糊,想要伸手拨开那迷蒙的雾区,却不知道为何怎么拨,都依旧是迷蒙一片。

    “你说的是真的吗……”凌萧然愣愣的问出声,没有得到答案,只得到姜尚依已经挂满泪珠的双眸。

    本以为凌萧然听见自己对过去两人在一起的故事,会有所感动,会记忆起什么,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脱口而出的,竟然是这样的话语:“你……你还是记不起来吗……”

    原本是质疑的声音,越到最后,越是无奈苦涩,那挂在眼角的泪水越来越多,似乎就要喷涌而出了一样。

    “别哭,你别哭,好不好?”看着姜尚依那就要从脸颊流下来的泪水,凌萧然的心里乱糟糟的,就连头都开始微微疼痛起来。

    “……呜呜。”姜尚依呜咽了几声后,突然戛然而止,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凌萧然已经双手捂着头,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姜尚依便走过去,便关心道:“凌萧然,你怎么了?别开玩笑好不好?一起的事情我在意不提了好不好?只要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我怎么都愿意的,好不好……”姜尚依说着说着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凌萧然是真的头很痛,尤其是从她还是一句句讲述他们曾经在一起的过往时,那些言语在他的脑海中留下深深的映象,就连脑海中那朦朦胧胧的区域,都渐渐展现出一幅幅两人相牵相守在一起的美妙画面。

    他知道,如此真实的画面绝对不是自己幻想的,而是的的确确存在过的,他想要记起来,迫切得想要将和姜尚依有关的事情一件不漏的回忆起来。这样的女孩自己曾经都会选择,那就算他真真正正的失忆了,那也必须再一次选择她,因为她对自己而言,无意是最好的,不是吗?

    脑海中只要有了这样的认知,凌萧然的心便怅然了,只是那正在找寻记忆的脑海,正在波涛汹涌,巨浪滔天,疼痛难忍。

    姜尚依被凌萧然的样子着实吓着了,就连一旁的服务员都上前询问,是否要道凌总的房间休息。

    一听见有房间,姜尚依当然十分乐意,便爽快的答应了,快速的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便和服务员一同将凌萧然扶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凌萧然的头依旧在疼痛着,姜尚依为了保险起见,便给主治医生打了个电话过去。

    听说凌总开始头部疼痛,主治医生乐呵呵的对姜尚依说:“恭喜恭喜,总裁很快就会恢复记忆了,不过夫人您可要耐心等待啊!”

    姜尚依被主治医生的一句“夫人”逗得心情稍微有些缓和,深吸一口气,以比较平常的语气道:“谢谢您了。”

    “不敢当不敢当。”

    姜尚依又问了几句便掐断了电话,照顾起凌萧然来。

    现在躺在床上还比较安稳,更有可能是因为今晚吃饭喝了一些红酒的缘故,凌萧然脑袋一沾枕头就开始睡觉了,似乎那些疼痛已经被他抛到了九霄云万。

    进浴室冲了个澡的姜尚依,掀开被子就往他怀里钻。

    以往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这样,只是这段时间里,因为凌萧然的缘故,两人之间都是安全距离。

    今晚,他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干嘛不能窝在男朋友怀里睡觉呢?

    姜尚依这样对自己说着,也伸手搂住凌萧然坚实的腰部,用头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便将身体和他贴合在一起,沉沉睡去。

    *翌日,凌萧然醒来的时候便觉的怀里有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手感很好,还不时的多抚摸了几下,甚至还有些嚣张的捏了捏试试手感。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才看清楚怀里的人是谁。

    看清怀里的人儿是姜尚依之后,凌萧然的心里没有什么抗拒,反而充盈着一种浓厚的幸福感,这样的感觉让他感到陌生,却又熟悉不一。

    不知道婚礼的事情她知道了吗?

    不知道车祸之后,她是不是照顾了自己很久,而且还很辛苦呢?

    ……

    就这样想着想着,手止不住的抚摸着姜尚依柔软的面容,直到她醒来。

    “睡好了吗?”姜尚依是醒了,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习惯性的问了凌萧然一句,便朝他怀里拱了拱,继续摆放好姿势,准备睡。

    凌萧然笑了笑,伸手将她向自己搂紧几分,抚摸着她的发丝,她的脊背,轻声道:“小家伙真是越来越嗜睡了呢。”

    这宠溺的语句快速钻入姜尚依的耳朵,睡的迷迷糊糊的姜尚依快速睁开双眼,抬眸望向她的眸子。

    “你……记起我了?”姜尚依问出口时,声音都是颤抖的,听的凌萧然满是心疼,大掌磨蹭着她的面颊,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什么时候忘过?”

    听到他的回答,姜尚依眼眶一红便开始哭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凌萧然被她这突然哭起来的时态吓着了,真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居然又惹她哭了,急忙安慰起来。

    凌萧然温柔至极的声音一字一句敲打在姜尚依的内心深处,这一个月来他有时对她的冷言冷语,顷刻间化为乌有,只剩下她一个劲儿的抱着他哭泣着。

    一上午,两个人都腻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就连训练有素的服务员都只知道早饭、午饭都是送进去就没有拿出来过,所以,两个人在干什么,当然一目了然咯。

    *房内,姜尚依光裸着趴在凌萧然的身上,纤细的手指随意划着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内心深处想要诉说的言语,刚刚在激烈的运动中都说干净了,现在开口相要谈谈情,说说爱,似乎有些傻乎乎的。

    “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偷偷准备的婚礼现场到了吧。”凌萧然的大手依旧在她光洁的背上游走着,声音里充满了宠溺与幸福。

    “看见了。”姜尚依像小猫咪一样乖乖的回答。

    凌萧然谋深一敛,沉声道:“喜欢吗?”

    姜尚依瘪瘪嘴,有些挑剔道:“本来还挺喜欢的,但现在都不是惊喜了,所以有些……唔……失望。”

    听着她那有些嫌弃的话语,凌萧然只是笑了笑,道:“既然不喜欢,那我重新准备。”说完便伸手准备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手下打电话,布置任务下去。

    姜尚依将他立马就要行动,便立即阻止:“别啊,谁说不喜欢了啊!再说了,重新准备不知道又要弄多久,而且多浪费钱啊!”

    凌萧然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梁,戏谑道:“放心,我有的是钱。”

    一个吻落下,两人又是亲吻的昏天黑地,摸不着方向了。

    空隙中,姜尚依好不容易逮到空隙说话,便是一句话让凌萧然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们领证吧。”

    望向姜尚依那十分认证的表情,凌萧然真的被她的话说的一愣一愣。

    领证,他怎么就忘了这么重要的一步呢?!

    只是,他傻愣愣的反应给姜尚依的感觉是,他不想领证,而且压根儿就没想过要领证!

    有了这样的认识,姜尚依脸色立刻僵硬,动作迅速的起身换衣服!